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李骏:《长安道》是一次极致化的表达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可能一些观众觉得《长安道》是一部商业类型片,但对于我,它还是一部作者电影,影片多少都还暗藏着我个人的表达。”

 


在问到类型片会不会影响作者导演的个人表达情况时,导演李骏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虽然与王小帅、娄烨、路学长等导演同为85班,并被外界贴上第六代导演的标签,但李骏有着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他的作品带着“高大强”(高智商,大话题,强情节)的特点,情节上注重复杂推理,精彩通俗的故事以及富有魅力的人物也让这些作品赢得主流观众的广泛认同。

 

与国内多数导演只能在电视剧或电影某一领域取得辉煌的成绩,而一旦跨越另一领域显得水土不服不同,李骏却打通了二者的鸿沟,他既拍出《和平饭店》这部创下CSM52收视破1记录的电视剧,也拍出《惊天大逆转》这类高品质的中韩合拍影片。



在新作《长安道》将在本月15日上映之前,导演帮也和导演李骏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从这部电影的艺术创作,到如何驾驭电视剧和电影的创作指南,李骏也一一作了分享。

 


《长安道》是一次极致的创作体验


 

近两年现实主义题材电影迎来了一波热潮,去年上映的《我不是药神》聚焦社会问题而引来观众的普遍共鸣,最终成为市场的爆款;上个月上映的《少年的你》探讨的校园问题也同样引来大众的关注,如今已经获得14亿的票房成绩。

 

与之相比,《长安道》也有着现实主义题材的特点,影片探讨的则是大众都会面临的家庭问题,其中父女、夫妻等亲情关系的触及,对于观众也更为熟悉,也更能激发他们内心的共情,影片也明显带着黑马的气息。

 

《长安道》根据海岩的小说《长安盗》改编。李骏透露他选择这部小说更多是被其中父亲杀害女儿的情节所吸引,这样的情景在生活中很少发生,但这背后的故事很有意思。

 

不过将此改编成电影难度却很大,“小说里的人物设置是比较电视剧化的,有长长的前史,关系错综复杂,它不是一个极致冲突下瞬间的一种东西的爆发。难就难在又要保留小说中的东西,又要有一个电影的概念,而且还要在两个小时里得以呈现。”

 

为此,电影必然会砍掉小说中很多的支线人物,包括案件本身、环境以及次要人物的戏份,这些也不得不进行极大的弱化,“之前一个版本里所有支线的人物都做的很丰满,包括影片中邵宽城的女朋友、警察局里的李队长,以及老警长,这些在三个半小时的版本里都有。”

 


即便如此,影片还是将重心放在了人物的塑造上,尤其是万正纲、林白玉、赵红雨、邵宽城这四个核心人物,这些重点深挖的人物多少也都有我们自己的影子。对此,李骏解释道,“人物的丰满度、多面性,人物的现实感以及他跟生活之间的勾连,不同的人物处在一起引发的冲撞和矛盾冲突,这些一直都是影片着力表现的。”

 

此外,盗墓题材在表现上也不像警匪片里常见的贩枪、贩毒这类涉及生死,一上来就给人很硬朗的感受,它的外在动作戏不强,力量比较弱,很难一下子就把观众紧紧抓住,这些也都成了影片的难点。李骏透露影片在剧本环节,就投入了两年的时间,他和影片的另一个编剧丁小洋先后做了七个结构的故事。

 


“七种不同方向的、类型的,有纯商业类型的,也有偏艺术表达的,最后才定下了这个类型化程度更高,又夹带个人表达的结构。”

 


电影和电视剧并非不可逾越


 

在《惊天大逆转》之前,李骏一直以众多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而为人熟知,比如《中国式结婚》、《落地,请开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和平饭店》;多年不再涉猎电影的他也未让外界看到他有操作电影项目的能力,直到三年前《惊天大逆转》这部犯罪悬疑影片的横空出世。

 

前几年电影市场上曾迎来了一波中韩合拍片热潮,但这些影片无论是由中国导演执导,还是由韩国导演执导,最终出来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直到李骏的这部烧脑、情节上不断反转的影片出现,业内才意识到李骏原来也是一名出色的电影导演。

 


不过能够同时在电影和电视剧自由切换的导演毕竟属于少数,一些知名的电影导演拍出来的电视剧并未引发观众的认可,与此同时一些在电视剧领域很有声望的导演转型拍出来的电影也时常引发争议。

 

究其原因,李骏认为,“这些电影导演拍电视剧会带来故事散,故事讲的不好看的问题;而电视剧导演拍电影时,仍会延续电视剧单一很少变化的人物调度和戏剧调度,近景来回切换,依靠声音来叙事这一套,这就会让观众觉得这些电影作品过于平面。”

 

电影和电视剧虽然在制作以及观看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别,但在李骏看来,二者的鸿沟并非不可逾越,二者都在给观众传递一个故事,而能够有效打通二者的还是要依靠无比精彩的故事。

 

“电影虽然在呈现手段以及对于观众的注意力等方面要比电视剧更占有优势,但相比之下,电视剧反而承载了更多的叙事功能和讲故事的功能,它呈现的更为亲民,内容上也更需要平实一些。”

 

在当前的电视剧和电影创作上,李骏透露道,二者的界限不仅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而且还在互相取长补短。“现在的电视剧也拍出了电影的质感,而一些电影也在从电视剧上汲取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的特点。”

 

李骏说他也在尝试做一些融合,在感受电影能够带来力量感优势的同时,又能够用电影去实现电视剧承载的那种能够让观众沉下来的故事的功能。

 

之前的《惊天大逆转》靠一波三折的情节以及逻辑缜密的故事吸引住了观众;这次的《长安道》同样选择了犯罪悬疑类型,而非线性叙事的结构也让李骏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得到升级。

 


当然,李骏并不满足于只提供一个精彩的故事,影片中的人性的善与恶在一瞬之间的转换更能触发观众的内心。人性的复杂和多面性是《长安道》的特点,它更能引发观众的共振。

 


我更愿意成为一位作者导演


 

李骏的作品虽然涉及职场、商战等多个题材,但犯罪悬疑和家庭爱情一直是其主要核心类型。对此,李骏把自己归类为一名职业导演,他更愿意拍摄市场上容易接受或者接受度比较高的作品。

 


“选择家庭或爱情题材是因为我对现实题材更为关注;选择犯罪悬疑则是我对极致的故事或是人物之间极致的关系更为感兴趣。”当然如果碰到合适的项目,诸如古装、历史等更多的题材类型,他也同样能够驾驭,李骏补充道。

 

李骏以往的作品总能口碑和收视并重,他认为自己虽然注重作品的个人表达,但更关心市场对于作品的接受度,因此他一直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去创作。“我希望尽可能多的人都能够看得懂,作品的到达率越高越好。”

 

当然作品通俗,这并不代表李骏没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因为喜欢浮石的小说《青瓷》,李骏特意买下了相关版权,并花了五六年时间去改编,最终李骏也通过这部作品完成了对官场以及现实社会的个人表达。

 


“这是我非常个人化的作品,有我个人想表达的东西,但这不妨碍让作品做得好看,也不妨碍大众愿意接受。”

 

而对于外界界定的商业导演和艺术导演的划分,李骏认为二者既然是通过作品来向目标受众表达,那么不可避免地都带着商品的属性,只不过受众的群体不同,规模不同罢了。也因此,李骏更愿意成为一名作者导演,他可以有自己的表达和偏好,但也注重作品在市场的表达,以及与大众的互动。

 

作者导演往往都会参与到项目的编剧中。从这角度衡量,李骏也同样如此。除了是《沧海有情人》和《长安道》的编剧,李骏在其执导的其它作品中也会参与到编剧的工作中,包括作为导演,他还会给出剧本的结构、基础的故事、脉络框架、类型,以及剧本的人物的描绘等。但因为剧本都是由编剧来写,所以李骏也不会在这些作品上挂名编剧的头衔。

 

“《长安道》之所以挂名编剧,是因为后面几稿都是由我自己来写的。”

 

谈到今后的打算,李骏透露他今年刚拍了一个美食类的电视剧,接下来他还准备尝试做一个战争类的题材。“明年播出的《舌尖上的心跳》会是一个全新的项目,无论对于市场还是我自己,我希望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不给自己设限,在多个类型和题材中进行更多地尝试和突破,在商业类型片中实现自我的艺术表达,这是李骏作为职业导演的真实写照。就像《长安道》这次敢于涉猎文物题材,在填补市场这一题材空白的同时,也将引起大众对于文物以及家庭等各方面的关注和沉思。

 

对于李骏的这部诚意之作《长安道》,我们相信这部高品质影片能够得到观众认同的同时,也能取得应有的市场成绩。预祝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能够引爆市场,也期盼有更多的优秀电影出来。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018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