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的“大逆不道”:用现代人权思想改造古代帝王制度

2019-12-02 22:58 454



“陛下,我的王,监察院……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用来监察你的啊!”

——陈萍萍



开播6天,更新6集,豆瓣评分8.0,3.7万+人评价,在古装剧、穿越剧受限的大环境下,虽然选择了零宣发裸播,但《庆余年》还是开了个好头。



在《庆余年》开播3天后,猫腻2009年就已经完结的同名原著小说《庆余年》,重新登顶起点24小时热销榜TOP1和阅读指数榜TOP1。



很难想象,一个已经完结了11年的老IP,依然被无数书粉追捧,而且被剧粉在线催更,刚刚开播就呈现出了“开挂”的节奏。


作为一部“非典型”穿越剧,《庆余年》杂糅了穿越、武侠、权谋、科幻等元素,而且打破了以往穿越剧里的常规套路,用现代人权思想去改造古代帝王制度。


这种思想,即便是放在当代社会,也是极其大胆的设定。


《庆余年》的求生欲,定位成了古装科幻剧


从2001-2002年的《寻秦记》《穿越时空的爱恋》,到2010-2011年的《神话》《宫锁心玉》《步步惊心》,穿越剧每10年似乎就会出现一部代表作。


但是,2011年《宫锁心玉》《步步惊心》之后,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曾明确指出,“现在穿越剧毫无历史观可言,整体思想内涵没有提升,只是好玩好看、新奇、怪异,而人物设置更是天马行空,这类穿越题材对历史文化不尊重,过于随意,这种创作主张不足以提倡。”


2012年开始,广电总局便禁止穿越剧在上星频道黄金档播出。此后虽然也有穿越剧作为网剧播出,但基本上都悄无声息,再也没了当年穿越剧轰动一时的影响力。


而《庆余年》是一部300多万字的“魂穿”架空小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庆余年》的改编难度可想而知,过审也就成了要考虑的第一要务。


事实上,从《庆余年》第一集就能看出出品方满满的求生欲。


为了过审,编剧将原著里的典型的“灵魂穿越”,改成了主角写了一篇论文。并且通过男主口播的方式,明确了整部剧的类型和主题——“科幻题材,故事是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主题是假如生命再或一次”。



而且男主还进一步明确了这部剧的意义——“这个故事真正的意义,是珍惜现在,为美好而活”。



编剧用不到3分钟的片头,火速解决了“穿越”过审难题,然后男主将论文投屏,《庆余年》正片正式开始。



在这样的设定下,“穿越”设定的难题迎刃而解,我们看的电视剧《庆余年》,其实就是男主的一篇论文。让人欣喜的是,这篇“论文”高度还原猫腻的原著小说。


这也让编剧王倦被誉为“过审鬼才”,也让《庆余年》成了为数不多改编之后书粉不骂编剧的作品。


很庆幸,《庆余年》没妥协


这些年,穿越剧基本上都陷入大同小异的套路,把主角扔进异朝,要么儿女情长、谈情说爱,要么运营现代技术升华主角光环,要么用尽权谋争夺皇位或者争夺女(男)人……


发展了二十年,穿越剧似乎进入了一个发展瓶颈,似乎停滞于“用现代智慧去适应古代社会,甚至去争权夺位、争宠斗艳”,很难再有大格局,但《庆余年》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除了开片前三分钟为了过审做出的让步,整体来看,《庆余年》并未妥协,基本上还原了原著精髓。


陈萍萍、司理理、范若若、战豆豆、海棠朵朵,这种ABB的叠名,虽然敷衍气息浓重,范建、范思哲等名字也充满了搞笑色彩,但都是小说原著中的人物名字,并不影响整部剧的精彩。


虽然“长公主”李小冉的造型和五竹的演员差强人意,但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辛芷蕾、宋轶、郭麒麟这些演员的演技都可圈可点,就连小范闲的演员都让人惊讶到无可挑剔。



《庆余年》绝对是一部爽剧,但其宏大的世界观导致了这注定是一部慢热剧。对于没看过原著的人来说,这样宏大的叙事可能并不友好,但网友的“催更”已经说明了一切。



五竹叔竟然是机器人?五竹那个结实的箱子里装得竟然是狙击枪?人人敬拜的神庙其实是一座军事博物馆?叶轻眉的死竟然跟庆帝有关?而范闲竟然是叶轻眉和庆帝的私生子?


随着剧情的推进,这一个个疑问被剖解开来,那些没看过原著的观众必然会惊讶于《庆余年》的脑洞,对作者的大胆设定佩服得五体投地。


而这些,还不是《庆余年》最大的魅力所在。


《庆余年》的大格局:用现代人权思想去改造古代帝王制度


“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这是编剧为了过审的不得已而为之,但其实也是《庆余年》忠实于原著的灵魂所在。


《庆余年》曾被称为“最强权谋小说”,2008年出版时还曾经有过一个副标题——“天下权臣宝典”,号称“叫板二月河权谋之术”。



确实,《庆余年》里充满了尔虞我诈,虽然目前更新的几集权谋还没有完全展开,但陈道明主演的庆帝已经看似轻描淡写地将这种权谋之术演绎得深不可测。


需要说明的是,“权谋”是《庆余年》的核心卖点,但《庆余年》绝不仅仅只是权谋剧。因为不管是叶轻眉还是范闲,他们都不是一个甘心命运被他人主宰的人。用“胸怀天下”都不足以说明他们的价值观,似乎都不太恰当,因为他们心中的天下,不止一个庆国,甚至不止于书中的天下。


《庆余年》是一卷众生画相,各色人等,熙来攘往,皆有所求,而这部剧最大的魅力在于,观众可以看到不同人物多元价值观的冲撞,这种价值观的冲突甚至成为了情节推进最大的动因。


如果叶轻眉认同庆帝的价值观,那么叶轻眉就不需要死,如果范闲认同庆帝的价值观,那就不会有后来残酷的父子对决,而陈萍萍、五竹、滕梓荆、王启年这些人,所有跟范闲亲近的人,都成了范闲或者说范闲价值观的追随者,而后面还有更多无怨无悔的追随者。


范闲受了现代教育,自然是讲人权的。而人权这东西,对于古代帝王制度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为了天下,庆帝表现出了冷酷的大绝情,所有人包括儿子都成了他的棋子,而这样的价值观,正是范闲所不认同的。庆帝的天下只是庆国而已,而范闲的天下,却是不分国界的众生。


用现代人权思想试图去改变古代帝王制度,这是何等的宏图伟业,这在穿越剧中还是第一次。


在《庆余年》原著小说里,叶轻眉留在监察院的碑文上写着:


“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若有不正之事时,不恐惧修正之心,不向豺虎献媚……我希望庆国的国民,每一位都能成为王,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自己‘这块领土的……独一无二的王。”


而在《庆余年》电视剧中,碑文变得温和了一些,但依然震撼人心:


“我希望庆国之法,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穷剥夺,无不白之冤,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崇,不求神明;我希望庆国之民,有真理可循,知礼义守人心,不以钱财论成败,不因权势而屈从,同情弱小,痛恨不平,危难时坚心志,无人处常自醒;我希望这世间,再无压迫束缚,凡生于世,都能有活着的权利,有自由的权利,亦有幸福的权利,愿终有一日,人人生而平等,再无贵贱之分。守护生命,追求光明,此为我心所愿,虽万千曲折,不畏前行,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生而平等,人人如龙”,这在古代帝王制度下是多么大逆不道的言论,但就是这样的言论,赫然矗立在了监察院的门前。


在《庆余年》原著小说里,作者这样写道——陈萍萍眼光里带着一抹灼热以及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执着,看着庆帝说,“陛下,我的王,监察院……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用来监察你的啊!”


本文为作者 网视互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650

网视互联

点击了解更多
欢迎关注网络大电影(微信号:wxs360),我们探讨互联网+娱乐的N种可能!我们专注于网络大电影,但不限于网络大电影!
扫码关注
网视互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