【影视工业网公开课】电影剪辑·于柏杨(三)《智取威虎山》剪辑流程及剧组解密

于柏杨老师的剪辑公开课第三讲,切入创作正题,那么《智取威虎山》的剪辑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呢?要知道,剪辑早已不再只是后期了,在拍摄现场要跟很多部门进行合作,专业的剧组拍摄现场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这堂就会告诉你,大制作3D电影的流程揭秘。


第三讲:《智取威虎山》的剪辑流程




点击观看:

第一讲:从业经历,从外语专业教师到大电影剪辑师!

第二讲:电影剪辑平台的选择,为什么偏爱FinalCutProX ?


░ ░ ░ 以下是文字版 ░ ░ ░


❃ 拍摄现场流程


剪辑流程分两块来讲,本来我们工作的时候,也是分两大块,一部分是现场的剪辑,一部分是杀青以后回来后期的剪辑。现场我们用两个EPIC来拍立体的画面,拍的是5K的画质。之后摄像机,我们的摄像机在拍摄的同时,会有一个无线的发射器,会把拍摄到的画面,直接发送到我们导演的监视器帐篷里面,有一套专门做监看的一个设备叫QTake这样一套系统,它可以接受这样的信号,同时把这个信号,放到我们现场的监视器上来看。


在开机了以后,它这边同时按下录制按钮,帮我录制一个Quiktime的proxy的文件,这样的好处是什么呢?是当导演喊咔,这个镜头拍完了之后,我旁边QTake系统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可供我剪辑的MOV了,之后它会通过网线,把这个MOV迅速的拷到我的硬盘里面去,我就可以开始剪辑了。那么说现场剪辑,我们的现场剪辑和绝大多数组的现场剪辑,可能不太一样,我们的现场剪辑,是真的在现场剪的,我每天的开工和最后手工,是跟导演组的时间是一样的。开工了,我就跟着一块到现场去了,手工就回来了,这完全是在现场来剪。大多数组所谓的现场剪接,是剪接师和剪接助理都是在酒店里面,是不去现场的。


这一天拍完了之后,素材拿回来了,然后交给剪辑师,剪辑师晚上开始工作第二天早上导演出去之前,可能看一下,也有一些组,一个星期,拍了一个星期了,导演可能看一下,剪的东西是这样的。但我们不是,我们真的是在现场,它的时效非常的快,导演喊咔了之后,在五分钟之内,我肯定拿到这个片段了,我就开始剪了,是这样一个流程。好处是什么呢?它之所以这样做的好处,能够迅速的帮助导演缺点这个镜头,OK还是不OK,可行还是不可行,这就跟我前面谈到的问题是一样的,就是导演关心的是拍出来的东西,最终呈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可以不可以,它总是想尽量的接近最后我们看到的效果,所以我们在现场剪片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剪片,不仅仅是把戏串起来,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后面这些我都列开了,都是要在现场做到的,把它剪辑,剪辑里面包括很多的变速,都要在现场完成的,包括合成。如果拍的蓝背景、绿背景的话,现场我们就在Final Cut Pro里,就要一个合一个特效的小样出来。


让导演也好,还是说让特效组,和其他相关需要合作的部门也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镜头,包括调色,也是我们在现场就做了。在Final Cut Pro里,可能这一场戏大概什么色调,我就做出来一个,让导演来确认,觉得这个可以还是不可以,还是我们要怎么调,之后这一场戏都会按照这个来调,之后再回去以后,这个调色的色调,会跟调色师进行沟通,我们是要什么样的,是怎么考虑的。包括对白、音乐和音效,全部都是现场来完成的,尽量接近我们最终成品的效果,让导演知道,这个样可以还是不可以,如果觉得不够好,那么他就需要新的思路来想,我是不是可以换一个办法来实行,可不可以更好,是为了这样,我们现场的实效非常高,拍完了立刻就剪,拍一个镜头,剪一个镜头,拍一个镜头,剪一个镜头。


然后我们现场的DIT来进行拷卡和转档,它是需要摄像机把拍摄的这张卡退下来以后,才能做这个事儿的,那过去的时候,一般大家采用的都是下面这个方案,即使是现场剪接,它也是等我们这个摄像机拍完了,退下来以后,通过用Rascny还是什么其他的软件,把它转成MOV,再给到剪接部,剪接部开始剪辑,这样其实你已经离的很远了,有可能这一场都已经拍完了,才把这张卡退下来,那个时候当你剪起来,觉得这场戏的镜头还不够的时候,已经惨了,可能这场戏已经拍完了,过去了,机器设备、灯光已经都挪位置了,你想再补拍也来不及了。所以相对来说它的效率会低一些,为什么我们要现场用QTake直接录一个MOV,现场直接开始剪的原因。


也有个别的情况,是我们发现会有问题,比如说他们拍了一个慢动作,拍了一个爆炸也好,一个很重要的镜头,我们想知道,到底拍出来的画面可行还是不可行,很多时候我们会主动要求DIT跟摄制组沟通,让他们换卡,现在不管你卡里还有多少空间,把现在这张卡帮我退下来,退下来之后,立刻给我,我们来看最终经过,因为QTake现场侧录的这个画面,它是录不出慢动作来的,如果是一些慢动作的镜头,或者有其他问题的镜头,我要立刻检查,可能会主动要求他们换卡,总之必须是卡下来以后,他们拷贝完了,才能来进行转换,他们转换的时候,因为我们拍的是立体电影,立体电影拍下来之后,左眼和右眼是两个MOV的文件,我们通常是先剪单眼,只剪左眼,他会把左眼剪一个Quick time给我,那这个Quick time和我们最后的那个2、3D的那个文件,是一样时间码的。我们上面用QTake侧录的那一个,是没有时间码的,它Time come不行。然后DIT把转好的这个Quicktime proxy,拷贝给我的剪接助理,那我的剪接助理拿到它的档案之后,开始做他的工作,他完成各种各样的录入,比如说场号、镜号,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备注信息,这是一个OK的镜头,还是一个NG,还是一个keep等等,把一系列的信息录入进去。


之后还是我的剪接助理要完成一个替换的工作,它要把我们真正转出来的这个,带有时间码的MOV替换进我的时间线里,把现场侧录的那个MOV给替换掉,因为前面我说了,那个MOV是没有时间码的,她回批的时候,批不回2、3D文件,所以要经过这样一步替换。这是我们现场整个剪辑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那有关QTake,关于侧录,关于现场QTake这一套流程,包括关于摄影机的问题,这个我了解的没有那么多。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他们官方网站去了解,或者跟他们邮件联系,来得到你们想要的信息。D+就是专门帮徐克导演来拍3D前期的公司,它们提供3D的服务,所以上面现场的DIT,包括QTake整个这一套侧录系统,都是他们来做的,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去他们网站上找一找,包括跟他们来取得联系,有没有你们想要得到的答案,关于摄影机的,关于侧录的,偏前期的这些。


❃ 拍摄现场什么样的?


这个就是我们现场的导演帐篷了。这边是导演坐的位置,这是导演的监视器,这边是动作导演的位置,动作导演坐在这,这是B组的画面,这是A组的两个机器。导演在这。三个摄影机在拍什么,他在这都可以看到,通常坐在他旁边的,这边是立体指导,是韩国的凯文,来给导演看每一个镜头的立体,有没有什么样的问题,需要怎么样来调整,我通常是坐在导演的右手边在这边,来进行现场的剪辑。现场我们有的时候会放两台Imac,一台用来剪片,另外一台来帮助做回放,有的时候场记,包括摄影组,会涉及到一些联系,连光等等问题,有的时候会用这边的机器来给他们服务,避免影响导演正常剪片。后面这两个,就是现场QTake系统,就在我身后,他们直接接收到摄像机的信号,在这他们就能看到回放,把他们放到上面的大银幕上,同时他们在这可以进行侧录,录下来的MOV,直接通过网线传到我的硬盘里面,来供我进行剪辑,QTake现场还可以做一些合成,比如说我们拍的是一个蓝背,他直接可以在这把蓝背抠掉,加一个底图,我们在监视器上看到的就是抠像之后的效果,功能还挺强大的。


最那边穿橙色衣服的女孩,她就是卡退下来之后,交到她那边,她来进行拷贝转档,也是在现场完成的。这边这一排,他们的后面还有一排都是特技公司的,专门负责现场特效镜头的,他们会做一些TMP,有的时候会根据镜头的拍摄,来给导演各种各样的意见。如果你们看纪录片,关于这部电影纪录片的时候,你们也知道,在现场一个镜头,O不OK,并不是导演一个人说的算的,大家会一圈人围在他周围,各个部门都会在这,3D组的会有人,特效组的会有人。包括还有部门叫QC,翻译过来叫质量监管的,他们也在导演的身后,还有场记也都在这,副导演一块在挑,这个镜头可不可以,有可能导演觉得这个戏已经OK了,没问题了。但是有的时候QC会告诉你,立体上有问题。两个眼睛,有一个眼睛进光还是什么样的问题,或者特效组说这个不行,里面有什么东西,有个什么绳进来了,我们很难擦掉,所以导演一喊咔,他想说OK的时候,他会先看看后面,OK吗你们都?大家都说OK了,这个镜头都OK了,我们再进行下一个,有的时候他说OK了,后面说,导演不行,对不起,再来一个,这有什么什么问题,我们可能就再拍一条,现场我们是这样的。


❃ 特效镜头的剪辑


我想重点跟大家说一下特效镜头的剪辑,这个是我们这样的电影跟其他电影最不一样的地方,一般徐克导演的电影,通常会有1000到1400个特效镜头,占总镜头的一半以上,所以我们有大量的镜头是需要做特效的。那个时候出去,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听说是做剪辑的,都说你是做后期的,其实我们做剪辑和后期还不是一个概念,我们其实在前期的时候,就已经介入了,有的时候在开拍之前,就已经介入了,所以剪辑并不等于后期,这两个概念其实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关于特效镜头,最初的时候,根据导演的要求,会是故事版,画好了一套故事版之后,我们会根据这个故事版先剪一个短片出来,这个短片会把所有的故事版连起来,要做一些动画效果,比如说这里面需要放大的,是需要横移的还是需要什么等等,把它尽量接近于一个,更能让人理解的版本出来,加上音乐,加上音效,做这样一个故事版的剪接版本出来,这个版本是干什么用的呢?是跟特效部门沟通用的,它们根据这样的版本,来做动画预览,像特效镜头比较多的场景,通常我们会先在三维里面用动画,把整个这一场戏全都做出来,依据就是前面故事版的剪辑,这个动画预览,现在国内有越来越多的大组,尤其是特效镜头比较多的组,开始使用这样的方式,其实这样的方式在好莱坞已经很多年了,从《黑客帝国》的时候,全片就已经把previz做完了,最后拍出来的效果,跟当时做的动画预览几乎是一样的,网上有那个对比,你们要感兴趣可以去找。


已经超过十年了吧,我们现在也在开始慢慢做这个事儿,之后的一步,是据我所知,很多我们国内的组还没有做到。这次我们的特效还是以韩国团队为主,韩国团队还会做下一步,会做这样一个东西,叫做Techviz,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有了一个Techviz,我们预览了,他们还会出一个版本,就是里面会详细的描述出我的这一个特效镜头,我需要摄影机在什么位置,需要演员在什么位置,需要怎么样来拍,它会有技术化的动画给到大家。一会儿后面给大家看一下那个图,一看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意思,这个东西是现场拍摄,给导演,给摄影组,给道具组大家一块沟通来用的Techviz,之后就是一个镜头实拍出来了,拍出来以后,我们会在Final Cut Pro里面进行合成,把这个特效镜头先合出来给大家看,是不是导演要实现的样子。然后特效部门会去做他们所谓的Tmp,因为特效部门,用这个三维合成软件,不管是玛雅,3DMAX,还是AE来合,它们都需要很长的时间,通常一个镜头拍完了之后,他们可能要一天两天,难的镜头,可能要一星期、两星期以后,才能把镜头拿回来,等待的时间非常长,为什么我们要合一个,在Final Cut Pro里先合一个Tmp就是这个原因。先有一个东西出来放在那,让大家都明白,这个地方拍的是什么,不然现在很多特效的场景,都是后面一个绿布,人家在前面,你根本不知道在干嘛,所以大家看了之后也不明白,我们做一个Tmp出来,让大家一目了然,一看就知道这是干吗,这有一个东西要飞过去,是怎么样的,看的清清楚楚的。所以大概我们的剪辑顺序是这样的。一直到后面,特效组的Tmp做完了,一直到杀青之后,他们开始第一个特效镜头回来以后,我们才是一个版本,一个版本来替换他们的特效镜头。


这个图大家看一下,这个就是现场的时候,韩国团队给我们出的所谓的Techviz,它是一个视频,是一个能动的,我现在给大家做的一个是截图。画面上面第一行,最中间的那个,就是导演画的故事版,这是最早的故事版。然后左侧那个画面,是特效公司做的视频动画预览,最终呈现的效果是这样的。左侧的是动画,应该是可以动的。右侧的那个什么意思呢?告诉你我们现场的时候,拍出来的栏目是什么样的,是这个样子的。左下角和右下角这两个画面,是给摄影组来用的,它告诉你飞机在哪,我们的摄影机在哪,它会描述的很详细,需要你怎么来移动,需要多高,从多高,到多高,都会在这两个动画里描述的非常清楚,所以一目了然,大家都知道,这个特效镜头怎么来拍,是怎么来实现的,通过所有的部门就都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Techviz,据我所知,好像国内现在用Techviz的还不是太多,希望把我们的经验也能够分享给大家,业内的这些同行,能够一块把先进的技术应用到自己的制作里面去。


后面我给大家简单看一下,现场我们实拍的镜头,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合出来的。这是现场实拍的,飞机大战的镜头,全都是蓝幕,我把它剪好,那个飞机现场是没有螺旋桨的。合成背景,调色、加音乐、加音效。这是在我们的剪辑平台Final Cut Pro里,我已经把小样合出来了,大家看了之后就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再给大家看一个例子,后面那个更明显一点。鹰飞过,侯专员低头,鹰飞向远方,如果什么都不加的话,大家都不明白。这是最后合出来的,特效组给的。一步一步,是这样合出来的。但是后面那个鹰,它要做好久,它不可能现场立刻做给我。所以现场我们有画故事版的绘画师,一般就在我的旁边,有时候需要,直接告诉他,我说你给我画个鹰,他就画个鹰,我说你给我画个背景,他就画个背景给我合进去,就是这样的。这是我们现场需要合作的部门,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 剪辑师如何与其他部门合作?


这是我们在剪片的现场,需要大概打交道的部门,现场的沟通还是挺多的,需要跟不同的部门传递信息,最重要的肯定就是导演,现场我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第一时间把导演脑袋里面的想法,先给他呈现出来,让他来做判断,就是呈现出来他觉得给不够,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实现他脑子里面的想法,第一件做的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先实现导演脑子里面的想法,而不是在现场做自由创作,说我觉得这场戏不是这么简单,可能这样更好。死定了。现场先要把导演的想法先呈现出来,让他知道可行不可行,这是最重要的。跟导演保持沟通,这场戏,你想要什么,是想怎么来,这个镜头你拍的是想怎么用的。因为像徐克导演比较特殊,他不但是个电影大师,他是一个剪辑大师,他带出来的金牌剪辑师,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所以他在拍戏的时候,他通常在脑子里面已经先剪了一遍了,他拍出来了画面,是他脑子里面已经剪好的。所以说他不会说,整场戏,每一个机位、景别都从头来一遍,他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他需要放在那看行还是不行。在他脑子里面的东西,我当然没有办法知道,就需要跟他进行沟通,这个东西怎么样,想要怎么来用,需要现场跟导演来进行沟通。


场记来沟通不用说了,更多的时候是各种各样联系的问题,有的时候我们来找他,告诉他你这个不连,你要想办法。有的时候他们来找我,那场戏是什么样的,现在这样连不连,有没有这样的问题,跟场记的沟通是很多的。


动作指导,这部戏还稍微好一点,他的动作场面不是太多,像上一部戏《神都龙王》的时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动作戏。他拍动作戏的时候,又不是按照顺序拍的,不是说一二三,他一二三拍给你,你连起来就行了,他是跳着拍的,拍完了一个动作,经常回来,你连不上,这是拍的哪一个动作呀,不知道接在哪。知道吧?然后有的时候,你故事版画完了之后,动作指导现场,他会做各种各样的调整,他会改的。改完了之后,有时候AB组是分开的,他在另外一个帐篷,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他那拍完了,镜头给你拿回来了,你一看镜头,完全不知道往哪放,需要赶快跟动作指导进行沟通,这是放哪的镜头,是怎么连的。


特效指导,拍出来的特效,蓝屏,有的时候就一个人在那,背景到底是什么?是山?是多大的山?雪山,还是白山,是尖头的,还是什么样的头的,怎么让画故事版的人帮我画出来,有一些时候,他那个背景太过复杂了,我们也跟特效组,会要一些概念图,包括他们早期绘制的一些东西,可能会直接放到片子里面去。让我们能够更清楚一点,这个背后应该是什么样的,避免大家来进行误解,所以跟特效组沟通的也比较多。


然后我们跟绘画师的沟通是最多的。一个是他画的故事版,和最后拍出来的东西,我要找他对。你现在拍的这个是你画的故事版里哪一张,是不是这一张?


再有,我们做特效合成的时候,需要绘画师帮我们画各种各样的元素,我要个刀,他就给我画个飞刀。我说是灯笼碎,你给我画一个灯笼,再画一个灯笼碎的,他有可能分两个或三个画给我,一个一个把它贴到我的时间线里面去,所以跟现场绘画师的沟通非常多。有的时候可能画的故事版是临时画的,我们就一扫描,直接进Final Cut Pro里面去,把它补在那个位置上,知道这缺一个镜头,是这个镜头,所以跟绘画师的沟通很多。


录音师,我们现场是需要跟录音师沟通的。一部分是现场收的声音不太理想,我们需要找到演员,立刻来重新收,还有一部分,可能是现场台词变了,导演改台词了,需要重新来,我们通常会跟录音组那边沟通,现场有一个大巴车,专门给录音组的,他们把演员请到车里去直接录,录完了,之后就把这个音频给我,立刻就放到时间线里面,就知道可行还是不可行了,我们一切的标准都是尽量想办法让它接近最终的效果,帮导演判断可行还是不可行,想尽一切办法,所以录音组也是经常我们每天要沟通,这个行还是不行,要不要重录,录的行还是不行,他到底说的是什么,声音大还是小,情绪可不可以,来回要沟通这样的事情。


最后一个,是跟我们联系最紧密的一个部门,所谓的QC,这个是其他的电影好像没有这样的部门,这个是徐克自己成立的这样一个部门,他来负责所有镜头,在镜头质量上的检测和把关的,我们跟他们沟通的问题,很多是立体问题,经常我们剪的时候,一个镜头,他告诉我们不能用,这个镜头在导演喊咔的时候是OK的。但是后期他们拿回去,一检查的时候,说这个镜头不能用,比如说左眼不同步,或者是左眼OK,右眼进光了,就是左右眼有立体的问题,等等,各种样的问题,就是说这个镜头是不可用的,还有包括焦点的问题,放大比例的问题。我们现场为什么要用5K来拍呢?5K拍,它的画面非常大,但是我们在电影院里看的,其实是2K的版本,我们可以把一个比较大的画面,来进行缩放,取它的局部,可能一个中景,我们当成一个特写来用了,但是像这样的放大,它是有一个安全范围的,我们经常要跟QC部门来沟通,我现在要放大到这个比例,可以还是不可以。或者说怎么样的一个范围是一个安全的范围。即使是放大了以后,我们在大屏幕上看到的,它不会虚,是可行的,要沟通这样的问题。


再有一个就是慢动作,也是要跟QC来沟通的。我们把一个拍摄的镜头,比如说48格拍的,但是我们后面觉得不够慢,我们还想着更慢,速度可能变成50%、40%、30%,甚至更低。那在QC里面要检测一下,我们要做什么样的慢速,是在安全范围之内的,是在荧幕上是不会卡顿的,也是要跟他们来沟通的,所以跟QC的沟通是最多的。这是整个在现场,我们剪辑部门要做的工作,要配合的部门。大概有这些。


电影拍完了,杀青了,该回去了,是我们后期的流程了。后期的流程除了正常的剪辑之外,更多是跟其他平台的交互了,那这方面是现在这个Final Cut Pro做的最弱,做的最差的一个环节。就是它没有办法直接和这些平台来进行对接,没有直接输出这样一个口,他通过一个折中的办法来实现,通过什么呢?通过他的这个XML,就是从Final Cut Pro10里面,可以输出XML出来,然后通过各种各样第三方的转换软件,把这个XML,转成其他平台,能够识别的格式,比如说我们最常用的,需要回批来用的就是EDL,这个EDL的问题,我已经跟苹果Final Cut Pro的小组讨论过很多次了,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就是不加给我们呢?到现在我也弄不懂,这是个很简单的功能,但是苹果就是不给它加进去,一定要通过一个软件转一下,才能转出来。这个软件叫EDLX,是一个第三方的软件,把XML导进去,它把EDL给你升出来,然后我再把EDL给到QC那边,他们来做回批,是这样一个流程,这个软件还挺贵的,卖一千块差不多,不便宜。Final Cut Pro软件也才卖两千块,但是这个软件要卖到一千块,我们开始的时候,最早的时候是用这个来转的,但是后来的时候,其实他们发现还有一个软件也可以做这个事儿,而且做的不比它差,就是达芬奇。


达芬奇本身对Final Cut Pro10的XML,支持的是最好的。它的XML进去,达芬奇里面EDL出来,直接给QC做回批,QC那边给我的反馈是,它对于变速速率的识别和计算,反而更准确一些,其实如果没有那个软件的话,只用达芬奇转也是可以的,达芬奇又是一个有免费版本的软件,他的高清版现在是免费的,所以用这个事儿,也可以把EDL转出来,这是关于Final Cut Pro转EDL的做法。


下面一个是跟特效组那边来进行沟通的,这个软件是去年的时候才发布的,做完《狄仁杰·神都龙王》的时候,我就给苹果那边写了一封比较长的邮件,给它们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的这个特效镜头,做回来以后,我们放到时间线里面,再对这些特效镜头修剪的时候,特效公司希望有这样一个改变列表,就是我们这一个特效镜头比原来长了还是短了,长了多少,是头长了,还是尾长了,还是哪短了,他们希望有这样一个列表,拿到之后,他们很清楚这个镜头,他们再往下做的时候,可能要多做一点,还是可以少做一点。之前的时候,是没有这个功能的,就需要我的剪接助理手动的一个一个去查,一个一个去对,然后手动整理一张单子,发给特效公司那边。我们每剪辑一个版本出来,他就需要做一遍那样的工作,一千多个镜头,一个一个去查。


这一个镜头,比前一个版本里面是长了还是短了,长了多少,是头长了,还是尾长了,整理一个表单,最后给到特效公司那边,这个工作量非常大,后来给苹果写邮件的时候,重点提了这个问题。那个邮件给它之后,时间不太长,大概两个月的时候,苹果就发第三部,还是第三方的厂家,发布这样一个软件,它还是用XML来转换,XML进去,然后把之前一版本的XML也进去,它通过两个XML来给你进行比较,最后生成一个表单,说里面的几号镜头,比如说特效镜头VFX,032,第32号特效镜头,原来入点是多少,出点是多少,时长是多少,现在是多少多少,给你这样一个表单出来,可以节省我们一定的工作量,就说明苹果在听我们讲话,它不是每一样都给你做,但是它还是在听的。


最后一个,就涉及到跟音频组那边沟通了。其实我们在剪接的时候,会贴很多的参考音乐进去,一个是把握节奏,就是这一场戏,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节奏下来的。跟作曲,跟音频老师那边沟通,但是在Final Cut Pro里面做的,其实它也只是一个参考音乐,不会说根据我们这个音乐再进行进一步的润色,它只是一个参考,通常我们出一个MOV给到音频老师那边。它看到这个地方大概你要这样的音乐就可以了,也有一些时候,音频老师那边需要我们把时间线上用到的音频,都直接打一个包发给他,他在那边也能打开看,就是我们用的是哪几段音乐,哪一段大概是什么情绪的。所以那个时候,新的Final Cut Pro出不了OMF,到后来出了这样一个插件,叫X2Pro,其实数字2就是英文two的意思,就是这样一个转换,它可以把我们Final Cut Pro里面这个XML,转成一个在音频编辑系统里面可用的AAF出来,那我们把这个AAF打包,给到音频老师那边。它在不管用这个Logic或protools打开,就可以看到跟我们时间线上一样的片段了。所以这是整个后期这样一个流程。

本文为作者 大雄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7766
相关文章

于柏杨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