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蒙太奇、音乐辅助剪辑......《少年的你》剪辑师张一博专访

对于我来说《少年的你》的核心词是理解,无论是从成年人的角度去理解少年,还是少年之间的互相理解,亦或是作为观众去理解这个电影。我总是对身边的朋友说,看这部电影时需要俯下身低下头,要用同理心去理解和认同他们的遭遇,你才能看到其中真挚的情感。

——张一博


电影《少年的你》好口碑,不需要过多去阐述。不论票房成绩,还是豆瓣 8.3 的评分,都证明了市场对于这部电影的认可。但它的优秀不止如此,这部电影的制作质量,以及对视觉语言、剪辑的运用上,都非常值得行业同仁了解、学习。


此片剪辑师,正是张一博老师(中国剪辑师社群会员),从被刷屏的短片《三分钟》,到《少年的你》,再到陈可辛导演最新作品《夺冠》,张一博老师参与创作的作品都可谓高口碑,高质量。之前,我和中国剪辑学会会长周新霞老师闲聊时,有请周老师推荐一些优秀的剪辑师,周老师也特别推荐了张一博。


所以,中国剪辑师社群直播Live 自然不能放过张一博老师,第 3 期直播,我们特别邀请了张一博老师为我们分享《少年的你》剪辑制作过程,看完文章之后,大家还有兴趣,可以加入社群一起看分享。

PS:多说一句:《少年的你》、《夺冠》都是素材量超级大的电影。《少年的你》之前有多条叙事线,包括魏莱的故事、警察的故事、强奸案的线索等等。以及,听说《夺冠》涉及到高帧率拍摄,以及单比赛场景就涉及到 13 台机位(求算张一博老师心理阴影面积),所以,张一博老师是如何处理的?想想就迫不及待。


张一博剪辑工作照


“其实你剪的很多地方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


在《少年的你》上映后的一次聚会上,导演曾国祥对剪辑师张一博说。在这之前张一博似乎没太想过这件事儿。对他来说,扮演好助手的角色,辅佐导演实现其意图是剪辑师的首要任务,但他也承认,“拍到一定程度,当你跟这个戏建立诸多联系之后,是会有自己不同的想法的。”


“跟组剪辑期间,祥哥和监制JoJo(许月珍)每周都会来看一下粗剪完的段落,有时会提一点很细节的意见,比如谁的戏多一些,谁的少一些,有时候就不提。”在这样相对自由的创作氛围中,张一博将自己的很多经历和感受投射到了电影当中。


“理解”——这是张一博总结出的《少年的你》的核心词——无论是从成年人的角度去理解少年,还是少年之间的互相理解,亦或是作为观众去理解这个电影。“我总是对身边的朋友说,看这部电影时你需要俯下身低下头,用同理心去理解和认同他们的遭遇,才能看到其中真挚的情感。”观众如果一开始不接受故事的设定,就很难去相信这个故事,“有人说我身边没有像魏莱这样可怕的人,怎么会有人这样欺负别人?这其实是站在一个高点去看这个故事,没有经历过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没有同理心是无法将自己代入这个故事的。”他觉得这不是一个浅显的故事,“电影所拍出来的,包括易烊千玺和周冬雨演出来的东西,都是需要你真的懂,去明白,去认同,最终才能了解和感受到。”


“我少年时也经历过霸凌,所以我能体会被霸凌者的心情,包括他们想逃离的那种心境,去上学时的提心吊胆。”电影中一段陈念藏在垃圾桶里的戏份让张一博甚为感同身受,“那时我们都看刘伟强导演的电影,古惑仔很流行。初中时我们成立了一个‘帮派’,有次上山去玩,因为穿得比较花哨被人盯到,于是就躲到了山沟里。”他将这段经历中的感受投射到影片的剪辑中,“我特别明白当时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更能体会那种紧张、绝望的心情,再通过画面节奏将其表达出来。”


《少年的你》讲的是少年的冲动,是一种“少年气”——这是少年时期所特有的。正是有了这种少年 气,小北才会说出“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的承诺,才能为另一个人不顾一切的付出。”

——张一博


张一博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2011级研究生,但他评价自己“剪辑方面天赋可能高一点,摄影方面相对来说弱一些”。《少年的你》上映时,很多业内人士都很惊讶于影片中让人交口称赞的剪辑竟出自 一个“少年”剪辑师之手。在《少 年的你》之前,他只剪辑过两部故事片——齐虹导演的《乌龙茬》以及北京电影学院2014届毕业联合作业《爷爷的小戏文》,其余的作品基本都是广告和短片。


张一博与曾国祥和JoJo相识于剪辑百事可乐广告《2018 把乐带回家——霹雳爸妈》时,在看过他之前的广告和短片作品,特别是陈可辛导演的《三分钟》及李娜的短片《做你自己就会好看》 后,他们决定将《少年的你》交给这位年轻的剪辑师。


《少年的你》剧组成员合影


“剧组成员需要对电影的大方向达成一致,这样会节省很多时间,但细节上不一定要一致。做电影其实是一个碰撞的过程。”曾国祥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导演,“祥哥会做特别详细的分镜,在拍摄时他会在剧本上标好镜号,所以其实如果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剪,就在剪辑线上按照1镜到10镜排列出来就好了。”但张一博没有这么做,他把这归因于自己的“小叛逆”:“想试试自己能把它剪成什么样。”


曾国祥给了他充分的发挥空间,“祥哥是特别照顾别人感受的人,他看完以后基本上都觉得 OK,如果有特别不OK他会跟你讲,但是比较少有这样的情况。甚至后来我们在香港一起改片子的时候,他觉得不太好的地方,我会把我的理由说出来,如果说服他他就同意。”


在《少年的你》拍摄之初,安德里亚·阿诺德导演 的《美国甜心》(American Honey)是曾国祥想要追求的影像方向——手持摄影的晃动感及呼吸感,以及冷静克制的纯纪录写实风格,“但剪到后面开始有些变化, 没有完全按照绝对写实的路线走,而是增加了一些浪漫 色彩。”张一博觉得这正是曾国祥的特别之处,“他是一 个很浪漫的人,他的电影并非像贾樟柯导演那种纯写实的风格。祥哥的电影从人物设定、故事剧本、选角到服化道,都很难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具体的例子。但因为其他的功课做得够足,所以能够让观众觉得这个故事是真实的。祥哥站在了另一个角度去看待现实,这是他最厉害的地方。”


从广告转换到电影剪辑,张一博有意识地控制着自己的“欲望”:“剪辑广告时我很喜欢用那种偏花哨的剪辑手法。”在开始的前几周,他花了一些时间去调整,“我从导演和监制的意见当中去揣测一个大方向。新电影剪辑师会有一个问题——很想把作品剪成心目中那种,剪得像好莱坞那样,但其实那恰恰是长期做电影的人最不想要的。他们会觉得那些太多人用过,很传统很无趣。”但他也接受这是剪辑师的不同阶段,“过完那个阶段到下一个阶段就会明白。站的位置不一样,看到的东西就不一样。”


作为出自同一个导演的作品,有很多观众表示在 《少年的你》中看到了《七月与安生》的影子。在张一博看来,两者共同的特点是那种“浪漫感”——无论是小北与陈念,还是七月与安生,在现实生活中都很少存在这样的例子:“感情是真挚的,但仔细琢磨这个故事还是浪漫化的。”


不过,《七月与安生》是在讲述成年人找到自己的故事,而《少年的你》讲的是少年的冲动,是一种“少 年气”——正是有了这种少年气,小北才会说出“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的承诺,才能为另一个人不顾一切的付出。“这是少年时期所特有的,我觉得这是两个电影最大的区别。”


张一博觉得这很大程度上与曾国祥及其团队的气质及审美倾向相关,“祥哥的状态,他对于新事物的看法、好奇心以及冒险精神,这种少年气是他带给整个电影的东西。而他一直所说的不忘初心,指的就是不忘这种少年气。”而整个剧组就 是带着这种“少年气”完成了电影的拍摄制作,也因此他们将《少年的你》首映称为剧组的“成人礼”。


这首曲子非常像波浪在互相追逐、消失,下一轮波浪又起。这其实像极了小北与陈念的审讯,一人说完一段话另一人再说另一段,但是都不把话完全说明白,不断往上推。他们说的都是假的,但那种真挚的感情全都藏在了他们的那些谎言之中。

——张一博


在张一博看来,小北与陈念之间不仅是男女之间 的爱情,“是高于爱情的,更多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以及两个个体间的共鸣。”他能理解这种“共鸣”,但处理两人间的感情戏的确一度成了他的难题,“虽然我很期待,但我至今其实没有一段特别长的恋爱经历。因此在剪辑电影前段小北与陈念初见时的状态以及小北在手机店调戏陈念的戏份时,我有时无法把握得特别准确,剧组其他人帮了我很多。而随着影片进入后 半段,很多东西都呈现在眼前之后,大家逐渐走向了同一个方向。”


电影中有大量使用蒙太奇手法的剪辑段落。在小北接受陈念的请求,开始保护她之后,张一博用一段交叉蒙太奇表现了他们“一人在光明处,一人在黑暗处”的生活,“这一段在剧本中是按传统的处理方式,这场戏结束接下一场戏。但整体剪辑完之后觉得太长了,节奏也不太行。”于是他将戏全部打碎打散,用交叉蒙太奇将“光明线”与“黑暗线”交织。


在这段戏的处理过程中,作曲贝尔给的配乐给了张一博很大帮助:“小贝给了我两段音乐,一段黑暗,一段光明。我将两段音乐交叠在一起,在陈念的部分将光明的音乐推起,在小北的部分再将黑暗的音乐推进。”这种不走寻常路的蒙太奇处理方式让两人身份上的不认同感不断重叠。“这个段落中有一个红灯镜头,陈念走过马路后小北没有追上她。但我在后面又加上了两人乘着摩托车飞驰的镜头,有一种遇到红灯后仍要向前冲的感觉,来帮助观众感受那种‘少年感’。”


张一博在剪辑中一直力求凸显影片的“少年气”


对于那些有大段对白和演员表演的“文戏”,张一博做的最多的是选出最好的表演,“这种选择很大程度上依靠直觉,靠第一感受。”影片采用双机或者三机位拍摄,有的场景会有十多镜,尝试不同的表演风格,“祥哥在剪辑前曾跟我说要让陈念是陈念,不要让陈念是周冬雨。其实刚开始我跟周冬雨不太熟,之前也没看过太多她的表演,调整一段时间后我才明白祥哥的意思。”张一博强调素材选择时敏锐的直觉很重要,“很多戏后来我也尝试选择其他镜头试一试,但发现都没有第一次剪的好。”


拍摄现场工作照


影片后半段陈念和小北接受审讯片段的剪辑被很 多观众评为“最佳”。“这场戏的处理方式基本是与前期剧本设计一致的,包括拍摄时也用了同样的构图。而我做的是让两个人的台词切换更紧了一些,陈念说完一句小北就接上,让那种递进的感受更为强烈。”


张一博找到了冰岛作曲家约翰 · 约翰逊 (Johann Johannsson)的作品“A Sparrow Alighted Upon Our Shoulder”作为这段剪辑的参考音乐,“这首曲子非常像波浪在互相追逐、消失,下一轮波浪又起。这其实像极了小北与陈念的审讯,一人说完一段话另一人再说另一段,但是都不把话完全说明白,不断往上推。他们说的都是假的,但那种真挚的感情全都藏在了他们的那些谎言中。”


审讯段落被很多观众认为是影片的“最佳”


这种音乐辅助剪辑的方法对张一博来说已是一种 习惯。他一直有跳街舞的爱好,对于音乐也有一种特别的敏感。在剪辑时他常常会加入参考音效去帮助自己找到画面的质感。例如在陈念失手将魏莱推下楼梯的段落,从魏莱问陈念想报哪所学校开始,张一博就叠加了一些低音轰鸣声,用不断的低频声去帮助情绪表达,“后来音效黄铮老师在这个基础上又加了很多东西,此段落有间歇的低沉的主观音效,让观众与陈念产生情感共鸣,帮助观众理解人物沉重的情绪。”


“声音有的时候甚至比画面还重要。”张一博提到他在比利时进修期间,曾有过一个作业,名称是“Sound Letter”,“用声音来写一封信,这个声音包括音乐、环境声、台词等,声音对于情绪表达和氛围营造非常关键。”


张一博笑言自己还用了一些“小聪明”去形成影片的节奏感。例如在假强奸段落,他在小北和陈念的对手戏中穿插铁门镜头,加上很重的敲门声,“让情绪更紧张一些”;又比如在表现高考的混剪段落,他在考官撕开考卷袋封条后接上了一个挖掘机的镜头,“很多观众说挺喜欢这个处理,其实我是为了让它有一个气势上的动势,让整个节奏不要落下来。这些处理很大程度上是靠直觉,并没有太多刻意的设计。”


张一博反复强调《少年的你》剪辑整体上是收敛 和克制的,“唯一可能就是搬课桌那一场,想着剪一剪,玩一玩。”此段落用大量的特写镜头和考试排名的特写镜头交错,他表示这种风格是受到《瞭望土耳其》(Watchtower of Turkey)这一短片的影响,“那个片子中经常有这种大特写和时间进展的混剪,另外在盖·里奇(Guy Ritchie)导演的电影中也有很多这种剪辑手段,比较酷。”


而这些观众觉得很“炫酷”的蒙太奇和剪辑手段, 其实对张一博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部分,长期剪辑广告和短片的训练让他对此轻车熟路。他坦言电影剪辑最重要的部分其实是结构根系和故事讲述,这也是他和曾国祥、JoJo在整个剪辑过程中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部分:“我们主要遇到了两个问题 :一是时长的控制,二是陈念的压力如何去层层递进以符合剧情推进。”


电影前期版本的时长比上映版长很多,有多条叙事线,包括魏莱的故事、警察的故事、强奸案的线索等等, 这造成电影前半段没有一个清晰的主线,故事因此有点松散。“我始终在和片长及分散的故事线做斗争,这其中的取舍是整个剪辑中最大的调整。”经反复讨论后他们决定将故事集中在小北和陈念身上,将两人关系的推进作为主线展开,让故事更加紧凑好看。而对于陈念这个人物,如何将她的压力和情绪层层递进,让她做出的反抗、报警等决定合乎情绪和逻辑,也是张一博始终在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陈念做出种种决定时的“压力叠加”是张一博在剪辑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少年的你》上映后在票房和口碑上获得了双赢,堪称2019年票房黑马,而张一博的剪辑实力也受到了业界和观众的肯定。“我的爷爷奶奶都是云南挺有名的京剧演员,但他们在我两岁时就过世了,其实有时候常想 爷爷奶奶在世的话会给《少年的你》怎样的评价。”


张一博的爷爷奶奶都是云南有名的京剧演员


采访时,张一博正在进行《夺冠》的剪辑收尾,他表示下半年想去欧洲进修一段时间,“两部电影连在一起剪真的特别累,所以我想停一下充充电。”毕竟对于剪辑师来说,保持直觉的敏感性是非常重要的。



END



分享主题:张一博:《少年的你》剪辑思路、流程分享


分享时间: 2 月 26 日(周三)19:30开始


分享形式:视频直播(可回放)


观看要求:中国剪辑师社群会员(点击这里或识别下方图片加入社群)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086
相关文章

中国剪辑师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