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犯罪类型片,我们太需要了!


在你的印象里,电影中的警察是怎样的形象?


是[美少年之恋]中的翩翩少年,制服诱惑,一见误终生;



是[机动部队]中静则有型,动则雷厉风行的阿sir;



是[新警察故事]中通吃黑白两道,业务能力超群的狠人;



是[寒战]中西装笔挺,运筹帷幄的正义化身。



或潇洒,或帅气,或有型,警察千面,但不变的是,电影中的他们总能战胜邪恶,擒住罪犯。这样的光辉形象,也符合我们对于警察这个职业的理解。


可是走出电影,现实生活中的警察,当真都是如此吗?


在真人秀节目《守护解放西》中,长沙市坡子街派出所的民警,他们的三餐地点在警车旁、在值班大厅、在休息室,唯独不在餐桌;



在海南警方上传的全网首个警方抓捕Vlog中,他们穿着普普通通的衬衫,直击抓捕现场,“这不是演习,子弹已经压满”。



这种电影与现实间的差距,我们很少有机会看到,也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现在,终于有这样一部国产犯罪类型片撕开了那些华丽丽的表象,为观众呈现出警察最真实的一面。他们不是刀枪不入的超级英雄,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会痛会流泪,也会崩溃…

 

这部特别的类型片,就是即将于11月22日上映的[追凶十九年] —— 它将带着我们走进警察的生活。在他们保护社会,保护我们的时候,又有谁来保护他们呢?


[追凶十九年] 11月22日 一追到底

 


电影[追凶十九年]的定位是“刑侦新类型片”,乍看之下是犯罪类型片,但在创作上又是反类型的。影片入围了今年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藏龙”单元,得到了影展主席马可·穆勒的盛赞。



真实”,这是很多人看完[追凶十九年]的第一评价,它褪去了那身警服所带来的光环,把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的生活与故事,事无巨细地呈现给了观众。


[追凶十九年]在中国人民警察大学举行超前观影,学生们表示,“很真实,好像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追凶十九年]的导演徐翔云曾是网剧《法医秦明》和《十宗罪》的编剧,专攻犯罪刑侦。拍摄自己的长片处女作,依旧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题材。

 

导演表示:“在类型片里,与其拍一部同质化的电影,不如拍一部真实的,能够说服自己的电影。讲警察的电影非常多,但反映一个警察的家庭生活以及精神心理状态的却比较少,我们希望从这个角度去讲好一个故事。”


徐翔云导演


主创团队历时两年,在中国公安部的支持下,深入警察工作第一线,在实地采风和走访中,他们发现,“警察看上去很威武,其实他们也是很脆弱的”。

 

这便是[追凶十九年]要做的,让观众们看看警察鲜为人知的那一面,和他们被案子羁绊住的人生。



《追凶十九年》的监制是导演张猛(代表作[钢的琴][耳朵大有福]),主演有话剧演员出身的王泷正(代表作《心理罪》《白夜追凶》)宋宁峰(代表作 [我心雀跃][相爱相亲]),还有“文艺片女王”黄璐加盟(代表作 [盲井][推拿]),一场实力派的聚会,保障了电影的品质。

 

影片由两个基层警察的视角展开,聚焦他们一步步深陷案件之中,被正义和责任困住,直到完全淹没其中的漫长过程。



1999年,弘州市桑河边,发生了第一起命案。僵硬的身体,残败的花朵,死者的身上被刺下了雏菊的图案。

 

死者是警官何晨(宋宁峰 饰)的妹妹,他发誓要把杀害妹妹的凶手绳之以法。


何晨(宋宁峰 饰)


三年后,他从市局调来了当地,和一直以来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刘一波(王泷正 饰)组成搭档,联手查案,经典的双雄设定


彼时的他们不知道,这起案件会就此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


刘一波(王泷正 饰)


而后旧案未破,又添新案,那个血色的雏菊开始接二连三出现,这是一个变态的连环杀手。



数起案件后,真凶迟迟未落网,一些微妙的变化开始渗透何晨和刘一波。两人一些下意识的联想与举动,都表明他们把自己和这些案子牢牢栓在了一起,他们被困在了时间里,整整19年。

 


电影[追凶十九年]最早的片名叫[不可杀戮],取自“十诫”中的第六诫,之所以改为[追凶十九年],既为揭示类型,也强调了电影的另一主角 —— “时间”。

 

何晨和刘一波的性格和办案方式截然不同,前者寡言内敛,后者激进鲁莽,在长期的合作中,他们渐渐被对方影响,相辅相成。一曲《当年情》贯穿始终,让人梦回[英雄本色]。

 


今日我,与你又试肩并肩。
当年情,此刻是添上新鲜。


过命的生死之交


在这19年间,何晨化身“守卫者”,他没有结婚,除了查案没有做其他的事,房间里摆满了案件的卷宗和报导。这是他守卫正义的方式,他要用真相定义自己的价值。

 


何晨的扮演者宋宁峰在拍摄前就对剧组的人说,“如果我在拍摄过程中脸很臭,不爱说话的话,你们千万别忘心里去,因为我可能还在何晨这个角色中走不出来,这个角色不允许我表现得太开心,跟大家打打闹闹的”。


宋宁峰在拍摄现场通过音乐来放松自己

 

在破案的主线之外,刘一波的家庭生活作为辅线穿插其中。他更接近一个正常人,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崩溃了。在得知妻子怀孕后,一度退出了调查,想要回归家庭。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在全情投入到案件中后,他们以为自己还能随时抽身,可事实证明,回头太难。

 


刘一波和何晨,就像是两个样本,何晨完美应验了,案件对人的影响和改变;而刘一波属于另一种,他不信自己会陷得那么深,可只要在新闻和报纸上再次看到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消息,那一刻他才深刻明白,自己又怎能轻易放下?

 

放不下的刘一波给尚在调查的何晨发了短信,“还缺人吗?”。发完后就把手机丢在一旁假装不在意。可是提示音一响,就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查看,上面写着两个字,“不缺”。



刘一波很是沮丧,可没过一会,又来了一条短信,他心不在焉地拿起手机,还是何晨发来的短信,“欢迎归队”。正是在那之后,刘一波的妻子(黄璐 饰)也离开了他。


刘一波的妻子(黄璐 饰)


刘一波和妻子的冲突,以及妻子的流产,也暗喻了刘一波也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一次“凶手”,体现了案件对于人的影响。在事业与家庭间,警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两头跑。



就像导演徐翔云说的那样:“这部电影和其他类型片的区别在于,以前我们都是讲警察如何影响案子,这次是讲案子如何影响警察。”

 


19年光阴流逝,生命中最重要的这段时间都给了案子。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后,电影的结尾已经没有把重点放在案子上了,刘一波为何晨收拾东西时,他掀开窗帘,阳光猛烈,真相大白于天下。一切都在平静中结束,有时候反倒更有力量。



有观众在看完[追凶十九年]后给出评价,“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震撼是,两位警察没有用一枪一弹,而是用坚守和真情守卫了我们的平安”。


反观两位警察,他们同样未中一枪一弹,却也是遍体鳞伤,因为时间就是最伤人的武器。

 


此外,[追凶十九年]还有很多细节处的铺陈,埋下了许多线索,展示了导演的精心设计:


比如刘一波的警服在影片中段被划破,暗示着警察生涯的拐点;


电影中有很多长镜头,保持一种连贯的急迫感,不让悬念被切断,也更贴近真实的警察办案过程;



刘一波最后隐居的地方,看似荒郊野岭,其实就在最初第一起案件发生地桑河的旁边


还有时间的流逝,在电影中的反映是棋牌室墙上的电影海报,从[泰坦尼克号]换成了[功夫]…


 

作为一部优秀的国产犯罪类型片,[追凶十九年]最难能可贵的是,让我们看到了警察在“超级英雄”的躯壳之中,藏着的凡人身体

 


或许也正是如此,让这部电影带有一丝“冒犯”的意味,它扭转了人们对电影中警察的固有印象,没有顺着大家的愿意拍出一个个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的警察。


可是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这样更接近常人的警察形象,我们就不需要了吗?

 

恰恰相反,我们太需要这样的类型片了。

 


犯罪类型片在向市场以及娱乐元素妥协的时候,会自然美化警察所处的环境,那些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煎熬、恍惚、痛苦的时刻,在电影里都被选择性忽视了。



几乎很少有类型片愿意展现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的被动与辛酸,但是我们在关心岁月静好的同时,也应该知道,是谁在背后默默守护着这一切。

 

“每一名基层警察都是一本关于生活的百科全书,经年累月地经历着各色人生悲喜”,我们能在电影或是新闻报道中看到他们的高光时刻,殊不知每一次闪耀背后,都是无数个在黑暗中艰难摸索,咬着牙关寻找出路的日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为案件付出的时候,警察也是“受害者”,他们的心理、家庭,甚至是生命,都可能受到伤害。

 

[追凶十九年]展示了警察作为“受害者”所遭遇的痛苦,或许不那么美丽,或许让有些人觉得难以接受。可就像每一起案件中的真相,事实永远是事实,不会随人的意志而改变,那就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



光明就躲在黑暗的背后,[追凶十九年]11月22日上映,它就像是一枚抛在空中的硬币,正面光明,背面黑暗,正面英勇,反面脆弱,在翻转下坠的过程中,两面都需要被人看见。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293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