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赌《婚姻故事》会提名几个奥斯卡?

2019-12-23 11:53 3011

《婚姻故事》以温柔口吻、深入人心的镜头语言,检视了一段婚姻的裂痕,在法律的无情倾诉下,露出张牙舞爪的可恨面容,然而在双方看不到的地方,却让我们理解这段感情如何相爱、冲突,最后理解婚姻背后的真谛。 


导演诺亚·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在奈飞上线之后,口碑都非常好。目前豆瓣的评分为 8.8 分。所以这部电影是如何拍摄的,都经历了什么,这篇文章告诉你。


你从不会听到导演鲍姆巴赫在片场大喊“action”,相反,打算开拍时他会轻声地说“准备好了没”或甚至更温柔地说“开始”。这位著名的50岁导演说:“如果我们能消除拍摄和休息之间的界限,那就更自然了。”


当然,鲍姆巴赫的真实生活和银幕上的生活从来没有太大的分界线。他的个人首部电影《疯狂二十年华》(1995)灵感来自他大学毕业后的不适;2005年拍摄的《鱿鱼与鲸》重新审视了他父母离婚给他带来的伤痛(片中杰夫·丹尼尔斯甚至穿了鲍姆巴赫父亲的衣服);《年轻时候》(2014)40多岁的鲍姆巴赫探索了他对衰老的恐惧。现在,他的最新电影《婚姻故事》的灵感不仅来自2010年鲍姆巴赫本人和女演员詹妮弗·杰森·李的离婚经历,而且还受他的朋友和家人给他讲述的关于他们自己的婚姻故事所启发。


斯嘉丽说:“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导演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和酝酿的故事。”



故事的中心是一对已婚夫妇,纽约导演查理(亚当·德赖弗)和女演员妮可(斯嘉丽·约翰逊),两人在惨烈的争吵、嗜血的律师和激烈的监护权争夺中相爱相杀的故事。鲍姆巴赫说:“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写一个关于离婚的故事实际上可能也是写爱情故事的一种方式。



导演说,我想拍这部片的想法有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有行动,直到2016年,那时他的影片《迈耶洛维茨的故事》正处于后期制作阶段——该片讲述了几个兄弟姐妹为庆祝父亲的艺术作品而重聚纽约的故事;鲍姆巴赫的父亲是个小说家,母亲是《村声》杂志的评论家——这时,他决定认真地制作“关于离婚的爱情故事。”虽然鲍姆巴赫借鉴了自己的个人经历,但是他也花了几个月研究这个问题,和离婚律师、法官、调解员交谈,甚至询问了朋友关于他们的的婚姻破裂经历。”“大部分的离婚总有一些共通点,经历相似情感上的煎熬——没有人能从容面对。离婚会使某些人成长很多;唯有实际走过,才能知道婚姻背后的含义。”导演说他的灵感来自于离婚电影《克莱默夫妇》、《射月》(1982)等,但英格玛·伯格曼的《假面》,才真正影响他的空间设计与构图。


他与摄影指导不断研究英格玛·伯格曼电影,如何在特写下,呈现多人物观点的叙事镜头语言。“在某些场景中,律师成为具讽刺性的表演者;(主角Nicole和Charlie )在某种形式上失去声音,因为律师夺走他们的声音,歪曲本意。”导演表示,“他们几乎像婴儿刚学说话,仿佛没有自己的意识,也使得他们更加脆弱,处境变得更动荡不安。”



鲍姆巴赫很早(写剧本时)就决定由亚当来扮演查理,亚当出演过他三部影片,分别是《年轻时候》的男主,《弗兰西斯·哈》和《迈耶洛维茨的故事》里的配角。两个纽约人经常一起用餐琢磨主要人物的细节。亚当曾经历父母离婚,2013年他和女演员乔安妮·塔克结婚,他建议查理的职业应该是一位戏剧导演。“这是个漫长的谈话,历时数月,从一家餐厅开始,到后面基本上只是把场所更改到了片场而已,”这位35岁的演员说道。



斯嘉丽,34岁,也很早就到位了。当鲍姆巴赫在他们2017年的第一次午餐时发现约翰逊正在经历第二次离婚(当时她正在拍《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与《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他不确定她是否会对这份工作感兴趣。鲍姆巴赫说:“我当时想,‘所以你要么爱要么恨这个’。”事实证明,挖掘自己的情感包袱,正是她拍摄《复仇者联盟》后心之所向的。“连续拍摄10个月这类作品需要大量的体力,”斯嘉丽说让我坚持下去的一件事是,我知道某些挑战将以另一种方式呈现,那时我能够使用另一种力量,而不仅仅是我的肌肉。”



像鲍姆巴赫一样,一些演员也潜心进行了前期研究,比如,劳拉·邓恩是另一位早期到位的演员,饰演为妮可辩护极具攻击性的女律师,她见了几位真正的离婚律师,包括劳拉·瓦瑟,她的客户包括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约翰尼·德普和阿什顿·库彻。邓恩说:“她是个非常强大的人。尽管感同身受和真心实意——我认为劳拉就是一个例子——但离婚的生意就是为你的团队赢得胜利的生意。”扮演查理律师的雷·利奥塔(在查理解雇了艾伦·阿尔达扮演的一位更善良但稍显笨拙的律师后)接触了一位行业重量级人物——虽然运气不太好。“我试着和马丁·辛格联系,因为据我所知,他是个大人物,”利奥塔说道。不过,辛格当时正在处理一位客户的紧急情况,一直没来得及和这位演员见面。”“到那时,我不需要和那个人交谈了,”利奥塔说如果你读过《纽约时报》,你就会真正看到一对离婚的夫妻之间能有多狗血。”


2017年底,鲍姆巴赫完成剧本并带去伦敦,向制作哈利·波特电影和《地心引力》的英国制片人大卫·海曼展示。两人以前从未合作过,但几年前见过面,当时鲍姆巴赫在伦敦为韦斯·安德森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做剧本修改。海曼说:“这部剧本棒极了。”我喜欢的是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不管他们是多么的针锋相对,你们仍然不会怀疑他们彼此之间的爱。”


海曼和鲍姆巴赫向多家制片厂展示了这部剧本,虽然其中有几家对此表示感兴趣(据说包括亚马逊在内),但是Netflix却占有优势。尽管鲍姆巴赫曾经对流媒体表示怀疑,他一直以来是大银幕影院体验的支持者——但《梅耶洛维茨的故事》带给他不错的体验,所以他愿意重新审视。尤其是这次Netflix为《婚姻故事》提供了有史以来最长的影院窗口——整整四周(11月6日开始)。据海曼说,Netflix的ScottStuber答应了“我们的一切提议。”



在1800万美元的预算到位后,鲍姆巴赫开始着手投入拍摄中,并一如既往地专注于细节。“诺亚毫不留情地推动一切进展,”海曼说。他安排美术师Jade Healy寻找用于拍摄查理唱《Being Alive》的纽约酒吧以及妮可的母亲(Julie Hagerty)居住的洛杉矶房子,他要求必须完美。“你听说他是一丝不苟的,”Healy说,这是他第一次和鲍姆巴赫合作。“但实际上他只是希望一切都要精确。如果你带给他一个道具,例如一份法律文件,那么你最好已经先做了反复检查,因为他会检查并且发现其中的错误,你不能造假,因为他希望让人感觉真实。”


《婚姻故事》查理与妮可为剧团收益留在纽约,还是为影集收入前往洛杉矶,作为两人分歧点,更延伸成儿子监护权之争,美术、摄影团队也以纽约、洛杉矶为分界,做出不同的视觉规划。在美术指导Jade Healy前脚还没离开上支案子,后脚即踏入这场《婚姻故事》中,她首先搜集两地大量照片与观看70部电影,以忠实呈现纽约、洛杉矶的真实样貌:“我们在洛杉矶与纽约都有人脉提供相片。我想到两地的光线看起来该是什么样子。”她举例纽约的深绿色,与之相比天气明媚的洛杉矶,则呈现阳光亲吻过的浅绿色。“洛杉矶的温暖与服装等,与纽约整体的钢铁色泽相比,是显而易见的差异。”摄影指导Ryan表示,剧组试图加强纽约暗灰色与洛杉矶阳光明媚的的印象,这恰巧吻合查理、妮可的心境,而Healy也解释她的设计理念:“在洛杉矶,查理仿佛受困在他的租房里;妮可的空间不断扩张,但在纽约她没有自己的空间做想做的事。”


谈及查理在洛杉矶的家,Healy忍不住道:“要找到那间房子真的很困难。”导演也坦言,要找到一间客厅、厨房分开,但仍然可以从客厅看到厨房的房子很不容易,最终他们在好莱坞附近租到一间屋子,Healy说明:“我们粉刷牆壁、放置地毯,使整个装饰色调保持一致;除了他的儿子Henry拥有一间有生命的房间;这是一间悲伤的房子,让人对查理感到抱歉。”



尽管鲍姆巴赫做了详细准备,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开始于2018年1月的47天前期筹备基本上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有一个例外:洛杉矶的完美场地落空了。“诺亚已经爱上这所房子好几个月了,在我们拍摄前两周,没有得到这座城市的批准,”Healy说。鲍姆巴赫被迫在一个不那么理想的场所里拍摄妮可让她妹妹梅里特·维沃为查理提供离婚文件的戏。不过,不知何故,这场戏还是成功了。鲍姆巴赫解释说:“我觉得这让我处于查理所处的位置,这让我处于一个计划外的境地般的让我感到不舒服”。


对于演员来说,鲍姆巴赫的细致有其挑战性。每个镜头的位置,场面调度里的每一步,尤其是对话里的每个词都是以钟表般的精准度绘制和执行的。“他不希望台词被念错,不容任何修改,”利奥塔说。“他是狂热的,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对这件事是如此冷静,不慌张。”


不过,他确实会要求拍很多条镜头。“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会在哪些可能有点良性的事情上琢磨很久,有时你会感到很崩溃,因为你已经做了各种尝试,但他就是不喊过,”面对采取库布里克式导演风格的鲍姆巴赫,斯嘉丽是这样评价的。“我猜这有点神经质了,但这是一种视野,一种艺术视野。”



在这部电影最具爆炸性的时刻之一,一个长达11页的场景,查理和妮可重聚,希望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进行坦诚的谈话,但很快升级为歇斯底里的争吵,鲍姆巴赫、德赖弗和约翰逊为这场戏排练了几天,策划他们在戏里的一举一动。这场戏,他们拍了两日,几十条镜头,把他们逼到了极限。约翰逊说:“诺亚简直无情。拍完这场戏后,他给我们每人一瓶酒,我当时好像立马就开喝了。”德赖弗也说拍这场戏让人筋疲力尽,尽管事实证明他能像他的导演一样一丝不苟。鲍姆巴赫说:“对于亚当说‘下一条镜头我会试试这个动作,尝试交叉双腿’,这很重要,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由于拍了许多条镜头,所以剪辑室里有一卡车的镜头要处理。“素材太多了,我感觉有人可能会迷失在其中,”鲍姆巴赫的剪辑师Jennifer Lame说道,开拍前她就和导演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分解剧本。“但有意思的是,由于我们经常讨论这部电影、人物和故事,所以当我看着这50条镜头时,我立马就知道该用哪条。导演希望,查理和妮可感到困在他们愤怒里,实际上他们陷入同样的困境,我们想模仿《最后一场电影》中的特写镜头,他们互飙脏话,想杀了彼此,我们想在爆发一刻前,感受到强烈情绪张力。”


然而,将136分钟的影片拼接在一起,就像鲍姆巴赫的其他作品一样,是个十分痛苦的过程。海曼说:“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电影一开拍剪辑也开始了,然后他会继续向前,但然后他又会返回到影片开头,向前一步,向后一步,向前两步,又退后两步。”



这部电影本可以在2018年秋季电影节前完成,但一旦超过了这个截止日期,“我们无法停下来休息,”Lame说道。甚至当剪辑几乎完成后,他们决定再花数个月重新回顾剪辑。


8月29日,该片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远早于电影院上映和12月6日的Netflix首次放映,并获得了无数的赞誉。但也许到目前为止,这部电影得到的最大的称赞来自于一个平时不能忍受看鲍姆巴赫电影的人——鲍姆巴赫。这位导演说:“我通常是不看自己的电影的,但是这部电影我看下来了。看他们表演让我感觉也得到了宣泄,感觉是脱离了我之外的事物。”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301
相关文章

婚姻故事

查看更多 >

奥斯卡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