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Buzz2012名家讲坛之周新霞

1月25日 13:21 24
“剪辑是创作。剪片子,不是上来就给他连动作,要读透剧本,要弄清楚创作者想要表达的,要知道情节走势图是怎样,要从素材中去寻找导演想要的表现风格”
“看导演,剪辑师的功力,就看他懂不懂得省略和延伸。”

周新霞老师 影视工业网 影视制作公开课

大家好,特别高兴今天下午有机会,跟电影的同行们一起交流,剪辑的思维与技巧,我先说我今天这个题目,剪辑思维与技巧的由来吧。

其实一开始影视工业网,卢志新和小白找到我的时候,然后就说让我讲一下,影视制作的一些事情,他给了我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叫:一个剪辑师剪辑权的形成。我一听这个题目我说我怎么觉得那么扎耳,太张扬了,我说剪辑师不太习惯说这么张扬的一个话题。之后我就在想,他为什么拿出来这么一个话题。再之后我正好给一个公司,剪一个片花,剪完了以后,她看完了以后,久久不能平静。半天半天,她醒过神来她说“周老师,我怎么觉得剪接是电影创作中,第三度创作”我说是啊,一直就是。她说以前没人提过 没人说过,她说以前我的感觉就是。编剧是一度创作,导演拍摄是第二度创作,说看完这剪的片花以后,觉得剪接应该是第三度创作。她说的时候比了一个手势跟我说。我一下子觉得,这个制片人太聪明了,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电影创作过程中,应该是这样三度创作过来它才完整。然后我又想起,卢志新给我的这个话题:剪辑权的形成。虽然这句话听着有点张扬,但是就是在大环境,大家还没有在意剪接这个环节的时候,可能需要用那种,大一点的声音来说,需要张扬一点的话题,来说这个事情。因为现在在市场上,大家都是觉得导演剪完片子以后,剪接师就把导演拍来的素材,按着时空 按着动作,给它连起来就完了,以为都是连的概念,而且经常是一个会操机,懂得电脑,就可以。门槛越来越低,只要能把导演说到这儿停,这儿开始,接上来了,成了,这就是剪接师。不对 太不对了,剪接不是仅仅完成一个把动作连起来的一个功能。剪接是创作,所以我就想,我今天要谈剪接的思维与创作,我说这句话要放在我在讲之前,让大家感受一下,剪接是干什么的,国际的这些大导演们,他们对剪接的看法。

包括我那本书的背面,我也是用了几段那些大师们对剪接的看法,其实不管卢志新出的这个话题也好,还是制片人,她谈的剪接跟电影制作要三个过程。她就因为看到这个以后,决定她要给那些致力于投资文化产业的人们讲,你要是进入这个产业,你起码要知道,在这个影视创作过程中的几个流程,主要的这几个环节里边,剪接这个环节非常重要,她是要向世人这样说。所以我是觉得,综合这些人的说法,剪接真不是把导演拍来的素材接起来就完的事情,剪接是一个创作。所以我就想谈一下它的创作,它的思维的点从哪儿起,怎么做起。我是觉得我接到一个剧本,我不会马上就去剪片子,不会拿起这个素材就把它连起来。没有,连我觉得那是最后的事情,前面做的工作才是最多的。做什么呢:我先是看剧本,这对我来讲是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把剧本读透,我要看这个创作者,他要向世人表达什么,表达什么意念,这个最重要。找到了这个以后,我就去找他的情节走势图是怎样的,它的情节是怎么发展的,它的转折点在什么地方,高潮点在什么地方,都有什么人物,人物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他们的人物关系的转折点在什么地方,重场戏在什么地方。我把这些东西吃透了,琢磨透了以后,这些案头工作都做完了以后,我才去看导演拍来的那些素材,我会在素材里边找,导演想用怎样的风格,怎样的一种感觉来表达。我觉得找这个东西非常重要,我把这个过程叫做号脉,号导演的脉。我去年出了一本书,叫《魅力剪辑》,在这本书里边,我也特意谈了,一个是给自己建一个情节走势图,还有一个就是,要给导演号脉,把这个脉号出来以后,你才可以想,我用什么技巧,去完成怎样的一个风格。

MMBuzz2012名家讲坛之周新霞 现场图文

你比如我当时2002年吧,当时在剪《王守先的夏天》的时候,这是李继贤导演的一个影片,看他们剧本就觉得这个剧本和以往的剧本不太一样。以往的剧本它总是有一个主线,有主要的人物,有情节 有冲突 有矛盾,而这个片子好像就是像生活一样的,把这些事情就这样一点点的,搁在这个地方,没有特别的那种冲突,特别的矛盾,所谓的高潮什么的,他都不是这样去设置的,就是一种情绪的这种感觉。然后在去看样片的时候,我就发现,它有很多的大全景。当然它是一场戏,它会有全景全部拍起来,然后近景也会切上去,但是它有一场戏就一个镜头是一个大全景,这个大全景是什么。因为片子讲的是一个摄制组到了一个村庄,到了这个村庄以后他们要选演员,其中有一个小孩,就特别想演这个戏,可是摄制组选了另外一个人,给另外的一个人剧本了,那个人就拿着剧本在田野上,一边翻剧本 一边放牛。这是一个大全景,结果放牛的时候,那帮孩子们就不愿意让另外一个人演,他们很天真,就想我们要是把剧本抢过来以后这个角色就一定不是他的。然后他们就想,怎么抢这个剧本过来,然后他们就让一个人,把那个牛给引走,把牛引走了以后,看剧本的这个小孩,就可以放下剧本去找牛去了,他跑了以后,这帮孩子们跑过去,把剧本抢来又跑走。

半天,画面里面那个找牛的孩子才跑过来,然后发现剧本没有了,像这么多的事情,在一个大全景里边解决了,没有别的镜头了。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我说这没什么别的思考的了,他这个戏一定是一个状态戏,是用情绪进行表达的一种风格,那我要是用这样的一个风格来弄的话,我就要重新来看他前面的那些镜头的分切,一些镜头的那种感觉。就是这个镜头给过我一种感觉,就是这个片子我不能切,不能轻易的切,我要找到那种情绪的感觉,用情绪来进行表达。那个镜头让我看到了导演是要用这样的一种感觉去进行表达的,那么在别的场戏里边,我也去找这样的一种感觉,然后我就找到这种感觉了,我觉得我触摸到导演的要的那个风格了,感觉到了,我开始动剪刀。这个时候我会每一场戏每一场戏,把他所有拍的东西,一点一点的看下去,然后符合的我留出来,不符合的我给他滤下去,我就是用情绪给他去剪。没有用那些近景,强调的那些东西,因为像一个状态的戏。它一定是靠这种,自然的这样的流露,像生活流一样的,一点一点一点的拱起来,那个情绪是一点一点一点的聚,聚到最后,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的,那样的一种叙事的感觉。


有很多人说,看这种片子很闷,特别是有些人看法国的影片,看侯孝贤的片子觉得看不下去,特别闷,他其实是他的那个力量都含在里边,一点一点一点,慢慢慢慢慢慢,聚集起来的能量,所以我也要找那样的一种感觉,让它慢慢慢慢的聚 聚,用情绪推动着画面向前走。而不是我要强调什么,我要制造视觉奇观,没有,跟那个毫无关系。如果你这个时候,要是用那样的一个技法去剪这样的一个影片的话,那你的审美乱了,你里边的风格一定就打架了。所以我都是用那种情绪的感觉,把他拍来的有些场景里边,他也有近景 也有特写,我就都没用,滤下去了,因为我觉得像这样的戏,这样的影片,是属于这种慢慢的,慢慢的讲出来的,我不强调什么,我不去刻意去强调什么,凸显什么,它是一个再现型的,而不是表现型的,所以我力求都让他,用再现的感觉去把那个情绪给他表达出来。

导演当时看完了以后说,有些东西我觉得,还可以再往上拱一拱,我说你可以试一试,你如果太过强调的时候,观众会觉得有点跟你这片子里边的东西打架。我们在台子上,跟导演讨论的最多的,就是怎么样在这种风格里边,进行幽幽的那种表达,而不是拽着你观众 你要看,那种表现性的。我们就是完全是找这种感觉,剪完了整个影片,所以我说剪一个片子,不是上来就把那个动作,怎么连起来,而是找到这个片子,独特的这种表现的感觉,导演想用怎样的一种感觉去表达,你找到这个的时候,你再下剪刀,你再去剪,用你的这样的一个剪接的技法,把导演的风格推向极致,你这个技巧用对了,把导演的风格推向极致了,这个片子便拥有了风格。就跟别的,跟其它的就不一样了,所以像这种,我觉得剪接,一定得,有这样的一个思维,有了一个独特的一个技巧,才能够出独特的风格,我刚刚只说了这种,《王守先的夏天》,因为这个是一个比较慢的,比较纪实性的,是再现型的风格的,一个影片的感觉,我因为没有拿到那个盘,所以就没有办法放了,你们要是有机会的话,可以拿来看一看,像《王守先的夏天》,之后有《西干道》,都是属于这一类风格的东西。

我觉得当一个剪接师,你拿到接到一个,剪接的工作的时候,首先是分析剧本,分析剧本完了以后,要根据导演所拍来的东西,根据他要表达的这个内容,你来选择合适的技巧,适合这个片子独有的一种技艺 技巧。

MMBuzz2012名家讲坛之周新霞 现场图文

我又找了另外的一个影片,这个影片是乌克兰的乌克兰第一部电影,叫《爱情公寓》,看过吗,《爱情公寓》这个是2005年制作的,都是一些年轻人。这个片子很独特,我当时看完几个画面以后,我觉得它就把我的眼神给抓住了就是它的那种画面的组接,跟别的不一样,它的表达方式也不一样,就是那么多的不一样,让我一定要看下去。结果看完了以后我发现,它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写一对年轻人,爱的死去活来,他们想一起出去租一个公寓,这个时候在报纸上,他看到了有一个人,要租他那个房子,但是他有条件吗,就是你们两个人,必须是相爱的,同时你们不能跟外界,有任何的联系,什么电话线 网线,什么什么全部掐掉,就是你们单纯的,在这个房间里边,不能出去。因为这个老人是得病了,他时日无多,所以在这个地方,他就觉得你们只要不出去,等到他过世以后,他的房子,他的所有的财产,都可以归他们俩,他觉得这是多好的事情。好 去吧,去完了以后。结果呆了没多久,他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于是就出去了。

其实我这样说的时候,觉得好像挺顺,其实他的故事不是这么顺着说的,他可以说是非线这是肯定的,就是那种前后左右都不搭的,这样的剪出来,让观众自己去拼贴完成的,这样的一个故事。我先放一小段,大家看一下。

好看吧。他其实把一个钩子做好了,就是这些画面搁在这个地方,让你觉得你也不愿意忘,你要去看下去,你喜欢,可是他跟以往讲故事的那种方法,传达情绪的那个方法,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先要介绍谁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然后这个是个什么样的故事,然后他是干什么的,然后怎么相遇了 ,相遇了以后一堆事情,然后又过去,他们相爱的程度又,都是这样,用一场一场的戏,去进行表达的。这个不是,可是他什么都有了,你看他画面里边的那种,青春的那种冲动,青春的那种勇气,青年人的那样的一个朝气,他的追求 他的喜欢,都在里边,画面也跟过去不一样了。

咱们还记得那个学摄影的,讲究黄金分割率,那个画面一定要在,怎样怎样的一个构图,怎么样的三角,怎样怎样那样的一个标准的构图。就像我们看美国的商业片,你随便一定格,就是一张非常漂亮的照片,可是这个你随便要是一定格的话,也许啥都不是。可是他出了那样的一个冲动的,那样的一个感觉,完全是接出来的,他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那么喜欢。我觉得他是把一场戏,把一个东西都分开来了,我看整个看下来以后,我觉得这不就是一个,一张现代派的画吗,重要的地方都有,不重要的地方,模模糊糊,一个色彩在那个地方,可是线条好像,似乎勾勒出来了似乎又没有勾勒出来,但是通过他勾勒出来的那些部分,我能够想象出,他是一个什么东西可是我在完形的过程。

我觉得我非常的愉快,因为是我猜想出来的,我猜的过程非常着迷,非常有意思,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他要的效果,他不是把一个完整的东西都给我们,而是他把重要的东西撩出来,让观众去猜想,就像观众心理学,也叫格式塔心理学里边所讲的。就是他认为观众,在看一个东西的时候,如果是平滑的慢慢慢慢我们的眼睛,就会有一点麻痹的感觉,如果有一个生的东西出现,他会刺激你眼睛亮起来。你会去猜想这是什么,会让你兴奋,然后一直有这种,让你猜想的东西,你就一直处在兴奋的状态里边,来看他这个东西,,你来完形他的东西,所以你觉得很愉快。这种完形心理学里边,它还有一种,用图象表达的一种形式,他说你要是画一条线的话,你一定不能画实。你要这样打着点,像删节号一样的,这样画出来,让观众猜想到这是一条线。如果你要是画一个圆的话,你这个口能够对上,你能给他画成,这样一个C的这样的一个感觉,让观众猜想到它是个圆就可以了,三角形,你要把这角都给画出来,你三条线画出来,让观众联想到那个线就可以了。他是用这样的一种感觉,来进行表达,他省略了很多的东西。

省略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有一个大师讲,电影是省略的艺术,省略的反义词是什么,延伸。所以我老觉得,作为一个导演 一个剪接,看他的功力,就看他懂不懂得延伸,懂不懂得省略,延伸的东西,是不是值得延伸的,延伸出内容了没有,省略是不是应该省略的,是不是把应该出来的东西,也省略掉了,或者是说应该省略掉的,它还在上面放着呢。我觉得这是看导演和剪接功力的地方,就是延伸和省略。所以像他做的这些东西。

我觉得就是,他该让观众看见的都看见了,不该让观众看见的,他都省略掉了,然后同时他的节奏,把握的非常有意思,你看他静下来的时候是那么静,动起来的时候又那么漂亮,他的动也不是像好莱坞的那种,做那种视觉奇观的,用各个角度怎样怎样。不是,他是用另外的一个方法来做的。一会儿我们细细的来看,但是他那个节奏弄得,太有意思了,真的什么叫静如处子 动如脱兔,这种感觉出来了,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我们再看一下,因为今天时间并不是很多。我们就拿他打架这一场戏,短短的几个镜头,我们来看一下,他里边的构成。

看他打架这场戏,打得挺狠的吧,都流血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一招一式,一脚一拳的那种落点,那样的一个展示。为什么,因为创作者没有想去展示打架,我的拳在哪儿,我的脚怎么踢过去的,就是这么一个很痞的,这么一个孩子,遇上了打架以后,只有年轻人才这么无畏,才这么,有什么大事,一架就打完了,打的血哗啦的,可是并没有过程,后边又全都看见了,想想我们看过的绘画,那个绘画里边,是不是重要的部分,都给你勾出来了,而不重要的地方,都是情绪的东西,给你这样的铺垫着,有一种情绪,然后重要的东西一勾勒,让观众一猜,是那样的一个东西,他就是这样完成的,我们看看那些衬,和勾勒的那几个画面是什么。

打翻了,是打翻了吧,这个音响是这种感觉吧。看 这是一脚踢过去,八九帧,这八九帧想一想怎么的电影,咱们的电视剧,是不是都要对准一个,实的一个东西,比如说倒,这人得倒下去,要不是脚怎么样,要不腿怎么样,要不身子怎么样,是实的,可是这个你看见什么了,好像那个滑动,,你好像就看见了似的那种感觉,完全是做出来的,你们看到就这几格,就把那个人滑出去的,那种感觉出去了,看 这一块,这一块不像是拍摄出来的,你看,是特技做上去的,然后看又出来一下,还是,是不滑出去的,我还特意请教了一下,做广告的人,他说这个镜头一定是做的,拍不出这种感觉来,而且你很难推测,你如果要是拍出来的那个动作,不可能是,你想象不出这是怎样的一个动作,不是拍出来的是截取的一个画面,截他那个动作的感觉,我觉得真的是拿着影像,,在画画的那种感觉,把那个东西滑一下,但是就这几格他把那个人滑倒的那种感觉,表现出来了,很生动,虽然不实,可是他很生动表现的,再往下,然后就来了一个实的,又一拳打过去,打哪儿了,哪儿都没有,看到画面是怎么构成的,一个头 撞一下 ,四帧路灯,然后这样甩过来,看到那皮的感觉,因为这种皮皮的这个皮孩子,是导演要表达的,那一下是一个衬,他要把那个氛围营造出来,所以他就用,不是真实的动作的感觉,而是用可能的一种感觉,撞了一下似有无。但是灯的那种滑,他用那四格灯,是他的一个环境,还有就是这个灯,和后面的那个,甩的那个灯的那种感觉,形象上是相似的,就把这种感觉弄出来,可能是滑倒一下的。这样的一个感觉,是另,的东西,是打架之外的东西表现了打架,很生动,然后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导演必须看到的那个生动,就是这个孩子真皮然后又打看这几个镜头,这完全不接,谁跟谁,你看情绪都是三五格 两三格两三格的一种晃动中已,血肉糊啦的,已经打成这样了。

情绪是营造,不是真打,是营造那个打,是靠打架环境的那种感觉,来营造这个打,然后就看到了打的结果,然后这个又是一个营造,又是一个营造,完了,你看,他的表达是我想要让你观众看见什么,我给实的,我营造那个氛围,我是用虚的,我在制造视觉 制造节奏,我用音响给他完成,他都是用,样的一种感觉,来完成他的一场戏。我们再完整的看一下这场戏,我们刚刚细细的解构了这一场戏,这样的一种构成,我们看连贯起来我们看他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完整的看这一场戏,我没跑神,他就是打架,可是细细的你看,他并没有实的那样的去,可是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一个技法来完成,我们再联想前面看到的,他的那种跑过去拍照片,然后他在汽车上,和他喜欢的女孩子相遇,然后是再把他相遇的过程,让他的那种独白给破了,破了他让观众自己去联想,他完全都是用这样的一个,觉,去进行表达的,就因为他的整个的叙事,不是一个线性的,不是开端 过程 结尾,这样三段式的,这样的一个感觉进行表达的,所以他大的格局,。是给他破开的,小的一场戏。,也都是用这种碎碎的,这样的一个感觉去完成的,因为他一定要让观众,去自己联想的,所以他才有,他因为有了这种大的布局,再用小的技巧,整个形成了他自己的,一个叙事风格,所以我说你的风格,其实就是你的形式,你的形式是由你的技巧去完成的,什么样的技巧,完成怎样的叙事,怎样的风格。

MMBuzz2012名家讲坛之周新霞 现场图文

我觉得一个剪接师,其实重要的不是说去下剪刀,而是想我去怎样下剪刀,我用怎样的一个技法,完成怎样的一种风格这个想明白了以后,你就将这种风格,你就觉得这口气算是找到了,用这口气捅下去,将你的风格推向极致,你的影片也就有了风格,像这个片子我建议,你们可以整片看一看,很有意思,所以像这样碎的,我刚刚第一个讲的是,这种长镜头的,用情绪的这样的一个感觉去叙事,你要那样的来说,而这种他都是碎片式的,用碎片去营造一个情绪,他的叙事也是碎片的,整个都是碎片,他练的是什么地方延伸,什么地方省略。

而什么地方你用怎样的一种碎,扔出什么东西去,能够让观众联想到,创作者让观众联想到的东西,,他的功夫都在这个地方,同时完成了他自己的一个,独特的风格,我还想推荐另外一个技巧,是省略,前面已经说了好多省略了,那个省略是因为,他是建立在一个,他要营造一个东西的基础上的,一个省略,而他省略出了一种,很现代的一种叙事的感觉。

我下面要介绍的,这个影片的名字叫《雷》,看过吗这是2004年拍摄的,美国的一个音乐家的一个故事,这个编剧和导演,为了要拍这个戏,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来研究,这个人的一些资料,因为他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个音乐人,他创了很多个记录,而且他从五岁就失明了,失明以后,他还能够有那样的一个成绩,所以非常了不起,他用十五年的时间,来研究这个人的资料,那么他要拍摄,从五岁一直到七十多岁,这么长的时间,他要在两个多小时里边去完成,这个可不是一般的,就能够完成的,他必须得是找到他的,那种叙事技巧,我看完这个片子以后,给我最明显的一个感觉,就是省略。

省略做得那么漂亮 那么精致,当时看完了以后,我特别兴奋,然后之后我还写了一篇论文,就是关于《雷》的省略。你们要是有时间可以看一看,是电影学院报上发表的,这个的省略,我觉得他做得很极致,也就是用了这样的一个省略,所以把他几十年的一些事情,都给表达出来了,那么我们先看一下,他用的一些方法

因为他是要把这个人的,一生的事迹表达出来,把他的精神表达出来,素材量太大了,他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展现出来,这是不可能的,但是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表达那么多的东西,那么多的事件,他确实是要找到一个相应的技巧,所以我觉得他找到了,他用了省略,我们看一下他怎么省略的。

就这样短短的时间里面,几年过去了,人物关系由老板娘说,你可以给他找个旅馆吗,就是说我接受你了,你,以在我这儿打工了,由这儿开始,下一个画面,他们两个人已经睡在一起了,再下面他们就快要分手了,就已经是这样。可是我们看到了他在干什么,看到了他唱歌的,大家对他的那种喜欢,都有,我们看就觉得,我们好像就看见了,他们之间猜想之间,都发生了什么,就过来了,非常简洁,可是很清晰。抓住了事件过程中,非常重要的那个点放在,那个地方,点和点之间,让观众自己去联想,他能启发你联想到这之前,这之中发生了什么,过度到现在这种感觉的,非常准确的选择,所以那几点就能勾勒出那个过程,你都能够联想得到,省略做得非常的漂亮。

然后我们再看下一段,这是他们走穴的过程,他们去了很多的地方,去走穴 演唱,然后老板给钱,给他们发工资,发工资的过程,他的那种省略做得多漂亮,就换了一个人还是给钱,观众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又换一个人,又是一个地方,又换一个人,又是一个地方,非常简洁,我们很清楚,没有走神,我们看到了他生活的环境,生活的那份艰辛,再看,就这样就换了好几个,他的情绪 状态 人都变了,就这么简洁,可是我们看的很清楚,就是那个点择取的非常准确。

还有一段,一首歌完成了,然后人物关系也发生了,那么大的变,这些事都是这样串着说的,你看他要让观众看明白的,听清楚的事情,他会详详细细的在那儿说出来,从他们第一次在这儿来唱歌,拿到四十美金,就已经高兴的不行了。从这儿开始,然后选演员,然后开始唱 开始创作,一边创作一边唱,一边发生着那些事情,在每个时间段里边,都是准确地选择了那个细节,那个准确的这个细节,让观众联想起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套着说的几层,非常清晰这个得是创作者特别明白,我要表达什么,然后我用什么样的形式去表达,这个形式又决定了这个技巧,它是这样一连串的。

所以我是觉得,作为一个剪接师,在很多时候,他其实特别像玉雕大师,那个玉雕大师,我有一次看电视的时,我看有一个玉雕大师,他在那个地方谈,他怎样雕一个石头,他说他拿到这个石头以后,他得掂量很久,在家里边放很久,他要看,这么看那么看 翻开看,看的觉得这个石头,可以跟他对话了,他才可以动手,什么叫可以对话了。就是因为一个缘石,它一定不是完美的,,它一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么他会根据这些问题,怎么样的去利用它,完成他心里的,要雕出来的那个形象!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19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