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年底在影视公司找工作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9-12-17 12:28 1018

作者 | 雨茜

编辑 | Amy Wang


2019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对于影视人来说是难熬的一年,在对影视行业总体观察发现,自去年以来,行业已进入明显的调整期。尽管票房收入仍在增加,但增速却体现出明显的放缓迹象。行业内部分上市公司经营业绩下降、热钱撤离、大剧开机数量锐减、曾经的头部公司遭遇危机、龙头格局被重新改写等重大事件的发生使得整个行业不断缩水。


这一点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或想要入行的外行人等没有从业经验的人群表现得十分不友好,他们得到实践的机会少之又少,无法实现快速成长。而对于已在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人士,跳槽困难、工作压力大、薪资待遇低等问题成为了绕不开的话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竞争加大、市场淘汰、求职困难等严峻形式将继续深化,但从长远来看,影视业想要步入成熟,形式的严苛却颇有“刮骨疗毒”之效,它使整个影视市场回归理性,与此同时,伴随科技的发展,短视频、直播带货等新兴产业也不断地吸引大众的眼球,成为寒冬中的一剂保命良药。


在此背景下,猫影文娱(ID:maoyingtv)采访了多名求职者与用人单位。

 

(一)新人组:满腔梦想,却不得不向生活低头


01

石锐 编导专业 大四学生

“热爱是真的 想赚钱也是真的”

 

编导出身的石锐一直有个导演梦,他的求职目标为导演助理或摄影助理,在12月底约了几场来自北京的面试。


“我是想先跟剧组,从助理做起。但也投了几个传媒公司,主要是短视频方向,现在这个是主流。如果助理面试不理想就打算做传媒,会一直做下去。”但当记者问起他的导演梦的时候他哈哈一笑。


“现在我们这一代人有一句话就是,别跟我谈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躺着把钱赚了,没钱啥都不行。”石锐将一则招聘信息展示给记者看,对于里面实习无薪资的标准表示不能理解,在他看来梦想再怎么热忱,没钱寸步难行。

 


但石锐也向记者表示虽然嘴上说赚钱是第一位,但只要能支撑生活,还是会在这个行业继续下去,不会因为赚的少而转行。


“赚多少钱算多啊?没人会觉得钱赚得多。”来自东北的石锐有着天生自带的幽默基因,在求职与生活方面尽显豁达,他告诉记者未来还想开一家西餐厅发展一下副业。

 

02

小七 电影制作 大四学生

“想拍限制级电影的女导演”

 

 “对于找工作这件事也会害怕,家里人其实也不了解这个行业,我最担心的就是在我奋斗期间,他们会觉得我无所事事,因为艺术看起来太缥缈。”


与小七的谈话中,记者感触最深的就是她的矛盾。一方面是对电影事业的向往,另一方面又怕无法给家人一个好的交代,但在后来的谈话中小七反复强调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能留在这个行业是令我骄傲的事,我相信只要看到我在努力奋斗,家人就不会施加过多压力,他们也是吃苦爬上来的人。选择这个行业就是因为我接受不了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喜欢就是最大的理由,没什么起色没关系,吃得上饭就行。”


当谈到对电影行业的想法的时候,小七还是相当理想主义的,比如非常认真的说希望中国电影早日出台分级制度。


“观众们的审美是要引领的,你没有机会或者很少的机会给他们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他们就无法体会到这东西的美和价值。”


但小七也表示在刚入行的时候还是会“老实”,想拍的东西如果上映不了就去参赛,慢慢带入市场的视线。


对于如何看待女性做导演这件事,小七只有一句话——“是沙是石,沉海一样重。”


“我自认为是包容性和接受度比较强的人,我希望做好我自己就行,别人的我不管,与我相关了,我会坚持原则的情况下妥协。”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询问她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话,小七沉默片刻后这样回道。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03

张坪 群众演员 29岁

“不想当周星驰的快递员不是好群演”

 

今年五月还在餐馆上班的张坪看到有人在抖音发的群演片场花絮,萌生了想去尝试的想法,于是在五月底成为了一名“横漂”,然而九月份就离开了。


“办好演员证后可以面试前景演员,6个人站一排,然后对面有3个人来面试我们,大概是横店公会的经理、导演或者副导演,他们喜欢颜值高的然后对我们说,不好意思,你们中间只有一个勉强还行其他人回去吧。我很丑,就被刷下来了,那时候我还以为可以展示才艺,就叫住他们说我会才艺,他们问我会什么,我说我挺喜欢写文章的,他们扭头就走。”


记者追问他,平时有发表一些作品吗,他回答自己只有高中学历,平时喜欢写一些东西放在QQ空间里,并将自己的QQ号告诉给了记者。


谈到自己的离开,张坪坦言自己挺喜欢演戏的,尽管收入不高但都不是最后选择放弃的理由。


“群演90一天,前景220元一天,特约300到500一天。6、7月份还好,到了8月份整个横店只剩下十来个剧组,我6月演戏25场,3400多元;7月24场戏,3000多一点;8月13场戏,公会戏只有五六场,现金戏(非演员工会)6到7场,1000多元。但是现金戏没有保证,可能会不给,是私人的,所以公会不鼓励大家去搞现金戏,但是戏又特别少的时候,还是会有群演去接现金戏,生活所迫,房租都快交不起了,总不能睡大街。”


真正让张坪离开的原因是这个行业没有保障,也看不到发展前途。


“有一次和武行对打,他们打起来很猛,一个不小心直接打到我眉心了,鲜血直流,痛得我眼睛一黑,就下场去休息了半小时,后来眉心贴了创可贴不方便再露面,就侧身躺在地上演躺在地上的尸体,不过躺尸可以多拿10元,就当医药费了。感觉群演也好,武行也好,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经常有人受伤,也只是简单包扎。”


“原本也希望能得到好的机会,像周星驰那样可以指导剧本改改台词,但群演和专业演员差距还是很大的,真正能从群演走出来的没有几个。”


张坪说到这就匆匆结束了采访,目前在金华做快递员的他还要赶着上工,双十二刚结束他表示又可以多赚点钱了。

 

(二)资深组:我们呕心沥血,却只能勉强度日

 

04

四妹 编剧 三十而立

“单亲妈妈 孩子五岁 月薪5000 房贷3000 我的人设”

 

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刚将自己团队做好的宣传片提交送审。目前她自己成立的团队一共有四个人,她负责对接项目和写脚本。但她表示压力非常大,一天都不能懈怠。


“一个宣传片3万,四个人分,制作周期一个多月。下个月就没有了,下个月就没饭吃了。”


她表示今年也考虑过回归公司发展,薪资压力会小一些。但和几个公司谈过后发现,自己一个月只写一个脚本可以拿5000,去别的公司一个月要写七八个方案,好几个业务也就拿七八千。


“这样算起来,还是自己做更划算,省下来的时间我还可以多对接几个项目。”


关于影视方面她表示回暖再说,目前不会碰——“今年影视特别不好,明年肯定还是冷年,先拍宣传片这些,活着最重要,其他都是扯淡。”


谈到为什么不去大城市发展的时候,四妹坦言大城市的生活成本更高,在北京拿八千和小城市拿五千其实是一样的,尽管大城市平台机遇好,但优秀的人才也特别多。此外考虑到个人因素,四妹也表示不会轻易挪地。


“女孩嫁人之前一定要看清楚对方家里,有时候时间太短看不出本质……”在说到个人生活上,四妹似乎不愿多言,只有着无限的感慨。


“扎心啥,我都不扎心,早点结婚,这样你就能和孩子一起长大。”

 

05

孙盛 影视演员 戏龄四年

“身高是硬伤,但不应该成为一个硬伤”

 

“我从大一就开始接通告,做演员大概四年左右,但接到的戏有一半都没法去面试。因为很多戏会对身高会有过于严苛的要求,有些角色我看了人物小传觉得我很适合,可以把握。但就因为身高问题就没有资格去参加面试,我觉得是很不公平的。”


阳光帅气的孙盛,172cm的身高在南方不算一个特别矮的标准,但却成为了他进军银幕的绊脚石,对此他一直觉得十分无奈与惋惜。


“很多剧组都要求男演员净身高175cm以上,我觉得这个标准特别没有必要,因为我觉得演员只要是这个角色他把握的好,那么差了几厘米这个问题是可以改变的。就比如,你矮了可以鞋里垫一点东西,你高了那你站的时候你就站矮一点,或者是摄影师站高一点,这个是可以去解决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没有必要的限制。”



对于现在的寒冬状态,孙盛坦言他也非常难,但还在坚持。但在最近的几场试戏中他发现了一个不好的现象,大部分的剧组对演员的台词功底似乎没那么看重。

 

“我是一个对台词比较偏执的人,如果一个演员台词抓不准,外行观众可能会买你的帐,会觉得好像差不多呀。但是我们作为表演系出身的科班看到你的台词抓的点不好,不能通过你的台词让我明白你想表达的意思,这个是不对的,像他们老一辈的演员孙红雷、黄渤,他们的台词就是抓的很对,你闭着眼睛听他们的作品,你也能体会他们表达的意思。”

 

(三)用人单位组:传统与新兴行业陷入冰火两重天

 

06

刘宇 制片人 三十二岁

“影视圈是个围城,在里面的人想出去,在外面的人拼命进来。”


对于影视寒冬求职难的困境,刘宇表示用人单位招人也有苦衷。


“招制片人我们主要看资源和经验;编剧主要看作品;演员不好说,有时看外形有时看演技。当然任何一个行业对高颜值都不会有反感。”


但刘宇也表示这两年公司裁员大于招人,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转是重中之重。


“我们更愿意招实习生,没有自己的一套工作逻辑反而听话好用。适合岗位的人很多,但适合公司的人很少。”


当提到手里的项目时,刘宇则是连连摇头,表示无奈。


“奉劝那些即将毕业的充满热血的影视大学生们,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别入这行。我手里压的一个片子,前前后后投入了三年的心血,到现在还是上不了。还有一个项目,资金都到位了但是不敢开拍,玄幻盗墓的题材放到明年基本过不了审。”


记者离开的时候发现刘宇的公司在楼下还开了一家艺术培训机构,也属于公司的业务范畴。用刘宇的话说现在什么赚钱做什么,走艺考想当明星的学生仍不在少数。

 


07

小倩 短视频编导 25岁

“到处都在找主播,没上过学的都要。”

 

“我现在特别困惑,明明我们的影视业发展还不成熟,电影电视剧怎么就成为传统行业了?哪传统了?”但随着短视频、直播的崛起,短平快的消费模式正变得空前强大。据记者了解,在深圳杭州这种科技发达的地方,遍地都是拍短视频的公司。小倩坦言尽管她不愿接受,但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毕竟做短视频的周期短,成本低,变现快。


“写个脚本,过不了审就写下一个,一点不肉疼。什么流行做什么,不像电影电视剧制作周期好几年,有些东西也许现在流行,但等放映的时候市场风向早变了。”


对于招人标准,小倩表示这个行业的要求会比传统影视业低。“对于网红,没有学历限制,长相可以包装,才艺可以培养。只要你有网感,有创意,懂美妆穿搭差不多就符合了大部分用人单位的要求,当然如果你的号粉丝百万,以上要求全都可以没有。”


小倩向记者透露,做短视频的公司正在疯狂的增长,也在疯狂的招人,但同样的竞争也变得空前激烈。


“很久都没睡一个好觉了,每天都在不停的想创意,想策划。一旦你不能给观众更丰富有趣的内容,粉丝量就会锐减。”


诚如小倩所言,短视频行业的兴起成为了许多大学毕业生的首选,这个行业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不仅有饭可吃还有可能爆红。人才的涌入更进一步推动了短视频行业的壮大,在5G到来之际,不少传统的影视公司也都纷纷转入其中推广新业务。



但仍然很大一部分的从业者坚守在自己的领域,用孙盛的话来说,寒冬也许不是一件坏事,淘汰掉那些不专业的人,这个行业才能更加成熟。但凡还在这个行业坚守的从业者,大都深信中国影视仍希望无限。未来影视业仍将体现多领域、多层面的发展体系,具有高质量、精品战略且具备资本实力的公司才有希望。



-END-

本文为作者 猫影文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141

猫影文娱

点击了解更多
嗅出爆点,捕捉真相。
扫码关注
猫影文娱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