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的聚会》:观众的懵圈之旅,刁亦男的孤独盛宴

2019-12-16 14:40 113

作者 | 小满


2019年,作为唯一一部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电影,胡歌和桂纶镁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就像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令人期待满溢。

 


然而影片上映5天,两极分化的口碑与不温不火的票房,却让一场盛情想象化为稀疏的泡沫。


与《白日焰火》相隔六年,刁亦男抛弃了横卧东北的老旧工厂、白雪皑皑的肃杀景观,调转方向,将时空的符号寄情于武汉的一个城中村——野鹅塘。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英文片方就叫做《野鹅塘》(The Wild Goose Lake)

 

野鹅塘是什么?

 

在现实中,是鱼龙混杂的城中村。

 

在刁亦男的眼里,野鹅塘其实就是微缩的中国社会。

 

在这里,红男绿女间的人性纠葛轮番上演,都是刁亦男所钟情的私密情感。



在《白日焰火》中,刁亦男用精巧的故事和细腻的情感,来描画他心中的中国社会与芸芸众生。

 

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刁亦男则铺设了大量的直观视听符号,用以表现对于人性的认知与情感。



对于生疏于中国社会现状的西方观众来说,视听语言比剧情语言更加直观,也更浪漫。

 

今年2月,戛纳电影节的国际选片人在众多作品中选中了《南方车站的聚会》,影片最后成功入围主竞赛单元,其在艺术审美层面上的价值,不言而明。

 

5月18日,《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放映结束后全场爆发掌声,并收获不少好评。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在戛纳


影片放映时,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就坐在导演刁亦男的一侧,映后他和刁亦男握手,并对他表示了祝贺。

 

昆汀说这是他近几年看过最美的电影,看完后第二天越想越喜欢。

 

从飞车割头,到雨伞血花,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刁亦男强化了对血腥场景的表现,这也与昆汀·塔伦蒂诺钟情的暴力美学不谋而合。

 

昆汀能看嗨,并不奇怪。



我们在《南方车站的聚会》所中看到的刁亦男,变得更加含蓄而内收。

 

他开始沉浸在自我的影像美学世界中,他渴望知己有心人能够走进来,而不是用一个通俗的方式去招徕观众。

 

或许在刁亦男看来,这是一种忠于自我的、高级的表达方式。但其中许多语焉不详的符号,依然会让许多观众觉得过于艰涩和隐晦。

 

当这些视觉符号与镜头闲笔,难以顺利地承接起剧情的发展与人物内心的变化时,这便阻断了电影叙事的流畅性。

 


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夸《南方》在黑色电影新风格的突破,但鲜有人提及“共鸣”两个字。

 

《南方车站的聚会》容纳着刁亦男的理想与野心,但却少了些情感的分量。

 

刁亦男说:


“《南方车站的聚会》结合了地理空间上对江湖的概念,以及我内心深处对江湖的理解。他们虽然是边缘的小人物,但是有着非常强的道德判断,文明世界里往往是复杂的计算,可是在他们身上是特别本能的,毋庸置疑地去完成他们认为对的事情,非常简单,但非常高贵。”

 


刁亦男说,拍摄这个故事的想法早在《白日焰火》之前就有了。

 

多年前的一天,他在沙发上听到一首外国歌,歌词描述道:

 

“想到自己是一个被追杀、身负赏金的逃犯,想往海边一直跑,跑去找初恋情人,让她把我杀死领取赏金。”

 

浪漫,奇情,又不失迷人。

 

刁亦男很是喜欢,但又觉得这种文学性的想象过于矫情,还是选择放弃。

 

直到几年后,他看到一则新闻报道,有一个越狱的逃犯,看到通缉令发现自己值十万,于是找人举报自己把钱留给了亲人。

 

当初矫情的想象变成了新闻,有了现实案例的支撑,刁亦男才有了将故事拍成电影的勇气。

 

然而,刁亦男一直没能从“矫情”中走出来。

 


刁亦男说:“我想要的是一种少数派的浪漫。包括对空间、对时间的眼光,把男女置于什么样的空间,所形成的气氛,诗意的感受。”

 

影片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警察追捕周泽农闯入了动物园,无数双野兽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动物,是失语的人。

 

人,是迷失的动物。

 

在此时,世界被喻化成丛林,人像丛林里的动物,呈现出他们本能和所谓生猛的一面,而动物则映照人性的反面:无辜、神秘且柔情。

 


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影片有大段的夜戏,占到了全片85%的戏份。

 

黑暗中的霓虹,照亮了人性中鲜艳的丑恶。



摩托车、宾馆、码头、旧家具城、工地、脏乱的筒子楼、沉默寡言的人物、带着戾气的方言、破旧的城中村、逼仄、潮湿、阴暗的街道、神奇的夜光广场舞鞋......

 

这些经过精心挑选的城市景观,共同织构起一个破碎且系统的影像世界。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评价道:“电影没有拘泥在中国电影的传统之中,而是对黑色电影和警匪电影在美学上进行了大胆创新。”

 

一语中的。

 

《南方车站的聚会》于刁亦男而言,其实就是一场孤独的盛宴。

 

他任性地取悦自己的灵魂,而代价是品尝世间的孤独。

 

不同于贾樟柯的质朴、王小帅的萧条、娄烨的颓靡,刁亦男镜头下的中国社会景观,是一个带有极具风格化的电影世界。

 

这其实是中国社会的艺术化变体,是想象与现实结合的产物,有梦幻,也有厚重。

 


重表现而轻叙事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不会是刁亦男的终点,而是他实验性狂欢的起点。

 

这部不够“成熟”、略显狂野的电影,是他向大师境界发起冲击的一次尝试。

 

搜寻着中国黑色电影新语境的刁亦男,我倒是很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

 

到那时,也许他能更纯熟地掌握电影文本的平衡性。


抑或只用符号,就可以堆砌起一张人性与现实的瑰丽画卷。



-END-


本文为作者 猫影文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115

猫影文娱

点击了解更多
嗅出爆点,捕捉真相。
扫码关注
猫影文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