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金鸡百花”时代的诞生

金鸡百花,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行业蜕变”


文/庞宏波




金鸡“当立”。

 

今年金鸡百花电影节的确成为了近年最隆重的一届,老中青三代电影人齐聚,民营和“国家队”在各大奖项中充分竞争。

 

中国电影,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权威奖项。这是如今整个产业一致的呼声,而如今金鸡百花的主动求变显然有着这样的趋势。

 

就在开幕当天,组委会宣布将两年评选一次的金鸡奖从今年起改为每年评选一次。而今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自身的“革新”意味可谓肉眼可见。九大论坛基本无死角涵盖电影产业的发展探讨、展映片单的多元化、再加上票务平台售票、5G直播、首办创投,都体现出了这个”根正苗红”的官方奖在努力地拥抱产业。

 

进入到深度调整期的电影产业,基本上已经切换了轨道。工业化和产业化,成为了整个产业的一致追求。显然,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也需要一个权威奖项的引领。

 


从to G到to B


市场化。

 

金鸡奖“改回”一年评选一次是为了顺应产业发展的需求,而这两年的产业发展显然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从提名的名单来看,如今活跃提名影片背后的公司属性已发生明显的更迭。在提名最佳故事片的六部影片背后,除了八一厂、中影这样的老牌“国家队”外,博纳影业、欢喜传媒、北京文化等民营影视公司,腾讯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影企以及冬春影业、郭帆文化传媒、登峰国际等以电影人为核心的制作公司占据了主导地位。

 

提名最佳故事片的6部电影,累计票房达到了128亿。其中带有“主旋律”色彩的《红海行动》和《流浪地球》合集拿下了83亿票房,更重要的是两部电影的背后均是国企+民营影视公司+互联网影视公司的组合。

 

如今,站队“主旋律”的公司完成了一次转型,由传统的“国家队”变成了以国家队和民营影视、互联网企公司充分合作的模式。民营影视公司中,以博纳影业表现最为瞩目,今年更是一口气推出了“骄傲三部曲”;互联网影企中,腾讯影业的“时代旋律系列”项目超过20个,既有电影如《我和我的祖国》,也有剧集如《建国大业》《我们的西南联大》等。主旋律作品,显然也不再局限于官方权威奖项的扶持,从市场票房到观众口碑再到权威认证,完成了一次“三合一”。

 

从这一点来说,这可能也是金鸡百花奖从两年评选一次改为一年评选一次的原因之一。而金鸡百花奖作为一个老牌的奖项,自身的“中年危机感”也决定其需要更加紧密地拥抱产业。

 

今年金鸡奖无论是海报还是提名名单,甚至在评奖制度的透明化上都体现出了非常明显的进步。而在产业环节上,主题论坛和创投大会以及展映片单上,都让金鸡百花奖向成熟电影节迈进。

 

值得一提的是,九大论坛基本涵盖了从金融到市场到产业所关注的各个环节,形成了一个充分讨论和发声的“闭环”。而在这个闭环当中,还出现了以互联网和电影为主题的“互联网之夜”,旨在探讨互联网如何助推和促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承办方则是互联网影企腾讯影业。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金鸡奖和百花奖隔年颁发,但实际上有着大量的“重合”,且“主旋律”色彩非常浓重。但如今的主旋律影片制作已经发生了极大的产业变化,无论是公司与作品的制作关系,还是作品和观众的市场关系,都在不断的推动着奖项的变革。

 

金鸡奖,也终于在2019年迈出了to G向to B兼顾的第一步。

 


互联网


高度的互联网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金鸡百花奖中,互联网的属性体现地非常明显。在腾讯影业承办的“互联网之夜”上,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张宏也高度评价了互联网对电影的推动,他表示:“ 今天我们拿着手机,在家里就可以通过互联网知道这场电影有多少人在看,它的评价如何,在哪个厅放映,互联网真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电影生态。‘互联网之夜’丰富了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我们做到了相得益彰,强强联手,我想这对中国电影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如今,整个电影市场的高度互联网化,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互联网影视公司”和“传统影视公司”的单一分类。而在未来整个市场的上升周期里,互联网+实际上会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作为互联网影企,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流浪地球》《古田军号》《第一次的离别》《影》《飞驰人生》《动物世界》共6部电影共拿下了包括最佳故事、最佳导演等在内的18个奖项的提名,淘票票成为金鸡展映的线上购票平台,同样5G直播也运用在了电影节当中。

 

互联网化,已不仅仅再是购票方式、宣发模式的更迭,而正在从制作拍摄的“数字化”到人才孵化,深刻地影响整个行业。

 

在整个电影的制作拍摄阶段,如今无论是素材储存的“云技术”还是以互联网为支撑的管理系统都不可或缺。而在创作阶段,创作者也通过互联网重塑了与观众的距离。

 

《受益人》导演申奥就在“互联网之夜”上表示:“以前电影播完之后,导演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有很多的借口,但现在一切都瞒不住了,网上的评论就在那里,而且这些评论会直接影响到我下一次的创作。”

 

除此之外,对于电影公司来说,如今再谈“互联网思维”实际上谈论的是“用户思维”。互联网进入电影产业之后,对电影公司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用户思维”,在数据化、透明化的生态体系当中,“用户思维”是把脉市场的重要技能,某种程度上这也对电影公司的决策流程带来了革新。

 

和传统的“七年之痒”不同,互联网进入电影行业在经历了初期的“妖魔化”后如今更应该是“七年结果”。

 

从 “互联网之夜”上发布的《从“相加到相融”——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报告》中,可以一窥中国电影和互联网相融的全过程,从观众到用户的新消费风潮、互联网助力电影产业数字化升级等等内容也能够预见整个产业的未来态势。

 

实际上,如今全球电影产业都面临着和互联网产业的融合趋势。北美电影市场长达10年的停滞,在流媒体的大量井喷后已经在出现不小的变动。而中国电影市场,高度互联网化成为基本的发展特征过后,未来如何继续享受互联网红利成为了一个焦点。

 

在今年6月17日的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和猫眼娱乐组成了“腾猫联盟”。与其说是两家互联网影视公司携手。不如说这是互联网影视充分整合资源,互相借力,共建互联网生态的一个开始。

 

过去七年,在线购票革新了中国电影市场的购票方式,也不断的推动整个产业的数字化转型。而在未来,线上消费常态化所带来的线上线下互补式发展,以及通过数字化推动工业化体系的建立等等,都决定了互联网影视公司在未来产业中的地位可能会进一步增强。

 


工业化


工业化的继续推升。


今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中,首次设置了创投单元。据悉,收到了1272个项目,在入围比例上达到了40:1,复评阶段通过多轮投票决出30强入围名单。

 

其实对于金鸡奖来说,创投单元的设立本身就是发力工业化的一个开始。而这两年在各大电影节上,创投的主要参与者已经变成了新兴民营影视公司和互联网影企。

 

在头部电影背后,互联网影视公司也早就成为了参与出品及发行的重要力量。未来,在深度参与头部电影身上,拓展新类型片的市场空间或许会给互联网影视公司更大的空间。

 

“互联网之夜”上,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杜扬透露,腾讯影业已加盟《封神》,这部挑战中国电影工业化天花板的神话巨制是双方在继《无名之辈》《流浪地球》之后的再度合作,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互联网是各行各业,包括影视行业的加速器”,他希望充分发挥腾讯影业优势及专业能力,与北文一起把《封神》这个经典且沉淀了非常多用户情感的IP延续、扩容下去。

 

随着国产超级大片的相继出现,整个产业的工业化水准也在这种“标杆式”作品的引领下得到了迅速的提升。而推动这些高工业化大片出现的,必然是互联网影视公司和传统制作公司的“合力”。

 

某种程度上,在如今整个电影产业链条上的任何一个环节,传统影视+互联网基本上成为了不二搭配准则。所以,未来中国电影工业化的重要支撑实际上也是互联网所带来的数字化。

 

可以看到,今年金鸡百花奖的“求变”,是将整个产业的力量协同,充分激活了产业的积极性;同时,也可以看到,未来,互联网将影响电影产业的各个链条。


还记得4年多前,于冬在上海电影节上说“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最近,他在媒体访问中则表示:“互联网是工具,也不是工具,它是科技。”这股“科技”力量还将如何作用于电影,值得想象。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330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相关文章

金鸡百花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