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制造”隔壁老樊

1月20日 03:34 34

文 | 柯桑

编辑 | 何润萱

“我跌跌撞撞奔向你,你也不能一个人离去…”

一句画面感十足的副歌,配上歌手一把动情的烟嗓,这首歌,在网易云音乐已经获得27万次评论,每一条评论背后都藏着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六十年相濡以沫的“父母爱情”、度日如年的异地相思、暴雨天坚守岗位的外卖小哥、40℃高温下练习的篮球男孩……随手点开一个,都“获赞”百万。经过歌手的反复渲染,亲情、爱情、励志、梦想,每一个命题包裹的情绪,在短短15秒内迅速发酵,随即迸发出巨大的感染力。

很难想象,这样一首能量十足的歌曲,出自一个95后男孩之手。隔壁老樊,去年11月凭借一首原创作品《姬和不如》开始在网易云音乐走红的民谣歌手,粉丝数已从当时的29万增长至620万。今年以来,老樊已经常居“网易云音乐华语歌手榜”第一名,其身后既有花粥、徐秉龙这样的同龄人,也有薛之谦、邓紫棋这样的前辈。从寂寂无名的歌坛“小透明”成长为华语音乐市场最大的一匹黑马,隔壁老樊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这样的成长速度,令大多数原创音乐人艳羡。此前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未来有54%的音乐人愿意全职做音乐。他们在音乐上投入时间和精力的意愿越来越强烈,这意味着整个原创音乐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但事实上,当时原创音乐人的付出与回报或许不成正比。该报告同时显示,68.8%的音乐人通过音乐取得的平均月收入低于1000元人民币,仅4.4%的音乐人月收入在1万元人民币以上。

这样看来,“隔壁老樊”更像一个非典型案例,但回顾他在音乐平台的走红经历,或许时代与机遇依然对许多原创音乐人都具有借鉴意义。在网络环境开放、信息交换便捷的当下,想要在原创音乐界脱颖而出,单纯依靠个人能力已经远远不够,如何掌握时机、借力平台才是原创音乐人谋求长远发展的出路。

“隔壁老樊现象”背后,原创音乐春潮涌动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独立原创音乐人开始找到发声的渠道。比如说,今天刚刚发布新歌的马頔,早年间就曾经混迹豆瓣平台,是民间音乐组织“麻油叶”的创始人。尧十三、宋冬野、花粥等音乐人,也同样开始活跃。彼时的平台,对音乐的传播能力还很有限,这些早期的音乐人,主要是利用互联网收获了第一批核心粉丝。

其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音乐平台的崛起,一些优秀的音乐人开始有了更大成长空间。如2014年凭借一首民谣《成都》掀起“民谣热”的赵雷、2015年凭借一张专辑《如也》带领独立音乐人闯入大众市场的陈粒……而在台湾流行音乐盘踞音乐市场近15年之后,内地原创音乐人又等来“奋起反击”的好时机——成熟歌手面临转型、流行音乐后继乏力,传统的通俗、大众歌曲创作特点再难满足分众市场需求,留给原创音乐人的空间越来越大。

时间走到2019年,音乐平台已发展成熟,歌曲音频传播、音乐短视频传播、音乐直播等传播形式丰富,带动“耳朵经济”兴起,大量原创音乐人涌现,他们凭借独特的作品吸引用户,凭借原创作品中情绪的代入感、旋律的亲切感留住用户。以网易云音乐平台为例,其官方消息显示,该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已超过10万。这也标志中国音乐人数量正式进入10W+时代。而这一数据与其3年前发起独立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石头计划”时的2万相比,增长了8万。

原创音乐人快速崛起的案例,也不再鲜见。

94年的音乐人颜人中,因为富有磁性的嗓音,今年被网易云音乐发现并邀请入驻,双方合作录制了包括《晚安》、《祝你爱我到天荒地老》在内的多首原创歌曲,经过平台在首页、歌单、评论区、电台分发之后,其网易云音乐粉丝从0涨到159万。他的作品同样在抖音上收获了大量关注。

反观比他小一岁的沈以诚,则早早当起了“音乐隐士”,虽说是“隐士”,但丝毫不妨碍喜欢他的人第一时间找到他,其网易云音乐粉丝早已涨到171万,作品《失眠飞行》更曾升至KKBOX华语即时榜第二位,仅次于周杰伦的《说好不哭》。

当然,在这批快速崛起的音乐人之中,今年华语乐坛最大黑马、各项数据频繁登顶的隔壁老樊,应该说是最为值得关注的代表之一。

2016年,隔壁老樊在网易云音乐第一次发布原创歌曲,是根据一段军恋故事创作的《你的姑娘》,但彼此的原创音乐氛围还远不如今日,这首歌曲也几乎没有激起什么水花。“我觉得那个时候民谣这一块受众还是非常的小”,在老樊看来,《你的姑娘》不温不火的背后,和原创音乐市场环境有关,“网易云音乐上有十个、八个用户关注我,在全国各地喜欢听小众的可能会搜到我,但是非常少。”

这两年来,隔壁老樊在音乐平台持续活跃,逐渐开始崭露头角。去年一首经他翻唱的《再见,你好》在短视频等各平台流行起来,隔壁老樊开始吸引到更多关注者。在这位年轻的音乐人看来,短视频平台对自己的走红有不小帮助,不过,音乐平台或许才是其作为音乐人长期发展的根基。

“大家因为第一首歌而去搜了我,接着就在网易云音乐上听了我其他歌,所以我才慢慢进入大众视野,网易云音乐确实帮了我很多。”通过音乐平台的转化,隔壁老樊粉丝完成了从“路人粉”到“铁粉”的蜕变,粉丝粘性得到很大的提升。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以后,隔壁老樊持续保持高频的原创节奏,近一年来发布了四首原创、两首影视主题曲共6首新歌。其中《我曾》发布数月,网易云音乐播放量已经超过14亿,评论量超过了27万。今年七月,隔壁老樊公布首次全国巡演计划,五站门票均在10秒内售罄,上海站门票售罄更只用了1秒。

隔壁老樊上海站巡演

或许隔壁老樊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站在了华语音乐历史的潮头。

原创音乐已成华语音乐市场“赛点”

毫无疑问,隔壁老樊的成功和时代背景变化、音乐市场迭代有关,同时也和整个音乐行业发力原创音乐领域、扶持原创音乐人的大势息息相关。

一方面,来自中国的“音乐力量”逐渐凸显,很难再被世界忽视。今年2月,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为5.53亿人,较2017年末相比增长4123万人,占手机网民的67.7%。与此同时,两强格局下,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也有了不少实质性的进展。2018年末,TME在美国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敲钟,成为内地第一个进军纽交所的音乐经济体。而在今年,网易云音乐也接连宣布用户数破8亿、完成7亿美元B2轮融资、营收再创新高等利好。

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另一方面,独立音乐市场规模和占有率继续提升,营收增长率超过唱片公司,独立音乐与主流音乐并驾齐驱。根据全球独立音乐联盟组织Worldwide Independent Network(WIN)发布的最新《全球独立音乐市场报告》,2017年全球独立音乐厂牌共创收69亿美元,较2016年的62亿美元增长了11.3%,占全球录制音乐市场的39.9%(2016年相应数据为38.4%,2015年为37.5%),其中中国独立音乐市场获得了36%的增长。

整体行业环境向好,积极推动内容升级。前几年的版权争夺战过后,市场上的主要玩家开始将目光投向原创音乐领域,以期通过扶持原创音乐人,为音乐行业“造血”,从而打造差异化优势。

可以说,原创音乐正在成为当今华语音乐市场竞争的“赛点”

2014年,虾米推出“寻光计划”,通过唱片制作、唱片宣发、MV拍摄、演出资助、平台曝光等维度,助力13位音乐人推出了专辑,很早就开始了对原创音乐的扶持。近两年,TME同样不甘落后,除了常规化运营、推出腾讯音乐人扶持计划之外,还探索打造适合原创音乐人的新场景——原创音乐综艺(《创造101》、《明日之子》),以更加娱乐化、通俗化的路径,助力原创音乐人出圈。

隔壁老樊等音乐人入驻的网易云音乐,则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根据毒眸的统计,2016年起,该平台推出了石头计划、云梯计划、星辰集、新声音量计划、硬地围炉夜、硬地原创音乐榜等不少的扶持举措,从不同的维度助推原创音乐,对头部音乐人及长尾音乐人的成长都有不小裨益。

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部分作品

当然,随着原创音乐人的不断走红,下一个命题就随之被提上关注列表:这些年轻的原创音乐人,能持续不断地红下去吗?

注意力经济时代,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提出的“15分钟定律”广受关注: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这样的时代气氛下,以隔壁老樊为首的原创音乐人能走多远?对此老樊态度坚定,“就是踏踏实实做自己,不管有多么艰难,做自己都是自己的初衷。”

无论如何,当人们10年后回望今天的华语音乐市场时,都会发现:2019年,原创音乐已正式走入华语音乐历史进程的主流。可以确定的是,更多的“隔壁老樊”已经在路上。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041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