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庆余年》看时空元素如何成为加分项?

文_ JinPai经纪人


先来看一眼昨天的热搜榜。



热搜前五里,排在第一的是#庆余年#,排在第五的是#腾讯视频#,而腾讯视频登上热搜正是因为《庆余年》。这部宣布加更的当晚就令视频平台系统崩溃的剧集,无疑是2019年的惊喜之作,也令“穿越”这个蒙灰多年的影视元素再度被关注。



许多观众开始反思,穿越戏是否都是披着古装外皮的魔幻主义偶像言情剧呢?

 

 《庆余年》的巧妙改编 


11月26日《庆余年》开播,编剧王倦的百度指数创近几个月新高,各大论坛的讨论重点在于他对原著小说中穿越元素的巧妙改编。



王倦随后在粉丝群里解释称“论文那段你们该夸导演,是导演孙皓老师的机灵小点子”,虽说闹了个小乌龙事件,但这也能反映出观众敏感地嗅到了《庆余年》中时空元素的特殊性。


《庆余年》原著讲述的是未来地球消亡,人类科技毁灭,主角范闲带着现代思想穿越至此,身着古装参与“史后人类”一系列斗争的故事。在保证顺利过审且不改变原著核心设定的基础上,片方将“穿越”改为了大学生给教授讲述参赛小说剧情:



通常情况下只有观众可以开上帝视角观剧,而在《庆余年》中,现实版张若昀一样有着全知视角,既是剧情亲历者,又是古代故事的讲述者,通常情况下看似是历史虚无主义穿越故事,摇身一变成了用现代思想解说古代传统的文学批评。


这样的改编不仅使穿越合理化,还营造了戏中戏的氛围,拔高了作品的立意,令观众看到了“穿越”的另一种可能。

 

 时空元素的合理利用


《庆余年》的穿越模式很简单,即在某些原因的作用之下,个体保留着自己的意志来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时代。遵循这个模式的最典型的两部作品应算《宫锁心玉》和《步步惊心》。《宫锁心玉》于2011年1月在湖南卫视首播,播出期间收视率、网播点击率均为第一。故事中,杨幂饰演的主人公晴川穿越到清朝,经历一番“宫心计”和男女情爱之后又再次穿越回现代。



《步步惊心》与其大同小异,刘诗诗饰演的张晓在穿越方式上改为了车祸,到了清朝之后也轰轰烈烈谈起了恋爱,区别在于纠缠对象多于晴川。



此类剧集曾扎堆出现,多以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尤其是清朝)展开,主角虽号称参与了“九子夺嫡”之类的政治斗争,但穿越元素实质上仍服务于爱情,同质化严重。事实上,时空元素可以有很多重玩法,并不拘泥于这一种。


“穿越”是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简称。通俗的是指某人物因为某原因,经过某过程(也可以无原因无过程),从所在时空穿越到另一时空的事件,身体或者意识穿越移动到另一空间环境。


除了穿越到别的朝代,近两年开始流行同一个人穿梭于生命不同的轮回,《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都是这种类型。故事双方的感情跨越了不同的时空维度,或相认,或误会,或两相忘,有着大量的“不得已”,这样的设定使感情线更为曲折,或许可以使人物的情感更有深度。高甜、高虐的剧情可以牢牢抓住受众。


每一个时空中的人都有着不同的设定,男女主在不同的轮回里以不同的身份相见,产生相异的结局。在这类剧集中,时空元素是一切故事发展的前提,属于不可或缺的元素。



平行时空之间的穿越也是十分流行的一种形式。这类剧集强调时间的相对同步和空间的错位,主人公带着自己的意识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与此同时他的元时空也在发生着自然变化。今年年初的《绝世千金》(穿入游戏)、2016年的韩剧《W两个世界》(穿入漫画)、2005年的台湾偶像剧《终极一班》系列(跨时空相见)都是遵循这个模式。


这类剧集强调“破次元”,两个时空的人本互不干涉,却因意外相逢,碰撞出来的戏剧张力是一大看点。



无论是哪种类型的穿越剧,能够取得成功的最重要元素之一在于,剧中的时空元素是否对人物成长、人物关系和剧情发展起到有逻辑性的作用。理想状态下的“穿越”应是看点,而不只是用来跟风的噱头。

 

 时空元素有何看点?


穿越剧有着广阔的市场,首要的原因在于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受众与帝王和多位王爷周旋、与漫画里的少年共患难等不切实际的幻想。


同时,此类剧集还能带来特有的喜剧效果。


现代人与古代人在思想和生活习惯方面皆有较大出入,两类人相遇,思维逻辑的偏差会闹出许多误会。以《庆余年》为例,“内库”这么一个简单的词汇可以因理解不同而创造出“谐音梗”,这是专属于穿越剧的冷幽默。不论是权谋、宫斗或是爱情题材,穿越剧都能以“轻喜剧”的方式提升受众的观剧体验。



信息的不对等也可以给观众带来智力上的优越感。


最早期的穿越剧《寻秦记》中,特种部队的精英项少龙穿越到战国时期,利用自己对历史的知识帮助秦始皇顺利登机。剧中,项少龙时不时带来一些现代特有的小发明,震撼了古人的同时也让将自己代入到主角身上的观众收获满足感。



这样的满足感与受众本身的需求有关。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提到,人类具有一些先天需求,越是低级的需求就越基本,越与动物相似;越是高级的需求就越为人类所特有。同时这些需求都是按照先后顺序出现的,当一个人满足了较低的需求之后,才能出现较高级的需求,即需求层次。



“自我实现”是最高层次的需求。不论是穿越到古代,亲身参与九子夺嫡或辅佐某帝登基,或是解救平行时空里的男主角,许多穿越剧都强调了主角在那个特定时空的不可替代性,实现了受众想要提升自我地位的需求。


同时,从内容层面来说或,几乎所有穿越剧都包含了爱情元素,包括正在热播的《庆余年》在内的许多“穿古”剧在此基础上还有引人入胜的权谋剧情,可以吸引男性受众。而内含平行时空元素的剧集的主线常常是搜寻凶手、探寻真相,多包含科幻和悬疑元素,一样可以吸引相对应的受众群。


这类剧集通常包含了多个热门元素,题材更多元,观众总能从中找到符合自己偏好的情节。

 

 对演员的挑战


既然有了市场,这类剧集中的演员自然也能收获较高的关注度,独特的剧情设定对他们有着更高也更特殊的要求,演技的好坏也会受到更多双眼睛的审阅。


《庆余年》中,现代青年睁眼醒来变成了小孩,脑海里却保有对现代社会的记忆。这样的设定要求小演员韩昊霖演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感:



“重生”题材的剧集中,主角在不同的轮回里有不同的身份和心境,演员也因此需要做到一人分饰N角,但同时又不能太割裂,因为角色主体并没有改变。



在“穿古”剧集中,好的演员应演出人物从刚穿越时与古代格格不入到后期愈发像个“古人”的阶段变化,这十分考验演员的观察力和对肢体语言等细节处理。



杨幂、刘诗诗等人因穿越剧爆火,杨紫因《香蜜沉沉烬如霜》在演技已被肯定的基础上又收获了超高的人气,《W两个世界》的男主角李钟硕也因这部剧获得了“漫撕男”称号……


正是因为穿越剧包含的元素众多,要求演员的表演需根据所处空间、时间线来进行相应的调整,更注重层次感,因此给予演员的发挥空间也就更大。


或许有人认为演员出演穿越题材剧集属于走“捷径”,是在借观众对此类剧集的喜爱获得人气,但事实上,这些演员的大火主要是基于他们较好地展现了人物。


从《庆余年》的播出热度来看,这类剧集的市场呈现一个良性发展的局面。


目前为止,对于穿越剧(尤其是“穿古”剧)的禁令还依然存在,大家仍不敢涉足“清穿”等题材。但从近两年的作品来看,许多创作者开始意识到“莫名其妙穿越,莫名其妙与古人恋爱”并非穿越剧的唯一形式,发现了合理利用时空元素的方法。


一条禁令并不会毁掉一个剧种的市场,创作者应注重元素重组和视角的转化,创造出规避雷区又多元化、有看点的作品,观众也期待从中认识更多有诠释复杂角色能力的演员。


本文为作者 金牌经纪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751

金牌经纪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举首鉴赏国剧,低头潜心记录。剧研社作为国剧船头的瞭望者,深度解析国产电视剧的台前幕后,倾力研究国产电视剧圈内现象。
相关文章

网络剧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