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锦鹏,走出香港

北京复兴影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等人看过

作者|殷贝


从《愈快乐愈堕落》《蓝宇》到《长恨歌》,香港影评人曾对导演关锦鹏有这样一个评价:将来他要死守在香港。

 

关锦鹏在拍摄地下电影《蓝宇》的时候,好友张国荣给他打电话,约他出去喝咖啡,坐下来便认认真真劝他不要拍,甚至连珠带炮似的审问他,如果从此被拉入黑名单了怎么办?从此被内地市场封杀了怎么办?张国荣不止一次耐心的对他说内地市场的好前景,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会争取合拍,争取内地市场,拍摄《蓝宇》对他来说是多么得不合时宜,甚至威胁他,今后还要不要一起合作了。

 

关锦鹏和张国荣的那次聚会最后不欢而散,但是也折射出了当时关锦鹏拍摄《蓝宇》的风险,《蓝宇》作为同性恋题材在当时的香港市场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放在大陆是不能过审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关锦鹏拍摄的《蓝宇》让很多观众都感到共情,而不局限于某一单一群体。其实,对于《蓝宇》,关锦鹏一开始是存在质疑的,他对原著小说《北京故事》并不是十分认可,作为公开身份的同性恋工作者,他觉得小说是在以异性恋的视角来看同性恋,拍成电影有点“剥削、消费同性恋”的意思,后来他按照了自己的意思对故事进行了很大的改动。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最终《蓝宇》出来时,可能有很多喜欢小说的读者再去看,没看到他们想看的小说里的东西。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同志,我不是去标新立异,我并没有说我是一个同志运动的先驱,但是我觉得正确对待同志议题的声音,我在生活里是有发声的,《蓝宇》也是一种很清楚的发声。”

 

最终,关锦鹏凭借着《蓝宇》获得了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由他执导的剧情片《长恨歌》也入围第62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从业34年来,关锦鹏执导的电影不到20部,但却获得过4次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6次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

 

近些年,那些曾质疑他“死守在香港”的人已经销声匿迹,关锦鹏如今已经完全走出香港。

 

导戏:一切好的剧本都是从人物出发

 

关锦鹏执导的影视作品,在人物刻画方面都极其细腻。例如,1989年上映的《人在纽约》,他成功地把两岸三地的三位中国女人的隐忍、精明、不羁生动地刻画出来。以及在《胭脂扣》中,梅兰芳饰演的痴情女子如花,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个好的剧本都是从人物出发,不是用情节来铺垫的。”

 


为了让电影人物更加丰满立体,关锦鹏会在最大程度上确保演员全情投入。关锦鹏在参加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大师嘉年华时表示:“无论是从自己看电影的经验出发,还是自己搞剧本,人物都需要摸透了,我在跟演员沟通的时候,往往不会针对剧本,这场戏是怎么样的,我会把我自己很多的经验很坦白地告诉他,包括我自己的选择,所以没有一个演员跟我合作时是不知道的。”他回忆称,在接触的演员中,无论是梅艳芳,还是张曼玉,她们在现场如果有什么想法或者是顾虑,都可以写纸条传达给自己,导演和演员之间可以形成一个很私密的沟通。所以,现场工作人员总看到关锦鹏在跟演员说悄悄话,这也成了他片场的独特风景。

 

 

关锦鹏的细腻还体现在他对角色形体妆容的准确把控。

 

在电影《阮玲玉》中,张曼玉穿着旗袍的曼妙身姿给全世界观众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阮玲玉在舞池偶遇唐季珊身着一件由几何线条绘制的玫瑰花朵图样的旗袍,配以五彩缤纷的颜色,把阮玲玉愉悦、潇洒的心情展露无遗。阮玲玉与华联电影公司洽谈工作时穿的那件旗袍,以硬朗的线条衬托出植物的柔美,恰如其分的表达了民国时期新女性柔中带刚的革命性。

 


据悉,关锦鹏为了让张曼玉契合阮玲玉的形象,要求她在电影开拍的前两个礼拜,每天中午到傍晚的6到7个小时,穿着改良好的旗袍和高跟鞋在特定的大镜子面前一遍遍观察自己的走路和坐姿,并且要求她把原有的眉毛都剃光,化成像阮玲玉般超细的眉毛。

 

关锦鹏塑造女演员经典形象的能力在圈内有口皆碑,王晶导演曾经亲自带邱淑贞来到关锦鹏面前,要他好好改造这个女演员。邱淑贞无意对关锦鹏说:“我跟叶玉卿是好朋友,我们可以一个晚上通宵讲电话、讲手机。”这让关锦鹏觉得讲电话的戏其实不容易演的,因此发掘出了邱淑贞身上的另一面,便让她出演了《愈快乐愈堕落》。

 

                  

谈创作:电影一定要有含蓄感

 

近些年,关锦鹏被誉为华语影坛“最懂女人心的男导演”,在他的电影里,女人各有各的特色。然而,他对女性心理状况的掌控,又是从何时开始的?

 

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大师嘉年华中,他道出了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他的父亲早逝,小时候被母亲的坚强所触动,感受到女性的力量。

 


“我妈妈比较传统,她的观念是长兄为父,我不单是长兄,甚至要充当父亲帮着母亲照顾弟妹,我们家是5个孩子,下面3个妹妹1个弟弟。我妈妈是个很厉害的人,她没有改嫁,她每天要做两份工作,把我们几个孩子带大。所以其实很多在我电影里面的女性,哪怕像《阮玲玉》,面对绯闻她选择了自杀,我个人不觉得她是软弱而自杀。她在过去非常短的生命里面,不管她作为一个演员还是对男人情感的付出,我都觉得强度蛮高的。”关锦鹏的童年让他对女性人物的塑造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此外,关锦鹏执导的电影,充满了强烈的作者意识,极具辨识度。他像是个电影顽童,按照自己喜好的口味去选择、去呈现。他的好友文隽评价称:他拍的电影不是商业的,是要走红地毯拿奖的。这也侧面说出了关锦鹏的电影风格。

 


如若仔细观察,关锦鹏的电影尤其注意影片的留白。在他的电影中,观众看不到大段的对话,他说:“电影是用来看的,不见得要用台词把戏铺满,观众没那么笨,你给了留白,观众就有想象的空间,电影一定要有含蓄感。”此外,关锦鹏也不喜欢老老实实地讲故事,他表示:“我觉得拍电影最过瘾的地方就是虚实结合,我老爱用反光、近景的拍摄手法,这是我在美学上的偏好,也让我的电影没有那么‘实在’。”

 

关锦鹏丰富的导演经验为影视行业的从业者带来更多的启发,走出香港的关锦鹏,拥抱的是整个世界。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755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
相关文章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