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半年,今年最重磅的华语片终于来了


5月18日,戛纳电影宫。


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从业者和爱好者,集体为一部华语电影起立鼓掌。



创造这一高光时刻的,正是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


作为全球第一批观众,来自各国的媒体和影迷完全不吝赞美。[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场刊最终得分2.7(满分4分),排在主竞赛单元26部电影的第六位。


本片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南方车站的聚会]目前的豆瓣评分7.7,烂番茄新鲜度也高达86%



《IndieWire》评价说,“这是一部令人振奋的、富有诗意的、光彩夺目的电影”;《AvClub》则认为,“在一部电影中,几乎每一个场景都包含一些创造性的技巧,我喜欢导演这种抽象化的表达”。



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影迷们也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年度十佳”始终空出一席,只为这部电影。


在被吊了足足半年胃口之后,[南方车站的聚会]终于要在12月6日正式上映,算是为今年的华语电影完美收官。


[南方车站的聚会] 12月6日上映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亦男导演的第四部长片作品,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获得了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柏林的最高奖金熊奖


时隔五年,他终于带着[南方车站的聚会]又回来了。


究竟这半年的等待,值得吗?



夜雨南方,故事发生。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故事始于一次意外



周泽农(胡歌 饰)是某盗车团伙的成员。在一次争夺繁华街区归属权的行动中,盗车团伙内部展开了一场“盗窃运动会”:哪方在规定时间内偷到的车多,那片街区以后就归谁管。


周泽农(胡歌 饰)


在“比赛”过程中,周泽农犯下重罪,从此走上逃亡之路。


警方发出悬赏,提供线索者将获得30万元的赏金,于是周泽农心生一计,让自己的妻子来举报自己,让她得到这笔赏金。


在这场较量中,警察、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周泽农的妻子,还有盗车团队的人,各路人马齐出动,他们都想找到周泽农,各有所图。


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


周泽农成了黑夜里被围捕的猎物…


这个犯罪故事的灵感来自刁亦男导演的一次奇想。他原先觉得过于矫情,就搁置在一旁,直到在新闻中果真看到类似的报道。


这让刁亦男导演决定将其拍成电影,他觉得这是一个“真实新闻自我想象的混合物”。



在未上映前,判断一部电影的格调和质量,从最先发布的海报上便可窥得一二。


[南方车站的聚会]发布的这几款海报,除了好看之外,还暗藏着巨大信息量,意境深远。



陪泳女刘爱爱帽子的下颚带,成了周泽农包扎伤口的绷带,在一拉一扯中,这两个边缘人士同时卸下自己的防备,坦诚相见;


雨伞是属于人类的工具,火烈鸟与雨伞的结合,暗指人与动物的界线消除,因为在一个感官钝化的极端环境之下,人往往依靠本能行动,这与动物无异。



作为一个作者导演,刁亦男的作品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但又不失类型片的框架。在商业与艺术之间,做到了很好的平衡。


[南方车站的聚会]用一个犯罪故事,去完成导演的自我表达,这在当下的创作环境中,是独一无二的。



极致视听语言


从预告片中就不难看出,[南方车站的聚会]在视听层面下足了功夫,想要从开场的第一秒起,就让观众陷进去。


“夜景布光”、“雨水营造氛围”、“着意浪漫叙事”以及“强化时间流逝的悲观感受”。


本片的摄影指导为董劲松,他与刁亦男导演的合作贯穿了整个职业生涯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是刁亦男导演的执念——必须是“雨夜+火车站+一对陌生男女”。


逃犯周泽农和陪泳女刘爱爱初次见面,滂沱大雨,光影绰约,不安弥散在潮湿的空气之中。



借火,点烟,攀谈,背景音是嘈杂的雨声和火车声,两人试着慢慢靠近,一个关于背叛与付出,光明与黑暗的故事,也就此展开。



倒叙、顺叙、闪回,三天三夜的封闭时间被进行了非线性的巧妙编排。


[南方车站的聚会]总计106场戏,其中71场为夜戏。夜晚就像一层纱,能过滤掉白天那些纵深的,写实的东西,从而成为纯粹反映时间在此流逝的容器。


夜晚成为周泽农匿身的掩体,亦是情感发酵的催化剂。



电影非常注重对影子的利用,因为在夜晚,影子是最有表现力的。


有时候人物在交谈,画面会用影子代替他们本身,亦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时而相聚,时而离散的状态。



有这么一场戏,周泽农在楼道里面奔跑,画面是他的影子,影子越来越大,能听到他急促的喘息和慌乱的脚步声,层层压迫,给人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还有电影中无处不在的霓虹灯光,它们构成了划分城乡边界的光线标签,将真实生活照出了暧昧的梦幻感。


密集的雨柱刺进周泽农的身躯,鲜血在往外淌,红色的车灯在黑暗中撕开一道口子,令人窒息的恐惧被推至顶峰,好似随时会被吞没;



穿着荧光鞋跳广场舞的人,他们看上去好像散落在黑暗中的一只只萤火虫;



在体量巨大的五岔路口,为了配合长镜头的效果,要把原本的路灯都遮挡住,再重新打光;



广告招牌散发的桃红色充溢着整个房间,鲜艳,浓稠,置身其中的人物成了一个个剪影,行为放缓,有种“无声胜有声”的情绪感染力;



撑开的伞面拦住了喷溅的鲜血,如礼花绽放,逆光之下被照得透亮。



听觉上,因为夜晚的光线比较弱,所以声音的使用就显得尤为重要,需要用耳朵去感知周围。


在一场惊险的居民楼追逐戏中,电影使用了胡金铨[大醉侠]中的一段配乐,结合夜晚的舞台感,营造出江湖厮杀的氛围;



配乐凄惶,所到之处被细节丰富的环境音包裹,形成一种包围感。


电影中的长镜头也不少,但不是纯粹的长镜头堆积。为了保持剧情张力,强调的是长镜头和切分结合,一张一弛,保持电影节奏。



[南方车站的聚会]近乎偏执的视听语言呈现,不仅仅只是美学上的追求,还是刁亦男导演和摄影指导董劲松在[白日焰火]后的影像工业化升级,为了更好地把观众拽进电影里的世界。


摄影指导董劲松


那种感觉正如《好莱坞报道者》的说法:“[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电影,它带来的不是猛烈的撞击,而是如潮水般,慢慢淹没你。”



魔幻主义土壤


从[白日焰火]到[南方车站的聚会],从北方到南方,从哈尔滨到武汉,刁亦男导演又在电影中构建起了一个破败、凶险、浪漫的小城。


这一次选址在武汉。根植于当下的魔幻主义土壤,电影是写实的,但其中的荒诞感几乎无处不在,那不是简单的符号罗列或是批判意识,似乎那就是全部的日常生活。



电影所涉及的空间,例如逼仄的街道、老旧的居民楼、装修浮华庸俗的宾馆,都是真实存在的;


一些看似离奇的现象也同样存在,如明争暗斗的盗车团伙,就像江湖帮派一样,以及游艺大棚内的人形点唱机。



还有电影对暴力日常化的展示,它可能来自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普通物件,且突如其来,防不胜防——


匕首隐于一沓钞票之中,雨伞可以成为利刃,摩托车的U形锁可以成为兵器,就连叉车,也可能是铡刀…



电影所呈现的这些就是当代社会的“考古发现”,只是魔幻的搬运工,而不生产魔幻。


然而,对这些空间的还原,还会加入导演本人的记忆与理解,在创作时进行了奇观化的加工,最终变成了导演内心的一个异托邦



尤其是电影中的主场地野鹅塘,一个“三不管”地带,谁都管不好,谁都不想管。


警察在野鹅塘搜捕时,手电筒的光飘来飘去,扫过了许多惊慌失措的动物,有大象、老虎、猫头鹰、火烈鸟,就像在动物园漫步一样,又有几分超现实主义意味。



导演想要借此表达:人跟动物园里的动物区别不大,人只是具有深刻悲剧性的动物。因为人知道自己的结局是死亡,并且知道怎么死,而动物不知道。


[南方车站的聚会]在呈现这些城市空间的同时,又不是单纯的空间还原,而是把焦点停留在人的身上,关注着人在这些空间里的变化。



由此串联出的众生百态,都指向了这个时代下人的孤独与失语。


有网友评价[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电影为“非遗性的影像保护”,此言不假。



现实主义关怀


[南方车站的聚会]既有“黑色电影”的宿命感,又有“摆脱宿命”的意愿。它走出了一条变调的人文关怀道路。看似冰冷,实则是有温度的。


周泽农起初是个随波逐流,逃离家庭的人。当他陷入绝境后,突然感觉到有机会去“报复”命运,所以他开始有了存在感,并且想着为妻子留下点什么。



周泽农在电影中用一次次俯冲向前般的行为,去兑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种价值来自民间的血酬定律,是具有社会属性的。


所谓的现实主义关怀,其核心就是“真实”。


刁亦男导演说自己的电影是一种“沙盘式的演绎”——不仅想给观众一个故事情节,还想给观众人物周围的整个世界,人物的根茎还能带出一些周围世界的泥土,让人感受到他们的真实存在。



关注现实,就是关注人的处境,刁亦男导演始终保持着对社会现实与边缘人士的关注。


他总是拍摄失败的、沉沦的、不如意的人,因为他相信人都有很宽广的中间地带。他乐于在这个灰色区域作业,关注这些人是怎么站起来,或者试图站起来的过程。



就像他自己说的:“我不知道每个人内心是不是都有脆弱或者阴暗的角落,如果有的话,我的电影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自己并不孤独。”



1994年,刁亦男考上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


每逢暑假,刁亦男不出去玩儿,不是窝在家里写剧本,就是到各种剧组当场务,端茶送水,积累经验。


刁亦男导演(左)& 廖凡(右)


大二的时候,刁亦男在学校和孟京辉、蔡尚君、张一白等人成立了“鸿鹄创作集团”,开始搞先锋戏剧,他觉得课堂上的传统戏剧实在没劲。


又刻苦,又叛逆,按理说毕了业就该大展身手了吧?


可刁亦男并不急着拍电影,而是埋头写了好几年的剧本。


刁亦男导演在片场


按照资历和年岁来算,刁亦男该被归到“第六代导演”的行列,可就像他大学时的所作所为那样,他一直是个十足的“异类”。


这么多年来,算上[南方车站的聚会]一共只拍了4部电影。他似乎也不慌张,不会被市场左右,不为名利所扰乱。



很多人也好奇,究竟是什么支撑着刁亦男导演,在这样急功近利的创造环境下,依然能够做到全身而退呢?


对此,刁亦男多年的好友孟京辉是这么分析的:“有可能是因为自信,对自己的自信,知道自己终究会有机会,通过摄影机来获得某种不朽。”



或许你在看完[南方车站的聚会]之后,就能理解刁亦男导演,也能理解孟京辉当年所说的话了。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753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南方车站的聚会

查看更多 >

刁亦男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