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boys强势出道,可主持行业却迎来了中年危机

2019-11-21 09:52 91


作者 | 金起伏


康辉的vlog,撒贝宁的芳心纵火犯,朱广权的表情包让一向正襟危坐的央视主播走起了“谐星”路线,引得网友在线画饼,你一票我一票央视boys就出道。



三位主持人打破了大家对央视传统的认识,不但能正经播新闻,也可以调侃卖萌,如果他们出一个节目,三个人坐那纯唠嗑、互怼,保证收视率爆表,加上还有没能加入央视boys的“四字弟弟”尼格买提,分分钟就是一出大戏。



“老一辈”的主播们正在用新的方式翻红,而主持界却甚少出现新面孔,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人。与明星更新换代长流水不同,主持界的“二八效应”异常明显。

 

从央视到地方台都面临主持人断层现象。不是老人霸着位置不退啊,完全是新人真的扶不上墙。中生代的吴昕尚且不靠谱,老资历的谢娜仍上不了大台面,演员、歌手纷纷到综艺里代班主持,越来越多的真人秀已经不需要主持人,主持人这个行业正在面临危机。



宝藏央视主播

 

从撒贝宁的“沙雕”出圈开始,央视的宝藏主播们就开始吸引着年轻人,既有业务能力,又不失幽默,人到中年还散发着中年萌,用着播音腔讲段子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综艺大咖撒贝宁老师,早就从《今日说法》里化身成下至10岁上至70岁的撒·芳心纵火犯·贝宁。



撒老师的搞笑绝对是学霸级别,这点从网络上流传的表情包就能看出,在真人秀中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反应很快,之前与康辉的视频里被问到,是否愿意带着两位老师出道时,撒贝宁直接宣布“我单飞”,组合解散了,成功演绎了塑料兄弟情。



如果说,撒贝宁是靠“刷脸”走红的话,那朱·一本正经·广权就是妥妥的段子手。

 


“上面是笼屉,下面是火炭,不用锅盖,你就是烧卖;不用发面,你就是蛋黄派。”朱老师这波双押秒啊,有做rapper的潜质,中国有嘻哈考虑一下?



关键是,朱老师讲段子的时候,仍保持着严肃的表情,而且还是手语老师的克星,别的新闻主播播新闻费脑费嗓子,朱广权播新闻费手语老师。

 

而最新走红的康辉顺利搭上了时尚的潮流,玩起了vlog,微博上,关于康辉大国外交最前线Vlog的相关话题阅读量,累积超过10亿。

 


借由康辉的Vlog,能看到新闻主播的日常装备,与想象中光鲜亮丽的模样不同,想象中金碧辉煌的央视却是如此的朴素,透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年代感。



还有网友指出康辉的“vlog”发音错了,因为之前在央视主播的快问快答里,康辉就说过央视念错一个字要罚两百元,分分钟玩起流行梗,这届网友很严格。



这些宝藏主播们不仅各自美丽,互动也是一出大戏,面对二字哥哥、三字哥哥的忽视,四字弟弟小尼心中一凉,队友之间也会相互“拉踩”,朱广权就暗戳戳转发康辉生图,让网友暗自偷笑。



央视爸爸用这样一种新兴的方式讲新闻,融入了生活气息,更好地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也成功圈粉了年轻人。

 

扶不起的新生代

 

就在央视主播们纷纷出圈,何炅、汪涵等资深主持人接节目接到手软的时候,新生代的主持人们却没能拥有姓名。

 

一面是,何炅汪涵撒贝宁这几个一线主持神兽,既坐镇自家节目又跨界游走于各大网综。另一面是,主持新人全面覆灭,既没有可供试水的节目也没有接外活的资源。而抢占着资源的主持人们业务能力又广为诟病,不用他们吧确实没人,用了他们吧,就更加体现了主持人断层。

 

其实在招新方面,各大卫视也一直在努力着,最近比较火的《主持人大赛》就是央视纳新的一个重要渠道,撒贝宁、胡蝶、高博、贺炜、李思思、张蕾等我们熟知的主持人,都是通过参加《主持人大赛》迅速成长起来的。



主持人大赛不是每年都有,就算是央视,似乎也没有找到董卿之后的女招牌。照理说,李思思参加央视三套《挑战主持人》时是八期擂主,央视主持人大赛也是个季军。可现在春晚都连续主持好几界了,还是“镇不住场子”。

 

而湖南卫视习惯“以老带新”,2005年,以闪亮新主播大赛冠亚军身份进入主持行业的杜海涛和吴昕,进入《快乐大本营》与谢娜、何炅同台。但十几年过去,这场“以老带新”,变成了“家长拖大龄儿童”,毕业似乎遥遥无期。



2018年湖南卫视录了选拔主持新人的《嘿!好样的》来选新人。节目的优胜选手李浩菲、马思超、刘承林、侯朋岩,在今年的跨年晚会上组成了“湖南卫视主持新生”。但所起到作用甚至不如沈梦辰等“天天四小花”抽奖,新人选拔已不能“救亡图存”。


作为朱丹的接班人,浙江卫视对伊一无条件的力捧,可目前伊一还是没有一档代表作,长期在侧幕台,起的也几乎只是报幕员的作用,伊一让大家最熟悉的话,是“演员一秒入戏,随光看清心动演技”。



其他卫视的情况也大同小异,要么没新人,要么新人实在不行,如此往复、恶性循环。

 

主持行业的中年危机

 

主持人这个行业从什么时候开始萎缩的呢?大概和平媒差不多的时间,都被互联网干掉了,但每个时期有不同的杀手。

 

十几年前,主持人也是有过高光时刻的。主持人的黄金年代是从央视拥有绝对占有率开始的,那时央视对社会开启了招聘大门。赵忠祥、倪萍、杨澜、许戈辉这些优秀的主持人都是传媒行业的中坚力量,《正大综艺》《综艺大观》都是国民级的综艺节目。



衰败的第一步可能就是从大型晚会开始。有段时期,大型晚会是电视台很重要的一块,《同一首歌》火遍大江南北,地方电视台也逢节假日必需要一台晚会。

 

这也是传统晚会很滋润的时期,歌手们带着一首成名曲唱遍大江南北,主持人们也随着东奔西跑,轻轻松松完成各项KPI。然而随着各种腐败,大型晚会开始没落了,留给主持人的机会就少了许多。

 


而真人秀的出现,主持人的功能性就弱化了许多,尤其还有许多其他领域的明星来“抢活”,现在的很多网综都是演员或者歌手来主持。

 

自媒体时代,明星和普通人可以在微博之类的管道发声,电视和平媒的对话栏目都只能做热点延伸,而不是制造新闻。就连红极一时的访谈节目主持人则更面向社会,不用美貌,不用临场反应,只要有名有口条有文化,都可以主持访谈,所以你会看到辩手、记者、文化人、舞蹈家、商界大佬来当访谈主持。



这些都让专业电视主持人的地位被逐步边缘化,这也就造成了李湘在淘宝卖货,朱丹当演员,张丹丹卖绘本……主持人纷纷干起了副业或者转行。



新人的成长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指望侧幕主持人伊一,在长期的报幕工作里变成董卿、杨澜、敬一丹,似乎太魔幻了。

 

新老断层的中间,隔着一条阅历的河流,向下兼容还有机会,可新人向上攀爬真的太难了,这场主持行业的中年危机远比想象的更具挑战。


本文为作者 猫影文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250

猫影文娱

点击了解更多
嗅出爆点,捕捉真相。
扫码关注
猫影文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