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HOMEBOY调色职业班毕业的同学都怎么样了?

Bc58cbd98b41b7f2026fda8cfdc345fb刚刚,HOMEBOY达芬奇调色职业班100期的同学们,在经过7天的艰苦学习后,正式毕业了。 


100期对于参加课程的同学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


但对于在这间屋子里度过四年教学生涯的老师们来说,意味着已经有1241名学生从这里走出去。


他们过的怎么样?还在坚持调色吗?有没有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这是老师们心中最挂念的几件事儿。


幸运的是,从职业班第1期开始,我们在每一期都建立一个交流群。 


老师们通过这100多个群聊,联系上了不少毕业学员,和他们聊了聊生活、事业、和专业。


他们有的入职了知名国际公司,有点已经拥有了代表作品,有点还在熬着的路上,有的从后期转型到前期,有的在家乡开起了个人工作室……


尽管每个人的起点、机遇、方向都不一样,但在这简短的交谈中,我们仍然感受到了他们对于调色这份事业的热情,和脚踏实地的干劲。


以下为我们随机抽取的几位学员,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01:张晓元:从胶片时代到数字时代


张晓元是职业班49期学员。其实无论从年龄和资历上来说,我们都得叫他一声前辈。张老师有超过40年的从业经历,从胶片时代一路走来,可以说是资深导演,译著《看不见的剪辑》。


尽管已经年过60,但他仍然重新归零,软件基础,调色实操一件没落下,绝对是课堂上最认真的一位同学。毕业后,我们经常能从朋友圈里看到他和一群年轻人创作剧本,拍摄、剪辑,到最后的调色。这是真正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张老师现在成都一家影视公司担任艺术总监。他告诉我们:“年级大了,确实在动手上比不上年轻人,所以在调色时,我把动手操作更多的交给助手,而对于影片在色彩上的调子、方向、客户的沟通,就我来带领着他们去做。这样才能既保证品质,又兼顾效率”。


“HOMEBOY的教学目标和质量是实实在在的,有效果的。一年多来,我们有了信心去承接一些官宣片,纪实片,广告片,微电影等项目的色彩校正和调色工作,满足了客户的需求”。


这是张老师,对于他在职业班学习成果和老师教学水平,最中肯的评价。




02:罗成圆:从学习调色到分享调色


罗成圆是职业班第2期学员,算是最早一批到HOMEBOY学习的学员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罗成圆在调色领域已经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并且在《影视制作》、《现代电影技术》等刊物发表了不少优质的调色文章,还成为了达芬奇官方认证调色导师。 


最近,罗成圆从北京回到家乡长沙,继续从事后期制作的工作。在HOMEBOY职业班学习的知识,和多年来从项目中积累的经验,让他能够一个人游刃有余的完成,套底、调色、出片等多项工作。


在工作之余,罗成圆也热衷于在网络上分享调色技巧和经验,相信很多正在学习调色的同学,也都看过罗成圆开设的公众号成圆调色院。可以说,从学习调色到分享调色,调色成为了他与人对话的另一种方式。


采访回顾:成为调色师很难,可是他只用了7天!



03:罗蔷:从艺术家到院线电影调色师


罗蔷是职业班49期学员,可以说是到HOMEBOY参与调色学习以来,进步最快的学员之一。毕业不到三年时间,罗蔷已经作为调色师完成了多部院线电影作品和热播剧集。包括今年上映的《尺八·一声一世》,入围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小事儿》,电视剧《东宫》等。


罗蔷常调侃自己是一个:“技术不会的调色师”,自己从央美毕业后,就一直作为媒介艺术家工作,所以对于复杂的软件操作的确不算擅长”。


但厉害的是,每一次她都能很好的完成项目调色,并且得到导演和客户的好评。这大概与他长久在美术领域沉淀下来的审美能力和与客户之间的沟通能力有很大关系。


罗蔷部分调色作品


罗蔷说:“技术能达到的,那都不是调色师最宝贵的,调色师最宝贵的是TA能尊重每一位导演,每一部作品,去倾听导演每一层想说没又说出的情绪和感受,这也是我在HOMEBOY收获到最宝贵的财富”。


现在,罗蔷以独立调色师的身份在北京工作,并打算到国外继续深造:“不管在哪里,调色都会是我一直所热爱的事业”。


在之前的一篇分享文:从Multimedia Artists到Digital Colorist,调色中的倾听艺术中。罗蔷专门聊到了沟通对于调色的重要性,大家可以回顾一下。



04:依力亚尔.马木提:从新疆到深圳


依力亚尔.马木提是职业班第30期学员,来自新疆乌鲁木齐。虽然生活在影视产业并没有那么发达的新疆,但依力亚尔很有远见,他从19岁开始就自学达芬奇,遇上瓶颈后来到HOMEBOY学习调色。


依力亚尔告诉我们,在真正来到HOMEBOY学习调色之前,觉得这行很难,很辛苦,也是被制片逼着过来学习的。从职业班学习完后,他回到新疆花了大量时间练习和实战,慢慢找到了调色的乐趣,并做出了自己的作品集。


现在,依力亚尔凭借自己在新疆完成的调色作品demo,在深圳加入了一个很棒的团队,并担任调色师的工作,成为了团队的中流砥柱。


他说:“HOMEBOY帮助我成为了一个还不错的调色师,调色不光是我一份挣钱的工作,更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采访回顾:自学调色很cool,但系统高效学习更关键


 

05:李晓慈,从后期到前期


李晓慈是HOMEBOY调色职业班第43期学员,两年前参与了调色学习,彼时还是一位刚毕业的的实习导演。在HOMEBOY学习完调色后,以调色师的身份完成了多部网大、广告等项目的调色工作。


天生爱折腾的她,在今年又重新转回了前期工作,幸运的是,在HOMEBOY调色学习的经历,让她对制作流程有了更完备的理解,对客户也能够用更专业的知识去完成沟通。


其实像李晓慈这样,本身就是做导演、摄影师、制片等前期工作,或者希望从后期转到前期的同学也是相当大的一个群体。相对于调色技术来说,他们更看重职业班中对于调色流程,制作流程,以及客户沟通的板块。这也是我们课程中的重要一环。

 


采访回顾:学员作品 | 论调色,她有话要说!



06:农东灵:从婚礼电影到文艺电影


农东灵是职业班第71期学员,来自广西南宁。农东灵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是这一期里最搞怪的一位同学,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期课堂氛围异常活跃,大家学习起来少了很多压力,多了不少欢乐。


躺下的那位就是他了


71期正值18年的BIRTV,当时我们还为71期的同学们,安排了一次课余的BIRTV调色讲座,农东灵带上相机现场就拍摄了一个酷酷的小片,一看就知道是前后期全能型选手。


其实农东灵在南宁经营一家婚礼电影公司,来学习调色也主要是为了让团队拍摄的片子能够更精致,色彩上更漂亮。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之际,农东灵告诉我们由他担任调色师的电影《大祭司》已经送去参展,并且另一部电影还得到了法国和鹿特丹电影创投基金支持,两部都是文艺片。 


农东灵十分谦虚,他说:“我学艺不精,还要来进化班继续进修” 。但我们都知道,调色确实给了他更多的可能性,作为调色师,无论是婚礼电影,还是文艺电影,都是同样让他认真对待的工作。



当然,职业班学员们的故事远不于此,我们相信还有更多的同学,他们也许只是和老师相聚了短短的7天,但在未来的路上,因为有了这段调色学习的经历,他们一定会走出更精彩的道路。


职业班100期,意味着有1000多位学员信任我们,首先我们希望对他们说一声谢谢;职业班100期,也意味着我们身上的胆子越来越重,这是我们担负的责任。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坚持用最“真诚”的态度做调色,去教调色。我们相信未来还会有200期、400期、800期…还会有更多怀有热情,脚踏实地的同学从这里出去成为行业优秀的一份子。 


100期快乐


如果你也对调色抱有热情,你也希望在学习调色的道路上,获得一个系统的开始,打下专业的基础。我们的达芬奇调色职业班在今年还有最后3期课程,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联系我们。(由于近期报名人数较多,请至少提前一周预订)。


点击图片了解课程详情




本文为作者 HomeBoy Cine Studio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051

HomeBoy Cine Studio

点击了解更多
HOMEBOY 电影数字洗印厂是一家专注创意、品质、技术流程的后期调色公司,调色业务涵盖剧情片、广告、MV;前期DIT;最终合片、影院DCP打包。 更多作品及信息,请查看官网: http://colorgrading.cn
扫码关注
HomeBoy Cine Studio
相关文章

拍片学院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