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金像奖颁给茶水阿姨之后,内地也开始效仿?

电影工业的进步,并不只是导演制片往后退。


文/庞宏波



茶水阿姨杨蓉莲。

 

似乎在提到电影幕后工作者的时候,茶水阿姨杨蓉莲成为了一个绕不开的人。2018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杨蓉莲获得了专业精神奖。成龙亲自为其站台颁奖,无数明星发来祝贺。

 

比起全场起立的掌声,杨蓉莲的获奖感言更让人感动:“世上没有卑微的工作,只有卑微的心。”

 

如今,内地电影产业的工业化也到了一个“创造杨蓉莲”的关键时刻。其实在首届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之前,电影工业化就已经有迹可循。除了整个产业工业化的提升外,在一些影视基地群演不再需要“蹲着吃盒饭了”。

 

蹲着吃盒饭,这或许就是中国影视产业发展过去十年的一个缩影。整个产业的爆炸式成长,其实根本来不及建立体系,而中国影视行业在过去十年里的“流量为王”自然造成了整个工业化进程的缓慢。

 

在首届中国影视工业电影周开幕时,特别举办了幕后英雄盛典。许多幕后工作者穿着正装礼服走上了红地毯,两边举着灯牌的“群演”卖力的尖叫虽然略显尴尬,但这对于中国电影产业来说也是一个有意义的时刻。

 

不过穿着卫衣+运动裤+夹克的形象大使徐峥,在颁最后一个奖项的时候还是表达了“不满意”。

 

“我记得有一年金像奖,把奖颁给了茶水阿姨。我觉得我们也需要一个特别的奖,例如说场工。”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这个奖未来的方向。这并不是说一定要把奖给场工或者说茶水阿姨,这种身份的“刻奇”毫无意义,但在这个“刻奇”背后平等的对待每一个专业工种就显得很有意义。

 

1

“鼓励”



究竟需不需要鼓励?

 

在表彰“年度最佳美术”时,表彰嘉宾认为其实电影工作者其实并不需要“过分鼓励”,因为对于产业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份子。其实言外之意是并不想过分“消费”,仿佛幕后工作者是一个弱势群体。

 

有趣的是,上来领奖的李淼进行了“反驳”。“我觉得还是挺需要鼓励的,这样以后报专业的时候除了导演、表演、制片外,还能报美术系。”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如今整个市场规模已经无需多言。但是在庞大的市场体系之下,电影工作者似乎并没有得到相对公平的对待。由于整个工业体系的不完善,对于整个评价体系也是一次破坏。例如“大夜”体现的是剧组的认真和敬业,横漂蹲着吃盒饭被看作是对梦想的追求。

 

但实际上,电影幕后从业者并没有从这种“付出”中得到相应的“回报”。这种回报包含了工作待遇和薪资待遇。所以鼓励,是促进电影工业进步的第一步。

 

其实在所有重要的电影节上,都有大量的“幕后奖”,但是真正能被记忆的永远是“幕前奖”。在奖项上的“难以破圈”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相比国外对于“工业”本身的重视,内地“幕后奖”很大程度上只能形成一个很小圈的影响力,而这种小圈影响力也因为各种阻碍很难被打通。

 

国内影视产业过分的依靠“人”,以人脉为基础的产业结构本身就是不工业化的一个体现。尤其是对于缺乏长期关注的幕后工种来说,生存环境可能更为恶劣。当《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成为刷屏的爆款时,很多人才开始惊讶的关注“学院派”本身的生存困境。但除了惊叹之外,这次“集体消费”还剩下什么,答案是没有。

 

当全国最高的电影学府以这样的一个关注进入大众视野时,那么不得不去反思藏在“爆款”背后的生存现状。当然,输血电影工业的有之,实际上改行换路的更有之。

 

那么,李淼的那句“我觉得还是挺需要鼓励的”其实折射的就是如今整个影视工业化并不光鲜的过去。

 

2

成长



看得见的成长。

 

国内的影视行业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净化阶段”。流量退潮、票补退潮、资本也退潮,整个行业不得不在低谷期还是审视整个行业发展的现状。

 

而伴随着这种自省的,是整个行业增速天花板的出现。拿电影市场来说,如今物理型的下沉依然在继续,但这种下沉换来的必然是供大于求的“寒冬”。尽管中国电影市场的未来一片光明,但想要复刻前两年的高速增长已经不再现实。要命的是,整个行业还在挣扎着努力的复制前两年的高速增长。但随着一轮又一轮的“寒冬”,这种挣扎开始摇摆。

 

所以,对于整个产业来说,如今是逼向产业化的一个好时机。而从结果来说,目前华语影史票房前十名中本土电影占了九席,其中重工业电影过半。重工业,只是最为“外显”的工业象征,但也是整个产业工业化开始的象征。

 

今年,无论是《流浪地球》还是《哪吒之魔童降世》亦或者《中国机长》,都在整个产业的类型化和工业化上体现出了一些进步。但对于整个产业来说,成长依然是未来式的。

 

如今,整个市场的头部效应明显。而在头部国产大片身后,工业化已经成为了一个“支柱”,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去推“幕后英雄”的原因所在。但如今,活跃在整个产业中的“幕后英雄”距离理想中的工业化水准其实依然差着很大的距离。

 

此前,投资人习惯性拿数字来表达自己的电影情怀。例如“多少美金拍摄一部科幻片”、“多少美金拍摄一部动画片”。这个数字,都以好莱坞同类型的平均值做了一个简单的参考。

 

但实际上,这个数字在国内会有很大的泡沫。因为中国影视工业化程度低,所以在整个幕后环节上的支出费用就偏低。同样一部影片,在中美拍摄所支出的费用会有极大的差别。所以,一些高投资的“国产烂片”,往往就是过于数字论。

 

另外,中美影视体系的差距所带来的差别极大。

 

《唐人街探案2》算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这部电影在美国全程拍摄,也采用了美国的工会制度。在工会制度的约束下,电影需要规定底薪、工时、加班费、饮食、休息日、福利金等等,而且整个剧组需要填写日报表交给工会用来“监督”。

 

这就是好莱坞工会制度下,好莱坞电影制作成本高到离谱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国内电影的重工业程度提升,往往是采用了更好的视效团队、用了更精致的服化道,但从来没有哪部影片会出现所谓的“双休”、也没有对整个剧组的饮食规定一个明确的标准。反而会因为在“硬件”上的投入,相应的压缩在这些“软件”上的支出。

 

从“明星片酬”到“视效投入”,这是国内影视环境的进步。但在其他方面,这种进步背后还有极大的差距。

 

3

“空缺”



力不从心。

 

首次表彰“幕后英雄”,主要来自于8部电影的幕后工作者。而且这8部电影来自于这两年时间里最被市场所关注的头部导演所执导的电影,所以这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了目前电影工业整体不高的现状。

 

头部导演在整个剧组搭建和工业化水准上,的确要远高于其他电影剧组。但是这种“工业化”本身不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状。

 

而且从奖项的设定来说,基本上是其他电影节中关于幕后工种的“常规奖项”。例如《我不是药神》、《影》在此前的多个电影节或者评奖中也拿到了相应的奖项,真正让人感到惊喜的电影或者获奖的非常有限。虽然从初衷上来说,的确对幕后工作者给予鼓励。但是从结果上来看,其过于常规的奖项的影响力实际上很有限。

 

在整个活动过程中,定位更多是幕后工作者的聚会或者说交流。这一点其实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如今整个电影产业工业化不够完善,对于幕后工作者来说可能更需要“曝光”。

 

那么结合略显常规的奖项设置来看,幕后英雄盛典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当然,对于首次举办这样的奖项,未来还有一个很长的成长过程,这也是现阶段国产电影工业化现状必然出现的局面。

 

此外,在整个盛典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环节。在颁发“年度创新制作”时,最终的奖项是“空缺”。理由是为了激励更多的“幕后英雄”更好的工作,这个决定本身非常大胆,也赢得了很多人的点赞。但是作为首届举办幕后工种的奖项,这样的“空缺”究竟带来什么,其实也很难去判定。首届表彰究竟是需要一个标杆还是需要更多鼓励,其实在“空缺”背后还是有一些挣扎。


 


对于整个电影工业来说,首次举办这样的盛典已经是一个进步。对于进入理性发展阶段的国内电影市场来说,显然需要更多的“杨蓉莲”。在整个颁奖典礼中,有一句话其实非常感人:

 

很多人说演员演一条不过再来一条是良心,但如果是跟焦员、录音师出现哪怕一次失误,都可能是一次灾难。

 

从这一点来说,第一次表彰幕后工作者的意义要远远比表彰给谁重要的多。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8945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相关文章

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