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感觉《火锅英雄》里的重庆,很好看吗?(海量概念图+设计想法)

2月16日 16:39

《火锅英雄》是一部带有浓厚重庆气息的影片,爽快的口音、热辣的性子……作为这样一部影片的美术指导林木说:“这次创作的核心是给故事提供一个舒服的语境,让一切脉络自然流出。”独家专访《火锅英雄》美术指导林木,全面解析影片视觉定位、人物形象设计、城市印象表现等细节。


林木,美术指导。作品:《杀生》《杜拉拉升职记》《北京爱情故事》《九层妖塔》《火锅英雄》等,凭借《杀生》获得第49届金马奖最佳美术设计。



视觉定位

《火锅英雄》着重现实元素的结合,这也和导演对影片的定位相关。美术这部分是让电影锦上添花,帮助导演讲故事和塑造人物。杨庆导演个性上比较稳,内敛、细腻,所以电影的整体风格都挺收着的。其实,我个人希望《火锅英雄》更风格化一点,带些荒诞感。所以,在创作的时候要把握好与导演需求的分寸。另外,这个电影包含犯罪、黑色元素,所以在审查上也有所顾虑,否则可以拍得更极致些。



我过去在重庆拍过电影,导演本人就是重庆人,摄影师也在重庆生活过,所以大家对这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感受。重庆这个城市的层次、时代质感很丰富,选择这里就带给了这个电影一种底色,像吃火锅时的底料。城市气质是这个电影视觉风格的基础,我想充分利用这个山城的特点。比如去刘波家也许可以走三个门,这三个门如果打车,可能相隔一站地,也可能需要迂回到半山腰上,进入之后也是不同的位置,从半山腰的走廊进去可能直接到了20层。银行所在的大楼也是这样,楼宇间有廊桥连接,特警包围时的调度都是多视角的。影片的视觉风格整体上是立体的、多层面的,重点表现老百姓的生活环境,这也是重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长江巴商财富概念图(以电影最终出现名字为准的叫法)


火锅店以及长江巴商财富的设计

从重庆的地质结构分析,财富银行和火锅店之间的构架关系是存在的,我们要做的是让观众在空间逻辑上不会感到别扭。火锅店定位在一个半封闭的大桥下面,这是一个城市的最底层,这跟几个主人公的生活环境相关。

(火锅店外)


(火锅店结构图)


同时,我们也给自己建立了一套假设逻辑,被打劫的财富银行是比较老的银行,金库在银行的地下室,旁边有错综复杂的地道。这些地道在历史上真实存在,后来逐渐被转为商用。地道连带着更下层的火锅店,洞子火锅也是重庆很典型的独有元素,这是我们为故事发展空间营造的一个递进关系。

(金库走廊搭景)


银行在这个片子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场景,为了传达真实感,我们创作的时候包括银行的logo、宣传册、便签、信封、图章,全部统一设计过,相当于重建了一个银行系统,这样也避免了侵权的问题。但由于电审,成片把银行的元素都抹掉了,挺可惜。毕竟抢银行这件事要比抢别的单位更带劲儿!银行的内景全部是棚里搭建的,《火锅英雄》这个片子虽然体量不是很大,但制景量不小。银行定位在一个充满生活感的都市小区里,我们改造了一个居民楼的入口,这样符合剧情需要。外观上充分利用了重庆的山城特点:有坡度,不在繁华街面,来去自如,便于隐蔽和逃跑,这样可以看出抢劫是经过选择和谋划的。

银行结构图


​银行概念图

​钱库结构图


人物造型设计

导演的要求是准确、有分寸感,他希望造型设计别太夸张,不要过度追求视觉效果反而让观众跳戏,所以能看出《火锅英雄》无论是单个人物形象还是整体视觉风格,都拿捏得比较细腻。强烈的风格化并不难做,分寸感则需要准确的取舍。剧中三个兄弟和小慧都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小老百姓,为糊口打拼,曾经也有理想但现实中更多的是无奈。为了体现这些,在人物造型以及环境的选择上我们下了很多功夫,几个主要人物在外形上要有反差同时又互相衬托。


我们的初衷是尽量区别开三个兄弟的状态,虽然现在都混的不怎么样,但刘波在学生时代还是不错的。这个人曾经有理想有自信,但到了社会上没找到自己的位置。包括他跟小慧的爱情线,不是那种常见的彼此相恋,而是含蓄不自知的。所以他的造型从头至尾单一、枯燥,可以看出这个人更多活在自己的状态里。起初想和陈坤以往的角色形象做些区分,把发型设定为圆寸,有点刺头那种,更个性一些。但最后因为一些原因还是选用了中长发,这个挺损失的。他的造型反差不够,我就得在别的人身上想办法弥补。



许东这个角色就不一样了,恨不得一天换一身衣服,造型都比较外放。这个人玩世不恭但很在意自己,是活在面上的那种人。所以通过这种频繁的视觉转变,既能衬托出刘波的一贯性,也能体现影片的时空转换。



王平川是相对憨厚勤恳的一个,比较实在,是火锅店的顶梁柱。他的造型参考了我们组的执行制片人,他是我见过很靠谱的执行制片人,办实事、不玩虚的,人也很幽默。他有一个辨识度很高的盖头发型,导演也觉得跟眼镜这个角色很神似。后来我们尝试做了一下,效果还不错,也能帮喻恩泰稍微摆脱观众心中很深刻的“秀才”印象。


电影里展现小慧私人生活的篇幅并不多,她几乎只有两种状态,上班时和下班后。这个角色儿时经常转学、不自信、有点儿自闭,她的形象会很生活化、不怎么时尚,这样可以让观众去联想她过去的坎坷经历,更好地接收这样一个平凡而又内在的女性形象。


主角的造型设计主要注意分寸的把握,几个反派劫匪则有冲动做的类型一点。导演的想法是不让他们太具像,尽量符号化。就是一帮干坏事的人,不深入追溯他们的身世背景。所以这几个劫匪的性格,就主要靠视觉语言来表达。


在犯案面具的选择上我琢磨了很久,好莱坞曾经有过戴总统面具犯罪,那是西方的文化特点,而《西游记》的人物形象在东方文化中很有代表性,符合东方人的审美 ,正好又是师徒四人。但是《西游记》给观众的印象比较定型,孙悟空是绝对的主角。我们没有顺着常规走,而是把师父“唐僧”设定为老大,“孙悟空”跟整个队伍是有点儿脱线的。孙悟空这个形象带有叛逆感,有自己的独立性,另外两个角色则相对忠实,所以当陈坤去冒充“孙悟空”劫匪的时候才不显得突兀。唐僧作为老大,这一点是要强化的,所以孙悟空反而是最先死的那个。在他们与七哥手下搏杀时又会传递出彼此的信任与默契……

通过这些细节的累积,去树立这几个人的人物关系,让观众去判断他们也许是同学、工友,或者一块当过兵。所以,外在形象对于表现他们的性格、背景起到了提示作用。这对演员挺难的,戏份不多,又要表现人物性格。不过从结果来看,他们几个蛮酷的。 


最后一场追逐戏的设计


刘波最后的追逐分了几个段落,当时我们希望通过他的追逐,把重庆的特点和影片的调性表现出来。所以从一开始大桥下的全景镜头,到上楼梯,再到肉食市场,最后到狭窄的高楼小巷,是一个从城市底层追逐到中上层的过程,这些环境都是比较有重庆特色的。

(决斗小巷改造)


俯拍时有一个特别长的楼梯,所有人都打着伞,这个画面比较戏剧性,生活中不会真的那样。在拍摄地的选择上,导演筛掉了地标性建筑,我们尽量去挖掘一些生活中大家习以为常的,但实际上很有力量的环境。加上雨景的渲染,对最后高潮戏的情绪表达挺有帮助的。


那条比较封闭的窄巷,人很少经过,便于我们控制和改造。我们用两三天的时间架设大量电线,堆砌、做旧各种城市杂物。我还希望这个环境里有一些生物的元素,在决斗过程中体现出挣扎和悲怆感,最后用的是鸽子。


从目前的制作水准来说,执行这样类型的电影并不新鲜。所以创作过程的沟通变得尤为关键。这部电影的创作氛围特别好,难度主要在前期的筹备工作,包括实际制作时候的协调和控制,还有预算限制等等。比如说刘波的第一次出场,是在打麻将的环境里,我当时想把他设定在一个喧闹嘈杂的水产市场。因为刘波是开火锅店的,这个人物的生活环境无非是家、火锅店、水产品市场,或者菜市场之类。他作为一个失败的个体经营者,又好赌,怎么把他的状态和环境勾连起来?本来想在各种鱼缸中间,支上桌子打麻将,利用前后景带出拥挤的鱼群和浮躁的水流,使开篇突出火锅的氛围和主人公的生活状态。但由于现场的操作难度比较大,最后在成片中没有表现出来,挺可惜的,一上来传达给观众的视觉信息少了很多。


但是拍电影就是这样,总会有很多遗憾,我们才会不断地继续努力。​​​​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004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