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构图的思考 | 你到底要给观众看什么?

2019-11-27 21:59


构图是电影用来讲故事的方式,但却远远不止“传递画面信息”这一个功能。


最厉害的电影,讲故事甚至只需要对画面作简单布置。布置画面中的演出、取景、景深、平衡等。关于如何呈现空间,在电影艺术各式各样的规划中,毫不犹豫的说,构图才是最基本的原则


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决定角色在摄影机取景中位置的,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层面的决定,它还具有表现力。一言以蔽之,构图就是如何安排画面中的各样元素并展示给观众。


电影构图是一种技巧,关于“什么该展示”,“什么不该展示”以及“怎么展示”和“怎么才能不展示”,通过有意地引导画面内的结构,你想说的东西,和你想用来说东西的素材可以被有意义的增强。



大部分电影构图的运用,通常围绕着视觉必需物,也就是那些在安排图像元素时,你必须要考虑的要素。比如,打光是否足够,演员演出时是否遮挡了什么重要信息。在构建任何画面的时候没有构图,电影就会被无用的信息塞满,让感官超出负荷;而有了构图后,我们就有了关注的焦点。


电影构图不仅要处理“在哪儿发生”的问题,还要处理“为什么”的问题。关于构图,视觉艺术家数千年前创造的成功构图范本,在今天依然被沿用:三分法则、黄金分割、三角形构图等。然而当这些规则被用于定义某个领域并在实践上深植于脑海时,它就难以解释构图的其他用途。


无论如何,我们关注的焦点是电影构图的多样性,但是这些电影构图能告诉我们什么,特别是,当我们想要反对这些规则时。而这,是我们想要知道的。



如果库里肖夫效应和爱森斯坦蒙太奇理论告诉我们,在电影中,多个镜头之间的剪辑可以创造意义。那么在电影构图上,我们可以只通过一个镜头来讲述故事。


视觉艺术的出现远早于电影,在整个艺术体系中,它有更广阔的生命历程,而电影依然是一种相对新兴的艺术形式,并且电影从婴儿期开始,就受到既存媒介的影响。


为了理解电影在整幅艺术地图中的角色,许多早期的导演和电影制作者要么出身于戏剧,要么至少受到戏剧形式的影响。这样的出身对电影构图的影响不可以被忽略,因为那时候,这些电影制作者还没有意识到电影构图的独特性。



相反,当时的电影技术是直接从戏剧那里搬过来的,几乎所有的演员都会直接面对摄影机,因为他们想要获得观众席的关注。并且,由于电影的投影只在两个维度上呈现,图像本身也以这种方式呈现,这就使得图像的空间深度从来没有被利用过,取景也是为了形成实践标准。


早期电影中,每一个镜头的构图都差不多,事实上,许多电影只有一个镜头。然而,一旦电影制作者意识到,电影不需要固定在一个地方,同时,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电影制作者们的想象力开始爆发。


电影构图曾经居于所有媒介的处理惯例的末位,而现在,它已成为艺术家的宠儿。而德国的表现主义艺术家更成为全面利用构图优势的先行者。


从那开始,广角镜头成为叙事诗的基调,逆向的摄影角度和弯曲的形状带来了恐惧感,摄影机的运动变得更随意,能够捕捉之前从未有过的快感。



卡尔·德莱叶这样的艺术家发现,特写镜头可以捕捉到演员表演的微妙差别。通过新发现的镜头组合方法,电影在情感表达方面的暗淡前景,被永远的改变了,从此电影构图变为一项必要的技术。它既能给影片注入含义,也能带来视觉效果。那么电影构图在如今是如何被使用的呢?


罗杰·狄金斯说:“我经常觉得,(对于这一类摄影)如果观众没有觉察到你的工作,那比他们觉察到要更好。”


电影构图具有两个目的,一是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这是最基本的作用。电影构图作为一种能精确聚焦画面元素的工具而存在,观众应该看到哪些东西,而我们又怎样让这些东西被看到,每个图像都需要一套系统去引导观众视线。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构图效应。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电影构图可以使用一些视觉装置,通过它们来强调关键性的主题。但是在它们也能创造有趣的潜台词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只是用构图去控制现场呢?一个不错的例子就是“画中画”,如果你有心留意就会惊讶的发现它们的使用频率是如此之高。


人类有寻求秩序的倾向,尽管可能并没有秩序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的画框能够帮助诸元素以一种更规整的方式呈现。当我们看到一个图像时,它那些无关的细节往往被稀释掉了,因为画框呈现出秩序,以及影片主要的角色,但是这样的技术也会对我们的大脑产生更强的暗示作用。


画框经常被作为隔板使用,来形成一种对比。比如:自由与被隔离的对比,或者通过画框的移动,我们可以看到角色对某种生活方式追求的决心,或者对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的追求,这是其他角色拒绝进入的。



最有趣的使用构图的方式,只有在你不去专门设想那里有一个画框时,才会产生。任何时候,当你想将某个东西放进画面里,以突出主体时,这就成了一个将主体置于开放景框中的例子,或者还是一个封闭的框架。


例如在《毕业生》里,我们的主角一直都是情绪压抑。我们之所以能感知到这点,是因为在画框中,他一直保持着被人围绕的状态。构图不仅仅是关于意义创造的美学品质,任何构图效应都可以被这样应用。



关于如何构图,一种很流行的手法是直线透视。在现实中我们往往会追随线条方向,这也应用于画面,特别是当这些画面都聚焦于某一点时。用构图的术语来说,这一点就成了你的关注焦点,不过,你需要花些精力在这些线条的汇聚方式上。


比如,使用汇聚线将主角钉在一个小角落里,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们感受到了被困住的感觉。



或者,用汇聚线强化“远离直至消失”的感觉,在他们的旅行中呈现出一条新的路径。要创造一点透视,使用线条是最简单直接的选择,只要简单地展示一些意义就可以引导观众去了解,角色到底有哪些选择。同样地,它也可以展现角色如何迎难而上。



建构图像时需要留意一些必要的特质,如果你想创造出一个充足画面并且想要吸引他们的视线,通过视觉元素来传递信息,你必须好好选择你的元素。然而,要最大程度地增加电影的构图意义,一个关键性的技巧是充实构图中的第二元素,然后向观众展示,哪个主体实际控制了场景。


看上去,电影构图的最佳表现手法是展示画面中那些富于动态的力量角色的站位,似乎在视觉上最适合去展现场景中对角色等级的控制,但是控制本身又包含两层含义:人工控制和原始控制


人工控制,是我们讨论的所有关于美学以及我们需要关注的(对象的)控制;而原始控制,则是力量动态变化的寄居之地。


哪个主体在叙事的时刻拥有更大的控制力,这个可以由创作者通过人际关系以及角色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来控制。在画面中,没有什么比尺寸与比例更能展现出力量了。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说过,画面里每一件物体的尺寸应该和它在故事中的重要性相对应。


奥逊·威尔斯《上海小姐》里的这个镜头,便利用了这一点。他用一个低角度的视角,使枪看上去更大,通过人工控制来吸引我们的眼球。



而原始控制,由于它所显示的物理属性,就好比《历劫佳人》开场的炸弹特写,只一瞬间,我们就知道了这个炸弹的重要性。



尽管它是由视角呈现出的效果,但它主要还是一种原始控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工控制已经改变了,而画面中也没有东西占据支配地位。在这个例子中,电影构图让东西处于视线之外,但却不离观众的脑海。这种手法并不只是运用于这个场景,也应用于角色。


《公民凯恩》中的这个镜头,小凯恩处在较远的背景中,我们被他吸引,归功于人工控制的作用。但是他尺寸过小而被淹没,并被一堆光线包围,因而被场景的原始控制所压制。



在接下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场景中,可以看到长大的凯恩又以矮小的形象出现,然而随着谈话的继续,他变成了前景角色,角色地位超过了其他人。



电影构图通过原始控制呈现了一个可以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男人。电影构图并不仅仅只能聚焦于一个镜头,它也可以是一种累积效果,使得意义在电影进程中涌现。


例如在《美国丽人》中,莱斯特在掌握了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权后,在画面中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



尺寸大小只是原始控制的一个例子,尺寸的变化也是。这两种控制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即,主体被重新配置以产生差异,并可以通过一个镜头完成改变。角色缓慢靠近镜头,意味着一个威胁即将到来;一个角色形象被缩小,而另一个角色在其他人物前面隐约出现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手法。


对画框的控制,需要剥除所有的细节,并聚焦于一个单一元素。若要进一步强化这一点,可采用中心取景法。通常,如果你想让你的角色威风凛凛的出现,那就将他们安置在画面的中心。当主体处于画面中心时,他们往往会自动获得人工控制的力量,随之获得原始控制的力量。


而如果画面保持均衡,则意味着控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这使得平衡构图成为逐渐进行原始控制的好办法。而当画面中有多个主体时,一个平衡的镜头,可以展示人们谈话时的焦灼,此时两个角色是势均力敌的,他们所占的画面也是平均分配。因此,表现冲突和打破原始控制的最好方式,就是破坏整个画面的平衡。



电影构图问题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如何将东西放到画面之外。


负空间(画框以外的空间)经常被用来表现一个领域的广阔。然而在心理学层面,负空间可以制造恐惧感,我们会期待一些事情在这个空白里发生。用角色描述的术语来说,它可以用来创作一个无望的角色。


通过展示角色身边的虚无空间,又或者是角色与其梦想达成的目标之间的遥远距离。只要记得,缩小屏幕可视面积,可以创造独特的情绪,少即是多。


而电影构图一个主要的独特之处,从而不同于其他视觉艺术构图的就是其对运动的展现。要理解这一点很容易,构图是关于几何结构以及主体位置的,一旦镜头开始移动,线条变成动图,而舞台也被改变了。


然而,通过一种叫重新取景的技术,构图可以对之前的摄影加以补充。通过重新摆置摄影机你可以创造更多的视角,有创造力的导演可以融合多种摄影方法,甚至无需对摄影机加以移动,通过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镜头组接在一起,场景的调子得以完全改变。从《私恋失调》的镜头中,可以看到这点。



电影中的每一个镜头都使用构图,使这些画面改变着、规范着。它们唤起某些情感,不仅仅因为它们的美感,还因为它们蕴含意义,构图还可以在心理层面影响我们。


在电影构图时应该需要考虑的东西,角色能够呈现出怎样的情绪,为你的画面创造一个充分的结构确保它视觉上的愉悦感;找到你想聚焦的元素,用有趣的视觉呈现方式来凹显它们。


而其他还需要做的是,应该冒一个艺术上的风险,以传递你的信息。当你在布置画框时,所作的每一处细微改变,都会产生一种新的情绪,创造一件新的艺术作品。



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电影构图实现。这是一项可以使画面永久流传的技术,对电影来说,尤其如此。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484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