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摄影师埃尔姆斯谈阴影世界的构成

2019-11-29 17:44


弗雷德里克·埃尔姆斯(Frederick Elmes,ASC),1946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埃尔姆斯在AFI(美国电影学会)学习时,与同窗好友大卫·林奇建立了长久的合作关系。他是一位富有独立精神的电影摄影师,一直活跃在独立电影创作领域,多次获好莱坞独立精神奖。


维尔姆斯与大卫·林奇合作《橡皮头》


埃尔姆斯通过在罗切斯特理工学院学习图片摄影,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随后他去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就读,后来又转到洛杉矶,在美国电影学会(American Film Institute)完成了学业。在那里,他开始了与同学大卫·林奇的合作,拍摄了《橡皮头》。这是一部惊悚的、令人困惑的短片,后来扩充成长片,并且成了邪典电影的经典之作。


埃尔姆斯叙述道:“《橡皮头》的跨度有四年,主要在晚上拍摄。演职人员总共只有几个人,但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参与。我们都没有什么钱,但我们有的是时间,于是我们坚持了下来。当然,这种方式是不可能用在大制作上的。”



埃尔姆斯初尝专业级别的摄制规模是在拍摄《谋杀地下老板》和《首演之夜》时,合作者是独立电影的先锋——约翰·卡萨维茨。“它们都是小制作,”他回忆说,“但是比我之前参与过的任何片子都要大。卡萨维茨对摆放机位有一种神奇的理解力,他总是能找到一个有力的观察点,在那里最能表现场景的戏剧性。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埃尔姆斯喜欢把电影摄影比作配乐。他认为,音乐和照明“都服务于故事,并且都能引起观众十分直接的情绪反应。照明是和情感相关联的。无论是在电影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每当我观看一个场景,我的情感都会受到照明气氛的影响。它对我就是有这样的作用。”


“做一个好的电影摄影师、作曲家或者导演的诀窍,就包括知道用什么手段,以及何时用。有时我觉得摄影应该节制,让音乐来操控情绪;而在其他情况下,就不关音乐什么事,画面会以某种方式给观众带来一段情绪上的旅行。”


《谋杀地下老板》海报,导演约翰·卡萨维茨


埃尔姆斯进一步分析了这种相似性:“我的目标是尽我所能模拟音乐所起的作用,主动出击影响观众。电影摄影某种程度上担负了我们所拍摄内容的实体层面——例如,一个人穿过一扇门然后停住。将电影摄影提升到情感高度,需要凭借有趣的用光方式。我想我们创造的画面的不同元素——色彩、节奏、明暗区域——能把观众推向一个情感的领域,激起一些情绪,因为你已经超越了最基础的层面,不再仅仅是拍一个人穿过一扇门。”


“这个解释起来很难,但是你确实可以把画面带到一个略微不同的层面,让观众看到你所看到的。这就是黑暗对我的一部分吸引力,它保留了一些东西没有说,允许你展现特定元素,同时又不必把整个故事和盘托出。当我们在银幕上创造出一个近乎深奥的画面,它就能够像音乐一样席卷观众,影响他们的情感。”


《首演之夜》海报


埃尔姆斯的标志之一是和独立电影导演的紧密联系,当被问及这一点,他回答说他“深受那些对拍电影充满激情的人吸引”,“我发现我合作过的大部分导演,都是最纯粹意义上的电影作者,因为他们对整个过程都很关心。他们不仅指导演员,指导作曲家、服装设计师,还有我。他们激情迸发地关心电影的任何一个元素,从头到尾。”


为了说明这一点,埃尔姆斯回忆起早年与两位才华横溢的导演的合作。“我是拍摄大卫·林奇的《橡皮头》起步的,他是一个非常有天赋且独一无二的电影创作者。《橡皮头》拍到一半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中止拍摄,因为资金一度周转不过来。于是我抽身去和约翰·卡萨维茨拍摄了《谋杀地下老板》,他是另一个非常发奋的导演。


《谋杀地下老板》剧照


“我会说卡萨维茨的风格跟林奇比起来,差不多正好是两个极端,但是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很在意要把影片变成次情感上的经历。他们也都要求严格按照自己的方式拍电影,否则索性不拍。我感到很幸运能够和这些导演相识和合作,因为他们的激情使我受益匪浅。当你和林奇或者卡萨维茨共事时,你会沉浸到他们的思考方式中,而且当你进入了他们的世界,别的看待事物的方式就不存在了。他们是非常强势的人。”


作为这种激情“洗脑”的例子,埃尔姆斯回想起吉姆·贾木许《地球之夜》欧洲部分的字幕上所做的工作。“对于字幕翻译,吉姆极其讲究。我从来没有看到有谁如此在意字幕,一定要把字幕的节奏和时机控制得恰到好处。这绝对令人称奇,竟有人会如此专注地要让观影体验变得完美无瑕。我真的很佩服这一点。”


埃尔姆斯与贾木许


埃尔姆斯提到了他跟中国台湾导演李安一次成熟、圆满的合作——《冰风暴》。“我们从尝试找到共同的视觉参考开始,一起看画册,并以此作为出发点。起初比较困难,因为李安是一个寡言的人,又来自不同的文化环境。我发现我必须仔细地挖掘他的想法,才能理清细节。最终,我认为我们拍摄了一部非常强大又很节制的电影,它关注的是困境中的人。”


“《冰风暴》是一部以人物为重的影片,动作戏很少。我们竭尽所能在视觉上——尤其是通过色彩——来提升观众对困境的体验,但同时我们也尽量在这一点上做得十分轻柔和微妙。我认为这部电影很有力量,它的视觉风格令我很满意。”


李安与埃尔姆斯在《与魔鬼共骑》片场


在拍摄时,埃尔姆斯会努力给导演提供更多视觉上的替代方案,以提升场景的感染力。“有时,”他指出,“导演们并不能明确地表达出他们想要什么,而我觉得从他们嘴里把话套出来是我的工作。例如,我可能会对导演说,‘我知道这是一场情感细腻的戏,你想要在银幕上看到真实的人物,但会不会我们给观众展示得太多了?换一种方式会不会更好?可能用剪影或者大特写是捕捉这场戏的情绪的正确方式,这样我们可以知道人物在做什么,听到他们说的话,但又不会看到他们脸上的所有细节。’”


埃尔姆斯只要和一个导演合作过多次,他主动发起对话的动机就会减少。他提到有过三次合作的大卫·林奇,以两人的关系为例:“在合作第一部电影之后,我们的关系更牢固了,于是我们不必过多交流。一旦更亲近地了解了一个人,美妙之处在于,他不需要开口,你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们中的一个可能会指着某处,随便咕哝了几句,另一个就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那是件乐事。”


埃尔姆斯与李安探讨《绿巨人》,2003


当被问及是否想过要在导演界一试身手,埃尔姆斯回答说,“我一直被导演工作所吸引,但这是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之一。导演们极其辛苦,他们比我睡得少。我的工作更轻松,更有趣。我做的事情能产生魔法,这是我享受的部分。”


对埃尔姆斯来说,这份理想工作除了场景照明,也包括操纵摄影机。“我很享受掌机,第一时间透过镜头看到影片是了不起的体验。只要有可能我都会自己掌机,但是如果不允许,我会妥协,找一个我喜欢并且能够信赖的掌机员。”即便不亲自掌机,埃尔姆斯在现场也会极其留意演员。“在排练时,你能感觉到这场戏能否顺利展开。跟演员有关的一切都很重要:他们站立的方式、他们的姿态,甚至是一个点头。”


埃尔姆斯与《绿巨人》演员詹妮弗·康纳利


埃尔姆斯说,电影摄影师在现场时必须时常重新评估画面。“你必须停下来观看这个场景,透过取景器来真正地审视它。你要用眼睛、凭本能和经验来判断。所谓经验,是指所有以前试过并在看过样片后证明有效的方法。光线的质感确实决定了摄影的情绪。我总是在开始时对自己说这句话:‘考虑到整个故事的上下文,这个场景要求的是这种类型的感觉。’然后我会构思怎样呈现那种感觉。”


对埃尔姆斯来说,“感觉”光线的能力是来自内心的。“我完全信任我的情感。进入场景之前你必须明确你想要做什么。你应当有一个计划,但是随后你需要透过取景器查看结果,以确定是否达到了目标。当我说‘坐下来,看一眼’时,我的意思是全盘接收眼前所见,忘掉你刚刚给它打了光,或者设计了一个这样的摄影机运动。在你透过取景器观看时,必须要能够说出,‘还没有出效果,还没做到位,这里我还需要点什么,要做点什么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感觉?’”


贾木许《地球之夜》剧照


尽管电影摄影师经常遇到雷同的摄影方案,埃尔姆斯仍坚持说,在照明上没有任何重复性劳动。“没有什么公式。一些特定类型的场景我拍过很多很多次,但我尽量每次都给它们注入一些新的东西。即便我在两个不同的场合用了相同的方式来照明,每个场景的演员、布景、色彩和情绪也都会呈现出不一样的东西。每次你透过摄影机看,都会产生魔法。我的工作是每一次都要产生魔法——不是说每部电影里一次,而是在我每次开机时都要产生魔法。”


作为过来人,埃尔姆斯在总结中向想要成为电影摄影师的人提出了建议:“无论何时,只要可能,一定要拍你喜欢的电影,因为你在这些影片上会发挥得最好。可能获得的酬劳不多,或者根本就没有,但如果你投身一部影片是因为喜爱这个故事,或是觉得能从中获益,你将会发挥出最佳状态。电影摄影的工作需要吃苦,但它也是一件真正的乐事。对我来说,电影摄影的工作意味着参与到讲故事的过程中;对其他人来说,它可能有不同的含义。重要的是你需要投身其中。你应该由衷地想做这件事。”


李安《冰风暴》剧照


弗雷德里克·埃尔姆斯拍摄过一些最优秀也最令人焦躁不安的美国独立电影。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他与导演约翰·卡萨维茨合作的令人难忘的《谋杀地下老板》《首演之夜》,大卫·林奇的《橡皮头》《蓝丝绒》《我心狂野》,蒂姆·亨特的《大河边缘》,吉姆·贾木许的《地球之夜》,以及李安的《冰风暴》。据说埃尔姆斯参与过的影片中有许多在欧洲比在美国更受欢迎。《我心狂野》和《冰风暴》都入选了戛纳电影节,前者获得了享有盛名的金棕榈奖。


尽管埃尔姆斯不愿被定性为一个“黑暗”的电影摄影师,但他的许多作品都展现出了由精心布置的阴影构成的世界,画面里弥漫着禁忌的气息。他沉思着说,“如果在房间的一角有一个影子,我看不到里面的细节,这会让我开始遐想,开始疑惑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或者是否有人正在窥视……”


大卫·林奇《蓝丝绒》剧照


“我不想让光线把一切都交代出来,黑暗给了我想象的出口。我有时会选择在画面的某些区域保持逆光,因为我不想把画面交代得那么清楚。我要让观众自行想象,探索那儿有的东西。这能帮助观众将自身的一小部分代入到故事中。”


 《威尔逊》片场,埃尔姆斯在导演克雷格·约翰逊身后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571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