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梅的春天

2019-11-26 23:35

作者|殷贝


2019年11月23日晚,第32届金鸡奖颁奖现场,咏梅眼含热泪手捧最佳女主角奖杯,不疾不徐地在领奖台上讲道:“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坚持,为什么要做演员,为什么要做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知道我为什么依然还在坚持,我最终的答案是电影,我是爱电影的,我特别开心成为电影人。”


电影《地久天长》不仅让咏梅拿到了金鸡奖,还让她成为中国内地首位柏林电影节影后。对于这位49岁拿了两次影后、非科班出身、微博粉丝曾经只有五万的女演员来说,她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王丽云


《地久天长》中,她“无痕迹”的表演,将王丽云三个阶段的心理状态都拿捏得非常到位,呈现出一种无动声色,却气势万钧的力量。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王丽云同丈夫刘耀军(王景春饰)育有一子。那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有着稳定的工作,闲适的生活,茶余饭后带着孩子在文化宫随性自在地听歌舞蹈。那时王丽云的眼睛里,流露着柴米油盐的知足和岁月静好的喜悦。



可惜,好景不长,儿子的意外溺亡让王丽云成为一名“失孤母亲”。丧子之痛,计划生育被迫打掉二胎的愧疚,国企改制下岗失业的无力......接二连三的打击,让王丽云痛到无力嘶喊,只是身体痛苦地蜷缩在床上默默落泪,没有一句责怪“肇事者”的话语。


中年的王丽云克制、隐忍。观众从咏梅那张沉郁寡欢的脸上,时而空洞麻木的眼神中,不禁潸然泪下。



老年时期的王丽云和丈夫,他们都学会了与命运和解。咏梅在接受芭莎电影采访时说道:“生命是一种大于苦难的东西,无论发生了什么,你要让自己活下去,你要懂得原谅,你要救赎自己。”


在《地久天长》片尾的一场戏,老两口来到儿子的坟墓前,云淡风轻地烧纸,分吃一个橘子,然后望着远方发呆,然后彼此对视,默契一笑。岁月几经流转,王丽云从一次次的煎熬中学会了释怀和接纳。



咏梅后来谈及这场戏,称:“那个坟头我在拍戏之前甚至都没有上去过,景春自己先上去看了一下,到开拍之后,他牵着我的手走上去,我们事先也没有说谁干什么谁干什么,到了那个时候,该做什么就做了,不要刻意设计,我不太喜欢刻意设计。如果你是有生活经验的、有阅历的人,你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到了时候,自然知道会做什么。”


王丽云这个角色,之所以打动人心,离不开咏梅对“烟火气”的诠释,她说:“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演生活的演员,你就一定要有生活,要知道生活本身是什么,我对现实主义题材的东西感兴趣,这跟生活是分不开的。”


咏梅并非科班出身,但她却热衷观察,观察身边的一切事物。咏梅喜欢看小孩的动作表情,看他开不开心,看得越久就越使劲,最后把孩子看哭了;她自己养狗也喜欢盯着狗看,无论是它吃东西,还是睡觉做梦,她可以一直看。


对于生活,她有着独特的感悟,这也成功让它反哺到角色中去。《地久天长》中,咏梅之所以对生活的磨难理解得如此透彻,跟她个人的境遇有着一定的关联。


咏梅的父母在2013年和2014年先后去世,这对她来说打击很大,她接受采访时回忆称:“爸爸妈妈走了之后,我突然发现,一份永不变的、无条件的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这个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有整整三年的时间没有办法出来工作,就一直在重新理解、思考和认知生命、死亡。”


在父母走后,咏梅想过自己是否要生个孩子,找回从父母身上感受到的那种爱。但她后来理解,这不是她的必需品,她要接受生命和生活就是这样的,要活下去,每一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丧亲之痛。

 

中年女演员


咏梅不再年轻了,在金鸡奖的领奖台上,眼角的褶皱清晰可见。但是观众依旧觉得她美,她的美来自她的从容、气定神闲。岁月让一个中年女人的眼角上爬上皱纹,但它不会阻止一个优雅的灵魂散发光芒。


近几年,网络上一直谈论中年女演员的困境,强调女演员的年龄,而对于49岁的咏梅来说她并没有困惑。


对于容颜的衰老,咏梅表现得很坦然,“之前会有焦虑,怕老,怕有皱纹。也许可以打针让皱纹消失,但这样的心理不会消失。所以解决皱纹不是根本,真正要解决的是焦虑。”


而作为演员,她比较纯粹,相比商业化的作品,她更加偏爱艺术,这也是她为何从电视剧有意往电影转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咏梅在接受GQ报道时说道:“自己明显感觉到,其实从2006年开始,电视剧的商业味道变得很重,你再去追求艺术,讨论戏,就变成给别人添麻烦,赶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这也不难理解我们经常在大银幕中见到她。2003年咏梅首次参演电影,出演了冯小刚执导的电影《手机》,并在片中饰演小苏老师;《青春派》里,咏梅凭借“居然妈妈”,提名了第10届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女配角奖;在侯孝贤电影《刺客聂隐娘》中,她温和从容,隐忍坚毅,将唐朝女性的柔中带刚演绎得淋漓尽致。



克服中年女演员的“焦虑感”,除了找到自己喜欢干的事,还有咏梅反复提到的两个字“自由”,“当自己的掌舵人,不会被命运束缚,你有勇气有力量去挣脱束缚,你可以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而向电影领域拓展正是她追求“自由”的一种方式。


在《地久天长》之前,观众对咏梅的印象,大多来自2004年的热播剧《中国式离婚》,咏梅在里面饰演单亲母亲肖莉颇有观众缘。但据咏梅回忆,《中国式离婚》热播之后她遇到越来越多的饭局、剧本邀约,这让她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之中。在那段时间里,她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她说道:“我觉得太过赤裸裸的欲望挺丑陋的,就是我已经生理反应,不舒服,觉得我要变了,会被欲望带着跑。我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判断,不能陷入失控,必须要把人生的舵掌在自己的手里。但当时我一下子应付不来,索性把手机设成呼叫转移。”



在那段时间里,她拒绝的剧本比接到的剧本还要多,而这些年来,她却始终掌握着主动权,即便没有接过什么电话,但也没有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咏梅有颗认清自己和社会的心,那就像根定海神针,在波涛汹涌中能做到真正意义的从容淡定。

森吉德玛


拿奖之后,观众都热衷于发掘她背后的故事。


咏梅出生在呼和浩特,是地地道道的蒙古族人,她还有一个名字森吉德玛,是奶奶给她起的,藏语里是“仙女”的意思;她也是原黑豹乐队主唱栾树的妻子,在20岁左右的年纪,她成了摇滚乐队黑豹的《Don't break my heart》MV的女主角;咏梅结婚二十多年了,但她没有孩子。


虽然咏梅给大众的印象是温柔且端庄的,但现实生活中的她真的很“飒”。


在接受人物采访时,咏梅说道,自己生命中最好的时光是在2000年之前的年轻时代,当时丈夫栾树离开黑豹乐队,为了心中热爱的马术,亲手用木头在石景山盖起了马场,又在马场里盖了供他们生活的两间屋子。


咏梅称尽管在那个家里,冬天没有暖气,得靠烧锅炉取暖,厕所里水管被冻住了,还得忍着少上厕所,洗衣机搅到一半也常常上不来水,但那七八年里,生活简单而充实,栾树去喂马,清理马厩,骑着马出去训练,咏梅就在家里听歌,看电影,有戏拍的时候,就从家里走个20分钟出山,坐上黄色的小面的到剧组拍戏。


但两人有时也会陷入经济危机。有朋友劝栾树给别人写写歌,这样就能很轻松赚到钱。但咏梅却说:“小栾的才智是上天给予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不是每一刻都会有灵感出现,我有信心和他一起等待那个时刻,也许很快,也许是一辈子,不急、也急不得。”


结婚20多年,咏梅和栾树都没有孩子。对于这一点,她的回应得既“飒”又“睿智”,“我没有孩子,这是我的选择。但这个话题,如果不可能深入谈的话,就先别谈。这会给人一个印象,或者一种引导——你看咏梅,49岁拿了奖,人家不要孩子,结婚很晚,还过得很好。这不是绝对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这样。”


但这样的咏梅,真的很美。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441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