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黑暗命运》专访导演蒂姆·米勒

经典科幻电影《终结者》最新续集《终结者:黑暗命运》将于11月1日内地上映,本片由《死侍》导演蒂姆·米勒执导,“卡神”詹姆斯·卡梅隆担任制片人,最令影迷兴奋的是两位老戏骨阿诺·施瓦辛格和琳达·汉密尔顿携手回归,对于喜爱《终结者》系列的观众来说,这张情怀牌打得好。


导演蒂姆·米勒


除了对演员阵容的期待,影迷更多的期许属于本片导演蒂姆·米勒。米勒可谓大器晚成,他今年55岁了,《终结者:黑暗命运》是其第二部电影长片,第一部长片电影是家喻户晓的,在全球斩获了惊人的8亿美元票房的R级超级英雄电影《死侍》。米勒是专业动画师出身,早年一直扎根视效制作领域,2004年,他执导的动画短片《饥饿的地鼠》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才华初显。


至于《死侍》,还有一段小故事,当年福斯公司看中了人气男星瑞恩·雷诺兹饰演“死侍”,并请蒂姆·米勒执导,然而米勒当时并没有长片作品,没有名气,这个决定看起来非常正常,因为对于电影公司来说,选一个比较不知名的导演便能获得更多的控制权,当万事俱备,却出了状况,瑞恩·雷诺兹出演的DC超级英雄电影《绿灯侠》票房惨败,演员名声突然一落千丈,福斯只得将《死侍》项目延期,可依然决定让导演蒂姆·米勒以极低预算制作《死侍》的测试片,想考察下米勒的功力能不能让这部作品起死回生。当米勒将测试片交给福斯高层后,简直技惊四座,福斯喜出望外,不过还是保持中立的态度,导致《死侍》项目继续延期,当大家觉得这项目彻底没戏时,2014年,蒂姆·米勒的这部测试片突然在网上不胫而走,被全世界漫迷们看到后大呼过瘾、惊喜万分,“死侍”炫酷的打斗设计、爆表的战斗力,血浆四溅的爽感,都成为漫迷讨论的焦点,更有媒体表示福斯应该立刻启动这部电影,因为如果影片上映,就一定会造成巨大轰动,也正是因为这支短片,让蒂姆·米勒一夜成名,也才有了《死侍》,许多人猜测是福斯公司故意而为之,可从公司角度看来,他们不会愿意给观众看到没有处理好的毛片画面。直至今日,这依然是个谜。


此外,2018年,蒂姆·米勒由又担任大热Netflix原创动画剧集《爱,死亡和机器人》的制片人,他与另一位导演大卫·芬奇共同选定 18 个科幻离奇的故事剧本,米勒还并亲自执导了其中的一个故事短片《冰河时代》,这部剧大获好评。



在剧情上《终结者:黑暗命运》紧接《终结者2:审判日》,不过距上一部《终结者》已经过去20多年,在电影上映前夕,影视工业网采访了导演蒂姆·米勒和最新机器人反派饰演者加布里埃尔·鲁纳,对于这一经典IP,导演分享了自己的《终结者》情结,还谈了谈如今越来越多的好莱坞视效大片为电影制作流程上带来的变化。


影视工业网: 《终结者》系列非常经典,尤其是卡梅隆执导的前两部,请问你们二位是否还记得当年看《终结者》和《终结者2:审判日》的经历?


蒂姆·米勒:1984年上映的《终结者》太优秀了,当时我还在读大学,当时我满脑子想得都是追求艺术,在1991年《终结者2:审判日》上映时我已27岁了,那时候我开始接触、学习数字特效制作,并搬到了洛杉矶。90年代初的洛杉矶是所有研究、学习数字影像和电脑特效的年轻人的圣地,好莱坞引领的新技术大革命也正好在那个时代开始了,能看到《终结者2:审判日》这样的电影,实在是太惊人了,它改变了整个行业的准则,某种程度上,这部作品的惊人特效给了我更大的决心投身电影视效行业。而且《终结者2:审判日》的故事很精彩,我本身也是个科幻迷,这部作品对我影响很大。


加布里埃尔·鲁纳饰演新机器人反派Rev-9


加布里埃尔·鲁纳:我看的第一部终结者系列电影是《终结者2:审判日》,是我妈带我去电影院看的,我父亲在我还没出生前就去世了。我的母亲很年轻,又要单独抚养两个孩子,我们太小的时候没办法去影院。到了《终结者2:审判日》,我也长大了,在电影院享受这部电影,那时候大家都在聊这部电影,它的危险主题,它的颠覆内核,于是我想去补上第一部,我想方设法找到了1984年的第一部《终结者》,忘了是录像带还是DVD,盒子脏脏的,看上去就像尘封了很久,但越是这样,小孩儿的好奇心更重,更觉得就要去看。总之,我在90年代看了一部80年代的动作电影,仍旧震撼到了我。


影视工业网:作为演员,加入一个如此浩大的项目是什么感觉,和加入普通的剧组有何不同?


布里埃尔·鲁纳: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从我第一次去试镜,到现在在北京接受采访,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对于引入一个新元素新角色进入这个史诗性的“终结者宇宙”,大家都很谨慎。对于我来说,选我演并不是一拍即合的事情,我经历了一系列的考验,从看剧本到去见导演本人。当然,见导演这件事情是很愉快的,他让我见识到了他对这个系列的热爱,他有很强的把控力和惊人的创造力,对这个巨大的项目了如指掌,但为人却又十分的随和有趣,让身边的人很舒服,当我去了米勒导演的工作室,看到了很多为了这部作品而制作的沙盘、草图、动画预演等,太酷了,所以也使我很想和他合作。


影视工业网:电影科技的进步,使得拍摄这部《终结者》和当年卡梅隆拍摄《终结者》时,有了很大的不同,这种进步会令拍摄有什么具体的变化呢?


蒂姆·米勒:科技的进步的确让拍摄特效电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比起卡梅隆拍摄的前几部《终结者》,现在的制作方式有了划时代的进步。我甚至知道如今,有的导演在现场拍摄的时候,在自己的监视器前,就可以看到电脑特效补全之后,几乎是特效渲染成功样片效果的图像。比方导演乔恩·费儒正在拍摄《曼达洛人》,在他的片场就是如此。所有工作在一个巨大的盒子式的摄影棚里完成,一切都做好了数字化的准备,演员即使在绿屏和点阵的布景前表演,现场的监控器里已经可以看到影片想呈现出的外星环境的样子,以及演员和虚拟现实的关系。虽然我在《终结者2》里没有使用这样的技术,但我们会把所有的拍摄在前期就设计的很完善,我知道演员需要做什么,未来做数字化虚拟的时候,又需要补全什么。因为每一个场景都有很多的精密设计,而如今的数字化特效技术又很先进,这样我拍摄起来比较从容。


布里埃尔·鲁纳:以演员角度来讲,我也觉得现在拍摄特效电影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还记得是以前,我们都是按照“天”为单位,来进行工作。前一天的样片,第二天才能得到剪辑和特效部门发来样片和反馈,从而知道效果如何。而如今,几乎是通过小时来计算的。前一个小时的工作效果,过不了一会儿就可以在拍摄现场得到有特效的样片,剧组人员可以随时通过样片来调整安排。这让拍摄效果有了很大的提升。


影视工业网:特效盛行的时代,作为演员的表演,在本质又有什么不同呢?


布里埃尔·鲁纳:作为演员,永远需要努力的去丰富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具有更饱满的情绪,我来自拉丁裔的一个蓝领家庭,家里人都是蓝领工人,所以这令我的表演都很多来自生活的积淀。这一部《终结者2》的故事背景和我的出身很接近,但是无论你如何准备,生活也不会告诉你怎么去扮演一个机器人。但好在我是一个运动员,对于肢体有很好的控制力,所以在CGI动作捕捉等等方面,有很大的帮助。我很喜欢加入这样的项目,它可以让演员有机会进行肢体训练,靠全副身体就帮助塑造角色。


蒂姆·米勒:新时代的特效表演的确不一样,但是,如果你看过电影,你会发现,即使都是电脑数字特效的镜头,其中的终结者还是加布里埃尔·鲁纳的神色。因为这都是捕捉他的表演展现出来的,而不电脑自己运算出来的,所以有很大一部分仍是要归功于演员的付出。



影视工业网:《终结者》这部作品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蒂姆·米勒:我是一个《终结者》系列电影的大粉丝,能够结果衣钵,延续这个故事我很荣幸。《死侍》是我的第一部电影,那时候我已经超过50岁了,我从未想过在电脑特效艺术领域工作多年后,自己可以当导演。而我的第二部电影就是这一部《终结者》,这十分的荣幸。我做这些都是出于真正的热爱,而非金钱的诱惑。


影视工业网:作为一名痴迷电脑特效的电影人,我想你选择电影项目的方式就是完成自己的特效数字梦想,你有没有想过去拍摄完全没有特效的作品,比方拍一集《唐顿庄园》?


蒂姆·米勒:说实话,我觉得这部《终结者》里有很多的没有特效镜头的文戏。有几场戏,也是充满了和《唐顿庄园》一样的戏剧冲突、唇枪舌剑的戏码。有一场汽车旅馆的重头文戏,我们剧组在那里拍了好几天。我很喜欢拍文戏,这种热爱甚至和拍动作重头戏一样让我痴迷。这种时候,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关注于最基础的镜头语言和演员表演,从而去打造一个情绪点,然后把整个作品的气氛顺利的送入到重头的动作特效戏码,让一切顺理成章。对于拍这种“唐顿庄园”式样的没有特效的戏码 ,我很喜欢。我也喜欢看《唐顿庄园》,但导演《唐顿庄园》那样的作品,那还是算了。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特效电影,并沉迷于此。


在《终结者:黑暗时刻》中国首映礼上,施瓦辛格表示:“I Wont be back!”(我不会回来了。),这或许是施瓦辛格饰演的T-800最后的谢幕。

本文为作者 阿良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8525
相关文章

终结者:黑暗命运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