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1月30日 14:32 29
在近两年的颁奖季中,你可能无数次听到“A24”的名字。它也因为《月光男孩》非常戏剧性的拿下第 89 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获得更多注目,这家2012 年成立短短不到 6 年的制片公司,已经发行上映了 60 部作品,多数参与的作品除了口碑极佳外,甚至已经开始成为颁奖季最强的竞争者;不过时间回到 2012 年,由丹尼尔·卡兹、大卫·范克尔与约翰约翰·霍齐斯创立的 A24 ,同样经历了买片失利、无人问津的窘境。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文章原文:《GQ》杂志、http://www.hypesphere.com/news/15164
大卫·范克尔、约翰·霍齐斯分别待过 Oscilloscope 与 Big Beach 独立制片公司,而卡兹曾任职金融巨擎古根海姆合伙人的公司,电影发行的经验与资金来源是 A24 的根基,不过最重要的元素可能是他们对于电影品味的筛选以及愿意给予创作者空间与机会的勇气。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大卫·范克尔、约翰·霍齐斯、丹尼尔·卡兹
2012 年他们第一次来到多伦多电影节,准备下手购买《弗兰西丝·哈》(Frances Ha)以及《松林外》(The Place behind the Pines),可惜两者皆未如愿,“他们当时都没有给我们回复”大卫·范克尔谈及当时的回忆:“《松林外》的制作人和我们合作过,我们有很好的合作经验,至今我们依旧保持不错的关系,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回复我们,依旧让人感觉失望。”A24 的发行人员Nicolette Aizenberg表示,他们甚至已经为《弗兰西丝·哈》拟定了一个发行计划,“这是我的第一个电影项目,但我错失了这部电影,我真的很想从桥上跳下去”A24 的采购制作总监Noah Socco对于他们第一年的表现相当失望。
不过 2013 年他们依旧交出了 5 部电影:《查尔斯·斯旺三世心灵一瞥》、《金吉尔和罗莎》、《春假》、《珠光宝气》以及《好景当前 》,其中由詹姆斯·弗兰科 (James Franco)主演、哈莫尼·科林(Harmony Korine)执导的《春假》(Spring Breakers)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它迅速奠定了A24的选片策略,就是那些被好莱坞大制片厂忽视的边缘化故事。另外他们的宣传策略也很成功,通过社交媒体上的宣传,把《春假》变成了一场文化事件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春假》剧照
“《春假》正式让他们(A24)进入这场游戏里面,我可以确信这件事”——詹姆斯·弗兰科
《春假》表面上看起来是值得操作的电影,有明星、也有青年们喜欢的偶像,更有充满共鸣的春假题材,不过事实上整部电影充满着个人风格,没有太多合理性的剧情,在角色互动上也像导演哈莫尼·科林过往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法,在迷幻的视觉中,进入到心理层面的迷失,事实上它就是一部普通观众很难喜欢的电影,之作,相对的对于导演哈莫尼·科林来说,A24 是最适合的合作对象:“好莱坞现在由会计领导,所以当你跟你一个不是纯会计的人沟通时,你会知道,他不是那种讨人厌的资本主义家,这其实很让人很兴奋,他们对于你的作品是保有真诚的。”
但有电影人的背书是不够的,他们还是必须面对现实层面的问题,也就是这部片该如何获得一般观众的认可?当他们在曼哈顿举办了一场特殊放映后,得到了非常差劲的反馈,整场试片大约只有 10 个人没有看完就走,A24的采购制作总监甚至认为自己要找新的工作了,这场试片让 A24 获得了一个主要意见,那就是“你们不应该发行这部电影”。

《春假》预告
不过就在《春假》预告播出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拥有独家播放权的 MTV 因为没有预料到有如此巨大的流量,“预告第一天就破了一百万点击”大卫·范克尔表示,但就算如此,A24 团队在面对如赛琳娜·戈麦斯这类的巨星团队还是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当年的西南偏南电影节,我们有《好景当前》和《春假》在那边播映,但我们却接到了一通赛琳娜·戈麦斯和艾什莉·本森团队的电话,他们没有上我们帮他们准备的私人飞机,因为他们认为那个飞机太小了,所以对安全问题有疑虑,他们希望像迪士尼那样,帮他们准备的那种大型私人飞机。拜托,那台飞机超级好的,而且坐的人只是只是她们的团队人员,让我们必须在 20 分钟内帮他们准备另一台飞机。”A24 的制作人Jeanie Igoe这样描述了这段回忆。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春假》剧照
不可否认的是,《春假》在西南偏南电影节获得巨大的关注与成功,詹姆斯·弗兰科回忆道:“我记得西南偏南电影节,放映的时候像是一场演唱会,大家都站起来欢呼,所有的人都在拍手”通过这次的活动,让这部电影从年轻族人群里得到扩散,几乎完整的触及到这部电影最核心的目标人群,但要在如纽约、洛杉矶这类的大城市,A24 还是要重新制定策略,“我们一直联络位于纽约联合广场的影院的人,不停的问他,最后我跟他们说:听着,最差的状况也是这部电影也会有那些变态的观众会来看,然后他们才说:有这些人就够了。”
A24 知道这部电影有着别人看不到的潜力,但他们必须用不一样的方式去贩卖这件事,最终《春假》开出了 1300 个厅,全球获得了 3 千万美元的票房,“我想《春假》正式让他们(A24)进入这场游戏里面,我可以确信这件事”本片的主演詹姆斯·弗兰科表示。除此之外,这片在当年的颁奖季中也引起了不少声音,主要是詹姆斯·弗兰科饰演的角色 Alien ,回想这部电影的成绩,丹尼尔·卡兹认为运气占了很大一部份原因,大卫·范克尔则有不一样的观点:“当然,赛琳娜·戈麦斯穿的比基尼也起了不少作用。”
“不要请求许可,请求原谅”
2015 年 A24 带着《机械姬》再次来到西南偏南电影节,不过这一次他们在交友软件Tinder上使用了女主角艾丽西亚·维坎德的脸设计了一个聊天机器人,这件事引起了 Tinder 以及艾丽西亚·维坎德的注意,他们从头到尾皆没有获得使用她肖像的许可。“我记得我可以感受到她很失望”A24 的营销负责人Zoe Beyer谈到这起事件,“后来有人问过这些照片是哪来的?我说大概是谷歌吧,我也不太记得了。”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机械姬》剧照
至于《机械姬》的导演亚历克斯·加兰对Tinder 完全没有概念,但他也从艾丽西亚·维坎德身上感受到了她的不悦,而对于营销人员来说,能把这部电影宣传的最大化才是最重要的:“我对于我工作的原则是,不要请求许可,请求原谅,我想这些动作只是代表了我们非常在意这些电影作品,这并不是什么不尊敬的行为。”这是营销负责人对于此事最终的解释。最终,导演亚历克斯·加兰也给予了 A24 很高的肯定:“这不是对大制片公司的批判,我只是说出事实,我会说如果《机械姬》给大制片公司发行的话,就成果来看,绝对无法达到现在这样的成绩。”
当年,A24 操作的电影获得了 7 座奥斯卡奖项的提名,包括《房间》(Room)入围最佳影片、布丽·拉尔森入围最佳女主角、《艾米》入围最佳纪录片、《机械姬》入围最佳视觉效果和剧本,并最终获得三项奖项。
成功来自微小的种子,而不是容易摘取的果实
2016 年,A24 开始进入制作,拍摄了《月光男孩》,同时他们在各大独立电影节继续以精准的眼光购买电影发行,他们在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以 1 百万美元买下的《女巫》最终创下 4 千万的票房,让他们在业界的名声更加响亮,当然最重要的莫过于《月光男孩》在奥斯卡上的成绩。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月光男孩》剧照
“我们种下种子,并不是为了获得什么,像是赢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或是十项提名”大卫·范克尔表示,他们的策略并不是来自这样的目的性,而是在放大电影这件事情上,这是好莱坞现在少见的运作思维。《月光男孩》的制作人,Plan B 的Jeremy Kleiner对这片的成功有非常独特的看法和评价:“从来都不是‘噢!这里有个已经熟了的果子,我们摘下它吧!’这是对于电影充满热情的拥抱,通常你跟别人讨论这类的事,他们会告诉你为什么他们不做的原因以及难处,但我发现一个有趣的原因让他们不同,因为这是他们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电影,所以这个过程中充满着许多理想主义。”
因此,可以想像的,在《月光男孩》成功之后,开始有人跟导演巴里·詹金斯说:“为什么不把这部片给我们呢?我绝对会给它一个绿灯的!”这类的马后炮时,在大卫·范克尔眼里也早习以为常:“现在的好莱坞就是这个样。”
对于《月光男孩》,A24 团队物色人选已经很久了,直到他们碰到了巴里·詹金斯,而对于电影本身的创作空间,A24 也是全力支持,Plan B 另一位监制Dede Gardner表示:“当我和巴里·詹金斯跟他们(A24)说,我们必须要在迈阿密拍摄这部片时,他们直接答应,但你知道吗?这件事放在外面,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人会说:‘如果你去亚特兰大拍,是有回扣的’,但如果你看过剧本的话,一定知道迈阿密的自由广场社区、这个城市的色调以及这个城市的文化就是这部电影的‘角色之一’,这些元素对于电影的建立是不可或缺甚至至关重要的,A24从来没有提出过‘不如找一些便宜的州拍摄吧!’这样的问题。”
最后,《月光男孩》交出了一个漂亮的成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惊人的成绩,在当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戏剧化的拿下了最佳影片,就一个无产阶级的黑人在迈阿密的成长故事,这部片画出了一个更巨大的格局,也确实引起了多数人的敬意。
6年6座奥斯卡奖杯,好莱坞新锐公司A24 打拼记
GQ为A24做的宣传图
所有事都有可能发生
从这几年来 A24 所创造的成绩,对于年轻一辈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鼓励,这类低预算的电影可以有这样的成果,打破了那些遥不可及的门槛和思维,“比起过往,我确实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月光男孩》男配马赫沙拉·阿里表示。“好像出现了一批 A24 的电影观众,甚至有一些电影和这些观众从此就就产生了关联,就算那些电影我们根本没有参与过,例如《逃出绝命镇》和《极盗车神》。”丹尼尔·卡兹这样看待这几年来 A24 的影响。
从《春假》到《月光男孩》,A24 并未以一个格局改变者自居,但却在自然而然中改变了一些好莱坞的规则,原因在于他们再次把重点放回了电影本身,不论是剧本、导演、演员、拍摄地点...,他们尽可能地跳脱好莱坞的工业的游戏,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观众,只有这样才能从这样的中心扩散,甚至掀起了一个 A24 狂潮,也造就了更多主流片厂、大的制片公司愿意给像《逃出绝命镇》、《伯德小姐》这类小作品机会。
未来,也许像詹姆斯·弗兰科所说,不希望他们变得太大而忘记他们的初衷,但也许身为喜爱电影的观众,我们可以继续期待 A24 能够给我们更多更好的作品,更多不同题材和有着大胆影像视觉的探索。
本文为作者 陈东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304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