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浩与他的「受益人」们

11月11日 14:08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作者 / 白萝卜

这两年宁浩的“花果山”迎来丰收的季节,旗下导演一个个出人头地 ——路阳的《绣春刀》系列上映了两部,新作《刺杀小说家》也已经杀青;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去年成为全民爆款;申奥的长片处女作《受益人》也在本周五正式上映,成为档期内一部亮眼的惊喜之作。

三年多下来,宁浩和他的团队把扶持青年导演这事做得越来越精彩,“坏猴子”也早就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宁浩说: “我们最关键的不是要推出几部作品,几部作品对我们来说不重要,我们的作品就是人,就是导演,我们推出几个人,这个事非常重要。”

宁浩与申奥 图源见水印

久而久之,“坏猴子”也成为一个标签,在许多年轻导演成长和闯荡的路上为其背书,同时这个标签的内涵也被不断出现的新锐导演们丰富和提升, 所以宁浩和他旗下的这帮青年电影人们,实为互相成就。 如今《受益人》上映,申奥踏出了电影导演的第一步,宁浩也完成了人才计划的又一项进度,又是一次皆大欢喜。而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a)此前也采访了宁浩与申奥,听他们讲了讲在这场“欢喜”之前的故事。

“他确实是一块导演的好材料”

如果去问北京电影学院的人,大家几乎都知道申奥,是学校里有名的人,宁浩也说他“电影学院高材生,第一名考进去的”。 申奥的才华有目共睹,不过从学校毕业之后他没有直接去拍电影,反而一直在拍广告,期间也拍摄过一些短片如《河龙川岗》《潮逐浪》《我不勇敢》等,口碑不错。


至于为啥没拍电影,申奥说:“ 我说我要30岁的时候再拍,30岁以前不成熟。 因为世界上的牛逼导演处女作平均年龄31岁,作品最优秀的是37到44岁”也恰好在申奥30岁的时候,宁浩决定正式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又一次找到了申奥。在这之前,宁浩和申奥在2013年通过一次广告拍摄就认识了,“小手特别利索”的申奥给宁浩留下深刻印象,看完了申奥的短片作品之后宁浩更喜欢这个小伙子了,当时就想合作, 但是一开始被申奥拒绝了。

不过宁浩没放弃,他笑着回忆当时“拉拢”申奥——“我们就三顾茅庐,孜孜不倦”。 “都是在你们家楼下聊的,这是三顾茅庐吗”,现场坐在旁边的申奥也幽默地“反击”。 就这样,2015年年底申奥确定加盟“坏猴子”,也开始着手准备个人长片作品。 不过最初两年时间申奥准备的一部作品在题材上和泰国电影《天才枪手》撞车了,因为都是改编自中国的一个案件,所以两个故事重叠率高达85%,不得不暂时将项目搁置另起炉灶,接着就到了《受益人》。

由于片中婚姻骗局的题材和案件的特殊性, 申奥和编剧决定将影片的案件色彩淡化,而着重突出故事当中的人物形象和情感内核。 剧本创作用了两年,而这两年也是《受益人》这部影片幕后最痛苦的两年,痛苦来自于多方面。

首先是剧本内容的打磨,就像上文所说的原始案情的特殊性,申奥和编剧在剧本创作过程中需要花费巨大的力气把许多负面的东西消解掉,让观众对于并没有带着正能量光环的主角形成认同感,同时故事的结局走向也能够传递积极正确的价值观, 所以剧本在大纲阶段就被推翻过五六次,修改版本在20稿以上, 目前影片中的故事样貌与最初已经有天翻地覆的不同。

举个小例子来说,最初柳岩饰演的岳淼淼是死掉了的,在岳淼淼死后还发生了一系列悔悟、复仇的故事,而如今影片当中的故事更温暖也更具备正向的价值引导。

说起剧本修改,申奥还笑着说“现在想起来都流眼泪”,当最后一版剧本定稿时,他都有点不太相信,“心里感觉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被推翻,因为‘终于OK’好几次了”。

其实青年导演抓狂改剧本的故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听了,尤其在宁浩这里, 宁浩做监制最出名的就是严格把控剧本, 就像宁浩所说:“对于绝大多数人,一上来遇到的都是剧本(问题),都不是很熟悉,而且你指望说我们弄一个东西给你你就能拍了,这个事情天底下没有,而且 当你不会写剧本的时候,你在拍的时候都有问题,因为你不知道(内容)怎么来的。”

而宁浩在磨剧本的同时,更是在磨人心。对于申奥来说,《受益人》创作最困难的并不是剧本改了多少稿,而是 在剧本创作的过程当中遭遇了亲人接连离世的打击。“ 那时候我去青岛开一次会,剧本被否定或者推翻,我回到家,我爸爸走了。我再去(青岛)的时候,直接在那里接到电话说‘你得回来’,说我外公过世了,一次是七月份,一次是十月份,”谈起这段过往时,申奥的语气沉静许多。

最痛苦的时候,申奥也怀疑过自己, “那两件事加在一块特别的崩溃,我觉得是不是就不该弄这事,是不是冥冥之中阻力太大了。” 不过申奥还是坚持下来了,或者说是扛了过来。坐在旁边的宁浩听到这段往事,也感慨着说:“但是你小子,家里情况也不跟我们讲。 这次也就说明他确实是一块导演的好材料,扛着所有的事情坚持到底。

申奥

“必须要坚持,得做好才能给人交代, 他们活着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我估计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的答卷,我要给他们一个答卷。”在申奥的坚持背后,不仅仅是对于他导演能力、编剧能力的锻造,更是对于这个人心性与勇气的磨练,而这一点才是对于一个导演最重要的考验。

“一个战场上只能有一个将军”

随着剧本定稿,《受益人》幕后最难的关口也算是走过来了。在源头上严格把控剧本,在拍摄中放手充分给予自由,这也是宁浩担任监制始终坚持的原则。对此宁浩解释道: “我奉行的原则是现场绝不要有两个导演, 因为我自己也是导演,也做过青年导演,万一你说一句话,听你的不是,不听你的也不是,就变得很混乱了。一个战场上只能有一个将军,所以我从不在现场干涉导演,最多是回来看看片子,如果有问题私下沟通或建议就可以了。”

影片整个拍摄过程用了55天,干活从不超期的申奥按时保质地完成了拍摄工作,带着120多人的团队扎在重庆(中间还去了海南2天),稳稳当当地把活干完了。 因为有充分的创作自由,申奥在采访时开心地说“他非常信任我,都不太知道我们进度什么的”,宁浩则在一旁严肃认真脸“进度我知道,我当然都关心,素材我都看了,(没问题)我就不跟你说了”。 俨然一对可爱的师徒。

值得一提的是,《受益人》的幕后摄制人员很多是来自申奥自己的团队。 而且拥有一支相对成熟并且合作默契的队伍,对于申奥作品的完成也加分不少,例如剪辑师就是申奥的同门师妹,非常了解导演想要的是什么,顺利完成了影片剪辑;再如在剧本创作阶段,申奥和同宿舍的许渌洋两个直男闷头写剧本,给女编剧王燕秋看的时候挑出一大堆问题,王燕秋也便加入进来一起进行剧本创作,片中岳淼淼把快递地址填成网吧等细节就来自王燕秋,这也体现了岳淼淼把网吧当作自己家的心理暗示。

同时,申奥拥有一家名为裕野的影视公司,公司名字是为了纪念父亲,团队规模在300人左右,公司也会投资其他影片,或者承接其他影片的制作,而申奥本人还是一个剧本狂魔,私下特别喜欢写剧本,用他自己的话说“就跟唱卡拉OK似的,每天晚上说‘来,咱们写会儿剧本吧’”,所以申奥也会做一些剧本开发找导演来拍。

宁浩 申奥 大鹏 图源见水印


看得出来,申奥是个有才华亦有抱负的导演,就像宁浩口中的“导演必须得是一个帅才”,如今的申奥已经成长得有模有样了。

说起申奥,宁浩说了一大段话来夸赞他—— “青年导演比的是才华,走到后面都是比认识。 我觉得他是非常有才华的,从各种基础来说都非常好,他随着人生经历和看待事物的认知发生变化之后,作品会越来越有高度,我认为他是那种潜力非常好的导演。”

话音刚落,旁边的申奥麻溜儿地接过话头“你说得对! ”然后呵呵笑起来。

“导演都是一代一代来的”

通过《受益人》,宁浩和申奥也结成了奇妙的缘分,宁浩用了一个词“惺惺相惜”,因为两个人很像,也很能理解彼此, 而两个人身后所代表的,也是两代青年导演的一次时代相对。

宁浩得以出头,与当年刘德华给的那300万密不可分,而申奥的作品能够顺利上映,很大程度上也来自于宁浩举公司之力的支持,两个人其实有着相似的境遇、相同的身份,不过身处于不同的时代与市场环境中,两代青年导演面临的问题与不尽相同。

例如在宁浩还是青年导演的时候,难点在于没有市场, 没有需求便难以产生供给——那不是一个自由创作的时代,也不是一个市场时代,所以基本上找不到钱。因而对于宁浩那一代青年导演来说,最发愁的就是钱,宁浩甚至打趣地说: “那个时候第一个能耐是骗到钱,第二个能耐是还能接着骗, 因为你这个(指拍电影)基本上是赔本买卖,投了就没有市场,所以大家拼的是骗钱的能力。”

相比于宁浩那一代拼的是才华,如今对于申奥这样的青年来说,在具备导演能力之上更要面对异常激烈的市场竞争, 拼的更是导演带领团队和整个团队的能力, 例如从项目策划、资源调配、宣发制定等方方面面提供综合势能加持,才能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终归来说,正如宁浩总结的,每一个新导演都要面对两道门槛, 第一道叫行业认可, 即行业首先认可你是一个导演,你可以拍电影; 第二道是市场认可, 说你这个电影能够赚钱,无所谓赚多少钱,只要赚钱,哪怕赔得不多,也是良性的。过去的青年导演必须先经历行业认可再慢慢拿到市场认可,而在如今竞争升级的市场环境下, 身为幕后监制的宁浩希望能够帮助新的青年导演把这两道门槛的距离拉近,一步做到行业与市场的同时认可, 这样导演的大门就打开了。


回看宁浩带出来的路阳、文牧野,走得正是这样的发展道路,如今两人无论是行业影响力还是市场号召力都显而易见,而他们也终于拥有天高任鸟飞的宽广未来,而下一个人申奥,也已经起飞了。

当然,不同时代面临的困难不同,困难等级并没有难易之分,相比申奥这一代,宁浩那一代是开路人,而相比宁浩那时候,申奥这时候面对的则是抬升市场的高度,不过在这时代更替的过程当中,反而让人看到一幕幕薪火相传的动人故事。 我们也总是看到,每每青年导演有新作上市,宁浩这个“大师兄”都陪在旁边。而我们也相信当这一代新人羽翼丰满之后,也会回头尽提携后代之力,这样的事,才是发生在电影市场上最精彩的故事。

申奥说,宁浩召他“入伍”时提到的一个理念打动了他,即 导演不是一个一个来,都是一代一代来的,我们要搞一个行为,这个行为是一拨人一起登场。”

眼下这拨人正一个接一个登场,拍sir亦认为,让人激动的不是有几部作品上映、有多少票房收入,而是有多少青年导演出头,有多少有才华的年轻人迈出了第一步。

这是《受益人》上映背后意义更深刻的体现,也是我们始终期待宁浩和“坏猴子”的理由。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8916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