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对着屏幕大笑,你是否注意过《李茶的姑妈》中的“料”?(海量设计图分享)

2020-01-19 18:26

这个国庆假期,改编自开心麻花2016年同名爆笑舞台剧《李茶的姑妈》像之前几部作品一样,如约而至。但,这部与其他同门作品不一样的是,“它加了好多调料,就像吃很浓的巧克力,有一种腻腻的感觉,” 李昇老师说。



《李茶的姑妈》讲述的是一帮所谓的有钱人,拿出最后一笔钱办了一个很棒的party,为了更大的利益扮演了一场荒唐的闹剧。而这些“料”指的是,你在影片中看到和可能注意不到的细节,因为料多,才让这个片子形成往外“溢”的风格,以此来对应故事中,那些各自心怀鬼胎的人和贪欲。


整部影片从构思到具体影像的成型,是一个事无巨细的漫长过程。如此丰富的视觉元素,与以往色调简约、统一的电影截然不同,影片在前期的置景阶段就接受了不一样的挑战。电影版《李茶的姑妈》的拍摄走出了国门,从堪景到国际协作、从场景改造到人物塑造、从视觉定位到拍摄案例分析,美术指导&造型指导李昇老师与摄影指导李炳强老师对此次的创作进行了详细解析,并分享了很多概念图及幕后资料。(Ps:文中图片归片方及李昇老师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李昇老师在影视行业中是位全能型制作人,在很多电影、电视TVC广告和网络短片中担任导演和美术指导,还是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冰河追凶》中的概念设计,和《自娱自乐》的人物造型设计。作品还包括:《断片》《自娱自乐》以及大众汽车、肯德基、可口可乐广告等。



这是李炳强老师继《羞羞的铁拳》后,第二次与开心麻花团队合作。最近的摄影作品《诗人》入围第31届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代表作还包括:《好大一对羊》《向北方》《匆匆那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以及诸多广告作品。另外,首部执导的电视剧作品《强风吹拂》于上月杀青,将于2019年与观众见面。


简单、直接、饱满、热烈——影片的风格定位


影片全部在马来西亚的兰卡威岛取景,它是独立出大陆的岛屿,可以满足剧组对拍摄的要求,同时还能兼顾建筑人文的风情。对于酒店的选取,它需要含括很多项功能:园区内奔跑、倚靠海边、沙滩干净漂亮、海水清澈,将清新、高端、大气的条件集于一身,国内外转了好多地方,综合各种条件因素,最终确定了当地特别大的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的设计是森林酒店,依山傍海,从林叠翠,自然条件优越。茂密的森林环境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室外的树林、鲜花错落不一,热带中的绿色、蓝色、黄色,还有每天色彩都不一样的黄昏。对于摄影来说,是件特别头疼的事儿。一般影片讲究色调统一,而这部电影的色彩、质感、细节被堆积在一起。如何在镜头中,把演员的表演从环境中跳出来是个问题。思来想去,所幸就把片子中丰富的色彩、复杂的质感细节、演员无厘头的表演、剧情的节奏感,全部融合在一起,让片子基调呈现一种往外溢的风格。


整部影片,用四个词定调:简单、直接、饱满、热烈。


简单、直接:从剧情的定位上,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拍摄也是如此,包袱和笑料越简单、越直接越好。如果设计一个特别绕的场景或镜头,观众需要思考,才能感受到包袱,就说明这个镜头失败了。

饱满:画面中的内容和表演都是往外溢的感觉。

热烈:画面让人感觉很热烈、奔放。


团队、场景、器材——在国外拍摄的准备


这是开心麻花团队首次跨国拍摄,请来当地很专业的制片公司--马来西亚影动力工作室(FILMFORCE),他们除了帮助外联之外也制作电影。这些华人协拍团队提供很多实际性的帮助,吃住行一切都帮忙安置好,在解决问题和沟通上很方便。



影片的拍摄周期是70天,在马拉西亚拍摄,政府规定必须要雇佣25%的马来人作为工作人员。华裔与国内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长一样,但马来人和印度人必须每周休息一天,且休息期间必须有人替补。整个剧组大概有240人左右,中方大概共有120名左右的工作人员。国内外加一起的制景组有20多人,美术道具组近40人。摄影组的主要人员除摄影指导外,还有掌机、大助理、焦点员,一共18人都来自国内。机械组和器材管理人员,由器材公司配备的马来人,还有一批配合特效和后勤保障的人员。



在勘景的同时,摄制组选择了马拉西亚的亚洲摄影器材有限公司ASIA FILM EQUIPMENT(简称AFE),作为本次拍摄的设备支持。影片使用两台ARRI ALEXA Mini摄影机,搭配全套MP镜头拍摄,这组镜头的锐度和色彩都特别适合呈现城市题材的影片。一直跟组的大件设备有伸缩炮、摇臂、斯坦尼康,还有骨骼臂、大疆的如影等辅助器材。个别伸缩炮等小众器材,是从离兰卡威岛很近的泰国借调过来。


通过外联公司的帮忙,四季酒店花费近三个月时间才谈妥,这个过程有很多波折,美术组会考虑备份方案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以此确定备选方案。最终,争取到十天的装修时间,从墙壁贴纸到道具陈设全部更换。接下来,通过讨论把难题明确后,美术组又花了一个月时间手绘概念图。


一栋楼变成“三合一”——从话剧到电影的主场景改造


每个酒店的设计,都有自己的风格。四季酒店依托海岛优势,在简约的同时,保持马来西亚本土的风格。在确定场地后,美术组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以现有的基础,把四季酒店改装成电影中的别墅。


因为马来西亚地处亚热带地区,这个四季酒店隐藏在丛林中,森林把每栋别墅单独隔开,地域性非常强。缺点是,它与剧本里描述的完全不一样。因为《李茶的姑妈》这个故事以舞台剧为原型,它对环境的要求是一栋错层式建筑,所有角色在里面穿行,发生误会、意外,导致戏剧的产生。四季酒店的建筑结构无法完成影片的背景架设,它是一个平层房,由三栋房子组成,客厅、卧室各自独立分开,互相之间毫无关系,只能通过户外的小路把彼此相连,为此,需要重新规划它的细节设计。



为了在换装片段增加趣味性,同时避免平层房拍摄的障碍减少,美术组要在森林里找寻适合构成障碍的环境,剧作上也把上下楼梯改成了翻墙。别墅依山而建,旁有一条小路,两边有山坡,美术组在山上安装了很多藤条,感觉像从山上顺势长下来一样,利用石头拽着藤条来“人猿泰山”。同时,还加入了抢小孩自行车、在沙滩上奔跑、穿过丛林等情节,通过设置障碍,制造配跑的难度,把黄沧海疲惫和狼狈感加强,用细节凑成喜剧的元素。在拍摄上要有重点和取舍。三次翻墙不一样,呈逐步递减趋势,第一次详细展示动作和路线细节;第二次进行简化,选取重要节点;第三次直接翻越,这与《羞羞的铁拳》里的三场拳击赛中内容逐步递增的拍摄手法相反。


影片中这种贪欲,很符合现在国人的心态,包括婚礼现场的黄沧海逃跑,通过把人与动物素材的平行剪辑,把人性的本能和欲望全部暴露出来,隐喻人与动物没有任何差别。


奢侈、精致、南洋遗风——内部环境的设计


影片以热带南洋殖民地遗风作为美术设计的底层逻辑,它的内容、细节,一定要特别有趣,经得起推敲,所有元素要迎合主题环境。从创作角度出发,拍摄环境的层次、格调要高到一定程度,才能让观众有代入感。因为《李茶的姑妈》喜剧的笑料很密集,节奏和内容特别丰富,观众的焦点一定在演员的表演上。所以,除了它本身的笑料之外,画面还要呈现出饱满、奢侈的感觉。那些无厘头的人,穿着打扮、用的东西和人物的感觉,在细节上,也都要符合这种气质。





改造前和改造后对比图、线稿图


这些陈设不一定有很多的含义,美术主要考虑的是美学统一性的问题,电影给予了画面很多细节和各种可能性,让故事发生在这里,别墅区域以美国艺术家Tony Duquette在比佛利的私宅作为视觉参考。通过总体规划后,再找寻合适的元素,剧中的阿曼岛酒店,被定义为有历史的酒店,每一样摆设都有来历,看起来琳琅满目。作为酒店的主人,他把这里当做古董收藏室,去各地搜集各种买手店、复古店、艺术品博物馆的藏品用于装饰,形成具有文化沉积感的酒店。




全片颜色看起来如此复杂,但在美术上仍有控制。比如背景中金色的墙面以强烈的视觉形成主基调,其他元素以它为基准,顺势铺张或疏远,利用大量补色形成反差。




美术组找遍了吉隆坡的家具店才找到一张合用的实木床,为了让这张床更加漂亮,手工将床体的雕花部分用金粉描边。至于床上用品,经过几番对比之后,最终疯狂的决定使用了一种闪亮的绿色。很少有人会这么干,这些都是为了让这里的一切绚丽起来。


客厅和卧室已经变成了想象中的模样,接下来就是浴室了。原本的浴室虽然很大,但因为隔墙的间隔使得可供拍摄的空间反而狭小,操作困难。为了让它成为一个让人难忘的地方,美术组找来许多蝴蝶标本加上海量的贝壳和热带花卉装饰它,让这个简洁的浴室有了一点店伊甸园的味道。




与别墅相对应就是黄沧海居住的破船屋,制作很精致。在舞台设计上,沙滩上是一艘小破船,黄沧海为家省钱住在这里。但是在电影中,用了一艘可以出海的大船改造成黄沧海的家,因为这是剧情发展中很重要的地点。通过物理上的空间隔绝,让互相之间看不见,却能听得见,才得知姑妈不来的秘密,引出后面的故事发展。与此同时,这个场景可以看到夕阳,可以作为黄沧海与莫妮卡认识、谈心,对人生价值观统一倾诉和情绪表达的地方。



剧本中,姑妈别墅需要两个吧台,为匹配客厅的调性,室内设计了一个像古董一样的大象吧台。



相对于室外,在船头用一个鸟头的雕刻与船身相结合,呈现出南洋小木船样式的吧台。



这是剧中的海滩酒吧,美术组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帆船吧台,上面装置女神船艏木雕,背景墙上画有相应主题的“白鲸记”的壁画,打造成了一个冒险家的乐园感觉的海滩酒吧。


格格不入的入侵者——人物造型设计


电影与舞台剧的造型区别很大,原来舞台上不可能表现的,都要通过电影展现。开心麻花每个话剧都特有的元素,牵一发而动全身,故事的可能性,情节的进展,笑料的展开,都不能轻易改变。所以,只能从造型上做一些考量。作为一群入侵者,这些人的性格不属于这个世界,要让他们保持一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每个人物的造型需要根据限定的物理时间内发生的故事,出现的场合,来设定服装的种类。一般需要5-8套不同的服装,每套服装配以3-4种以上的方案。



虽然,开心麻花的演员都有自己的个性,但在造型上他们非常配合,好多造型没有尝试过,这是一次很好的体验。比如饰演王安迪的演员是光头,选择在眉毛、胡子上面做一些文章,让他显得又精又坏。



梁友德同样如此,年龄变大,有种老花花公子的感觉,贱兮兮的样子还有点精神病患者。作为商人,他在一个热带海岛里,经常是三件套,穿着很讲究的西服。这些生活、宴会、交际,对于他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唯一的异类就是黄沧海。



在人物造型和固定身份的二次创作中,都要设置合理。比如在原作的设定中,黄沧海身穿夏威夷衬衫搭配大裤衩,对于电影的造型来说就不太合适。他是个小职员,不能真正意义上的度假,所以他还是以上班族的形象出现。



在见到黄才伦之前,李昇对于他男扮女装的装扮表示疑惑,当看完舞台剧之后,发现这种气质就是老天赋予他的。在造型上,基于本身的表演,“姑妈”不会做的特别惟妙惟肖,而是有些破绽,让男扮女装充满狼狈和荒唐。从戏剧出发,李茶从未表达过姑妈的样貌,本身存在BUG,甚至大家认为姑妈是外国人,从而选择金色的假发。这个人物是故事原型的设定之一,有些设计强行成立。整理假发是个技术活儿,“姑妈”的头发要保持一个理想状态特别困难。黄沧海有两顶假发可以换着戴,造型上为了维持连贯性,发型师经常要用发胶梳理,当地平均气温32度,演员不停地出汗,海风很熬人,需要花费大量的工夫来保持现状。


浮夸在这部电影中一直存在着,艾伦摇身变成小花花公子,饰演带有一点点娘气和小羞涩气质的杰瑞,他爸爸梁友德比他更厉害一层。父子俩有点相像,宴会上都身穿金色的西服。他的太太是比较时髦的女郎,经常换衣服,打扮上也充满浮夸感。



卢靖姗气质很好,她扮演的姑妈见过世面,虽然是个亿万富翁,但会把金钱看得比较淡。正式的场合穿正式的衣服,平时不修边幅,更自然一些。



电影叫《李茶的姑妈》,李茶是这几个人物中最难的把控的角色。故事里只有他的状态比较简单,有些二,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家伙。宋阳导演出演这个角色,有自己的想法,提出用脏辫处理人物的发型,来增强戏剧效果。李茶有一件色块图案的T恤,考虑到场景已经过于饱满,除了丽丽和露露的衣相对花一些,其他主演的衣服都不能太过花哨,否则会淹没在场景之中。


表演夸张、镜头直接——画面里的故事


全片以固定镜头为主,一些升格镜头,使用了ALEXA摄影机2K 120帧拍摄。海上的空镜、转场,以及海上追逐戏份,使用大疆悟2作为航拍设备。两台ARRI ALEXA Mini,全部以RAW格式记录,影片的宽高比为2.35:1。利用这款摄影机的Open Gate功能,片门全开拍摄3.4K,以此获得更高的画质,且镜头更宽广,让画面更加细腻,色域和宽容度可调性都很大,最终荧幕上以2K分辨率放映。ARRI ALEXA Mini另一个好处是,适合在狭小的空间拍摄,非常轻便,移动上特别快速便捷。



通常,摄影指导会在剪辑和调色期间提出自己的想法。因为喜剧对景别的要求很有讲究,如果需要特写,信息量却给了中景,包袱就出不来。所以,要通过在原来的镜头设计与现在的剪辑镜头中找平衡,做最终考量。


影片的素材量非常之多,DIT压力很大,后期使用代理文件剪辑。摄影与导演要看剪辑素材,以确保哪些地方需要调整,确定演员的整体规划。由于影片的剧情设定为在两天半内发生的故事。黄沧海要从一个脆弱的小职员变为一个假姑妈,整个过程特别复杂,黄才伦要控制表演的走向。姑妈的别墅场景拍摄20天,因为是跳拍,导演与摄影、演员,每天都会面对剪辑素材讨论,每场戏的表演放到整场戏份中会不会跳,整个人物的戏剧变化,是否收放恰当。



在麻花喜剧中,只要建立在戏剧和观众感受合理的情况下,就可以允许一些夸张或者不合理的设计存在。开心麻花有自己的创作方式,他们想第一时间体验到环境。这种经验与其他剧组不太一样,可能其他部门觉得场地不太合适,但是他们却已经开始构想自己如何在这个环境中表演了。在某些小的场景和角度上,导演与演员喜欢即兴发挥。比如在表演上,杰瑞在钢琴前把李茶踹开,一个大劈叉后,王安迪进来看到两人后误认为弹琴跳舞,这就是一个例子。开心麻花的想法,只有他们自己能把握,很多表演特别夸张,但是看起来又不过分。


开心麻花镜头下的喜剧——拍摄案例


对摄影来说,环境变化导致影片的打光很困难。


关于宴会厅的幻想


《李茶的姑妈》这个电影比较偏真实自然,没有刻意的设计很强的点光源或区域光、修饰光,唯一一个反差特别大的灯光设计,就是宴会厅李茶求婚的戏份。本身这场戏的功能是李茶、杰瑞、黄沧海三个人的脑补画面,它摒弃了真实感,而是以抽离、戏剧化的舞台表演方式呈现这种戏剧感,仿造按照舞台光设计,让观众脑补舞台上这帮人的想象。在话剧中,观众在台口观看表演,可以从任意一个演员的表演中获取信息,而在电影中,观众的眼睛要跟随摄影机游离在众多演员中,摄影机只能干净利落的给到观众需要的画面、信息。所以,参考了舞台剧的夸张方式,局部灯光给到人群中想要表现的人物,摄影机也穿梭在人群中,引导观众的视觉重心,增强戏剧效果。话剧可以以同样的时长完整地表演三遍,因为现场感很丰富,每个观众想看的点都不同,每一遍的注意力也不一样。与话剧不同的是,电影因为要抖包袱和剧情,摄影机给到的点就是观众看到的点,重复将会无意义。



所有宴会厅的戏份一共用了八天时间拍摄,但这3个镜头拍了一整天。正式拍摄前需要提前一天进行测试,伸缩炮下来,推过去,再扭过去升起来,放到轨道上推过去,然后摆到另外一个地方,再升起拉开,左右横移镜头是伸缩臂加轨道拍摄。所以,第一遍拍摄最为复杂,使用伸缩炮加轨道,在人群里边窜来窜去,用一个长镜头记录下来。三遍摄影逐步简化,一击到位的直接给到剧情。镜头设计的很好,但是调度起来就没有那么流畅了,因为有7位主演加上44位群演,几十人的调度特别复杂,这场戏一共拍了70多遍。


宴会厅的场景是一个很大的封闭空间,这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这场戏仅用了三分之一场地。但是问题来了,受到现实条件影响,用实景拍摄,意味着画面中一些很难操作的事情,都需要克服。打光无疑成为了这场戏的难点。在现场中,棚顶周围的四个角布有筒子灯和几个舞台的追光灯,让脑补与现实的画面有区别。顶光是酒店自带的吊灯,好在灯光的亮度可调节,可以作出淡淡的基础散射。景物的周围加有一些小的LED灯和100W-200W的小灯,并用一些小镝灯做冷暖色温的反差和点缀。因为环境限制很大,在现场的四周安置高台和吊车,有两个升降台。拍摄时,墙上有很多镜子,美术老师利用纱布和道具,把镜子和灯具挡掉,防止穿帮。追光灯从四个角斜着打到人物身上,形成戏剧的焦点。后期调色把周围压暗了一些,基本也就这样了。




宴会厅的美术也是基于海岛上的故事而设计,但是每个场景都有不同的主题,这场戏在影片中是很重要的一场,所有人物汇总于此,之后陆续展开下面的故事。美术仍延续整个影片的风格,但换了一种表达方式。场景设计的想法出自于法国巴黎大皇宫的一场走秀。因为这场戏的演员众多,要出预留空间,一层一层的珊瑚、珍珠、大贝壳,有点像海底世界,突出女主角亮相不一样的美感。




在宴会厅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海神波塞冬石雕像,它是酒店的标志物,而在沙滩上有一个同样的沙雕像,起到另外一种连贯性。


以酒瓶为视角的长镜头


关于众人被同一瓶下过药的酒迷倒的戏份,剧本里设定的这群人不应出现在同一个空间,但是要喝同一瓶酒,要被这瓶酒所左右。长镜头是戏剧的集中表达,这个镜头带来的戏剧效果非常重要,如果这场戏分开拍,场景散落,镜头也会特别散碎,而且不够出彩。酒瓶是重要道具和线索,以酒瓶为视角,观众视线始终跟着酒瓶走,由酒瓶带出陆续登场的人和戏。在剧本层面上,要把有不同目的的人群合理化到同一个大的空间层面,然后,在场景中找到戏剧的支撑点、演员空间移动的合理性,以及摄影机运动的节点,把每个人的表演串连到一起。吸取戏曲舞台表演的形式,从入画到出画,出将入相,陆续登场,建立出一个场景的平面关系。一切基于在这个长镜头构架的场景里,各自顺理成章的进入到另一个环境,便于交代后面发生的戏份。


这一段特别节奏紧凑,摄影上,使用大疆如影2加骨骼臂,从特写放药开始就跟着酒瓶一直跟拍,光圈放到T2左右,色温4300,感光控制在ISO800,其他戏份在照度不够时调到ISO1280,最多用到ISO1600。为了防止穿帮,整部影片绝大部分都以顶光为主,利用各种卡具、卡子、大力夹,把灯具直接夹到木质的房梁上做散射光,让灯光没有修饰感。这样既不会限制演员的表演,也会让摄影机的位置比较自由,这场戏排演了10次左右就过了。


水下摄影部分


从兰卡威一直往南,摄制组穿过马来西亚到达位于最南端的柔佛摄影基地依斯干达松林制片厂。这里有专门拍摄水下摄影的基地,拍摄条件很好。


李茶与露露在小船上的夜戏,是在一个60米X60米、水深1.6米的大水池里拍的。因为是夜戏,水面够大、距离水池边缘足够远,加上用几台摩托艇在旁边来回转圈造浪,海里的感觉自然就有了,就舍弃了原本需要抠像的蓝布。



因为有水下拍摄的经验,拍摄前摄制组要求制片方提前在水下搭建了可移动的脚手架,借助脚手架固定水下摄影人员及摄影机的高低左右位置,否则水里稍微有人动,人就会跟着晃动。水池水深8米,在水池上方有一盏18K聚光灯向下打光,大的柔光布把太阳光挡掉,外加两盏12K和6K的聚光灯辅助背景补光。摄影设备使用ALEXA Mini摄影机搭配水下摄影壳单机位拍摄。水下拍摄最麻烦的是通讯,为此马来西亚的器材公司从美国花16万美元购置了一套OTS水下通讯及扩音系统。摄影指导与大助理一同下水拍摄,借助这套通讯设备,在两天的时间里完成了水下姑妈和黄沧海的戏份,节省了一天多的计划时间。



跳桥的戏份分为三个地方拍摄。在兰卡威岛的天空之桥,使用航拍大全景和桥上奔跑追逐;当演员跑到桥上时,桥中间的坍塌与后来吊在桥上的画面,是在棚里搭8米高的断桥,后期抠像制作完成;最后落水镜头在柔佛水上摄影棚拍摄。


摄影与后期配合


戏剧环境决定画面,热带的海岛需要有一种很热烈、很阳光的感觉。摄制组先找来一些参考图片,然后与美术、导演,以及后期调色团队沟通,影片由画林映像制作,使用Baselight调色。摄制组希望海滩别墅都是阳光明媚,天蓝水清的景色,这样后景就会很漂亮。遗憾的是,天公不作美,拍摄时总碰上暴雨天气。但是,商业片对周期的控制特别严格。比如在破船旁边,黄沧海与莫妮卡聊理想的那场戏,大段的台词,各部门准备好后拍一遍需要二十分钟完成,但是二十分钟后黄昏就没了。当时,船上开着灯,远处夕阳打出彩云,伴有偏蓝、偏品感觉的反射光。但每天夕阳的颜色都不一样,云的位置也不一样,第一天没有拍完,就只能通过拍摄人物近景来弥补。但后面接连几天突然阴天下雨,原计划拍摄3个傍晚,最终用5个傍晚才拍完,所以只能费些时间通过调色来匹配画面,使之统一。


附:部分设计手稿







扩展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芳华》的摄影与布光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赵小丁老师课程:


学了这么多内容,您记住了多少呢?点击图片进入作业,完成后再次进入即可查看成绩。



本文为作者 胡萝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033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