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This is the way-曼达洛人虚拟拍摄幕后(一)

2月24日 12:38

看之前关注虚拟拍摄的朋友挺多,小编最近是找了些资料,会抽空陆续翻译出来做为学习笔记跟大家共享,因为内容实在太多,所以会按节选的方式更新,想直奔主题的读者可以直接看蓝色字体部分。


以下 节选自 ASC - The Mandalorian: This Is the Way 

By Jay Holben



多年来,《星球大战》电视连续剧一直是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的梦想,但是电视剧背后运作的逻辑使得要实现像The Mandalorian这样规模的制作并不是很容易。


《星球大战》的粉丝们希望能看到有异域情调,风景如画的场景,但要在短时间和有限的预算范围内将剧组人员带到突尼斯的沙漠或玻利维亚的盐滩根本不合理。但是The Mandalorian背后的创意团队明显解决了这个问题。


几十年来,绿屏和蓝屏合成一直是将奇幻环境和演员聚集在屏幕上的首选解决方案。(Industrial Light&Magic在《星球大战》电影中就是是开创这个技术的先驱。)但是,当角色穿着高反光的服装时—— 就像曼达洛人的主角Mando(佩德罗·帕斯卡尔)那样,盔甲上绿幕和蓝幕反光和现场反射会给后期制作带来很昂贵的制作问题。此外,演员要在“sea of blue”中表演,这对主创的镜头设计和构图创意充满了挑战。


只有技术足够进步,才能让《曼达洛人》正常启动,也才能让一个团队以负担得起的规模呈现星球大战的史诗世界,这个团队的实际制作工作只包括几个录音棚和一个小后台。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典型的视效工作流程与制片同时运行的话,之后需要延长后期制作的时间。即使拥有现代数字视效技术的所有功能和每秒数十亿次的计算,这一过程每帧也可能需要12个小时或更长时间。由于有数千次拍摄和多次迭代,这将会是一项耗时的工作。视觉效果的大神-联合摄影师兼联合制片人格雷格·弗雷泽(Greig Fraser,ASC,ACS)提出了一个想法——就是《曼达洛人》制作需要能够在片场进行实时的相机内合成= 拍摄时后期视效也一并完成。


弗雷泽说:“那是我们的目标”,他之前在拍摄《侠盗一号》时探索过星球大战星系(AC,2月17日)。“我们希望创造一种方式,不仅可以让视效团队便于合成,还能真正做到实时的在相机内捕捉它们,这样演员们就可以在合适的光线下置身于那个环境中—让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呈现在拍摄的那一刻。” 


这个解决方案可以说是LED背投的第二代——就是在巨大的LED上和天花板上播放动态、实时、写实的背景,这样不仅可以提供了奇异背景,而且可以将内容画面精确到像素级,同时可以对相机位置进行正确渲染。


如果屏幕播放内容是在拍摄前完成的,那么在LED屏幕前拍摄的演员、道具和布景就可以实现最终在相机内完成视效制作-或者说“接近”最终成片,只需后面做一些技术修复(即技术检查修改),同时使用这样的方式拍摄时大家会对镜头的构图和效果充满信心。在《曼达洛人》里,这个空间被称为“容器” (Volume ) (从技术上讲,“容积/容器”是由运动捕捉技术定义的任何空间。)


这一概念最初是Epic Games的Kim Libreri在卢卡斯影业时提出的,现在它已经成为“Holy Grail”技术的基础,让真人版的“星球大战”电视连续剧成为了可能。


2014年,实时合成的概念被再次被讨论是在Rogue One席卷院线的时候。目前技术已经成熟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视觉效果主管John Knoll与Fraser就这一概念早期就进行了讨论,另外摄影师提出了将大LED屏幕作为照明工具的概念,以便在摄影过程中利用LED屏幕上动态光与演员以及置景进行直接交互,同时在实时合成影像中可以回放简要的预览效果。之后再添加最终的动态特效;屏幕当时仅仅是为了提供与动画相匹配的交互式照明。


Fraser说:“拍摄蓝幕和绿幕时,摄影最大问题是就是互动灯光。”“通常,你在蓝绿幕前拍摄真实元素的时候背景都还没有做好,你只能想象灯光怎么在场景中起作用-然后你必须祈祷你在片场所做的事情能够对后期制作有用。”如果导演在后期中改了背景,那么拍摄素材的灯光就和想要的背景光照不匹配,最后的完成镜头会让人感觉假假的。“



在拍摄Rogue One时,他们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圆柱形LED屏幕,并为Scarif, Jedha 和 Eadu 提前制作好了空战降落的背景,同时X翼和U翼飞船中的所有驾驶舱镜头也都是在LED屏幕前面完成的,同时LED也是角色和场景的主要照明源。这些LED像素间距为9毫米(屏幕上RGB像素簇中心之间的距离)。不幸的是,以这个像素间距的大小,他们很难让屏幕离摄影机足够远,以避免莫尔纹的产生让图像看起来像照片一样真实,所以最后它纯粹被用于照明了。然而,因为需要替换的背景已经在LED屏幕上直接播放使用了——所以后期合成的效果非常的好,构图和动态照明都匹配的很完美。(因为有很真实的参考)


2016年,卢卡斯电影公司总裁凯瑟琳·肯尼迪就一个潜在项目与编剧/导演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接洽。



Kennedy说:“我去见了Jon,问他是否愿意为我们迪士尼的新流媒体服务做点什么。”。“我知道Joe很久以前就想做《星球大战》的项目,所以我们马上开始讨论他能做些什么来推动技术发展,这引发了一场怎样能改变制作方式的大讨论;究竟怎样可以创造一种方法,让我们可以做出不同的东西?” 


Favreau刚刚完成了《Jungle Book》,并开始为迪士尼拍摄《 Lion King》——两部都是视效量很大的电影。


视效主管理查德·布拉夫(Richard Bluff)和ILM执行创意总监兼负责人罗布·布雷多(Rob Bredow)向Favreau展示了ILM进行的一系列测试,包括Rogue One的LED屏幕技术。

Fraser建议,随着自Rogue One以来LED技术的进步,这个项目可以利用新的LED面板,推动实时拍摄视效技术的发展。Favreau喜欢这个概念,并决定这就是那个制作方案。



制片组希望最大限度地减少绿幕和蓝幕拍摄的数量,同时要求后期合成为演员优化环境的质感。LED屏幕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真实布景/场景,并避免了对空表演给演员带来的挑战。


系列剧创作者兼执行制片人Favreau解释说:“我在‘Jungle Book‘(AC,5月16日)和‘Lion King‘(AC,8月19日)上使用过类似技术,这个经验让我深受鼓舞。”

“我还在”The Orville“的试播部分中使用了这个技术。有了我们的制片组、 ILM、Magnopus、Epic Games、Profile Studios和Lux Machina组成的团队,我觉得我们有非常好的机会取得积极的成果。”


Fraser 说:“Volume(就是LED棚)是一项很难理解的技术,除非你站在LED屏幕的’投影’前,把一个演员放在它前面,然后移动相机。”“这很难把握。它不是真正的背投;它不是TransLite,因为(它是与3D物体实时互动的图像),有适当的视差;它是照片写实级别的,不是动画的,它是通过游戏引擎生成的。”



“如果我们没有之前Jungle Book和Lion King的开发技术的革新,我们在《曼达洛人》上的创新的技术是不可能的实现的,”Favreau说。

“我们使用了游戏引擎、动作捕捉[技术]和实场景延伸(这个需要后台渲染能实时响应),因此实时渲染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实现方案的渠道。” 


巴里·“巴兹”·艾杜因(Barry“Baz”Idoine)曾与Fraser 合作多年,担任掌机和第二拍摄组摄影师,曾拍摄了包括“侠盗一号”(Rogue One)和“VIce”(AC,1月19日)。当Fraser 离开去拍摄丹尼斯·维伦纽夫(Denis Villeneuve)的“沙丘”(Dune)时,他承担起了《曼达洛人》的摄影任务。

艾杜因Idoine说,“这个方式的最大价值是,你不是在绿幕世界里拍摄,也不是在后期合成中去匹配灯光—你实际上是在拍摄成品的电影。它把摄影的控制权又还给了摄影师。“


Volume”是一个弧面,20英尺高(6m),周长为180英尺 (54m)的LED视频墙,由1326个独立的2.84 mm像素间距的LED屏幕组成,形成270度半圆形背景屏幕,75英尺(22m)直径的表演空间,顶部是LED屏幕天花板,LED天花板直接放在LED墙的主曲线上。


在Volume的后面,剩下的是90度开放区域,基本上是“在摄影机的后面”,是两个18英尺高,20英尺宽的LED屏。这两个面板被安装在舞台的滑轨和链条机上,因此它们可以被移动到需要的位置或被移走,以便它们能更容易的配合进出“Volume“一起使用。


ILM的视效主管Richard Bluff说:“Volume”可以让我们把许多不同的环境放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可以早上在Nevarro的熔岩平原上拍摄,下午在Tattooine沙漠拍摄。当然,切换环境是有实际考虑的,但我们通常在一天内切换两个场景。”


未完待续........

本文为作者 CGView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352
电影制作技术分享 影视英语教学 后期技术问题解答 流程经验分享 技术讨论与支持 由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认证会员,视效总监、制片⼈​高枫老师主持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