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O Asia 开发项目内参, 7 部剧集开发案例分享

2019-12-28 22:27

 甘蕙茵,资深电影制片人、电视策划人,现任HBO亚洲制作部高级副总裁。2017年,好莱坞杂志《Variety》选其为“78位世界传媒业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来源:金马大师课 

讲者:甘蕙茵

讲题:国际制作/在国际与在地之间,寻找与观众最近的距离


首先简短地跟各位介绍我的经历,我进入HBO大约三年左右,之前是电影制片人,在大陆拍电影。后来进入电视台工作,先前在米高梅、迪士尼等公司工作,电视跟电影制片的经验都有。今天会分享我在HBO Asia参与制作跟开发的七件影视作品,以案例的方式向大家说明各个案例的类型跟特点。这些是今天我会分享的案例:《我们与恶的距离》、《通灵少女2》、《猎梦特工》、《戒指流浪记》、《夕雾花园》、《影匿人生》、《点食成金》,有些是在台湾拍摄,或是跟台湾有关的制作,也有在其他国家制作的案例。

 


《我们与恶的距离》:通过大数据分析资料、建构剧本

 

我们比较后期才参与《我们与恶的距离》,在公视开始开发之后我们才加入,同时CATCHPLAY也是我们后来的合作伙伴。这次的经验比较多是向公视学习全新的剧本开发方法,我们是如何用大数据开始建构这部剧呢?

 

公视从2016年开始出现运用「大数据分析」的想法,他们想做一个以「无差别杀人事件」为题材的作品。从「无差别杀人事件」衍生的关键词开始,通过网络上的资料数据做研究调查与分析。这些资料可能来自人们关注的社会事件与新闻事件,以及网络上针对相关事件的讨论,进一步理清它的发展脉络,以及后续的社会效应等,然后利用庞大的数据做为剧集的框架。

 

以「无差别杀人事件」来说,关键词就做了许多分类,包含事件跟人物的分类。人物分类指的是与事件相关的人物,我们马上想到的是被害者、加害者,再延伸就会有律师、法官、社工、新闻从业人员等。从这些人物身上与网络上热烈讨论的议题,去研究人物之间的冲突,从中看见人物的观点,发现人物的矛盾,在创作剧本时,将这些元素放在我们要建立的角色身上。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观众看戏剧想看的就是矛盾跟冲突,一个是受害者的妈妈,另一个是被害者的妹妹,她们如果成为了上司和下属(指《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人物设定),自然会有两个人物处于不同的立场跟矛盾,这就是戏剧最基本会好看的元素。此外,这部剧也设计了好几对夫妇,他们之间都有着不同的立场在拉扯,这就会形成很丰富的戏剧架构。



编剧吕莳媛参考了这些数据,数据帮助她建立故事的架构,当然也有她自己的发挥空间,这部剧成功的原因就是剧本较为扎实,以及立体的人物。除了大数据的社群资料分析,她们也做了扎实的田野调查,我听说她们访问了四十几个人,这让她们可以更深入地去描写人物的性格。有一个很好的剧本,紧接着才招募制作团队,另一个成功的原因就是很好的执行团队。这部剧是从十一个提案团队中选出来一个团队执行,再加上剧本写得好,自然就能够吸引到很好的演员,演员都很希望找到好角色,有机会发挥。所以一部好的剧,要有好的剧本、好的执行团队,还有营销的力量,这些都很重要。

 

综合来讲,数据如何帮助我们呢?其中一个作用是帮我们很快地发现「冲突点」,发现社会正在热烈讨论的议题或对立的想法,冲突本身就是很好的题材,也会带出新的思考角度。毕竟编剧是一个人,会有自己既定的模式跟想法,通过实际数据跟田调资料,她会发觉原来别人是这样想的。另外,针对角色的行业方面,需要进一步研究他们的术语,像律师、社工、新闻从业人员是如何讲话,才有办法写出更贴切的角色对白,这些都是大数据的有用之处。

 

到了宣传阶段,因为议题本身就很有讨论度,自然就成为有力的营销工具。综合起来,这部剧在金钟奖有十四项入围,拿到了六个奖,包含最佳影片,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是投入许多精心设计在里面。非常感谢公视跟资策会,他们做了很多调研跟数据分析,让我们有那么好的一部作品。



《通灵少女》 :有了成功的第一季后,如何做续集?

 

接着想跟各位分享的是大家比较熟悉的《通灵少女》,第二季刚播完,总共做了八集,筹备到制作花了两年的时间。简单来说,这就是个少女成长的故事,特别的是主角小真能看到鬼,她白天是学生,晚上是宫庙里的仙姑。《通灵少女》的第一季算是很成功,得到金钟奖最佳迷你剧集,这种收视与口碑都很好的作品,决定拍摄续集是很理所当然的。拍第一季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做第二季,所以决定要拍第二季之后,我们该怎么做呢?

 

先跟大家分享拍续集的考量因素,有些电视剧在前期就已经预先设计好第二季、第三季的内容,编剧已经想好那个故事的宇宙,会留下伏笔或情节给其他季度。比方说,今年年初才刚播完第八季的《冰与火之歌》,总共播了八、九年。在第七季的最后一集,史上最有魅力的两个人Jon Snow跟 Daenerys Targaryen终于走在一起,观众看到他们终于上床了。但是却发现原来他们有姑姑跟外甥的血缘关系,而且都有继承王位的可能性,那谁会是王位继承者呢?当观众看到这里,他不可能不锁定下一季,但是我们还要折磨一下观众,让大家两年之后才能看到。这种设计就是留下下一季的伏笔,拍摄时其实是同时拍的,用了两批完全不同的团队,第七季每一集一位导演,每个导演有半年时间拍一集,这种同时计划的模式,自然会让观众看完一季后追看下一季。

 

《通灵少女》是另外一种形式,她的故事是完整的,在第一季就已经讲完了。这部剧的结构基本上是小真跟阿乐的爱情故事,每一集会有一个问题要解决,同时女主角也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是一个关于成长的爱情故事。而爱情故事最美丽的结局就是其中一人死去,凄美且刻骨铭心的生离死别是最完美的结局。但在这样的情况,我们做续集该怎么做呢?


在技术上叫做「Sequel Reboot」,续集重新发动,它有几种方法,一般戏剧讲的多半是英雄打败坏人拯救世界,或英雄救美赢得美人归,或男女主角幸福快乐地活下去,或是接续侦破案件击败坏人。而当故事已经讲完,它有几个可能性可以延伸,以《通灵少女》为例,可以把时间线往前推进或往回推进,比如往前推成为《通灵少妇》,她不是少女了,进入大学或出了社会,可以发生什么故事?或者把时间倒回,她的故事是如何开始的,只是第一季的小真是十六岁,时间再倒退年纪太小了,所以不可行。



另外一个可能性是英雄片常用的手法,如果在第一季打败了一个坏人,下一季就要再创造一个坏人。但是《通灵少女》里面没有什么坏人,第二季我们放了温贞菱的角色,她跟小真有亦敌亦友的关系,也就是增加一个与主角立场相反,类似反派概念的角色,创造冲突性。或者把故事放到另一个场域,比如说小真不能在原本的地方做仙姑,她要去另外一个地方,或是转校、上大学,遇到全新的人们,这也是一种方法。某次在我的课堂上,有位同学提了一个点子,他觉得可以把《通灵少女》搬到美国,这也是一个可能性,但能不能被接受还需要多加考量。我们要考虑的是第一季成功的点是什么,这些点一定是要留下来,你变得太多,观众也会接受不了。

 

最后一种方式是把「结局重新解读」,例如王子公主幸福地活下去,其实没那么快乐,原来有第三者之类的。这就是《通灵少女2》的处理方式,第一季是生离死别,生离不一定代表死别,因此我们让阿乐的灵魂回来,用这个方法写出第二季的故事。有些观众可能会觉得怎么会这样写?但我们的选择确实有限,能做的就是上述这几种方案。

 

续集还要掌握的是第一季的某些卖点,比如大家很喜欢的是小真跟阿乐的感情, 喜欢戏剧社里的小伙伴、宫庙的配角人物,这些点应该要留下来。观众喜欢的东西,要尽量地保留。经历两年左右的时间开发第二季,需要花这么长时间,主要是因为做第一季的时候没有想到要做第二季,后来才决定做,所以就要特别去想。要考量的地方真的很多,比方原本的《通灵少女》是比较纯真的爱情故事,如果写成「大战恶灵」,就会变调成另外一种类型,变成哈利波特大斗法。如果我把她的故事场域放在新地方,小真身边的人群也要跟着变,人物的变动比较多可能不太好,这也是我们规划时要考量的部分。

 

还有要考量的是演员跟主创,要先问演员能不能再参与拍摄?幸好瑶瑶有意愿再演,本来的剧本还是有放阿乐(蔡凡熙饰演),但是他有其他拍摄计划,所以在他无法参演的情况下,我们调整了剧本,发展出「还魂」的概念,让其他演员去演阿乐。另外还要找新鲜感跟卖点,在之前的成功基础上再加一点预算,多了温贞菱这个角色,另一个假通灵少女,还有另一个宫庙,彼此要有点竞争,以及新的男主角(范少勳饰演)。新的男主角不容易表演,他一方面要扮演阿乐,也要扮演自己,一个人但有两个角色放在身体里,算是很大的考验,故事线也要更丰富。

 

以上说明这个案例,主要想分享的地方就是拍续集时的一些考量。我会建议,最好是在拍第一季时就先思考,如果有第二季、第三季可以怎么拍。

 


《猎梦特工》 掌握大中华地区优势,打造亚洲第一部科幻类型剧集 

 

《猎梦特工》目前还在后期制作中,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亚洲做科幻类型的戏剧。科幻片不是我们亚洲的强项,西方国家已经有很多制作,观众也很喜欢这个类型,但是因为这个类型的难度比较高,特效比较多,所以在亚洲区的制作较少,难度就在这里。简单说明这个故事,科学家发明了可以进入人脑看到梦境的技术,因为有了这项科技,就出现坏人想用这项科技进行犯罪,从小型犯罪展开,随着故事推进,案件越来越大。这部剧的角色元素就是由警察跟科技人员合作,共同追凶、破案,解决背后的大阴谋。

 

这部剧的卡司包含徐若瑄、王耀庆、王识贤,都是台湾本地的演员。我们在台湾拍摄,在中国大陆做特效,制片则是香港人,是一个横跨大中华地区制作的剧集,所以以这个项目我想讲的是大中华地区利用不同资源进行合制的经历。先说明科幻片的特质,首先是「设定」(Premise)要简单清楚,我刚才用几句话就把故事讲完,应该不会太难理解。比如说《西部世界》,也是HBO制作剧集,它就是以西部的环境打造一个主题乐园,里头有AI机器人娱乐大众,但当这些机器人变得太聪明就开始造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题材,很容易进行沟通。因为科幻片本身已经很复杂,通常会有些似是而非的科学在里面,所以故事题材更需要能很简单地诉说,如果观众听不懂就不会愿意看。


第二点是需要「故事引擎」(Story Engine),要有一个推动的力量,让观众愿意继续跟下去。在《猎梦特工》中推动的力量是破案,案件一件比一件重大。比如说那个探梦的科技,一开始是让人能进入梦境,后来演变成是否能将记忆拿出来?或者是否能将人的脑子相连?再设计一些更大的危机,通过这些设计一直推动观众看下去,这个就是很重要的「故事引擎」。

 

另一点是你设计的宇宙(Universe),也就是为作品建立完整的世界观。在这个小宇宙里面的逻辑是什么?这个设定很重要,在编剧脑海里的小宇宙,比如说能探梦,那能不能将梦境世界的东西拿出来呢?进入梦境历险后,会不会出不来呢?如果在梦境里死了,那现实是否会被影响呢?这个宇宙的规条要很清晰地建立,剧本才能写在既定的框架中,不然会变得乱七八糟。另外就是一些逻辑,你得告诉观众在这个宇宙的逻辑是怎样的,例如从这个虫洞可以飞到三次元世界,这些逻辑跟规条要设计得好,这是科幻片较为特殊、需要特别重视的地方。

 

制作这部剧,我们的考量有哪些呢?刚开始是来自大陆的制片人给我看这个案子跟前三集的剧本,我觉得写得非常好,他们找美国人写剧本,因为好莱坞做了很多科幻片,确实美国编剧比较有经验,对于科幻片的掌控会比较好。为何选择在台湾拍摄呢?因为我们考量到台湾的创意空间比较广,毕竟这是警匪片,中国大陆会有很多限制,就要避开这些。所以拍警匪片经常会选在香港或台湾,这样可以拍出活生生的像人的警察。这部剧后期跟特效都是在大陆做,因为大陆的资金比较多,且近几年做了很多特效片,比如《西游记》等大型特效电影。特效确实需要用钱堆出来,因为大陆有这个环境跟人才,所以在那边找特效公司或团队会比较容易。

 

那香港呢?我本身就是香港代表了,还有郑保瑞导演,他拍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西游记‧女儿国》、《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他掌控特效片的能力特别强,由他来担任监制,对团队来讲是一剂强心针,而且香港导演对于商业片在各方面的掌控都比较实在。这周末郑导打电话给我说现在后期怎样怎样,总之就是在告诉我发生什么问题。我心里想,唉,这个世界已经够多问题,你怎么也这么多问题。然后他继续讲,我现在准备帮你怎样解决,最后告诉我一句话,你的预算也不用增加,就用原来的预算来解决。你们看这是不是很好!香港导演有这种很务实的处理方法,借由他们的经验、人脉跟资源,可以解决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这部剧集结了两岸三地的资源,也无法避免各个地区的一些限制。因为亚洲并没有很多制作特效片的经验,所以这算是HBO的一个尝试吧!

 

特效方面,科幻片永远离不开特效,跟特效公司工作要留意的是他们可能技术好,但审美能力不一定好。这家公司可以在多少时间内帮你做好,同时还要考量他们在审美方面有没有基础,如果不够你还要帮他补足。特效是很耗时间跟人力的工作,便宜不了,如果资金有限,制作的时间可能要拉长一点,如果时间很赶,就要多付一点钱,增加人手。时间、金钱、人力的评估很重要,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就别拍科幻片了!

 

这部剧预计有一千多个特效镜头,以电影来说不算多,但对电视剧来说算多了。光这几个镜头就花了半年时间,目前也还在制作中。我们在拍片的过程中学习很多,因为我们不是美国电影公司,预算始终都会有限,怎么样把预算放在对的地方呢?如果整部片都是特效,那会很烧钱,必须要聪明一点,把特效放在重要的情节点上。因此前期的制作准备就非常重要,拍摄时如果随便改动方向或设定,后面可能几个月的时间就没了,一个镜头就会花上很多时间修改。如果前期有充足地筹备,清楚知道所有设定,全部都想好再拍,后面会省很多事。

 


《戒指流浪记》:掌握清晰类型,浪漫爱情喜剧的制作要诀

 

《戒指流浪记》也是一部台湾剧,是浪漫喜剧类型,在台湾刚拍完,正在做后期。总共有八集,故事讲的是男生准备要求婚,要送女生的戒指意外留在捷运上,然后戒指在很多人之间流转,最后回到原来主角的手上。他的故事就是准备要求婚,但没有戒指要怎么办?而女生已经期待地等他求婚,就从这里展开,这个故事在探讨的是人要不要结婚这个事情,每一集有一个故事,全剧有七波爱情故事,有老有少,挺可爱的。

 

它是由小说改编而来,刚开始我们听到这个提案觉得挺好的。浪漫喜剧有什么特质,其实大家都知道,当看到两个人物出现在电影海报时,一定知道他们要谈恋爱。因为是喜剧,你知道他们最后一定会在一起。所以基本上大家都知道,那观众要看的是什么呢?那就是要设计两个具有吸引力的人物。

 

人物设定很重要,通常爱情电影中两个主角需要互补,最好两人的个性要极端一点、分歧一点,如何解决两个人的矛盾?可能是吵架分手,然后再走在一起,性格上有足够的分歧,就越容易写出精采的故事。另外,爱情喜剧都会有一个相遇的场面跟情节,通常都是很特别的相遇。要解决的问题其实都很普通,都是很生活化的问题,但可以取得观众共鸣,他们的身边要放一些喜剧人物,无论是他们的朋友或是父母,来增加喜剧气氛,最后有一个快乐结局,浪漫喜剧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模式。

 

喜剧跟恐怖片的特点是节奏很重要。为什么我们会笑?因为我没有预期到会这样发展时,我就会笑,也就是「设计惊喜」,这是喜剧的基础。如果拍的时候不够好笑,剪接要怎么把它剪到好笑就很重要。当然还要有爱跟感人的成分,这是观众喜欢的。此外,喜剧的另一个重点就是「性」,很容易制造出喜剧效果,我想大家都成年了很明白,浪漫喜剧有情感、也有性感。比如经典爱情喜剧片《当哈利遇上莎莉》,最高的记忆点就是女主角如何在咖啡店假装高潮,很多人都特别记得这场戏,我们需要去设计这些场面,而且是很密集的场面,所以放进性爱的成分是可以的。

 

《戒指流浪记》其中一个特点是它串联起许多不同对男女的故事,看大纲时觉得每段故事都很精彩,然后开始写剧本,后来我们做开发的同仁跟编剧说,我们希望每段故事可以稍微串联起来,为什么呢?HBO是一个电影台,但我们为什么要拍剧集?其实就是希望观众下周再回来持续收看。因此,如果每段故事都分开,看完就开心地结束,那就不容易扣住观众,观众不会记得再回来。所以我们要让第一集跟第二集的人物稍微穿差,光是这个工作我们就做了半年,确实是不容易的调动,讲起来很简单,但真的要做起来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夕雾花园》:从书改编电影 将文字思想进行戏剧化、动态化、场景化

 

《夕雾花园》是一部电影,由HBO投资,跟马来西亚影视公司Astro合制的剧情长片,是金马影展的闭幕电影,很幸运地在金马奖获得了九项提名,也是我们现在很期待的一部片。


这部片大概五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剧本开发需要很多时间,五年、十年都是很普通的事情。故事讲的是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马来西亚华裔女孩,她的妹妹是日军的慰安妇,由李心洁主演的姊姊在战后认识一位日本园艺师,她请他设计一个花园怀念妹妹,结果他们坠入情网。日本人是她的敌人,但是她却爱上了对方,这是横跨1940到1980年代的史诗故事。


我想分享的是如何从小说到剧本、到电影的历程,我们如何改编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很好的IP,有一本很畅销的小说,但是从书到剧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原着小说有好几百页,我刚到HBO时,我看了第一稿剧本,我睡了四次才看完。我跟老闆说我们可不可以不做?他说不行,因为这是跟马来西亚很重要的公司Astro的合作案。

 

由一位英国编剧将小说改成剧本,为什么那么难呢?几百页的小说有很多细节,人物很丰富,横跨的时空很长,从日本侵略马来西亚,到共产党的时代,中间有很多层次要浓缩成剧本是不太容易的。一开始读剧本时,我看到一半还以为这是一部谍战片,看到后面才发现这是一部爱情片。刚开始连类型都没有把握好,清晰的类型对电影是非常的重要,如果剧本里有爱情、谍战、武打又惊悚,你就不知道它到底要讲什么了。

 

我建议从事创作的人,可以去参加电影市场展,观察别人是如何卖片的。我在天映电影的工作就是到国际市场展卖片,那时有五、六百部的邵氏电影,所以我必须根据片子的类型进行分类,有爱情、功夫等等,买卖电影是很商业的行为,对方没有太多时间理解你的细节与想法,因此类型就很重要,需要很清楚地让对方知道这是哪种类型的电影,所以类型一定要清晰!

 

《夕雾花园》的剧本一开始没做好的地方是,它讲了很多悲伤的战争故事,我一直以为它在解决战争中的祕密。后来重写时,我们把它的类型定位得更清楚,早一点让男女主角相遇。另外还有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小说会写很多人的思想,但是在戏剧里面,必须将思想进行戏剧化或动态化,让它变成戏跟场景。如果要描绘人物的性格,要用行为、语言或剧情去表达她的思想,这也是小说改编剧本的关键。举例来说,《滚蛋吧!肿瘤君》的小说其实根本没有故事,完全是关于一个小女孩的思想跟发梦,所以电影公司买了这本书的版权,其实没有买到什么故事,只是买了这个名字,里面的故事都是另外编出来的。

 

另外一部片《撒娇的女人最好命》,我之前在超市看到这本书,光排队就把它看了一半,它是一个教女人撒娇的秘笈,根本没有情节,但是彭浩翔改编成剧本时,他就把这些秘笈放在人物身上,变成了故事情节。其实很多书买回来,不一定代表你买的就是那个故事,把思想性格进行戏剧化、动态化、场景化才是关键。很多大公司不懂剧本,只是有很多钱,很多时候买一堆IP,其实从书到剧本,可能要一两年的时间,从剧本到拍出来可能也需要两年,它真的没有想像得那么简单,并不是有本书就有个电影了!

 

这部片还有语言的考量,女主角李心洁讲中文,男主角阿部宽讲日文,原着是英文,这个电影要用什么语言呢?这其实是商业的考量,这部片是给西方看的?还是给亚洲看的?有些演员能讲多种语言,但不代表就能用非母语进行表演。有时候他们必须很努力记台词,那表演就只有六十或七十分。演员毕竟是不同国籍,我们决定他们都要说英文,但他们各自在家就用自己的语言比较自然,比如两个华人在家还用英文对话,我们会觉得很怪。所以,语言的考量是很重要的,我们都会先讨论好要用什么语言来拍,剧本是用英文写的,主要是方便阅读而已,主角实际用的语言是很重要的。



《点食成金》 多国合制选集 电影水准的剧集制作

 

《点食成金》是HBO正在热播的剧集,总共有八集,每一集是一个导演,总共是八个国家、八个导演,以「美食」做为题材来讲故事,都是跟情感有关的故事。这算是一个「选集」,各集之间是没有关联的。我刚说过戏剧的目的是要让观众回来持续收看,那选集要如何操作呢?首先,我得保证八集的品质都差不多,如果其中一集比较弱,可能观众下一周就不会回来了。因此,选导演很重要,剧本的水准也要差不多。

 

为什么选择做选集呢?我刚进HBO时就做了《亚洲怪谈》,由六个国家、六个导演讲各地的鬼故事。我选择做鬼片是因为我希望做亚洲人的强项,我觉得鬼片是我们的强项,这种类型很受外国人欢迎,较为容易推广到世界各国,但是鬼片的观众族群比较窄,不喜欢这种类型的观众永远都不会看,但喜欢的人会很踊跃地去找来看。

 

所以这次我选了亚洲人的另一个强项,就是「美食」,无论剧情如何,观众看到美食就会被吸引,而且美食的观众族群比较广。选集有几个好处,当地的行销宣传会比较容易,当八个国家同时播映时,各地的观众会支持自己国家的导演,在当地关注度会比较高。同时,观众会好奇其他国家拍得如何,产生某种民族的竞争,因此其他国家拍摄的作品也会想看。

 

此外,同时跟八个导演合作的好处是可以把电影的标准放在电视上,本地的电视剧因为资源有限,在制作团队、美感等各方面都是电视剧的水准,我们找的是电影导演,基本上是做八部电影,电影的水准就比较好。要注意的是这些导演很多都已经是得奖的导演,所以在一个命题之下,我们要给团队足够的创作空间,要发展哪种类型都可以,但在后期的制作.要有统一的标准。后期我们都选择在新加坡制作,所以声音与混音都会有个准则。



《影匿人生》 取材真人实事的社会写实剧集

 

最后跟大家分享的是最近在新加坡拍摄的六集剧集《影匿人生》,这是一个发生在新加坡底层社区的故事,每集会关注社区中的一位人物,包括养育自闭症儿子的母亲、计程车司机、性工作者、做临时工的劳工,都是需要奋斗的小人物,是一个取材自社会现实的剧集,非常感人且精彩。

 

《影匿人生》是六个单集的迷你剧,我想以电影的规格来制作它。故事讲述住在新加坡政府组屋区内,被忽视的人物的故事,每集都是对一个人物的探讨,把平凡人的不平凡一面展现给大家看。我想把新加坡非繁华的一面展现给国际观众,新加坡是一个大熔炉,有很多不同种族、语言、方言,这会产生很多有趣的角色跟精彩的故事,我想在这部剧中展现出这一面。

 

这个系列的故事都很写实,我们做了很多调研,每一集都有一位顾问。比如第一集我们的课题是自闭症,就有真正的自闭症老师每天教演员进行表演,这是比较特别的地方。我们所讲的故事,都是基于真实的人物故事去发展,因此我们必须负起责任。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三个女人在新加坡进行非法性交易,我们试着站在她的立场,讲她们的故事。还有建筑工人跟外籍女佣的爱情故事,不只是新加坡人,也有其他国家的人物,因此会出现多国的语言,唯一把他们串联在一起的,就是故事都发生在这个组屋区里面。

 

在选角方面,因为饰演自闭症的演员非常难找,所以我们得扩大寻索范围,在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寻找演员,我们拿到台湾演员潘纲大的试镜,觉得他的表演非常激烈且投入,让我们很惊讶,虽然自闭症的部分尚未完全掌握,但是我们看到他的潜能,就选了他作为主角。

 

做好提案的关键六项秘诀

 

分享了七个不同项目的特点后,最后想跟大家谈谈怎么提案。如果你们有很好的故事,找到潜在投资方要如何进行提案呢?第一个最重要的关键是需要很纯熟、精简地把故事重点讲出来,这叫做Elevator Pitch。如果今天好运降临,你在电梯里遇到一个可能会投资你的人,你得在这个短短的电梯时间里,把你的故事讲好。

 

你会需要不同长度的版本,如果人家给你十五分钟,你也许有机会可以讲得很清楚,但你也需要用三句话就把故事讲出来,当然故事有时候很复杂,没办法用三句话讲清楚,那你要用其他方式抓住别人的注意力,比如说「我的故事是断背山加泰坦尼克号!」让对方可以很快地想像这是什么故事,如果他有兴趣,就有机会慢慢将故事讲出来。

 

很多人来跟我说故事会长篇大论,但我对细节跟情节点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你要告诉我「卖点」是什么,你用什么抓住我的注意力,我将来就用这个抓住观众。现在观众的注意力很短暂,只有时间看海报跟两、三句话,就决定他看或不看,所以你需要把故事浓缩成一个很短的话,如果这一句能吸引别人,你起码成功了一半。

 

第二,了解你的观众。就像今天开场时,我先了解你们的来历,这让我可以知道该如何跟大家沟通。如果你提案的对象是HBO,你就要先了解我要的是什么?了解你的观众,在有限的时间里,向对方说该说的话。

 

第三,类型清晰。前面我就一直强调要有清晰的类型,提案时你要先讲这是一个哪种类型的作品,再开始讲你的故事。类型不清晰,谈什么情节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你要告诉对方这是科幻片、武打片,还是悬疑推理片?一定要明确,再进去故事里面。

 

第四,把握情感共鸣点。这个故事是用哪种情感来抓住观众?特别是跨国制作的作品,很多人问我怎么选跨国题材?其实故事多特殊都可以,每个人都有故事,地理环境或人物处境都可以很特别,但要跟观众连结必须要透过人的「情感」,可能是亲情、爱情,或报复、忌妒之情,必须抓住情感面的共鸣,并传达出去。

 

第五,提案时不要拿着稿子照念,要练习看对方的眼睛把故事讲出来,关注对方的反应,如果对方觉得闷,你要给他一点笑料,一边讲,一边观察观众的反应。

 

最后就是多练习。提案就像相亲,多见几次会越来越好。有些新导演来跟我提案,可能第一次不太顺,我会告诉他没关系,当作是一次练习,你下次去另一个老板面前会讲得更好。讲得越多次,你的故事会越讲越好,要练习讲不同的长度,用不同方法,抓住大家的注意力。


全文完

商务合作:17710343057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470
相关文章

电视剧

查看更多 >

网络剧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