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废了?来听下他新女主的揭秘

孙太勇、 等人看过

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我觉得要问2019年最沮丧的几件事,“杜琪峰拍出豆瓣4.8分”肯定算在内。



批评《我的拳王男友》实在太简单了,几乎没有门槛,它犯的错误,甚至不需要你有多少看片量,你只要看了,那种不悦与费解,就能直观地反射到观众脸上。


随便一个烂片导演,也就罢了,可他偏偏是杜琪峰,偏偏是杜琪峰×韦家辉。



第一导演(ID:diyidy)还是不死心,想做一点真实的探究——片场有什么事情发生?是不是真的有资本“威胁”?还是说,老了?累了?


但做这个采访,心里是矛盾的。


因为两位导演近期一直没来北京,而迫于连带关系,向佐的表达体系也不在真相的考虑范围内。


只能邀约女主角王可如,从这位冯小刚的签约艺人、爽快的北京大妞的拍摄经历,反射出一点杜琪峰×韦家辉的身影。


最后要说的是,采访不代表评论,《我的拳王男友》的命,从它诞生起就无从改变。



01

观影第一感

我能理解这个故事,因为我是亲历者。

 

第一导演:看成片了吗?

 

王可如:看了,首映之前就看了。

 

第一导演: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别焦虑,这片豆瓣评分会很不乐观。

 

王可如:我看到了豆瓣影评,可能是个人喜好的问题,这个电影其实就是挺港片的,有杜导和韦导的一贯风格。

 

第一导演:有微信跟杜导聊这个问题吗?

 

王可如:不会,杜导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其实看我们自己的东西还挺客观的。杜导和韦导的戏,他们风格性很强。

 

其实最大的挑战就是很多东西都是临时的,你需要现场去理解,因为杜导也会有很多新想法。


 

第一导演:向太会经常来探班提意见吗?

 

王可如:她很少来,就来过一两次吧,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走了,也不会提意见,所有的权力全都交给杜导。

 

第一导演:网上很多评论都是“杜琪峰你要是被向华强绑架了眨眨眼”,也有说“杜琪峰为了赚钱拍《黑社会3》”,你怎么看?

 

王可如:反正拍摄的时候完全是没有任何绑架。

 

第一导演:就是说现场杜导拍还是的全情投入的?

 

王可如:对,拍的时候是全程投入,感觉导演有使不完的劲,听说他最早想拍《天若有情2》。


《天若有情》1990年

 

第一导演:我发现这片的动作导演署名竟然是杜琪峰本人,香港很少有动作类题材的导演一同署名动作导演,杜导并不会MMA啊。

 

王可如:他会打拳,他也很清楚自己要的动作是什么,包括鲁虎的那招旋转再旋转,也都是他跟武术指导一块商量起来,就说确定是这个动作,然后去做的。他是动作导演,但我们也有武术指导,还是最早期那一波威亚特别厉害的大师。


 

第一导演:又是MMA又是唱歌,两边的拍摄进度如何?

 

王可如:很多歌舞的戏都拍得很快,打拳的就拍得慢。

 

第一导演:打八角笼的时候,杜导会全程在台上指挥吗?

 

王可如:如果是拍特别特别近的特写,他直接在擂台上不下来,拿那个小屏幕看,他俩,坐一个小角落里。因为杜导特别喜欢拿效果屏幕就在现场待着,他看着你演,跟你聊。

 

其实向佐那边打得比较惨烈,可能一个动作要打上10条,杜导才满意的,他要求真实且漂亮,还得加上向佐的表演。所以他们经常打虚脱,那个黑人演员是打MMA拿过冠军的,11秒KO的那种,他自己都说,我还是回去打拳吧,拍戏太累了。邵兵也被折磨的不行,好像一根肋骨被打裂了。向佐也经常受伤,偶尔手打脱臼,大拇指打下来了,直接接上,我看了都疼。

 

第一导演:嘎嘣一声吗?

 

王可如:就直接咔碴一按上来,只是错位,没有断,然后接着拍,有一次向佐都被那个黑人打晕了,向佐应该是知道怎么去收力,怎么不收力的,可能那个时候他的身体状况也不是特别棒,真的有一次就摔倒了,现场他就晕了。

 

还有一次向佐跟邵兵在拳馆打,邵兵在打那个沙袋,鲁虎过去跟他说话,可能是打得太用力,结果那个沙袋的环脱了,杆就掉下来,正好砸到向佐的头上,顺着那个头就开始流血,全组人都吓坏了!只有杜导却很镇定,说去医院看看吧,如果要缝针,告诉医生少剪点头发,要不不接戏,走吧。


 

 

02

进组ing

懵,懵,懵,都懵,每一天

 

第一导演:这个项目一开始怎么找到你的?有试镜吗?

 

王可如:一个特别机缘巧合的机会就认识了杜导,跟杜导见面有一个简短的对话。

 

第一导演:就聊了几句,没走场戏试试?

 

王可如:杜导就问我,你演过啥呀?我说《芳华》里面的小芭蕾。你会跳舞?我说嗯。后来就接到通知。


《芳华》小芭蕾

 

第一导演:就两句话啊?

 

王可如:就两句,韦导那天也在,一直保持着微笑。

 

第一导演:韦导笑起来像不像宫崎峻?

 

王可如:有一点,哈哈哈哈。其实当时就见一见嘛,后来我就把这个事儿忘了。之后有一天我经纪人就发信息说,杜琪峰那边有一个戏让你演,你知道这个事儿了吗?我……啊?这才想起来,哇!用我了?是,那边问问你,去吗。去去去,当然!那一瞬间,接到这个消息先是懵,然后开心,但几乎到第二天就有压力了。

 

第一导演:第二天早上醒来一想,坏了,要演杜琪峰的戏。

 

王可如:对。就是前年的11月份的事。

 

第一导演:进组前对演杜琪峰电影有什么想象吗?

 

王可如:没有,不敢想。就是期待,压力很大!我接到通知后,第二天就和我的经纪人去了香港,见到了杜导和韦导,他们给我讲述了要拍摄的这个故事,真正拍摄给了我一个大纲……


 

第一导演:工作的第一天晕眩吗?

 

王可如:真是懵的,完全把给你丢到一个你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什么都听不懂的环境里。因为他们说粤语,听不懂,我是完全没有安全感的,香港的团队你也没接触过,又是那么大的一个导演,那状态不懵吗?别人说什么换机位什么的,听不懂,除了导演,别人都跟你说特别不流利的港普。

 

第一导演:身边没一个助理吗?

 

王可如:有,但是你和助理交流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就很崩溃。


 

第一导演:小娟第一次被带来鲁虎家,把皮箱里所有衣服连内衣都穿上了,怕鲁虎使坏,那场戏杜导怎么设计的?

 

王可如:剧本上就这么写的,杜导说,你就别管,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你就一直穿,甭管顺序,把所有的东西往身上套就行了。当时我还实验了一遍,看你能穿多少件,定一下最后你穿到哪结束。

 

 

03

音乐狂魔

钢管舞我是真的不行啊,一上去就下来了

 

第一导演:我一开始就感觉,肯定是你擅长跳舞,杜导最后选了你。

 

王可如:跳舞这是我知道要做的事情,对我压力不是特别大,毕竟还是跳了那么多年舞。

 

其实韦导是本来想描写杜小鹃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她从刚开始不会跳舞,然后一路成长上来,最后成全能女生。


后来那天拍那场戏(指在老剧院里边做火锅边歌舞)我就特意没去练舞,ladygaga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写的是杜小娟去学,跳得特滑稽搞笑的那种,但韦导在旁边看着就觉得不对,不好笑,他说:你不像舞蹈初学者,这不行,算了。当时就调整脚本了!杜小鹃就是一个会跳舞的女孩,我们要利用你这个特长。


改完之后一下要练6种舞蹈,然后我又懵了一下,但是韦导从那天一直陪着我,我练到几点他就陪我到几点,是特别能给人安全感的人,就是会让你有再大的临场变动也不会觉得慌。


 

第一导演:可钢管舞怎么练?

 

王可如:我说,啊?还要跳钢管舞?当时造型老师把衣服给我拿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我说这行吗(指很暴露)

 

我之前对钢管舞是有误解的,以为很简单,就像夜店里,扭两下。结果去试,她那个手臂和大腿的力量要相当充沛的,要挂在杆上。我不行,我上去就下来了,真的根本就挂不住,一下来就一手的茧子,真的一下就能长茧子。而且钢管舞只提前给我一天练,我根本不行啊,人家是练了七八年的功夫才可以做到来回爬的,哎呀,太难了,颠覆认知。

 

第一导演:现场还有哪些是让你猝不及防的?

 

王可如:太多了!每一天!连金培达老师的歌也是提前一天才给到。

 

第一导演:他也在现场?

 


王可如:他就在后台的房间里写歌,一般我都会提前一天拿到要拍什么、要唱什么、要弹什么样的曲子。

 

第一导演:我听着你在里面唱歌都是配音的,这个对角色损失挺大的。 


王可如:是配音,因为当时金培达老师在我进组之前听我唱了一次歌,他觉得我完成度可能不会那么高,就用别人唱,然后向太就在台湾找了一个跟我声音特别像的人,是个歌手。


但是我现场是都唱出来的,得对口型,金培达老师又特别严谨,有的时候你情感差那么0.1的拍子,他就过来跟我说我们再来一条。


除了唱歌的部分,剩下的都是我自己配的,包括气息,因为我们现场几乎没做收音,都不带小蜜蜂的,一般电影还是收现场音,《芳华》几乎是能现场收就现场收,因为我当时接到要把所有的电影台词重新配一遍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

 


 

第一导演:配音的时候杜导在现场吗? 


王可如:还不在,因为我在北京配的音,韦导不是有一个三大才子的香港编剧团队么,其中有一个哥哥在。别人也有跟在编剧团队聊,为什么会这样操作?他就说,其实后期看成片的时候声音可以去调整一些细的部分。 


比如说这会儿不要让它太激进,鲁虎就整个往回拽了一点,没有让他那么鲁。我刚开在车里的那场戏,边哭边抱着鲁虎,我在剪辑房配音的时候,听不清,就哭得已经听不太清我在说什么,有的时候,配音也是找回来点。


所以杜导在拍戏的时候,他只要看画面、演员演得没有问题,声音后期可以加分,他觉得声音可以再配,还是保一些。可能是香港电影的工作流程吧,他们所有的台词我要在配音棚用两天时间再演一遍,跟演电影一样。


 

04

韦杜青年观

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你们冲啊!闯啊!

 

第一导演:听说初版片长很长?

 

王可如:第一次剪片是3个小时,然后中间改了很多。有场戏是鲁虎找了很多花街的身怀绝技的小人物来帮我,时长原因剪掉了。

 

第一导演:小人物?

 

王可如:这个没交代,老剧院里那帮人不都是花街的人吗,洗衣房修车房那些人,都是打工的,但这些小人物都身怀绝技,杜导想抛这个点。

 

第一导演:周星驰的《功夫》。

 

王可如:对,有点像,现在是完全剪没了。有一场小鹃送快递的戏,她看到花街的那些人在(炫技),比如卖滑板的人在滑滑板,洗车房的人在炫技,这边在炫什么,那边在炫什么,小鹃惊呆了,原来每一个小人物都有绝招的样子,然后才有老剧院那场戏。那场戏剪掉了,所以会有点跳。

 


其实第一次走进花街的景时,真的很震撼。花街特别五彩斑斓,跟杜导以往风格反差太大了,刚搭出来的时候真吓一跳,一进那景里,我说这太好了,整个搭了一个童话世界、梦的世界。

 

第一导演:我觉得从一开始人物处境就有点乱,我还看到一个欠债的排行榜?

 

王可如:很港,它港片(元素)来的嘛,那我为什么会欠钱呢?后面有交代,是因为我借陈兵高利贷,给渣男曲风风写歌。


第一导演:所以你自己怎么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转逻辑?比方说臭臭面这种“名词”。

 

王可如:你要非得问臭臭面,我个人的理解大概就是猪肠面,臭臭的。

 

第一导演:不一定只问这个,就对这个世界而言。

 

王可如:这么说吧,杜导和韦导构建了一个花街的世界,里面每个小人物都身怀绝技,鲁虎充当这些人的保护人,小鹃是通过这些人成长,他们俩彼此成就,这么一个故事。你说鲁虎有追梦吗?他没有追梦,他真正的梦想是开个火锅店,他不想打拳。为了师傅小鹃才去打拳。小鹃为什么会放弃比赛呢?在追梦的路上她发现输赢不重要了,鲁虎更重要。这个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在讲“情”。

 

第一导演:杜琪峰都60多岁了,你怎么看他对现在的年轻人的真实看法?

 

王可如:这个你真的问到点上,他会跟我说这是年轻人的世界,你们什么都不怕,你们去闯吧!韦导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杜导和韦导对年轻人的看法,对爱方式不一样。杜导就是觉得年轻人是需要历练的。就是严父的感觉。

 

但韦导不一样,韦导觉得年轻人虽然该闯,但应该更多的是被鼓励,他们俩对年轻人的整体想法就是你们冲吧,这是你们的世界,要不顾一切地向前冲,这是他们私底下会跟我聊的。你看杜小鹃是不会走的,她永远是跑的,杜导永远是让女人穿着高跟鞋跑步。鲁虎也几乎不会正常说话,永远用喊的。

 

第一导演:你有想过这个故事会是悲剧结局吗?

 

王可如:不会。一开始大纲写的不是悲剧。


 

 

05

韦杜的工作与生活

杜琪峰和韦家辉谈戏,像情侣一样,热恋期

 

第一导演:杜导工作时凶不凶你?

 

王可如:杜导还行。

 

第一导演:和小刚导演比呢?

 

王可如:杜导更凶,他在现场骂人,如果有一天杜导不骂人了,今天太阳一定从西边出来,哈哈哈。

 

第一导演:会不会有的时候杜琪峰比如说生气,达不到我要求就骂了谁,然后韦导跑过来说没关系,他俩是这样的配合吗?

 

王可如:不是,韦导也知道,杜导骂人是那种就事论事的,大家都能接受,没有人会真的往心里去,改就完事了。

 

第一导演:就不当事儿了。

 

王可如:对,改完就不当事儿了。


 


第一导演:韦杜两个人对你最凶残的批评是啥样呢?

 

王可如:韦导没批评过我,他是鼓励式的。经常跟我说你很好什么的,演完各种戏都说挺好的。杜导吧,先讲他批评我的事,有一次是我在排练的时候,在舞台上跟舞蹈老师聊聊天,边笑边排,大家可能轻松愉快一点,这时候杜导就在下面很严肃地说不许笑!这应该就是他对我最严厉的时候。

 

但当时我有点被冲到了,我就想,为啥要说我不许笑。这个时候韦导一般就会出现在身边,他们俩是这么配合的,韦导就会和我说,我们慢慢来,后来我也跟杜导聊过,杜导告诉我,只是觉得你干一件事情应该专注一点。

 

我再给你说一个,杜导唯一一次夸我。


有一场戏,就是我开场被抓进拳馆,行李什么的都被扔出来了,我是中景的位置,那天是怎么演的?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咋了,我就感觉被侮辱了,你把我东西都翻出来了,还有内裤啥的,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然后我当时就看着前面,眼泪“唰”就下来了,那个记忆特别特别深刻,过了之后,杜导过来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我当时内心真的是都跳起来了,风起云涌的!


 

第一导演:杜琪峰现场对谁发火最多?

 

王可如:执行导演,因为执行导演不能完全呈现杜导所需要的东西,杜导又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就是摆群演都是杜导自己摆。杜导想要什么,都得他自己来,包括开车……

 


第一导演:他还自己开车??

 

王可如:那场戏剪掉了,就是向佐从人行中穿过,很多车在他身边啪啪啪地过,杜导要的就是,鲁虎就是不怕撞,他就是走,那车要开得很快,那执行导演谁敢安排啊?杜导说你们都不敢,我来!

 

第一导演:那从你现场看,韦杜两个人的个人关系怎么样?

 

王可如:他们俩在现场,一个是风风火火,一个是安安静静,杜导真的是到处飞,那真的是飞的,一会儿你就找不着导演了,啊?你在这儿呢?他们俩性格一个强一个弱,一个像火,一个像水,水与火相容,硬中有柔,侠骨柔情,他们俩经常能演绎出这种感觉。

 

所以杜导很尊重韦导的,韦导也很尊重杜导,韦导写出来的每一句台词,杜导连“了”都不让改,他写出来的飞页就是分镜,就是演员一定要演出韦导写出来的样子。


 

第一导演:难道杜琪峰和韦家辉现场一点争执都没有?

 

王可如:真不太吵架,就特别默契,但是会有讨论,我唯一记得有一场戏他们俩是有讨论的,就是我离开鲁虎家那场,跟他说东西都收拾好了,我要走了。那场戏我第一遍演得很难过,很不舍,自己也哭。然后杜导过来跟我说咱们要淡淡的,你再收一点,眼泪不要掉出来,两个人稍微讨论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聊天谈戏像情侣一样,热恋期,有商有量的,从来不吵架。


第一导演:这么浪漫,杜导现场会玩两把吉他吗?

 

王可如:弹过一次,在鲁虎家有一场戏,拿起来玩一玩,弹一弹。我看花絮里没有剪进去,可能当时没有录到吧。还挺逗的,大家忽然听到那边有吉他的声音,我一转身,我说杜导在那儿弹的,还特冷,带着小猫,挺可爱的。

 

第一导演:每天收工之后,你有跟两位导演交流什么吗?他们普通人状态什么样?

 

王可如:杜导他很喜欢唱歌,他唱歌的时候就特别特别活泼,有时候跳起来。

 

第一导演:他爱点啥歌呀?

 

王可如:Beyond的歌,具体哪首我记不住了。除了唱歌,平时吃饭聊天的时候,就是闲聊,不会聊很多工作,他对吃特别讲究,爱吃火锅喝点小酒。

 

第一导演:按理说香港人不很能吃辣啊?

 

王可如:他吃番茄锅,番茄汁好像不是调剂的,是真的番茄调出来的。

 

第一导演:从生活上你能感觉到杜琪峰的心态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前辈?

 

王可如:我觉得他是一个充满能量的人,吃得也很健康,他特别喜欢踢足球。我觉得他挺年轻的,就是洋溢着各种年轻人的状态,你永远不会觉得他累或者疲惫,都没有,从我见到杜导他就从来都是这样的,在片场也是这样,在生活中也是这样。


 

第一导演:他有没有突然间很焦虑、忧心忡忡?

 

王可如:现场不会看到这种状态,他会直接爆炸,但不会有中间的那种情况。我觉得偶尔可能也有焦虑吧,但是他想的时候就坐那不说话,坐那他眼睛也是放光。

 

第一导演:你觉得杜导喜欢你吗?

 

王可如:我个人觉得,他挺喜欢我的吧?就是觉得这女孩还行。你下次采访杜导的时候帮我问问他,哈哈哈哈。

 

第一导演:韦家辉呢?

 

王可如:就一直在那笑笑的。

 

第一导演:又模仿宫崎骏。

 

王可如:哈哈,是,韦导就比较平和,他不会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很有安全感,很亲切。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8946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杜琪峰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