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吉泳:动作设计的方法论!《老男孩》长镜头打戏设计解析

2019-12-30 15:00 828

梁吉泳,韩国知名动作指导,参与作品有:《老男孩》《汉江怪物》《艋舺》《赛德克·巴莱》《寻龙诀》。


来源:金马大师课

讲者:梁吉泳

讲题:动作设计/戏剧的高潮 动作设计的方法论


我是一名动作与特技指导,为什么会这么介绍呢?在国外,动作设计和特技表演通常是由不同的人担任的,但在韩国,武打动作和特技通常都是由同一人负责。今年我想分享动作指导的沟通方式以及危险的特技场面该怎么处理,也介绍韩国动作设计的写实风格。

 

动作设计前的考量

 

在为电影进行动作设计之前,我会先阅读剧本并思考怎样能带给人乐趣?主角的能力到什么程度?主角在这场戏是什么情感?主角原本的性格?在这种情况下,我自己会怎么做?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后,我会想好在这些场面中,如何设计出能够让观众了解的动作场面。做了这些问题的准备后再去和导演讨论,也会在现场和演员分享意见。我个人很不喜欢没有意义的打架桥段,所以若我觉得某个部分不需要打斗,我会和导演提出删去武打的建议。讨论完剧本后,我会找动作的参考影片,虽然画分镜图比较快,但毕竟是动作戏,用平面的图片说明很难让人有具体的想像,所以我会找到参考影片,让导演更快理解。要制作一场动作戏的详细分镜是很费时的,所以我会从类似的影片中剪辑出我想表现的动作设计。

 

做好剧本准备、和导演讨论过后,我会和制片组开会,因为制片组对预算比较敏感,所以一定要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才会进行拍摄。再来我会拿着参考影片和导演与摄影指导一起画分镜图,因为除了我的分镜设计以外,摄影也会有他期望的视角,所以会重新做分镜的整理。有时我用玩具车去拍摄参考影片,因为有时找不到符合想像的参考影片,或是我当下懒得找。这种影片比分镜图更能想像画面,所以大家都很喜欢这种参考影片。

 

动作设计和各组的沟通讨论

 

做完分镜设计后,我会和摄影组、灯光组、场景组讨论现场拍摄方式,必要时还会做视觉预览(Pre-Visualization)和技术预览(Tech-Visualization)。视觉预览还会包含镜头Cut数等细部分析。在经过视觉预览后,各组可能还是不确定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我们还会进行技术预览。复杂的特技场面若经过技术预览作业,各组都能非常清楚自己要做哪些准备,这会让拍摄更轻松。例如我们会解释吹风机应该放哪里、灯光效果应该如何进行,都在这些预览画面中做仔细地说明。大家都希望能安全地拍摄,但动作场面一定有危险成分,所以一定要仔细讨论如何拍摄。

 

以「卡车撞轿车」为例,有三种方法,第一种是用钢丝绑住要被撞的轿车,第二种方式是使用无线车,第三种是由特技演员实际驾车。用钢丝去拍摄的话仍会有危险性,因为车子煞车的时间点很难控制。如果导演希望车子是在行驶中被撞击的,你可以使用特技演员去驾驶,但我先前也做过特技演员,我知道这非常危险,所以一般会选择使用钢丝。行驶中被撞击其实CG合成也是可以,三台车是分开拍摄再合成,当然要确认制作费没问题才可以,这样我们会做更仔细的分工,最重要的是安全的拍摄。

 

车辆特技的事前测试

 

车辆特技的场面一定要做事前测试,因为你无法计算车子被撞击后会往哪个方向翻,虽然做事前测试会增加预算,但若预算充足,我一定会提出要事先预演过,虽然现在韩国常常还是没有测试就直接拍摄,这样拍出的成果就会和原先预期的有所出入。之前有知名好莱坞电影来韩国拍摄一个月,其中有两周都在做特技测试,车辆如何行进?车辆碰撞后会怎样移动?他们在其他的场地事先进行了一次测试拍摄,这对在韩国工作的特技人员来说彷彿梦一般的事情。虽然很令人羡慕,但我们也会努力在有限预算下找到最安全且最好的拍摄方法。安全的考量下一定会使用到CG,如果想要节省预算就要做分镜图的修改,在拍摄过程中,导演会有更多想拍摄出某些场面的欲望,在有限的预算中要如何做调整,这种时候导演和制片就要去沟通。

 

据我所知《黄海》是韩国唯一有做车辆技术测试的电影,动作指导是我的师弟。在好莱坞电影中,他们会把车辆轻量化或是加上一些安全装置,而在韩国能使用真实规格的车去拍摄已经是很好的拍摄情况。里面有个卡车辗过小型车的画面,为了不让被撞的小型车飞太远,在车子跟车子之间都绑了钢丝,这是他们想像这样的做法或许可行,就用了绑钢丝的方式拍摄。

 

实际拍摄时,速度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实际撞击的角度是不是我们想像的角度,都很有可能在现场发生改变,所以做测试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因为现实的因素,并不是每次都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也常会有现场准备不足,但导演还是想拍摄他坚持的画面,制片和导演在这种情况中很重要,他们是掌控大局的人,我会在现场积极地跟导演与制片进行沟通,希望他们改变分镜的内容,但是如果还是坚持拍摄,我们还是会在有限的状况下,找出变通的解决方式。但我还是想和大家说,若条件不允许,希望你们能接受现场改分镜的情况。

 

武打戏的动作设计

 

因为不需要其他的装置,武打戏拍摄起来会比车辆特技轻松许多。不过武打戏很难去画分镜图,所以我会事先拍摄特技演员表演的影像分镜,之后会拿影像分镜给导演参考,影片也可以让各组知道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哪里要有物品坠落。武打戏是利用人去做改变,拍摄现场也会比较容易进行调整。若拍摄场景是国外、未进行场勘或拍摄场景还没盖好,状况就会不同了,我们只能靠美术的平面图去做想像,到现场常会有很大的落差,我们会需要做比较多的调整。在韩国的练习场拍摄影像分镜时,会将拍摄现场可能会有的物品实际做陈设,让东西自然地掉落,这样拍摄现场也可以做更完善的准备。导演看过影像分镜后会有更多想法,可以让场景组和美术组进行准备,我也会把拍摄好的影像分镜传给摄影师,让摄影做分镜设计。

 

科幻电影或大场面的武打戏,能预先在虚拟摄影棚做绿幕拍摄较佳,虚拟摄影棚现场可以做背景CG合成。这种作法未来会越来越普及,好莱坞已经常使用绿幕进行拍摄,事前的绿幕拍摄能给实际拍摄很大的帮助,可以让工作人员知道镜位会怎么抓,让演员知道应该要做什么样的演出,你能知道钢丝要怎么架、怎么坠落会更安全,可以做更完善的准备。虽然事前绿幕拍摄会产生一笔预算,但未来当这个技术更成熟后,反而能更省拍摄预算。虽然这种作法CG团队和特技演员还是要到现场做拍摄,但演员可以在棚内拍摄合成,不用去到现场,这能省很多费用。



与特效指导的事前沟通

 

2005年我曾为《汉江怪物》做动作设计,当时的特效指导是从美国来的,我在事前准备时完全没见过他,其他组也没见过这位特效指导,所以我们常聚在一起讨论怎么样拍摄能让特效更顺利。《汉江怪物》的预算是1100 万美元,其中1/3投入了特效制作,这在当时是项庞大的支出。为了节省预算,奉俊昊导演决定减少怪物的出现画面,转而加深人与怪物的互动。

 

大家现在看这部电影可能会觉得没什么难做的,但十五年前网络跟软件都不是那么发达,各组也都没见过特效指导,如果当时那位特效师能事前来指导我们怎么做会更好的话,其他组的工作一定会更顺利,这就是沟通的重要性。当时我买了本介绍美国特效技术的杂志来做功课,但我看也不是看很懂,只能靠着图片尽可能做准备,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对那本我看不懂的杂志印象深刻。

 

《汉江怪物》的怪物第一次登场时,大家很苦恼演员要做什么反应,所以我在事前和导演讨论怪物要用什么时速移动,我在拍摄现场使用摩托车当作假想的怪物,和演员做很多次练习,演员需要记得摩托车(怪物)的时速和路线。如果当时特效导演有告诉我们可以在摩托车后面放绿幕去拍摄,大家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但是他并没有说。最后正式拍摄时拿走了摩托车,让演员靠练习时的记忆去拍摄。如果再次遇到当时的特效指导,我会想抓着他的领口问他: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多想想办法!?

 

《汉江怪物》里有怪物掉入水中的画面,现场我们朝湖水丢了大石头,想像着怪物掉进去后的水花大概是这么大吧,当时真的费了很大的心力去准备。这是一个反面的教材,让你知道缺乏沟通会让其他工作人员多么辛苦。后来 2012 年进行了《汉江怪物》续集的预告拍摄,因为经过了七年,技术的进步让大家轻松多了,续集的特效组是韩国人,各组有充分的事前沟通后还做了视觉预览,很轻松地完成了拍摄。

 

武打戏的现场变动

 

在拍摄现场武打戏仍可能会发生与原先设计不同的情形,可能是拍摄场景与场勘时的状况不同,或是主角的情感状态可能有变化,或是有更好的新想法等等,都会必须现场变更动作戏。现在还提起这部电影有点害羞,不过像是《老男孩》就做了很多现场大调整,一开始的分镜跟实际拍摄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虽然武打戏在现场做更动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有些演员并非武打演员,现场更动会使他们无法充分练习,最后导致动作的瑕疵。写实的动作设计最重要的是演员要有充分的事前练习,专门的武打演员甚至是能去参加比赛的程度,才能做出漂亮的演出。若只是记动作,没有经过充分的练习,那些动作会脱离现实,观众看得出来很假。我觉得很多人之所以喜欢韩国的写实动作戏,是因为片中的演员都会做非常充分的事前训练,才有那样写实的呈现;当然另一个因素也可能是电影类型的不同,韩国常有黑道、暴力破坏这类的故事情节,所以大家会觉得韩国的动作戏特别好。

 

武打戏都要有一个目的

 

韩国或国外电影常出现特种部队的角色设定,你能帮他设计很多不同国种、不同技术的武术动作。传统的武术只有菲律宾武术,其他各位看到的武术都是军队中训练军人的武术种类,这些武术有许多类似的动作,导演在看画面时很难分辨动作属于哪种武术。想要写实,最重要的是演员在做动作时仍要保有演技,要知道你是在怎样的情形、情感下做这些动作。朋友间生气的打斗、朋友间的打闹、杀父仇人的打架便完全不同。所有打戏都要有一个目的,这个角色为什么要打架?为了逃走而打、为了杀死对方而打、为了保护某样东西离开而打,这些打戏都会非常不同。若打戏没有明确的目的,打戏就会很假而不好看。



动作同时要保持演技和情感

 

《老男孩》的动作戏原先要用一百多个镜头进行拍摄,到了现场改成一镜到底。当时做了这样的更改,现场唯一反对的人是制片,毕竟这样事前的准备都白费了。现在播放一镜到底的《老男孩》动作戏,你们看完后有感到疑惑的地方吗?你们可以看到主角并没有打对手的致命要害,这场戏的概念是主角不会在此杀人,所以他不会攻击对手的要害,他只使用了武器较钝的一端,若这场戏的概念是要杀死敌人,他势必会使用武器尖锐处进行攻击,这时整个动作都会不一样。导演的需求是表现中年男子在人群中孤独打斗的样子,但不能太长,要给演员休息的间隔。

 

第一天我们分成好几个镜头去拍摄,动作很漂亮,但呈现不出导演想要的老男人打斗模样,现场工作人员在现场说演员看起来好累啊!导演听到后决定使用一镜到底来表现该角色的疲倦感,同时要求画面不能太残忍。决定要一镜到底后,设计了角色中途被刀刺中背的桥段,让演员可以稍作喘息,也让观众感受到角色的疲惫,动作戏一定要保障这些角色的目的能被呈现出来。不过有时候也有导演就是想要华丽的动作场面,但你们若看过华丽的拳击比赛就会知道,那样的画面是没办法集中精神看太久的。

 

本来我是希望镜头可以往左滑一点,可以拍到倒在地上的人群,最后一个人重新站起来,可以明显地看到同伴们都已经倒地,呈现出担心跟紧张的心情,有了最后的这个画面,大家会忘记前面前面有发生这么多偏残忍的动作,会集中在最后的剧情里,打架的目的跟过程是需要非常注意的。这场动作戏之所以改成一镜到底,还有一个原因是第一天有开放记者来现场侧拍,因此没有拍到很多戏分,第三天发现拍不完,所以大家决定用一镜到底,朴赞郁导演常笑着说很多名场面都是受制于时间跟现场因素才拍摄出来的。为了准备这堂课程,我看了美国版的《老男孩》,这位主角都攻击头部要害,动作比较残忍,当然我不是要和你们说美国版不好,动作设计的风格差异是因为美国版要着重的是主角为了逃离现场可以杀人的情况,而韩国版在意的是他在监狱里面学习的技能,是否可以实际运用在打架上,并在不杀死敌手的前提下逃离这个地方。

 

如果我重拍《老男孩》,不会希望进行一镜到底的拍摄,因为一镜到底要确保一切都能很完美,用分镜处理则有很多画面能使用专业的替身演员或用CG呈现。在影片里你们可以感觉到为什么我会在意动作必须有目的跟感情,不管是动作戏还是情感戏,演技还是最重要的,动作的同时要保有演技。归纳来说,演员的事前练习是最重要的,不只是动作戏,剧情演技也非常重要,对白如果没有真实的情感,动作戏再漂亮,也不会让观众有真切的感受。在设计动作时,需要加入情感的成分,两个拳头也有各种不同的感情呈现方式。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050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