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甄子丹:我解脱了。


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叶问用揪耳、掐鼻、拍屁股三招,稳如泰山地赶走了欺负万师傅之女万若男的几个美国中学小混混。


叶问在万师傅家比武,从全力开干到单手对决,现场被打得七零八落,难分胜负。突然,旧金山发生地震,两位大宗师狼狈地躲在桌下,比武就此结束。


叶问和美国军官终极对决,左臂和肋骨都受到重创,被钳制的叶问几乎快被打死,危急中,他不得不抬腿踢裆,连踢两脚,扭转战局,最后用标指重刺对方喉咙,彻底胜出——叶问,用了他从前最禁忌的必杀。


这是叶问受伤最多的一集,最终,头颈癌夺去了他的生命。



虽然故事格局和第二集过于相似,反派的种族歧视脸也一样不少,甚至部分角色逻辑模糊(对,说的就是吴建豪),但《叶问4》在我看来还是及格的,就上面说的三场打戏,是这个系列从没有升级过的三重身份——长辈、凡人、具备杀人技能的武力者。




或者今后,功夫片就此告一段落,但在这个诀别的时刻,我们还是能看到他在如此传统老旧的题材里努力做着突破。


电影首映礼前一个小时,第一导演(ID:diyidy)短暂地采访了主演兼监制甄子丹。


他说,他终于解脱了。



一个在合拍片时代诞生的超级巨星,送别了他的“成名角色”。


无论电影还有多少缺陷,甄子丹是放下了,他终于可以卸下包袱,回到《杀破狼》、《导火线》那时的格局之中。


他说,接下来的《怒火》会非常牛逼,基本就是时装动作片生涯最佳的那种牛逼。


动作迷,还是会等甄子丹,不然呢,谁还会在纪实格斗上下苦力呢,你看去年口碑如此溃败的《大师兄》,片中他奉献的两场打戏,依然让近年的其他同行叹为观止。


和子丹认识了整整9年,我了解他现在获得的自由感,《吐槽大会》也上了,《叶问》也收官了,真的对那些陈年往事翻了篇。


而他对动作电影,却一直没熄灭怒火。



01

完结,完美


第一导演:《叶问》2008年上映的时候,正好是大陆香港合拍片的巅峰期,之前合拍片一直没有明星的出现,直到那个时候你火起来。但现在,这个时代也慢慢收尾了,正好也到了《叶问4》结束的时刻,感慨不感慨?


甄子丹:我觉得这个没什么,人生嘛,肯定有高有低的。


《叶问》之前我都有一些很长的从业经历,第一集成功塑造这个人物后,确实是再次让大家喜欢上功夫片,也带了整个中国武术的热潮,作为演员我肯定是很开心,但是同时,我觉得这个IP也稍微被过度消费了。


我自己拍了四集,但是其他人拍了更多的叶问,电视剧也有,前传、外传、左传右传⋯⋯大家都没有保护好这个IP,当然这个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觉得我只能把我们每隔两年半、三年拍的系列,把它尽量做到最好。


所以到最后,我是解脱了,真的。



你也懂我以前的作品,之前我喜欢拍时装动作片的嘛。我们成功了,拍了4集了。但作为一个演员,我不希望在这个角色上定型。


我是甄子丹,我之前拍的《杀破狼》还不错,大家也蛮喜欢的。《叶问》之后还有很多角色要探索,解脱了,也希望画上一个最完美的句号。


第一导演:通常完美的句号很难画啊。


甄子丹: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想达到的高度,我相信我们离这个高度越来越近。


为什么?因为从我们香港到马来西亚,到新加坡、佛山,甚至昨天(12月18日)西安的点映,普通老百姓看完之后的反应,基本上都达到我们的预期。


《叶问4》新加坡路演


第一导演:起初有想过拍第四集得是一个怎样的收尾吗?


甄子丹:拍第三集的时候,我已经宣布不拍了,我继续去发展其它的项目。


但是基本上,我走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大家都问你要不要再演叶问,什么时候再演?


经过几年的酝酿,叶伟信导演找到我们,说我们可以再拍多一集。刚才我说到了,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节点,能够跟功夫片说“再见”,我觉得《叶问4》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束。


甄子丹和叶伟信


第一导演:《叶问》结束后,感觉香港电影很难再有同级别的功夫片了。


甄子丹:首先功夫片本身是很难拍,你得有中国武术的底子,外国人很难有好的中国武术底子。就算有也没用,他还要有中国文化、中国的情怀味道,还要有演技,这才有机会拍出好的功夫片。


当然因为《叶问》的带动,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功夫片,只是大家不认可嘛。因为是很难很难拍的,对不对。所以差不多了,是时候收尾了。




02

用历史眼光看“故事”,你肯定会挑剔


第一导演:最后的一段人生,叶师傅的困境是什么?


甄子丹:这个是叶伟信导演去处理的,我一点压力都没有,我说你想好怎么弄了我就再多演一次,都是他去想的。


第一导演:第三集的时候,你们曾经做过一个主题规划,说第一集是“生存”,第二集是“生活”,第三集是“生命”,这一集它要定义的应该是什么?


甄子丹:“只要你有自信在哪里都行”,这个是台词,也是这集的命题。


因为整个故事是说叶问到美国找李小龙办事,发现华人在当地的一些不平等的对待,他自己也发生了不好的情况,他有生病,他有感受到新的体会,也透过这个重新的体会,带出信息给观众。


陈国坤饰演的李小龙


第一导演:好像叶师傅没有太大的年龄增长?


甄子丹:叶伟信想过,说我是否要演一个很老的叶问,他说他不希望。


因为终归我们是塑造一个英雄人物,如果这个英雄老了,观众心里会不舒服,所以在某个程度上,我们是把他美化了。


我也会去把自己的状态演老一点,甚至去扎好多白头发,还有一些皱纹,但这终归不是一部纪录片。



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历史人物,确实存在过,确实是李小龙的师父。所以大家都在这个人的身上有一种还原历史的倾向,他有没有做过这个,有没有做过那个。


但我们的叶问并不是一个真的按照原型拍的角色,因为⋯⋯我们这个系列很成功,大家就会想,叶问的一生有没有那么传奇?其实第一集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叶问是谁呢,坦白说,我们第一集还利用“李小龙的师父”这个关系。


第一导演:其实他有没有去过美国。


甄子丹:用还原历史的眼光去看这部戏,就没法看下去了,你肯定会挑剔的,这个发生过吗?这个也没有发生过。


叶问也没有第一集里那种“我要打十个”,然后赢了拿蕃薯,也没有圆桌子跟洪金宝打,上擂台他都没有做过的,这个是故事来的。


《叶问》系列名场面“我要打十个”


第一导演:说到打戏,这次70年代美国军人的打法是什么样,它离现代的军用格斗术还不太一样吧?


甄子丹:其实《叶问》打戏好看,不光是它的设计,而是它带动了情绪,观众会觉得叶师傅他要出手了,他出手的时候,你就会情绪高涨,是这个道理。


坦白说,就是这个人物的演绎还有故事的情绪带动了人物的动作上的感受。你导演带动了观众的感情,打什么大家都觉得有劲。



第一导演:这两年很多卖座片都带有民族主义情绪,《叶问》从第一集到现在一直都有,恰好《叶问4》到了极限。


甄子丹:这个我觉得是好事,民族主义,美国好多商业片也都是民族主义,大美国主义,那我们中国电影也拍这种题材是没问题的。只要在商业上得到观众的平衡,主旋律我觉得没问题的,大家喜欢看就行了。


第一导演:这次还跟《星战9》撞上了,你也是《星战》宇宙的一员,挺巧的,但《星战9》口碑非常崩。


甄子丹:可能原力在我这边,哈哈,我不评价了。我跟迪斯尼的关系也非常好,他们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之后还有《花木兰》。


我自己完全是迪斯尼电影的影迷,他们每一部电影我基本上都是捧场的,没得说,是一家非常有质量有良心的公司。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


《花木兰》



03

《怒火》是我最牛逼的时装动作片


第一导演:我刚看到《肥龙过江》定档了,但我更期待你的《怒火》。


甄子丹:《怒火》是很牛逼的一部戏,那戏路是我特别想去探索的。



第一导演:你觉得《怒火》这个片子出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级别的电影?会刷新你以前的时装动作片吗?


甄子丹:是我从影以来最好的时装动作片,应该是的。


第一导演:比《导火线》还好吗?比《杀破狼》还强?


甄子丹:某个程度上它不一样,你说纯粹在武打方面,是很难去比较的。


《杀破狼》《导火线》那个时候我在电影里体现MMA混合格斗,当时没有人做过,而且整部片的节奏和关注力都是分布在动作上的,好像在拍一部格斗教材、动作教材。


《怒火》在武打方面肯定会创造一个新高度,但是它是一个整体的东西,无论在表演、故事还是枪战,都是我这几年最好的警匪片。


第一导演:有能对标的电影吗?《碟影重重》能对标吗?


甄子丹:我觉得比《谍影重重》好。


第一导演:这么厉害!!


甄子丹:对。我真的觉得很不错,真的是我近年最满意的时装片了。



第一导演:那它能引领像《导火线》那种动作潮流吗?


甄子丹:这个很难去推测。但是你说警匪片,我觉得这个片已经⋯⋯


第一导演:到顶了?


甄子丹:不敢说到顶,反正就是我很兴奋,我想早一点跟大家分享这部片。


第一导演:《怒火》之后那部电玩改编的《热血无赖》还在吗?


甄子丹:有,因为这个游戏的第一部就是我参演的,和他们一同开发创造出来的,年底应该确定了,希望明年能出来。


背景是香港,但是故事,他可以去哪里都行,可以去巴西,可以去其它任何地方,反正就是一部警匪加很悬的商业元素,那种大型飞车的好莱坞片子,我会往那些电影的方向去做。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299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叶问4

查看更多 >

甄子丹

查看更多 >

功夫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