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诚和他的“唐探宇宙”打造方法论

1月31日 21:01 30

其实to C跟to B还是不一样的,to C更重要的是把“最大公约数”找到,让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而to B可以尝试更多新鲜的东西,让口碑有更多的发酵。


日前,《唐人街探案》网剧计划在爱奇艺悦享会上正式发布。此次的12集超级网剧将在《唐人街探案》前两部电影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宽“唐探宇宙”的边界,探索这一国内原创推理IP的更多可能性。


“唐探”系列可谓近年来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优质国产影视作品之一,随着此次网剧的启动,“唐探宇宙”的布局越来越趋于清晰、完整。关于打造系列宇宙,或者“IP”,是影视行业近些年一直讨论,但也一直没有结果的一个话题。


《唐探》系列的票房,以及网剧的开发,似乎已经可以成为一个行业案例。不论是IP,还是宇宙开发,电影始终还是要回到创作本身。作为这一系列的创造者,该剧的监制、总编剧陈思诚接受了影视工业网的深度专访,畅谈“唐探宇宙”的开发过程与思路。陈思诚导演也非常坦诚相待,从产业角度、导演角度、以及编剧角度详细的阐述了《唐探》系列的开发与把握。


采访、文:弗莱


导演陈思诚在拍摄现场


影视工业网: 您曾在微博上提到,希望创造一个华人的侦探形象,以及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推理IP。您理想中的华人侦探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陈思诚:首先他一定要具备中华文化符号在身上,所以一开始从人物名字就开始有这些考虑——唐仁跟秦风,唐的文化波及非常深远。所以“唐仁”这个名字是一语双关的。“秦风”也是一样,秦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统一王朝,是封建王朝的开始,秦对我们中国至关重要,所以叫唐仁和秦风。除此之外,唐仁对于风水的认识,他身上带的那些符咒,还有其他一些形而上的东西,都比较代表中华文化。相对来说,秦风可能代表更现代一点的中国少年。


影视工业网:《唐探》以唐人街串联侦探故事的这样一个设定和创意,最初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陈思诚:涉案剧比较难的是描绘公安的形象,因为大家对生活都特别了解,很难飞扬起来,而对于创作来讲,那一点点“飞扬”是非常关键的,《唐探》系列就是在现实主义基础上的一点点飞扬。

最初的灵感其实是我当时在泰国写《北京爱情故事》电影剧本的时候,前一天晚上我路过了唐人街,第二天下午跑步,脑海里突然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包括侦探形象也立马出来了,是一个大叔和一个少年的形象。我一直认为具有天赋的人一般都是少年,很多少年可能慢慢地天赋被社会给磨没了。每个人生来都是原创,后来慢慢都变成盗版了,所以秦风的形象也就呼之欲出了。一方面是身临其境,还有一个是来源于那一点点意识形态上的空间。

影视工业网:据悉《唐探》网剧的故事与两部电影是相对独立的,秦风跟唐人不再担当主角,这次会有新的华人侦探形象登场吗?

陈思诚:是的。我原来想以三个侦探为主,在台湾、日本和泰国三个地方拍摄,每个地方预计拍八集,三个侦探,一个侦探两个故事,一个故事四集。后来由于剧本和其他方面的原因,最主要如果战线拉得太长,会影响到《唐探3》的拍摄,所以就先只拍12集,以泰国的一个侦探为主拍8集,网剧中还有另外一个侦探,也与《唐探2》里的人物有着密切关联,这里就先给大家留个悬念。

《唐人街探案2》剧照


影视工业网:相比漫威,漫威宇宙的电影是围绕一个个人物分别展开故事,而《唐探》前两部是以双男主为轴线去引领,请问这次的网剧在整个唐探宇宙的布局上承担什么样的功能?


陈思诚:网剧最重要的是一个拓宽边界的功能,试水,让观众能够对网剧、包括对剧中的艺术形象有一个接受度。


此外,我认为网剧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方向,网剧可以比电影有更风格化的尝试,因为它的受众更年轻,看的东西更多更新。其实to C跟to B还是不一样的,to C更重要的是把“最大公约数”找到,让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而to B可以尝试更多新鲜的东西,让口碑有更多的发酵,所以网剧我们会在风格化上面进行更多的探索。


影视工业网:目前能串联唐探宇宙的,除了主要人物之外,还有“CRIMASTER”世界侦探排行榜。请问将来还会有什么样的关键人物、道具或者世界观设定来作为这个宇宙的连结?


陈思诚:当然会有。这次网剧里已经出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大的方向,和一个重要人物“Q”有关。如果用一个维度来讲,可以说是“Q前”跟“Q后”,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节点。《唐探2》里“Q”这个人物只是刚冒出来,在《唐探3》他的作用会更大,网剧跟这些也有一些呼应,具体还要观众看了才知道。


《唐人街探案1》剧照


影视工业网:《唐探》电影每集都去一个海外国家拍摄,这是观众很期待的一个点,但在制作层面也提出了一些挑战。这次把网剧安排在泰国拍摄是出于什么样的用意和考虑?


陈思诚:第一是因为唐探这个系列是从泰国起来的,我也希望网剧还是从那里起来,我对泰国有一些好感;第二点是网剧中的这个人物跟唐仁是有关系的;另外从制作角度来讲,泰国是性价比很高的地方。


影视工业网:《唐探》系列的设定似乎给自己设了一个限制,即必须每次都要去国外拍,会考虑以后多做一些在国内的故事吗?或者另外再开一个系列?


陈思诚:《唐探3》就是我唐探系列导演的ending,未来我的角色会更多转向监制。我会希望自己不要一直只停留在一个系列里面。我会马上开另外一个系列,已经开始做剧本了。那是北京的一个故事,跟唐探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唐探》网剧导演阵容


影视工业网:这次唐探网剧的导演班底由四位导演组成,您在挑选导演方面,包括网剧跟电影制作班底的配合方面,是如何去把握的?


陈思诚:网剧的主要摄影都是来自于电影,有之前电影的班底在,会保证故事的水准。然后在保证主轴的基础上,我们增加了很多新导演、新美术团队、新的摄影掌机团队,是为了加入更多的新鲜血液,尝试更多的可能。这12集相对来说我会控制得比较多一点,我特别希望在对他们加深了解以后,未来能更放手给他们。


我前前后后大概接触了几十位导演,从中选择了这四位。他们各有长处,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比较“类型”。我会给予这些导演种子,给予他们文本,让他们更类型化,作品更偏向于类型电影、商业电影。这是一个培养试水的过程,也是一个磨合的过程,从战略角度来说,这是最重要的目的。


影视工业网:目前国内主流网剧一般很少有12集这样的迷你体量,尤其还是具有一定投资规模的,这一点与国外Netflix平台上有大量短剧不同,对此您怎么看?


陈思诚:这次的网剧我特别感谢万达和爱奇艺这两个合作伙伴。唐探虽然是一个大IP,但12集的体量,还是去泰国拍摄,其实对于投资方来说这次完全是零收入。目前网剧的天花板这么低,整个行业经济下行得这么厉害,大家都在缩减开支。在这个节点能拿出这么高的投资来拍这个戏,我特别感谢爱奇艺对我的信任。


我们可以说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了制作上,我们的两个投资方,我们整个制作方,甚至演员,所有的工作方都不赚钱,目前我们整体演员预算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万,全部都是友情出演,所以这次观众才是真正的赢家,真正的受益方。


目前国内的情况,12集的体量确实很难实现盈利。Netflix的盈利模式不一样,它面向全球,依靠比较高的用户黏性,通过会员固定付费的方式来实现盈利。我们国内现在还没有达到真正的会员制,还不够成熟,大家不愿意掏钱去上网看东西,所以只是初步形成了会员制方向,没有成为视频网站主要的盈利方式。



影视工业网:《唐探1》故事以推理见长,《唐探2》由于春节档的关系,调性上做了很大调整,喜剧元素占比更重了。这次的网剧中推理和笑料比重如何,您是如何定位的?


陈思诚:网剧总体来讲,推理部分会比笑料多一些。因为剧的时间更长,它的情节感会拉得更长。还是那句话,to C跟to B是两个生意,to C是合家欢,主要还是大家进影院能感受到场面、感受到热烈。网剧反而是更注重情节,更注重推理剧情本身,要有“钩子”吸引大家看下去。当然喜剧也是我们一直要强调的,但它不是说像合家欢的那种感受。


电影跟电视完全是两个载体,网剧在整个影像感受上,包括呈现方式上,我们可能会比电影走得更“前”一些,更风格化一些。比如说我们会尝试更多的新机器的运用,更多从宏观到瞬间微观镜头的展现,镜头数可能会比电影的还要多,节奏要再快一点。


我们要做“抽水式”的创作,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做注水,我之所以只拍12集,就是我们不要钱,我们连钱都不要了,你说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干的,所以我们是做“抽水式”的创作,会让节奏变快。


影视工业网:《唐探》前两部中,许多人物的选角都让大家眼前一亮。您在挑选演员的时候会特别看重哪些特质?如何判断他们有没有喜剧方面的潜力?


陈思诚:喜剧方面的潜力倒是没有特别去要求。我觉得挑演员,首先第一我不选所谓贵的,所谓流量,我认为都是虚的,我只选择我认为合适的,而合适其实是一种感觉。


因为我又是我们所有剧的编剧,在写剧本的时候,可能脑子里就会慢慢靠近这个人物形象。比如宝强的角色就是这样,我跟宝强认识很早,合作过很多次了,对他比较熟悉。当时我写剧本的时候,唐仁这个角色就是以他的形象来写的。到了《唐探2》,创作人物的时候更去贴近刘昊然去写了。


影视工业网:《唐探2》里开始加入一些带有游戏感的设定,比如暗网、CRIMASTER(侦探排行榜)app,这些设计是出于营销方面的考虑,未来可能会和游戏、APP作联动吗?


陈思诚:最早并不是觉得一定要做营销,但是它确实是一个宇宙观。有一个排行榜,就意味着永远会有新人加入,排行榜上会有不同的侦探,这就会变成一个世界观,而且这是一个社区的概念。比如这次的网剧中,CRIMASTER就会跟我们的剧情有一些关系,这种关联性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多,包括Q这个人物到底是干嘛的,包括这个排行榜存在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它是很大的一个“饼”。


影视工业网:《唐探2》出场的十几国的名侦探,目前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还不多,而且他们还是以一种“技能点卡”的概念出现,之后会不会像《复联3》那样有一个大集结?


陈思诚:对,我们现在做网剧就是希望大家能跟其他的侦探建立情感,如果未来网剧成功的话,这些侦探是可以独立拍电影的,这样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做一个所谓的集结。不过这些是需要时间考量,漫威布局了多少年才做到这个份上,才可以一年拍两三部电影,我们也要慢慢来。



影视工业网:《唐探1》是经典本格推理的模式,在创作剧本的时候,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陈思诚:推理小说我们国内积淀不多,但在世界上已经有近百年历史,好多东西都已经被写过,我们要想一个全新的诡计是非常难的。


我自己特别喜欢“密室”,因为密室是本格最好的一个表达方式。创作起来当然有难度,但我觉得还是自我超越吧。《唐探3》其实也一样,因为《唐探3》回到了日本,到了日本如果不“本格”大家会不满足,至少专业人士会不满足,所以剧情又回归到了比较本格的推理,会比《唐探2》推理的东西要多。


《唐探2》主要是因为需要交代CRIMASTER(侦探排行榜)的概念,有那么多侦探的露脸,又是一个连环杀人案,所以很难做本格。因为一旦涉及连环杀人案,触碰的就是“社会派”推理,你很难去在一个案子上纠结,没有那么多的空间和纬度。它更像一个猎场,是捕捉的概念,狩猎的概念。《唐探3》我们又回归本格,剧情也比较好玩,比较新。


影视工业网:有些网友看完《唐探2》之后有些不满足,他们感觉有点熟悉您的套路了,最后看上去是凶手的肯定不是凶手,导致《唐探2》里的反派好像有点太弱了。《唐探3》中会想去打破这种套路吗?


陈思诚:《唐探3》会比更本格,但我们还是要满足大多数的观众。因为如果太过烧脑,可能又会有很多普通观众觉得看不懂了,很难尽如人意的。这就跟厨师炒菜一样,口淡的永远希望清淡,口重的就希望可以重一些,这是众口难调的一件事儿,还是取得最大的公约数,尽量让大部分人满意就好。


影视工业网:《唐探1》有一个特别精巧聪明的设定,通过设定主角是推理小说迷,可以很自然巧妙地借用小说中一些相似的桥段。您是如何看待桥段的借鉴和创新的?


陈思诚:是这样的,我们在桥段的基础上,其实已经做了一些原创,就像唐仁说的,密室逃脱一共有27种方法,前人早已经把这些总结完了,已经把你逼得没路走了。《唐探1》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还是创造了一个27种方法之外的形式,杀人凶手把一个人包装成了嫌疑犯,让嫌疑犯把自己带出密室,这个东西是没有出现过的,也是一种新的东西。


就像有些朋友会说我们《唐探2》有一个桥段是模仿《双瞳》,就是一推开门,寺庙在里面,这个其实不叫模仿,因为国外好多寺庙都是在楼里,你只要去了唐人街,会发现他们特别奇怪,西式的大楼里面,里面是寺庙,因为它没有那个地方去另外建寺庙。这些一定是跟环境相关的,不能说这样的环境在之前的作品中出现过,你就是在模仿,我觉得这件事儿是对后来者的不公平,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有人做过了。


《唐人街探案2》剧照,主角秦风


影视工业网:主角秦风的年龄设定是少年,是否今后会有很多成长空间,您对这个角色的未来有没有什么预设?


陈思诚: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唐探这个系列可能会是秦风个人的一个生命轨迹,是一个独特的、自我认知的过程,就像有些观众觉得《唐探2》以后,秦风开始逐渐黑化了。


其实少年成长的轨迹,也是一个自我认识、包括自己的神性、兽性相斗的一个过程。《唐探2》核心反应的就是人的三性,我觉得任何人都是人性、神性和兽性三位一体,秦风也是一样。《唐探3》可能会更加凸显他这一部分的东西。


《唐人街探案2》剧照,主演唐仁


影视工业网:唐仁这个角色是真的深藏不露吗?


陈思诚:我觉得他是在某些层面特别接近真相,但却不自知的那种人。比如像掐指一算也好,风水也好,玄学也好,其实有很多是特别接近真相的。我曾经上过《易学》的课,听他们谈论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世界观。一种是绝大部分人用的世界观,是经验主义,推理都属于经验主义。杯子冒热气,就知道杯子是烫的,因为过去被烫过手,这些都是经验主义的推演;


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是极少人用的,就是玄学里面的这种算法,他看到同样的现象,可能会用“易”的角度去解读,用另外一个思维方式去看。唐仁就属于这方面的“半桶水”,他可能接近了真相,但他对这个方法运用得很差,所以他有一些错位感和喜感,他这个人物更像我们中国人。


影视工业网:漫威十年布局,如果让您设想十年后的唐探宇宙,您心中会有一个设想吗?


陈思诚:具体的设想我不知道,但我特别希望它能更多的具备外部的可能性,比如说我真的希望这次的网剧能成功,未来唐探的动画电影也能成功,游戏也能有,甚至衍生品也能有,我特别希望能看到这个。我特别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为整个电影产业做一些贡献。


现在影视产业经济形势不好,自我表达先往后面放,还是让产业先起来,如果产业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像美国七大支柱产业,电影就是其中一块,它们不只是靠电影票房,是靠电影相关衍生的那一部分,而这方面我们国内目前做得并不好。


影视工业网:在灭霸之前,漫威里面的反派都是比较弱的。您在创作唐探的时候会不会遇到类似的困难,需要去塑造一个足够强的反派?


陈思诚:当然,我们的反派足够强。灭霸之所以让人感觉很强,是因为他的出发点,或者他所谓的世界观,是能得到一部分人共情的。我们这里其实还有个有意思的点,你说子枫的角色算不算反派?她算不算强?宋义你说他够不够强?到底反派是谁?中国人的思维里,对这个东西会更辩证的去看,不会像漫威那样非黑即白。


《唐人街探案2》剧照


影视工业网:唐探擅长在推理故事中融入喜感,对此您有什么创作心得?

 

陈思诚:我更希望让大家能更快乐地去看一些东西,不管创作者最后要传达给他的是什么。所谓的良药苦口,可良药不一定苦口,可以给它包装更多的糖衣炮弹。观众生活压力很大,生活已经给我们带来了诸多的不易,所以特别希望大家走进影院的两个小时是能开心的,所以这可能会一直秉承在我们的创作中。我都是会比较轻松的来叙事,不会特别晦涩难懂,比较生僻,给大家不悦的观感。其实最厉害的最难的永远是去打动绝大多数人,我从来没有觉得束之高阁的就是厉害,我认同的艺术家也都是广大影迷所认可的,比如像《教父》系列,像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我更希望能做这样的东西,更温暖,正能量,让更多人喜欢并可以看到的东西。


影视工业网:有些影视创作者认为在目前国内的环境下,想做成功的喜剧就必须要通俗、或者说低俗,来取悦所谓的绝大多数人,你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陈思诚:我觉得永远不要轻视我们的观众,还是需要用作品一点点的去引领,或者去抬高他们的认识。我也听到过所谓“包饺子喂猪”的说法,我特别不赞同这种感觉,我觉得首先没有猪。不会有真正被浪费的饺子。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个片子好或不好,内容质量上的差异都是能够反映出来,所以我觉得观众不傻。我不认为低俗就是应该的,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者,最重要的是真正认真地去创作,不要把自己拔得太高,永远到最后是一个度的问题,你可以稍微高级一点点,但是那种高级又是观众能接受的高级,一点点去靠近观众。


如果遇到想要表达的东西可能观众不容易接受,我可以把观众不太了解的、晦涩的东西放在最后,比如说第一集中的看到的“折纸理论”。真正的艺术最难的就是雅俗共赏,但我希望我的作品是阳春白雪在里面能找到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在里面能找到下里巴人,各取所需是最有意思的,当然这也是最难的。所以最重要的是你都要有,而且能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又不晦涩。我们可以非常高,那个不难,但还是那句话,最难的永远是让大多数人认同、实现普适价值的东西。


全文完


扩展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观看:《电影人入行必修课》导师:穆德远


点击下方图片观看:《电影短片创作》导师:李伟


点击下方图片观看:《纪录片创作》 导师:王竞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348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