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如何用特效还原出北平之美

2月28日 00:12

《邪不压正》里正阳门车站的火车踏雪而过,正像是印证坊间那句“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在场景调度下,老北平的城楼、护城河,市井生活……徐徐展开,而一段复仇的恩爱情仇也就此拉开帷幕。


姜文用《邪不压正》再现了当年梁思成先生没能实现的梦,还原出了那个牌楼夕阳斜照,渐落西山时的美丽景象。而这些庞大体量的特效镜头,正是由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大中华区团队制作的。数字王国近百位艺术家为《邪不压正》打造了476个特效镜头,包括复原真实的北平风貌,替换、延伸城中四合院的屋顶,描绘李天然和师兄朱潜龙飞檐走壁的场景,以及花海、雪景、血液、火焰特效,还有那座刷满存在感的金门大桥。


想必很多观众都对片中塑造的民国时期的那座北平城非常感兴趣。在电影上映之后,我们也有机会和《邪不压正》视效团队进行详细的对话。数字王国制作的特效镜头都是电影里非常重要的镜头,但制作这些大规模镜头并不容易。姜文导演做事力求完美,细节之处一丝一毫都不放过。为打造这座北平城,他要求所有建筑都必须要有出处,要遵循历史资料。而数字王国也并没有让导演失望,从最初接到的100多个制作镜头,逐渐增加为476个特效镜头。下面的文章,将会详细介绍数字王国是如何打造北平,以及数字王国在工作流程、效率上是如何安排的。

《邪不压正》海报


一万多张老北平照片,为制作打下基础 

 “建筑是一座城市的纹理,它在每个时期的破损程度、颜色都不一样。我们所做的资产,都希望镜头,不管是远或近看起来都一样清晰明了。”


众所周知,姜文导演拍电影讲究“完美”,所以他对视觉呈现相当严格。对数字王国下达的任务之一就是要依据历史资料,复原1937年的北平,这对数字王国来说是一个巨大考验。“姜文导演要求,每一条街道的长度、每一座城楼的高度、大小比例、建筑制式,甚至植物的种类,都要遵循历史资料做还原。”《邪不压正》的视效总监,同时也是数字王国集团副总裁兼大中华区影视剧视效业务负责人周逸夫告诉影视工业网,姜文导演在对北平城下达制作要求后,还会随时抽查“作业”。“在视效制作过程中,导演会突然从众多镜头中挑出一座建筑,询问建筑的名称、高度等等。如果我们回答不出或者错了,结果会非常‘惨’。”严苛程度可见一斑。


周逸夫和导演姜文


既然要做还原,那精确的地图必不可少。由日本绘制的1937年版北平市街道地图包含了详尽的街道名称,NASA的卫星图则为数字王国提供了正确的建筑街道布局和比例。艺术家们将两者结合,还原出了全世界仅此一张、比例精准、信息完备的北平城地图。然后将地图的数据资料导入三维软件,便得到了当时的城区地形地势。拥有了这个“地基”后,便可以在计算机的世界里建造北平城的电子沙盘,而这才仅仅是工作的开始。北平城里几千栋建筑物的高度和形态,是无法通过卫星技术轻易获得,这只能借助人工考据。


街道地图


为此,数字王国成立了历史考据小组,除了研究地标性建筑物的形态细节,还需要根据已知建筑物的高度、等比,测算出未知的建筑物高度信息,所以调研必不可少。数字王国搜集了一万多张老北平城照片,“拿到照片之后,我们要追溯出每一张照片拍摄的是哪一个场景,以及是哪年拍的。建筑是一座城市的纹理,它在每个时期的破损程度、颜色都不一样。就像电影开篇出现的‘狐狸塔’(东南角楼),在墙角有一个破损的地方,那是八国联军进攻时被炮火击中损毁的。为了依样还原出来,我们找到了当年的照片,又去考证了城楼历史,才能得出这个破损应该是什么样子,所以前阶段的调研是最消耗时间的。”前期的考据工作花费了考据小组三个月的时间。


狐狸塔历史照片、狐狸塔资产和《邪不压正》剧照


讲究的导演和讲究的特效公司

“艺术家们把建造好的四合院模型一个个排列组合,在延伸场景里,无论镜头怎么转动,他们都能得到准确的建筑物露出画面。”

真实还原当时建筑样式,但又如何还原出导演心目中1937年的北平城呢?这对于制作来说是很难把握的。比如,导演认为当年北平城没有那么多高的建筑,一个人在某一点可以一眼看到北面的城墙。可是在当时的历史中,肯定会有一些小的建筑物,阻碍人的视线。所以这些建筑物,留或不留需拿捏一个“度”。

动画组和layout组负责了整个北平城的布局、构建,以及街道、房屋、树的摆放。动画主管赵小虎介绍说:“我们就建筑分成一、二、三类做减法,在保持是导演想要的感觉的同时,也保证了画面构图的美感。所以我们会先把之前搭建的电子模型沙盘还原进镜头里,保证每一栋建筑的方位和高度都精准无误。”


实景的信息数据被扫描进电脑进行匹配,得到这个场景里建筑物的位置信息和周边延伸环境的数据资料。数字王国的艺术家们把建造好的四合院模型一个个排列组合,于是在延伸场景里,无论镜头怎么转动,他们都能得到准确的建筑物露出画面。“观众可以看清每一个镜头,每一个构图我们做了处理,哪怕有画面不是特别平衡,我们都会想办法做增加或删减,来保证整个美感。”layout主管谢丽妍介绍道。

画面里近处,演员脚下的房子可以人工搭建,而远景的延伸只能依靠特效完成。虽然远景延伸里的画面模糊又不引人注目,但这并非是可以随便马虎应对的借口,反之,数字绘景主管Christoph Reinfels带领小伙伴做了大量工作。至于屋顶的风格,则是用老照片做参照制作。看似普通的一个屋顶镜头,却兼顾着历史考究的科学性和镜头美学的艺术性。在纹理和细节上,材质贴图也是下了很大功夫。材质贴图主管韩晓宇介绍,“我们给瓦片做了实体模型,然后用贴图的方式在镜头里还原。就算特写镜头的瓦片占到半个大银幕的时候,它的纹理还是很清晰,所以这一点也是特别麻烦(软件平台的负担)的一件事。



坐拥北平城多套四合院的艺术家们

“为了压缩工作周期,数字王国制定了一系列提高效率的工作流程,如工程文件的优化:将数以千万计的大体量模型场景转换为GPUCache进行处理,保证优质效果的同时节省了大量时间。”


模型组为北平城打造了6,000栋房屋,超12,000棵树木。从制作量上来讲,特效公司是不可能要求艺术家一棵树一棵树地制作,做机器就可以做的事情,尤其是重复劳动。如果每做一棵树,都需要从头制作的话,那一家特效公司没办法承受任何有规模的电影制作。“我们会做几十棵完全不同的树,先建立素材库。然后当某个场景需要使用的时候,再从素材库里提出,把它们摆放到场景中,摆放好之后进行镜头检查。如果这个阶段发生了问题,比如一个镜头里出现了两棵树重复感特别强的树,那么艺术家就会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多做两棵树,把原来的资产替换掉。”

​《邪不压正》的四合院资产截图


模型主管开勇为《邪不压正》的四合院打造了12套类别,有一进式、二进式、三进式、四进式,还有一些杂院、南城贫民窟建筑,以及类似王府的大院。树做了五大类,每个种类将近七八十棵。比如槐树,槐树会分成春夏秋冬四个季度的样貌。“制作树有一个迭代的过程,一开始会先做出几个典型的树的样子摆在镜头里,给导演确认。制作树,我们也分几个版本,会有复杂一些,也会有版本低一些的,会提供一些带动画的,比如树碰到风吹会是什么样子。”最终的完成,也与绑定主管王岩带领的绑定组密不可分,只有良好的配合,才能确保模型、贴图输出的文件适合绑定,并保证绑定结果不影响资产表现效果。

《邪不压正》刀资产截图和剧照


因为资产量巨大,考虑到后续会有海量的资产更新的工作,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灯光组选择Arnold作为主要渲染器。灯光主管王海露介绍了数字王国为提高效率在灯光环节做的改进:以往的制作经验,制作一个大场景,打开一个文件可能需要30-60分钟不等,为了节省这个等待时间,灯光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测试每个房子和树的资产,并且提前把后期渲染可能需要的属性统一写入到资产里,避免后期反复修改,最后统一输出为Arnold的ass缓存。灯光组提前做好了可以适用80%镜头的灯光资产文件,在拿到layout给了北京城的位置信息后,使用我们提前写好的工具把相同命名的资产批量转换,同时可以根据镜头效果批量替换更新资产,一键切换实体模型和代理模型显示效果,极大提高工作效率。


这是一把导演想要的火

“导演有个人的强烈的风格特征,比如火,他需要有爆发力,铺满全屏,速度要快、颜色要明艳。”

​《邪不压正》剧照


电影开场不久,朱潜龙砸破汽油罐的火焰镜头,让特效组和特效主管王研硕费了不少力气。“从特效制作的第一周开始,直到最后一周才结束。其实火的镜头就制作来说并不困难,但是难在需要做出来导演想要的火。”


因为有汽油迸溅的镜头,所以这部分镜头涉及到动力解算。特效师首先尝试了多种方法制作解算火焰需要的发射器,并借助Particle模拟,随后换成真实解算破碎模拟发射器,效果仍未达到理想水准。最后使用流体系统模拟真实的汽油动态,才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做特效的话,不到最终渲染完成拿到结果那一刻,是不知道火到底会燃烧成什么样子。如果我想让火烧出一个蘑菇的形状,只能是设计一些参数,让它有这样的造型,但这个造型到底是左边大还是右边大,很难去控制,只能一版一版做测试。”为了解决火焰的问题,特效师将火焰解算分为5个区域进行单独模拟、单独渲染,从而分摊模拟的精度,以满足近距离写实镜头的需求。

​《邪不压正》剧照


效率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这476个镜头基本都是全流程,项目评估认为需要8到10个月,但我们就只有5个月的制作时间,所以,强大的工作流程很关键。”


除了涉及大量的资产制作,数字王国接到的400多镜头里,有超80%的镜头需要做擦除工作,需要预合成部门消化掉。对于预合成主管王宽敏来说,这部分工作并不轻松。所以,从前到后,想在5个月内超额完成476个特效镜头,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工作流程和专业的工作人员做支撑。


“我们做这个项目评估的时候,认为这个案子起码需要8到10个月来完成,但我们就只有五个月的时间。幸好数字王国在上海、北美、印度还有大量的特效师,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就资源分配,有些镜头就分配到了海外去做。包括在制作期间,还有一大帮印度同事来北京支援我们这个项目。”提到工作流程的时候,视效总监周逸夫认为这是数字王国最重要的流程特色。

数字王国在洛杉矶、纽约、温哥华、伦敦、北平、上海、香港、台北及海德拉巴均设有办事处,所有办事处都用了同样的流程。当其中任何一家公司发生项目峰值时,其他兄弟公司都可以迅速将人手补上。比如数字王国在之前制作了网剧《大泼猴》,这部剧使用了近两万个特效镜头,而制作时间只有8个月。在做这部片子的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团队进行了很好的合作。“流程也好、制作方案也好,包括团队之间对于项目的理解,都是得益于《大泼猴》时期两个团队之间的磨合,以至于在做《邪不压正》这个案子时,印度的团队可以迅速地上手帮助我们解决”。

 

在数字王国大中华区公司内部流程上,视效总监负责整个项目的特效制作质量把关,而特效制片负责把控整个项目的进度,CG总监则是协助把控全片的质量。接着,继续分工到各个部门组长,比如模型、贴图、灯光、合成等,组长会各自负责各个环节的效果呈现。至于公司内部如何分工,则是在项目开始之前,视效总监和特效制片以及CG总监三人按照镜头的简易程度进行分工。“如果这个镜头特别难,我们就会指定一个比较高级的制作人员来完成这个镜头。但是在安排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按照场次分配,来保证镜头的统一性和连续性。”特效制片高鸣璐说。


​《邪不压正》玉米资产截图和剧照


“我们公司相比较其他公司有一个特点,我们的主管都至少有七年或十几年以上的部门管理经验,他们能够对风险进行提前预判,明白导演的需求,所以我们的效率非常高。”这是CG总监乔淑毅认为数字王国能够高效完成《邪不压正》的真正原因。“我们的leader相当强,并且所有组之间的合作不推卸责任,特效组会做一些模型组的事情,模型组会做一些动态方面的工作。基本上每个组在完成自己工作的基础上,去跨流程完成一些其他组的事情。灯光可以负责纠正树的位置或临时在某个地方加棵树,环境组和matte painting(数字绘景)组会完成一些2.5D的工作,减轻了材质和灯光的工作量,最后,我们在合成主管董明的带领下,把所需要的气氛、氛围添加上去,才真正完成了一个不错的镜头。举例来说,在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里,很少有Layout在整个项目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个项目就是一个特别范例。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Pipeline TD总监Petrov Viktor Mariov和Pipeline TD主管刘伟在提出流程优化方案和创建适用于这个项目的流程与工具上做了不少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做了476个镜头。”


而这个高效率,也体现在了制作方案的正确性上。CG总监乔淑毅告诉影视工业网,《邪不压正》在报价的时候已经确定了制作方案,所以当工作正式开展的时候,每个镜头的制作流程已经非常完善,需要什么任务,各个部门主管会直接布置任务给相应的制作人员。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583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