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项提名领跑金球奖, 它才是今年最好的电影?


近日2020年第77届金球奖公布提名名单,网飞一口气拿下17项提名,成最大赢家。


“剧情类最佳影片”的角逐中,5部入围电影有3部来自网飞([爱尔兰人][婚姻故事][教宗的承继])。颁奖季之争,俨然沉了网飞内斗。


金球奖完整提名名单


其中[婚姻故事]以6项提名领跑,包括“剧情类最佳导演”、“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斯嘉丽·约翰逊)”、“剧情类最佳男主角(亚当·德赖弗)”、“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最佳剧本”和“最佳原创配乐”。



12月6日,[婚姻故事]在网飞上线。目前MTC得分高达94,和[爱尔兰人]并列年度第一,IMDb8.4,豆瓣8.8,烂番茄新鲜度96%,各大“年度十佳”榜单常驻嘉宾。


从金球奖的提名可以看出,这会是一部表演和剧情制霸的电影。


ScreenRant评价:[婚姻故事]是凄美而心碎的爱情写照,由强有力的表演和扣人心弦的剧本推动


三个表演类奖项的提名者也是来年奥斯卡的大热选手:影后方面,斯嘉丽·约翰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蕾妮·齐薇格([朱迪]);影帝的较量就更激烈了,亚当·德赖弗的对手有“小丑”杰昆·菲尼克斯和“戛纳影帝”班德拉斯;最有可能拿奖的是劳拉•邓恩的“最佳女配角”。


上一部在同届奥斯卡拿下三个表演类奖项的电影还是1976年的[电视台风云]



[婚姻故事]片名虽是“婚姻故事”,讲的却是离婚这档事,这和导演诺亚·鲍姆巴赫2005年的电影[鱿鱼和鲸]类似,后者是以孩子的视角,目睹了家庭的崩溃。


[鱿鱼和鲸] 豆瓣7.7,IMDb 7.3


而[婚姻故事]中,主角是夫妻双方,孩子成了他们想要争取的“战利品”。


[婚姻故事]的故事取材自导演父母的婚姻,或许还有一点导演的亲身经历,诺亚·鲍姆巴赫在2013年和女演员詹妮弗·杰森·李离婚了。


很多人认为这部电影部分灵感是来自伯格曼的[婚姻生活],其实来自伯格曼的另一部电影[假面]


电影的故事简单到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俩文青撕逼闹离婚”,但它又很复杂,展示了一场完整离婚官司的细枝末节,夫妻双方以及他们的聘请的律师,还有法官都参与了进来。



查理(亚当·德赖弗 饰)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戏剧导演,他在纽约小有名气,也有点自命不凡,登上过《Time Out》杂志的封面。他最新的戏剧作品准备在百老汇上演。


妮可(斯嘉丽·约翰逊 饰)来自洛杉矶,是查理的御用女主角。她放弃了好莱坞的电影事业,远离了家人,选择跟随查理定居纽约,支持他的戏剧事业。


两人有一个8岁的孩子亨利。可现在,他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



这是一部有着大量对话的电影,对话意味着对抗,查理和妮可对彼此的态度和情感的变化,以及剧情的推进都是在大段的对话中完成的。


鲍姆巴赫的剧本优势在于,他将一个简单的,并且结局注定的故事,演绎得一波三折。


对话成了行动的愿景,这是[婚姻故事]最有力的部分,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演员们充分释放着自己的能量。



有夫妻之间的对话,有律师之间的对话,有律师和委托人之间的对话,有说出来的,也有没说出来的…


我之所以爱妮可,因为她让人觉得自在。她善于倾听,懂得处理家庭危机,知道该如何鞭策我。就算我异想天开,她也乐于帮我实现,她是我的最佳女主角…



我之所以爱查理,因为他不屈不饶,意志坚定。他衣品很好,穿着讲究整洁,他会自己补袜子,自己做晚餐。他能坦然接受我的所有情绪,不会跟着失控…



电影的开头是一段蒙太奇,妮可和查理仿佛在隔空对话,讲述着对方的美好品质。画外音中,闪回着两人的一些甜蜜过往。



突然,这种看上去完美的关系戛然而止。


原来这不过是两人应付调解员的一次作业,因为妮可和查理已经决定离婚。



这种巧妙的做法,让观众在第一时间有了代入感,将同理心投射到角色和他们的情感状况上。


外人眼中的天造地设,婚姻走到了岔路口。在和查理的相处中,妮可越来越来越不受重视,迷失了自我。而后妮可被邀请前往洛杉矶拍摄一部电视剧,两人的矛盾开始加剧。



接下来就是一幅婚姻被摧毁后的爱情图景,互相撕扯,互相攻击,说着有指涉意味的讽刺话语。


整个故事又依赖于一个不偏不倚的症结展开:查理和妮可仍然相爱,只是不能继续在一起了。


当查理最后一次给妮可表演建议时,她在回房间的路上哭了出来。


k

我很喜欢你拍的戏。



那都是查理导的。


所以说有你是他的福分。



我们原先之所以不找律师,是不希望手段太狠,还想继续做朋友。


我会为你争取到你想要的,现在你要告诉我你的故事。



当调解员已经不起作用,想要解开两人的生活,需要强硬的法律体系介入。


妮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找到了律师诺拉(邓恩·劳拉 饰)。她像个精准的机器,风格犀利,懂得如何争取利益的最大化,也知道如何让当事人敞开心扉。


一个拖鞋动作,瞬间拉近距离


妮可为诺拉复盘了自己与查理的早期关系,以及渐行渐远的过程。妮可特地强调了,“那种感觉,不像是不爱了那么简单”。



我对查理一见钟情,他唤醒了我心中死掉的那一部分。其实有些小矛盾一开始就存在,但我顺着他,因为那种感觉太好了。可后来我发现我根本没有成就自己,只是成就了他。我叫他背出我的电话号码,他说不知道。



这一段独白和开头的对话,在言语间把两人的过往,都交代清楚。


一旦聘请了律师,离婚的代价就现形了,有情感上的,有金钱上的,就像电影[克莱默夫妇],夫妻双方都在争夺孩子的监护权,且没完没了地支付各种费用。


只是相比[克莱默夫妇],[婚姻故事]让分歧带来的痛苦,变得更加尖锐。


[克莱默夫妇] 豆瓣8.5,IMDb 7.8


纽约和洛杉矶,就是离婚的一个明显的比喻。在过去与现在、东海岸与西海岸、电视剧和戏剧的对比中,似乎看到了一点[安妮·霍尔]的影子。



离婚这件事,不再温和,终于变成了一场恶斗


对于请律师这件事,查理是典型的文青思维,面对自己一无所知的领域,他感性地认为妮可不会作出这种事。


直到离婚协议书递到了他的手里。


为了回应离婚协议书,查理被迫寻求律师的帮助,他找上了伯特(艾伦·阿尔达 饰),一个离过三次婚的男律师。


带着孩子离婚是非常痛苦的事,就像没有身体的死亡。不管结果怎样,我喜欢说实话,很多律师会捏造事实,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只是把婚姻当作了交易,而我把当事人当做人看。这个过程可能会撕破脸,但我相信不一定非要搞成那样。


谢谢,你是这段时间唯一把我当人看的。


这是一个与诺拉截然相反的律师。他想的是如何移情,去保护当事人,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想着打赢官司。


事实证明,伯特完全不是诺拉的对手。



一次私下对话,查理和伯特,妮可和诺拉,四个人坐在一块儿,他们商量的结果是,伯特劝查理和解,可那样会失去亨利的监护权。


这或许是保护亨利最好的解决方案,可查理的控制欲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炒掉了伯特。


于是最坏的局面还是出现了,查理换了个和诺拉一样的“狠人”律师杰伊(雷·利奥塔 饰),法庭见。


面对杰伊,诺拉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在开庭前就对妮可说,“这种体制,鼓励坏人”。


在离婚官司中,谁更“坏”,谁的赢面就更大。


在妮可进入查理的剧团前,她是个三级片露点女星,在查理的剧团里逐渐成为受人尊敬的女演员,才有了现在的片约。这一切都是拜查理所赐,所以查理有权得到她出演这部电视剧收入的一半。



查理刚刚得到“麦克·阿瑟奖”的奖金65万美元,这个奖妮可也有贡献。因为她放弃了电影事业,只为在查理的剧团表演,观众就是因为她才进场看戏的。是妮可帮查理建立了名声,所以我们要求查理平分奖金。


“坏人”,律师来当,受伤的就是夫妻双方。明明是经历过的同一件事情,在律师的口中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所有取得的成就被粗暴地等同于双方婚姻期间形成的共有资产


但他们甚至无法去辩驳或者插嘴,任由自己的过往被杜撰或者是改写。


更糟糕的是,各种往事被翻出来当做武器。随着离婚程序的继续,我们能看到,婚姻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怨恨倾泻而出。


女方突然搬到洛杉矶,还把孩子扣留下来,让他和父亲疏离了感情,查理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不管离婚是谁的错,但查理在结婚期间出轨是实锤。



这件事是妮可侵入查理的电脑得知的,一经证实就是重罪。而且妮可还有酗酒的坏习惯。



这场法庭戏是[婚姻故事]中最令人痛苦的部分,修正主义将个人的陋习重塑成了潜在的犯罪。


律师们口吐莲花,对两人的过往进行了不堪的加工,变成了一种以满足法律体系需求的工具。言语间充满了攻击性,和解是不存在的,要的就是分出个胜负。


曾经为了维护婚姻关系而付出的努力,反过来要将他们吞没。


这恰好印证了电影里的那句台词:“刑事律师看到坏人善良的一面,而离婚律师只会让人看到好人丑陋的一面。”



那场法庭戏过后,待硝烟散去,查理和妮可见面了。


兜兜转转一圈,他们见识了离婚程序的可怕,终究还是选择单独会面解决问题。可他们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对方太远太远了。



这一段长达5分钟的对话戏,两人有来有回,镜头来回切分,让人无法分神,一步步将气氛推至最高潮。


依靠台词和肢体语言,完成了一气呵成的表演,这是一个足以媲美“小丑台阶跳舞”的“年度电影时刻”。


我是你的妻子,我觉得你应该让我感到快乐。



拜托,你很快乐,你只是现在突然觉得以前不快乐。你后悔嫁给我,你希望有不一样的生活。



你让我在婚姻中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你跟你爸一个*样。



别把我爸扯进来,你还跟你妈一样呢,只会抱怨。你利用我摆脱了洛杉矶,现在却反过来怪我,跟你在一起简直毫无快乐可言。


所以你就去*别人是吗?


你去年一整年都没跟我上床。



镜头不断靠近,有节奏地跟着人物的移动和情绪也在起伏,观众被邀请,作为见证者,旁观着爱情烧尽的余烬。查理失声痛哭,跪倒在地的那一幕令人心碎,也诠释了婚姻不可言说的本质。



这就是[婚姻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它靠爱去驱动,而不是仇恨。


两个相爱的人,正在经历一个需要彼此憎恨的过程,那种憎恨难以隐藏,需要全心全意表达出来,这比直接分开两人要残忍得多。


在法院的判决出来后,查理压抑的情绪终于得以释放,他在饭店里独唱了Stephen Sondheim的歌曲《Being Alive》,脸上挂着泪水和微笑,接受了亨利留在洛杉矶的结果。


也算是这出闹剧谢幕的终曲。



至于查理和妮可两人今后的关系,在电影中早已写明:


他们仍会是彼此这辈子的羁绊,搭乘着同一班列车,去往各自的未来,只是不能坐在一起了;



他们仍会合力去克服一些难关,比如合上一扇坏掉的门,只是不能站在同一边了。



电影结尾,用一个轻盈的尾音呼应了这些暗示:


她还是会帮他系鞋带,但不会再跟他一起往前走了。




[婚姻故事]没有关于婚姻关系的长篇大论,它是由无数细节铺成的,有着难得的直率和诚实,即使是一些陈词滥调:查理和妮可在同一段关系中挣扎,他们意识到在一起的生活已经结束了,需要克服很多困难,找到一种重新开始的方式,同时保持适当的距离。



他们之间的亲密感不会就此消失,即使在最激烈的冲突下,妮可仍然称呼查理为“亲爱的”,还会为他把餐点好,为他剪头发。



[婚姻故事]中的离婚故事,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它是美好的,有尊严的分开,可那仅仅只是个例,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还是离婚可能带来的糟糕后果。


也难怪有人说,这部电影是“婚姻劝退指南”。



[婚姻故事]另一个成功的地方在于,没有将其中任何一个人塑造成反派,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英雄。没有刻意制造冲突让观众的情感偏向其中某一方,一种“公平性”贯穿始终。


在摄影师罗比·瑞恩([宠儿]摄影)的镜头下,查理和妮可的出现几乎是一种对称的形式,不管是叠化中的异时空面对面,还是同一个画面中前后景的虚实变化。



虽然是妮可提出的离婚,且查理确实在这段关系里有过不忠,还有点自私自怜,但电影不会任由这样的情感倾向进一步加剧,紧接着就会通过各种手段让观众对查理产生同情,总在有意地找回一些平衡。


比如万圣节的时候,妮可把亨利带给查理,让他继续过万圣节的下半场,可查理带着亨利在陌生的洛杉矶街头晃荡,甚至不知道该去哪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最后只能是沮丧而归。当晚查理装扮成了“隐形人”,也是一种明显的暗示。


亨利前后两次倒出的糖果形成鲜明对比


再比如,查理的手臂被刀划伤了,却还要在亨利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离婚,或者说任何一段关系的结束都很难是温柔的。如果注定要分开,双方不会为了一个已知的破碎结局而坐下来聊一聊谁对谁错,最后相视一笑,碰杯说出一句,“其实我们都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绝对不会。


但这就是[婚姻故事]所做的事。



导演愿意为查理和妮可的对立观点腾出足够的时间与空间,把一个苦乐参半的离婚故事,包装成一个“婚姻故事”。


他很清楚离婚没有“好”结果,也很少有方法能让双方都开心。但他还是想试一试,看看能把这种痛苦最低降到什么程度。



如果说“婚姻关系”真的是一张试卷的话,存在着各种问题,那么电影[婚姻故事]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道选择题,其中的一个选项。


在现实中,要解的题远比电影要多得多。


男女双方各自手握着一份参考答案。只是有时候,他们都笃定地认为只有自己的那份才是正确的。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048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婚姻故事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