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佳影片背后:中国资本参与过半,剧本介入成新趋势



中国市场上映“难产”,中国资本投资“过半”。


文/张一瓜



“变天”了的好莱坞。


11月26日,美国权威媒体《时代周刊》评选出了2019年度十佳电影,尽管在影迷群体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但很难和中国电影产业联系在一起,即便是中国市场能够引进上映的都是少数群体。


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从十佳影片主出品公司来看,2019年度的十佳影片背后的出品主力正在发生新旧迭代,传统好莱坞“五大”逐渐被其它出品公司所取代。


与此同时,在这10部影片里不乏有中国资本的影子,占比达到50%以上。一方面,可见中国资本投资海外佳片的眼光之敏锐,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中国资本对海外影片的投资幅度之大,这在过去,是非常难以想象的事情。


从这些细节上似乎也可以窥探到如今整个世界电影发生的新变化,其实抛开中美两大电影市场未来竞争的传统话题。好莱坞五大的投资新变革以及中国资本出海的新趋势,显然是需要关注的新问题。


传统好莱坞“五大”不是十佳电影的主角


传统“五大”在国际发行端依然实力雄厚,但在作品创作端正在和“cinema”脱节。


由《时代周刊》评选出的十佳影片中,除却西班牙影片《痛苦与荣耀》和韩国影片《寄生虫》两部非美国主出品电影外,其余8部影片中仅昆汀·塔伦蒂诺的《好莱坞往事》、吉莉安·阿姆斯特朗的《小妇人》和丽埃尔·海勒的《邻里美好的一天》3部影片是由传统好莱坞“五大”中的哥伦比亚影业公司主出品,其它影片皆与传统好莱坞“五大”无关。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融媒体Netflix的强势突围。在十佳影片中,就有马丁·斯科塞斯的《爱尔兰人》、诺亚·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和克雷格·布鲁尔的《我叫多麦特》3部由Netflix主出品的影片位列其中,与哥伦比亚影业出品的影片数量旗鼓相当。


去年,由Netflix出品的《罗马》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骑绝尘,成为最大赢家,如今,《爱尔兰人》呼声仍然不低,美国精品影片的制作方正在被崛起的Netflix取而代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除却哥伦比亚影业和Netflix,十佳影片背后还有美国媒权资本(Media Rights Capital,以下简称MRC)和STX Entertainment(以下简称:STX)的入局。


其实,MRC和STX这两家影视公司不仅都与华尔街金融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和中国皆颇有渊源。


据悉,MRC是由莫迪(Modi)和萨提尔(Asif Satchu)创立的美国独立影视工作室,它的投资者包括Guggenheim Partners、AT&T、WPP Group、高盛和ABRY Partners。《纸牌屋》和《欧扎克》以及电影《泰迪熊》和《极道车神》都是由MRC投资出品的影视作品。而且,正在国内上映中的十佳影片之一《利刃出鞘》也是由该公司主投的电影。

 


相较于MRC ,大家对STX或许更为熟悉。据悉,作为好莱坞的新生代电影公司,STX的股东不仅有来自大中华区的投资机构,如弘毅投资(Hony Capital)、腾讯(Tencent)、电讯盈科(PCCW)等,还包括TPG Growth、Liberty Global等基金,以及Gigi Pritzker、Beau Wrigley和Dominic Ng等个人投资者。甚至在去年上半年,STX还曾考虑过在香港交易所进行IPO,估值达到35亿美元,最终因为中美国际关系的紧张而宣布放弃。


在2015年,出于国际化战略的部署,华谊兄弟还曾与STX达成一个协议,即双方共同制作、融资并发行几乎所有的STX电影。后续由成龙主演的《英伦对决》,便是华谊兄弟和STX的合作项目。此次入围十佳的《舞女大盗》也是STX以小博大的影片。


当好莱坞传统“五大”在内容创作端变得愈加保守,这些曾作为非影视核心的公司开始成为创作“cinema”的主力,在内容创作端发力。



获捧的R级内容和与之无缘的中国市场


十佳电影,超过一半为R级影片,进入中国市场难度极大。


R级,即RESTRICTED Under 17 requires accompanying parent or adult guardian。因为该级别影片包含成人内容,如性爱、暴力、吸毒、裸露、诡异场面和大量脏话等,在美国分级制度中属限制级,所以要求17岁以下观众必须由父母或者监护陪伴才能观看。

 


十佳电影中,虽然《我叫多麦特》没有明确的分级信息,但根据它的故事和影片出现脏话的频率,基本符合R级的设定。所以,10部影片中,仅《小妇人》、《利刃出鞘》和《邻里美好的一天》3部影片为非R级影片。


不出所料,《利刃出鞘》目前正在国内上映,而《小妇人》则也已经确认被引进,虽然《邻里美好的一天》未发布上映日期,但其作为由腾讯影业投资的中美合拍片,它在国内上映只是早晚问题。反倒是其余7部R级影片,它们能够与中国观众见面,才是极为艰难。


在还未有分级制的中国来说,因为内容敏感,却又无法规避,所以对于R级引进片,我国的审查制度一向比较严苛,即使允许在国内上映,影片也不可避免要面临删减和人为修改等常规操作。


像当年号称一刀未减上映的《水形物语》,便遭遇了暂时黑屏和局部放大以及给光裸身体的女主“穿衣服”的行为。但对于部分创作者而言,出于对自己作品完整性的保护,他们会拒绝删减,这便意味着影片将会被直接拒绝登陆中国大银幕。像本来定档今年10月25日的《好莱坞往事》,由于导演昆汀拒绝做出删减的妥协,从而使影片不知何时才会与中国观众再续前缘。

 


有意思的是,尽管中国内地对于R级影片态度保守,但这并未阻挡中国资本对这些影片的追逐。十佳影片中,一半以上影片都与中国资本不无关系,而他们对R级影片有时是自动选择,有时其实则是被迫接受,这源于中国资本参与海外影片投资的早晚。据悉,中国资本从海外影片的开发前端切入正变得流行,这意味着风险更高,而回报更大。



从影视项目开发前端切入的中国资本


从影视项目开发前端投资的优劣。


据透露,当前国内资本投资海外影片很多是从项目创作前端即剧本端便已经开始介入,像寰亚电影公司便是在读了《爱尔兰人》的剧本后,认为非常出色,于是在2016年8月购买了该片在中国大陆的发行权,奥飞影业当年投资《荒野猎人》,也是在剧本阶段便确认的,最终揽获票房3.76亿元,此次腾讯影业投资的《邻里美好的一天》,作为中美合拍片,自然也是从项目开发前期就参与其中。

 


“早期介入,投入的资本会更小些,但面临的风险也会更大,剧本很好但拍出来不好,或是拍出来卖不出去,这样也会带来亏损。”一位业内负责海外版权采购的人士和悦幕说道。


从剧本端切人的中国资本,优势明显。一方面是相同数量的一笔资金提前投资能够分占影片更大的份额,另一方面则是早期参与项目,能够更及时的部署影片在上映后的事宜,为影片上映做足准备工作,譬如影片的联动和同步上映等操作。这也是中国资本多年投资海外电影的经验之谈。


之前,一些中国资本出于风险可控以及海外投资经验有限等原因,更倾向于购买海外成片版权。这导致由于投资滞后,资金投入远比在剧本端投资高出许多,更重要的是,当影片被引进至中国时,可能已经错失了与国外同步上映的机会,甚至要推迟许久才能上映,从而使得影片盗版大肆流入市场,消减了影片后续的票房收益。像被博纳影业引进的《为奴十二年》和《房间》皆是由于盗版泛滥,在大银幕上映已经不够划算,最终选择了在新媒体上发行上映。


如今,中国资本投资海外项目愈发具有前瞻性,因为前期做足了准备,从而大大缩短了影片在国内外上映日期上的差距。像由融创集团引进的十佳影片之一《利刃出鞘》,之所以能够与北美同步上映,离不开他们前期的部署和后期与审查部门的协调和配合。当然这也与该影片本身是PG-13级影片不无关系。

 


其实,一般来说剧本只要做得足够扎实,后续出来的成品也不会差到太多。不过,针对中国资本的问题在于,影片的内容是否符合国内主流价值观,能否在送达相关审查机构后顺利通过审查才是关键。


当年,寰亚电影公司在确认投资《爱尔兰人》时,认为《爱尔兰人》透露着电影史上最好黑帮电影的迹象,所以即使影片为R级,在寰亚电影公司看来,“我们读了《爱尔兰人》的剧本,它非常出色,就像斯科塞斯的其他电影一样,其中的暴力并不像其他好莱坞动作电影那样过度。”从而认为这样的作品在中国还是有可以被接受的空间。


当前,《爱尔兰人》何时能够在中国内地上映还未可知,但该片确实在上映后验证了它的确是一部难得的电影黑帮影片,豆瓣评分达到9.1分。不过,影片放映时长长达210分钟,且为R级影片,登录国内大银幕必然不会太过容易。同样,由路画引进的十佳影片第一名《痛苦与荣耀》,因为同性恋内容,和中国内地观众在大银幕相见也非易事。

 


所以,中国资本在剧本切入虽然充满了更大的机遇和选择,但面临的风险也愈加不可调控。作为一门生意,中国资本在投资海外影片时还是要做到内容和市场的兼顾才不至于损失太大,毕竟中国审查制度仍是悬在中国资本头上那把不可忽略的达摩克利斯剑。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907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相关文章

爱尔兰人

查看更多 >

寄生虫

查看更多 >

好莱坞往事

查看更多 >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