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综艺创新求生,却失去了老粉

2019-12-05 22:52 58

已发文章:  



文/王心怡

编辑/冒诗阳



豆瓣开分6.3,两天时间下降至6.1,《吐槽大会》评分来到了四季以来最低值。


这一评分并不意外。11月30日第四季首期节目上线后,对于新一季《吐槽大会》的吐槽声不曾间断:豆瓣热门短评中,前五条有四条都含有批评;知乎上一个题为“《吐槽大会》为什么不好看了?”的问题吸引284个回答。


根据云合数据统计的,《吐槽大会》第二、三、四季七日有效播放量对比显示,第四季的累积有效播放量明显低于过去的两季。



播至第四季,《吐槽大会》已然算得上长寿的季播综艺,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口碑下滑态势已经出现。


不只《吐槽大会》,播至四季或四季以上的季播网综,新一季都难免会多多少少陷入口碑或播放量下滑的窘境。


这背后其实有制作方两难的境地。新品类综艺不断开拓市场和新的细分领域,同类型节目竞相模仿,又带来同质化危机。对于长寿综艺来说,创新是必然选择。只是,创新与传承的平衡永远是长寿综艺需要探索的问题,稍有不慎就会引起观众的质疑。


长寿综艺在一季季的播出中,积累了大量的粉丝基数,他们是节目的基础。新一季的宣传及发酵,他们是其中的重要力量。但是诸如“团魂破裂”,节目变化所带来的不适,以及不变带来的审美疲劳,都会引起他们对节目的吐槽和议论。


长寿的季播综艺在节目与粉丝中,艰难前行。



 长寿网综遭遇口碑窘境  




《奇葩说》播至第六季,《明星大侦探》《拜托了冰箱》播至第五季,《吐槽大会》播至第四季,已经算得上长寿的网综。但这些综艺,在今年多多少少陷入争议。



《奇葩说6》改变了赛制、换了导师阵容,但是关于许吉如的争议似乎远远盖过了节目内容本身。《奇葩说》不再“奇葩”等的声音常常出现,随之而来的,是豆瓣评分从8.6将至8.1。


刚刚播出一期的《吐槽大会4》,情况更为严峻。相关人员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虽然第一期首播是VIP可看,但下周《吐槽大会》会开启免费模式。这或许是应对如此口碑和播放量的一个对策,毕竟转免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用户。


相比之下,《明星大侦探》口碑势能强劲。更新四周,豆瓣评分已一路涨至8.8,且累计播放量方面,也已超过上一季同期数值。但尽管如此,从发布第一期阵容到第一期节目上线,《明星大侦探》仍然受到关于换人丢掉团魂、弹琴片段过长、嘉宾不适合等争议。



数据分析人员告诉壹娱观察,《明星大侦探》的曲线基本平行,侧面也说明了用户忠诚度较高,少有中途放弃的观众。如此来看,播放量下滑的综艺,从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正在失去粉丝的粘性。


窘境之下,是节目必不可少的改变。尤其是对于已经播出几季的综艺来说,他们面对的不仅是新综艺的来势汹汹,还有同类节目的不断冲击,此外,还有跟粉丝审美疲劳的斗争。只是,改变永远伴随着会有风险。



 制作方的两难境地  




嘉宾是改变常常选择的领域之一。或是加入新成员增加流量、新鲜感,以吸引更多新粉丝;或是加入飞行嘉宾,以增加节目的多元性和可看性。但是,往往最先“跳出来”的是老粉。


“固定MC不完整,不是这个去拍戏,就是那个有事,后来干脆换人了。”一位《极限挑战》的老粉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她已经没有看后面几季的节目了,但还是会重刷前面几季。


▲ 《极限挑战》第五季


这或许不能用“团魂”定义,但原有嘉宾的变动确实是导致一些粉丝逐渐放弃节目的原因。


无独有偶,《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开播前两天,就曾因为首发嘉宾中缺席了老玩家鬼鬼而引起网友争议。第五季,又因为首发阵容中未见王鸥、鬼鬼的身影,再度引发关于嘉宾的讨论。


事实上,很多节目由于形式、内容的设置,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组合、搭档。从开始的磨合,到熟悉后的嬉笑怒骂,其实也伴随着观众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适应的过程。


粉丝眼中,他们是适合的、是默契的。对于节目而言,在每一季的不断适应下,他们是契合的,同时他们之间的互动和细节能迸发出节目以外的点来吸引观众。


或许,团魂并不在节目开始打造的范围内,但是随着节目的进行,团魂所带来的利好看得见,这也成为节目的另一“收益点”。比如《明星大侦探》中NZND的案件就得以延续,并受到了大家的推崇,今年还“办起”了付费演唱会。


嘉宾与观众之间建立起情感纽带,是节目质量与口碑的一个保障。一旦割裂,对口碑的影响自然严重。一位季播综艺的资深粉丝告诉记者“我入坑时候的阵容,觉得他们很默契,而且感情深厚,但现在加入了新人,我很排斥他们。”


▲ 《明星大侦探》第五季


即使只是短暂的加入飞行嘉宾,也会引起不满。一位《明星大侦探》五季粉丝告诉壹娱观察:“现在的嘉宾多了,但是很多时候效果却变差了。《明侦》最开始时候的玩家确实是来玩的,但是现在很多时候已经不是这种感觉了。”


嘉宾只是一方面,归根结底的竞争力还是内容。这也就导致了节目与老粉“变与不变”之间的矛盾。


囿于成功的模式,只会消磨掉观众的激情,在一成不变的安全牌中,最终选择放弃而投向有新鲜感的内容。


但,变则有可能失去原来的味道。比如,有网友认为《奇葩说6》已经从多元的辩论和观点输出,变成了抖机灵和煽情。《吐槽大会4》的评论中“尴尬、不好笑、烂梗”等表达也常常出现,甚至质疑节目请的嘉宾走上了拥抱流量的路。


这是长寿综艺入圈的“代价”,因为流量就意味着流量,对于节目来说,是生存的最重要指标之一。但是,长寿季播综艺在谋求改变之中,丢失了与老粉的“默契”。



 长寿的电视综艺同样深陷其中  




长寿季播网综的困境同样出现在电视综艺上。在《奇葩说》之前,长寿的季播综艺曾是电视综艺的天下。


2012年《中国好声音》首播,加上2016年改名为《中国新歌声》的两季,截至今年已经播出八季。


▲ 《中国新歌声》第三季


2013年湖南卫视推出《我是歌手》,播出四季后更名为《歌手》继续更新,算上今年年初完结的,已经推出了七季。


2014年播出的《奔跑吧兄弟》播出四季后,又以《奔跑吧》更新三季。


2015年《蒙面歌王》登陆江苏卫视,而后于2016年更名为《蒙面唱将猜猜猜》,以此名字每年播出一季,第四季仍然在播。同年,《极限挑战》在东方卫视首播,及至今年已经播出五季。


此外,诸如《跨界歌王》《欢乐喜剧人》《王牌对王牌》等节目也已经持续播出四季以上。


这些综艺,早已成为各卫视的王牌综艺,是招商会上的定海神针。但是分析几档节目几季以来的表现,收视率上,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仍能在CSM55/59城市网收视、CSM全国网收视上保持前三名,但是纵向比较,却难掩整体下滑趋势。


▲ 《奔跑吧》为CSM55/59城市网收视数据


累计播放量方面,也呈现相似的态势。根据云合数据显示,《奔跑吧3》《中国好声音2019》《歌手2019》虽然都整体播放量都呈现出持续上升局面,但是相比起上一季仍有明显差距。


但也有基本持平的情况,比如《极限挑战5》,这或许与加入了迪丽热巴、岳云鹏、雷佳音三位新成员有一定关系。新成员的加入,某种程度上可以吸引新粉丝的关注。


大部分电视综艺出现明显下滑是在2017、2018年,这与网络综艺2017年进入快速增长不无关系。有数据统计2017年优爱腾三大平台自制综艺数量为72档,同比增长46.93%。


网络综艺激增,意味着更多品类的节目被推入市场,加之排播较为自由,在新鲜度、选择性上更具竞争力。对比之下,电视综艺存在劣势。


但是,综合来看,除了极少数如《明星大侦探》般走势迅猛,大多数长寿的季播综艺的口碑或收视、播放量,不论是电视综艺还是网综,或多或少的下滑态势已然出现。



究其原因,在诸如“限娃令”“限秀令”“限薪令”等政策的引导下,从某种程度规定和规范了综艺节目的内容。于是,社会热点议题、社会关怀、价值导向等元素被加入到节目中。对于长寿节目来说,需要做的是平衡娱乐元素与“正能量”,进而进行内容升级。突兀、生硬是转变中的两个问题。


除此之外,长寿综艺在一季又一季节目制作中,用户粘性得以增强。虽然也有新粉不断入局,但老粉已经成为其核心受众。如此,或许也意味着出粉丝圈的不易。


同时,卫视综艺、平台自制综艺数量不断增加,同类型再度细分开发,垂类不断深耕,综艺市场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以固定模式和极强特色“打下江山”的长寿综艺,已不可能抛弃它原有的基础,做颠覆性的改变,资源受限,资本也是考虑的点。创新,从某种程度上也受到限制。


长寿的季播综艺,考验仍在。



本文为作者 壹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782

壹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面对产业,除了要发现新闻,我们还想探索那些深藏在冰山一角之下的新知。
扫码关注
壹娱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