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城偷偷营业“求生”,上游远程办公“求稳”,影视行业有多惨?


黑天鹅效应之下,积极求生、一切照旧,还是得坚持。

文 /七月


倒春寒。


剧组暂停拍摄、院线电影集体撤档,本该开始回暖的2020年开年,被疫情暂时放缓了前进的脚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不可抗拒的疫情到来,反而被动的迎来了“洗牌”。


一边是本该是最忙却突然被迫放长假,甚至要蓄力自保;一边是虽然延迟回公司却一切照旧,并布局后续战场。虽然整个行业的百态通过与不同层面的从业者对话展现出来,但也同样展现出整个行业从上至下正在面临的一系列难题。


然而,无论每位从业者对当下大环境的态度如何,在疫情这一严酷的时刻,如何走出困境、坚持到春暖花开都是整个行业统一且唯一的目的。

(应采访者要求,以下均为化名。)



设法“自保”


至少撑到观众潮回归。


老王是某县城的影院负责人,受疫情的冲击,在这个全民被迫待业休整的时刻,还是坚持着每天消毒之后开门迎客。


“我们影院开放了2个小厅来放映目前还在档期的影片,《变身特工》这几天还卖了一些票。”老王叹着气说道,“带有春节档影片logo的异性包材几万成本算是打水漂了。这里也不在商城,隔壁家已经被免了一个月租金,我们怎么说也得赚回点租金,自保最重要,要不然恢复观众潮之前就先垮了。”


为了减少支出,老王没有安排所有职员回影院,其中负责卖品岗位兼前台检票收发眼镜的张敏从年前就开始家里蹲,调侃自己快要练出“神功”。


影院的收入除了票房之外,自然也包括一些衍生服务的非票收入,这些回报在以往其实还算可观。但对于如今的张敏而言,季度奖金已经不是可以考虑的了,“可能2个月KPI为零,基础业务无法完成才是令人头秃的大问题,想试试衍生品的网上销路”。


老王和张敏担心的是,疫情过去后,重回影院的观众并不会一下子涌来,而在这条拉长的战线上,像他们这样的小影院会不会撑不过去。所以,老王已经开始多接触承包商,“打算多做一些租赁场地的本地活动。”


同样保持着较为紧绷状态的还有一位院线职员李先生,所有的交流会议都不得已改为了线上,“目前的情况下,听说一些公司为了减小支出已经取消了奖金发放,职员们的情绪并不是很稳定,沟通工作效率低了很多”。


李先生也收到了总公司发来的“延长放假”通知,之后的复工时间由当地负责人具体根据当地情况进行确定,“但群里其实有些同行已经蠢蠢欲动了,大家开始讨论如何拉来更多的映前广告、挽回可能流失的会员”。


虽然如何展开线下工作仍是存在着的难题,李先生的公司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已经开始做长期恢复观众潮的准备工作,至少要备战蓄力到暑期档”,疫情结束到暑期档之前的时间尤其重要,能否恢复观影小高潮还要看这段时间对观众的拉动效果。


在整个产业链的下游,疫情给整个影视行业带来的重创无法避免,处于这一位置的从业人员们正在深刻体验着生存难题,但看得出是在积极求生。



计划“副业”


尽力挽回损失。


因为疫情的蔓延冲击,处于整个产业中游层面的从业者们也切身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虽并没有什么值得欣喜的,但好歹还算稳定。


朱朱在营销公司负责宣传方面的工作已经快4年了,对这次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变化有着明显的感知。“宣传工作全部改为线上,如何利用互联网把线下活动的缺补回来,还是难度不小的。”


朱朱虽然被迫“闲赋在家”,但目前负责的项目仍需要随时进行相应的宣传工作,对于该项目的一些KPI考核直接变成了类似“一周两个热搜”这样的纯线上标准,“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做积极的宣传引导更是必要的要求”。


因为疫情的影响会是长期的,朱朱所在的公司早已考虑新出路,在之前已有的漫画业务上加大力度,“公司也借此努力促成与其他行业的合作,尤其是公司看好目前短视频行业,最近正在洽谈相关业务”。


随着影视城暂停对外开放、各大剧组暂时停工,跟组宣传Lisa也迎来了“长假”,之后何时重新回剧组复工的情况目前也没有收到确定的信息。


对于已经开机的剧组来说,无论如何损失都是无法避免的。Lisa回家时收到了剧组发来的红包,但同样收到了“薪资等项目完结之后进行结算”的委婉表示。“还好长期跟组学了一手化妆技术,最近在摄影工作室兼职化妆师。”


长期从事艺人经纪工作的阿畅,手头上的工作难得的有所放缓。“艺人都回家休假去了,我也回家了,短时间内不会复工不急着回京。毕竟之前谈好的工作都要等之后重新约档期、筹备规划,真正操作起来也需要时间。”


阿畅的公司很看好如今的网红直播,正在积极地拓宽业务,已经接触了不少MCN机构。阿畅也在计划副业,“已经有公司请我去带练习生”。


可以看出,历经疫情的一定冲击,产业中游也并未停下脚步,所做的是在尽力挽回损失。



“无动于衷”


滞后问题。

虽然还处在严酷时刻,对比下来,位于产业上游的影视制作公司受波及还算小。疫情过后的后续问题反而是更受关注。


阿迪从事后期工作已经有5年了,还是照常回京进机房工作的他表示,对疫情带来的影响“无动于衷”,“除了得戴口罩工作,以及公司给安排了保洁人员天天消毒之外。”


阿迪觉得其实自家公司对目前疫情带来的影响没有特别关心,“可能跟我们这边还有库存能撑完上半年有关,公司考虑的都是下半年的问题”,比如说阿迪和同事正在负责剪辑制作的项目便是下半年要上新的。


某资深制片人也觉得目前尚算安稳,正在商讨一些积压作品上线的可操作性方案,“过去几年行业整体供给远远大于需求,某种程度上带来了减轻库存压力、回流现金流的机会,当然内容质量很关键。”


该制片人认为整个行业更应该考虑的是,疫情带来的滞后问题。比如,中小型影视公司已经面临的资金链断裂风险,“所以有跟一些同行联合去争取,更需要的是政府政策层面的减免扶持,影城的补贴并非长久之计”。


而对于已有一些代表作的编剧同哥来说,他对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态度较为乐观,不过也对整个行业有着从自身角度出发的考量。


在某个正在进行的项目中,同哥甚至收到了“可以稍慢进度”的玩笑,“自己目前受到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只是公司在一些项目上的回款受到了一定耽搁”。


同哥还向悦幕透露自己有了意外收获,且不仅仅只有他们团队:“几年前根据《釜山行》等韩国电影写的一个剧本内容,这段时间得到了一些好评。实际上这次疫情,反而成了一个沉淀和打磨内容的好时机。”


这背后其实是不少内容创作者历经疫情冲击,更加认知到好内容的重要性。毕竟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优秀内容的储备投资是最值得的,好的剧本搁在那里再久也不会极大贬值。


但同样据同哥观察,围绕着此次疫情话题进行内容创作的不在少数。如何在接下来的同质化作品中,与更多观众产生共鸣、引起共情,这才是疫情之后创作者即将面临的更大难题。


如今影视行业的确在遇冷,但也正是在困境中,行业弊端才能摊在面前。而每位从业者在这段艰难时期所做出的努力,都会推动着整个行业更为稳固与坚实。对比2003年非典后文娱行业迎来的飞速发展,相信坚持下去的影视行业必会迎来春暖花开。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439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相关文章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