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音乐剧电影「猫」录制现场声音 pt.1

2019-12-16 10:58 509

本文由Simon Hayes发表于IATSE期刊2019年秋季刊

由「声理未声」翻译连载

Simon Hayes是著名的英国同期录音师,「声理未声」曾翻译过他关于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同期录音的文字


当我开车去英国伦敦的利文斯登制片厂见汤姆·胡珀(Tom Hooper)讨论他的下一个项目《猫》时,我知道这部舞台歌唱类影片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我曾经看过它的舞台剧版本。我希望将要进行的对话能够为录制出一流的声轨提供一些可能。我知道汤姆想要同期声,但是我也与参与该项目的各个人探讨过,他们认为由于活力四射的编舞,以及演员需要一整个电影工作日中连续的歌唱和舞蹈,想要实现完全的同期声是极为困难的。


我问汤姆的第一个问题是:“您打算完全使用现场的录音吗?”他好奇地看着我,带着神秘的微笑,回答道:“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您在这里。” 然后就迅速地开始解释他的愿景以及我们将如何拍摄这部电影,以及他想要在视觉和声音上实现的目标和细节。当时还是前期筹备的早期阶段,摄影师尚未确定。我专心的聆听,汤姆告诉我他一直在进行的视效测试,其中涉及到一个以前从未使用过的新流程。我们将在舞台上拍摄完整的现场表演,由能唱歌和舞蹈的演员表演,然后通过后期处理,演员将被添加毛皮,成为猫,同时完全保留了他们的身体动作,最重要的是保留了他们的面部表情。



汤姆和我谈到了观众,以及电影观众如何评价表演以及对屏幕中幻觉的建立。汤姆在电影制作中的立场始终是,如果对话是原声并且现场录制,观众本能会本能的相信演员的表演。我们谈到了这是如何深深植根于人类潜意识的,并且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开干还是开溜 ”机制的一部分,而这一直是我们物种生存的关键之一。当我们还是狩猎采集者时,人类必须通过阅读面部表情和聆听声音来评估每一次互动。陌生人是否想从我们这窃取,杀死我们还是以有益的方式进行合作?


当我们走进电影院看电影时,我们不会关闭这种潜意识的评估。我们看着演员的面部表情,听着对话的语调,本能地想知道我们是否相信自己正在经历的事情。口形同步完美吗?台词的变化是否与面部表情匹配?人声的空间感是否与我们在屏幕上观看的演员所处空间相符合?所有观影者都在深度的潜意识中提出了所有这些问题。考虑到这一点,汤姆继续解释说,视觉特效流程将向观众展示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例如用人来表演“猫”。让表演者在整部电影中现场演唱是汤姆帮助观众沉浸于叙事中的主要策略之一。


随着对话继续,我从汤姆那里获得了更多重要信息,这将决定我现场拾取现场演唱声音的方案。汤姆解释说,他想展示现代而激动人心的编舞,包括霹雳舞(原文break dancing,应该是指街舞中的breaking类舞蹈),街舞(street dance)和跑酷,以及更古典的芭蕾舞风格。直到那个时候,我还以为,由于后期会将身体覆盖皮毛,而且演员们会穿戴动作捕捉帽,所以将领夹话筒露在服装外面会非常理想,而且不会有通常的衣服摩擦声。无论如何,视效团队都需要覆盖毛皮,无需为处理露出的话筒产生额外的工作。汤姆描述了令他兴奋的舞蹈测试,以及舞蹈将包含的滚动,翻滚和breaking的类型。我很快意识到我必须想出一个更好的方案。首先,胸部/心窝位置上的话筒很容易受到舞蹈动作的影响,其次,汤姆所偏爱的舞蹈风格的头部动作很大,这意味着演员的声音会经常离轴。

我提出的第一个想法是使用DPA的挂耳式头戴话筒。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幸运,Tom不想使用此方案,原因很实际,即使视效部门可以将毛发覆盖在演员的脸上,但毛发仍是半透明的,因此面部表情会保留在下面。汤姆认为,在添加皮毛之前,还是需要用特效处理面部的话筒。他并不担心心预算,而是,在去除话筒的过程中,嘴巴周围可能会丢失宝贵的面部表情。

我不得不快速调整思路,提出了另一个想法。幸运的是,我的想法实际上是为我们的电影提供了比脸颊麦克风更高质量,更丰富的人声。我问我是否可以在每个演员的额头上贴上DPA领夹话筒。我一直都知道,在捕捉高质量人声方面,这比脸颊位置更好,尽管我从未进行过A / B比较。而且这通常不是我的首选建议,因为众所周知,要在不失去粘性的情况下将领夹话筒贴在额头上整整一天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在出汗的地方,何况演员们整天都在高强度的跳舞。在我看来,重新固定话筒,额外的NG镜头,以及演员在一周内前额皮肤酸爽痛的情况都不可避免。


汤姆说:“西蒙,额头上有那么多表情,我真的不想受到威胁。”我解释说,如果他想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保证我不用ADR,录到现场声,那这确实是唯一的选择。


现在,谈判开始了。对于汤姆·胡珀来说,没有什么比谈判更快乐的事情,尤其是可以使他的电影富有创造性的谈判。他问:“如果将话筒放在额头上,声音的质量会怎么样?” “汤姆,绝对出色,非常完美,最大的好处就是歌声永远不会有离轴问题。当您从全景到中景到特写,或来回切换时,声音的视角不会改变,对于音乐中的人声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也引起了汤姆的共鸣,因为我们在《悲惨世界》上进行测试时就发现了。


电影中的对白通过与摄像机机位和景别匹配的话筒位置来拾取是有益的,但是在唱歌时,任何角度的改变都不会帮助观众相信表演,而是产生相反的效果,以一种令人不适的方式极大地吸引了人们对画面剪辑的关注。

这很有道理;我们通常听到的有伴奏音乐中的人声,不论流行乐,摇滚,爵士,乡村还是布鲁斯,不都是恒定的“近景”吗?

汤姆用严肃的目光盯住我,问道:“如果我们把话筒放在额头上,听起来会和近距离的指向话筒一样好吗?”我回答说:“是的,我相信它们会,因为它们实际上比指向话筒更近,而且我们永远都不会因为突然转头而措手不及。更重要的是,我猜我们将用多台摄影机同时拍摄广角,中景和近景,以便从各个角度拍摄出完美的表演?”

“是的,”汤姆回答说,“当然,这些布景对我很重要。我们不用绿布上拍摄,并且机位通常会是手持并且非常晃动,所以我不确定指向话筒是否很容易后期处理掉。”我回答说,“通过您对电影的描述,我猜测您的DP可能会使用大量很硬的追光灯来实现这一目标。” Tom笑了,“是的,那是肯定的。看来我们必须得通过无线话筒来实现目标了;具体该怎么操作?”

太好了,我们正处于谈判阶段,我知道我已经足够有说服力地陈述了我的想法,而让Tom能够帮助我找到有关放置话筒的答案。“这样吧,我退一步,西蒙,”汤姆说,“额头上,大部分面部表情所在的眉毛正上方的50%,请确保没有话筒,但发际线以下的50%归你。“我说:“这样我们将获得完美的人声!”汤姆·胡珀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与我握手,说:“成交!”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如何连接话筒,并确保演员可以同时表演并听到伴奏音乐,并在与音乐部合作的同时保持人声干净。最重要的是,汤姆·胡珀支持我的工作流程;第一个大障碍已经扫除。


未完待续


本文为作者 声理未声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099

声理未声

点击了解更多
一个严肃讨论同期录音的公众号
扫码关注
声理未声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