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摄影机、镜头,学习如何用色彩营造情绪!

11月8日 16:45
关根、王宁 等人看过

学习如何使用色彩成为积极的视觉叙事者。


第一次看罗杰·迪金斯拍摄的《007:大破天幕杀机》时,他在一个场景中大胆使用色彩,而让另一个场景完全缺乏色彩,这样的做法让我深受震撼。从上海的高调霓虹灯和戏服,到遥远荒凉的日本端岛的单调灰色,每个场景的色彩都建立了一种基调,向敏锐的观众抛出关于后续故事走向的暗示。


但运用光与色彩的大师不只有迪金斯。在下面的视频中,摄影师谢默斯·麦格雷威接受采访,谈到如何正确使用调色盘和谨慎调整相反色调,还概述了摄影师该如何运用色彩为场景定下情感基调。




“关于摄影,我真正喜欢,也觉得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色彩。观看电影时,色彩的对比和并列对你确实会产生无意识的、生理上的影响。”

——谢默斯·麦格雷威


麦格雷威指出,很多色彩能放大电影中传达的情感,这是摄像机或镜头本身无法做到的。情绪调色盘的例子如下:


•红色:爱、欲望、暴力、侵略、权力

•橙色:温暖、热情、友好、幸福、活力

•黄色:疯狂、疾病、不安、沉迷、智慧、背叛

•绿色:环境、不成熟、腐朽、不祥、阴暗、嫉妒

•蓝色:寒冷、沮丧、忠诚、和平、被动、冷静

•紫色:幻想、飘渺、情色、皇室、神秘、力量

•粉红:天真、甜蜜、女性气质、迷人、精致、美丽



 电影实例  

根据Criswell频道的路易斯·邦德的说法,图像中的红色似乎能引发我们最强烈的反应,但在“如何使用某种色彩以获得期望中的情绪反应”方面没有任何既定规则。看看上面的列表,你会发现人们对同种色彩的反应往往是矛盾的。“这个人用红色来表示仇恨和残忍。”邦德说,“而那个人则可能用红色来表示热情和爱慕。绿色给人以希望,但也可以表现平庸和了无生气。”


《美国丽人》

一旦掌握了利用色彩传达场景情感的手法,你几乎可以单独用它讲述整个故事。摄影师康拉德·霍尔在《美国丽人》中运用了红色,意在传达一场性感幻想:少女裸躺在深红色玫瑰花瓣铺成的床上,白皙的身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它不仅描绘出了一个中年男子欲望的侵略性力量,也是他未来做出更多自毁行为的出发点。


《卧虎藏龙》

在《卧虎藏龙》中,DP鲍德熹以深绿林海作背景,安排了令人惊叹的打斗场面,对抗双方的轮廓与背景形成鲜明对比。这真是太有诗意了。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相反,粉色掩盖了《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高级调查官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邪恶,和她表现出的病态甜蜜的外在形成更鲜明的对比。这让她对哈利·波特的邪恶惩罚显得更令人毛骨悚然。


在表达角色或情感时,平衡也至关重要。这表明色彩会通过互相关联的方式互补,从而吸引目光,此外还有从一种颜色到另一种颜色的过渡的做法。

《末代皇帝》

在《末代皇帝》中,皇帝幼年登基,此时主色为红色,表现他天真稚气的一面。但随着角色的成长,他对世界及自身影响力愈发了解,他的主色也开始变化,先变成橙色,然后是黄色,最后是绿色,此时他已成年,可在自己的疆域中自己做决定。这些色彩在色轮上是连续的,表现出了角色的平衡发展和成长。


《迷魂记》

在《迷魂记》中,吉米·斯图尔特饰演的斯科蒂迷恋玛德琳(金·诺瓦克饰演)而沐浴在红色中。她的主色是绿色,占据着他的双眼,他在哪儿都能看到她。所以当他遇到另一个女人,便开始照玛德琳的形象塑造她,慢慢将她包裹进绿色中,使观众即使看不到玛德琳也能立即感受到她的存在。


麦格雷威还提到,在比较数字和胶片拍摄时,它们的调色盘是完全不同的。“胶片以化学的方式记录色彩。”麦格雷威说,“胶片会像花窗一样进入你的脑海。”


 色相和饱和度  

色相和饱和度可以真正改变观众看电影的感受以及故事本身。当《绿野仙踪》中多萝西离开她黑白的房子(她沉闷生活的象征),进入明亮、多彩的奥兹国时,色相和饱和度就这样打开了她(以及观众)的世界。当她最终回到那个单调的世界时,她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她,她也和她的朋友家人分享了她所经历的一切。

《绿野仙踪》


 值  

然后,还有色彩值,即色彩的深浅色调。这不仅可以传达出情感的力量或水平,还可以表现出角色的命运。麦格雷威说,在复杂的角色安排中,如果角色数量众多,你可以利用各种调色盘为每个角色提供独特性和丰满度。比如给危险的角色大量使用红色,给牧师穿上黑白来展示他内心的天人交战,给天真者用上暖调的红,等等。


 不和谐配色  

最后,还有不和谐配色,电影制作者利用它们来吸引注意力,运用其中蕴含的丰富创意震撼观众。这点在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的名单》中得到了绝佳运用:那个标志性的、穿着红色外套的犹太小女孩,被带领她和其他600万人走向灭亡的纳粹所包围。


 服装  

服装也能告诉你很多关于角色的信息。在《绝命毒师》中,老白穿了件红衬衫,表明他已经接受了自己选择的危险生活,但是当他脱掉那件衬衫,露出一件更深的红色衬衫时,观众便可以预料到:这个角色将随时间推移堕落到比一开始更邪恶的本性中去。

《绝命毒师》(AMC)


接下来是《星球大战》中的卢克·天行者,他在《新希望》中以纯白戏服登场,表现出理想主义的纯真。


接下来,在《帝国反击战》中,卢克穿着灰衣,这表明他正处于原力正邪双方的诱惑中,但在《绝地归来》中,他穿上了黑衣,实际上表明了他对自己力量的掌控,而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堕入了黑暗面。他和他父亲,邪恶的达斯·维达势均力敌,而他正试图拯救自己的父亲。


而到了时间线40年后的《最后的绝地武士》时,天行者大师已穿上了色调柔和的戏服,表明他已经把自己与原力隔绝。仿佛成了过去自己的一道影子。如果仔细观察,你也可以在新三部曲的角色蕾伊身上看到类似的演变。

从服装设计师到美术指导,摄影师与所有人通力合作,为影片定下整体色调,让观众为他们即将经历的世界做好准备。在观影过程中,色彩甚至可以作为一种要素自成一体。


罗杰·迪金斯曾说过:“让色彩看起来好看比让它为叙事服务更容易。”《007:大破天幕杀机》就是一部很扎实的007电影。是我的最爱之一。但我喜爱它并不是出于故事本身,也不是因为动作场面,而是因为它的打光、色彩,还有令人惊叹的摄影。所以我反复重看这部电影。


作者:James DeRuvo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本文为作者 GaiaDaily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8859

GaiaDaily

点击了解更多
致力于服务影视业,提供高质量视频的专业平台,通过云存储及后台转码技术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高质量视频在线播放及文件分享、下载服务;以及各方面的影视科学技术与艺术等方面的知识共享,学习,交流。
扫码关注
GaiaDaily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