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9周排练13周拍摄铸就150分钟视听盛宴

2013-02-07 11:58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前几天有幸参加了#美国导演工会奖#提名导演见面会。如【ReelMe北美电影新生代】早前微博提到的,22年来,见面会由DGA特殊项目主席、USC终身教授Jeremy Kagan主持。在这位电影前辈面前,到场的提名导演总会坦诚介绍心得拍摄技巧。

今年的导演见面会,主持人Jeremy Kagan一共问了5个问题。小编现在正嘿叱嘿叱滴把录音听译出来。因为每天听译时间有限,又着急和大家分享,所以就只能一边听一边发啦。希望大家喜欢! 喜欢的话,也希望大家关注我们的微博哦:weibo.com/reelmechina

《悲惨世界》9周排练13周拍摄铸就150分钟视听盛宴

【排练篇】《悲惨世界》《国王的演讲》导演汤姆·霍珀

Jeremy Kagan:我想问问关于排练的问题,具体来说,一是开拍之前的排练,二是实际拍摄时候的排练,汤姆,你先开始?

汤姆:《悲惨世界》的排练方式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对于整个剧组也是全新的体验。我们一共排练了9周,这比我之前的片子都要久——比如《国王的演讲》排练期是3周。

《悲》的排练过程很特殊,因为演员们的挑战不仅仅只是“现场演唱”这么简单,而是要能做到“有音乐剧水准”的现场演唱。这就涉及到很多细节,比如安妮·海瑟薇要唱出难度很高的高音,但又要保持脸的位置是完全静止的。所以说这样的音乐剧对演员训练的要求非常高,为了要唱得出某些高音,演员的脸可能很自然地会变形扭曲,这些当然在特写镜头里会变得惨不忍睹。为了要保证演员能在特写的镜头前给出有音乐剧水准的表演,我们不得不进行大量的排练。

《悲惨世界》9周排练13周拍摄铸就150分钟视听盛宴

当然我们还面临着其他的挑战,比如演员能不能做到边唱歌边哭?能不能做到边唱歌边哭但是不跑调?我发觉我的主要演员每个人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小窍门,排练的机会正好让他们互相交流学习,当然他们大家也非常无私地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心得。让我非常欣慰的是,几位主演都愿意在正式排练之前花几个月的额外时间来排练。

排练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地测试和调整我们的拍摄手法,比如排练时录音组都会让演员带麦克风并对他们的表演全程录音。音乐剧现场演唱的录音的一个挑战是处理好演员演唱和配乐的节奏配合,举个例子,《我曾有梦》最后一句,在安妮唱最后一个“梦”之前,她有一个很长的停顿,我们可以看到她有很明显的情绪变化,比如她的眼神变得坚毅,她之前的“脆弱”和“满怀希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终于下定决心要靠做妓女来养活自己的女儿”。因为是现场录音,安妮能够用足够的停顿时间来完成这一关键的心态转换,而且那一刻音乐是完全停止的。如果是播放事先录好的音乐,那么演员就没有这个宝贵的停顿机会。排练的过程就是让演员将这个“停顿”的过程变得更顺畅。

《悲惨世界》9周排练13周拍摄铸就150分钟视听盛宴

Jeremy Kagan:当你在排练群戏的时候,比如《黑与红》,或者《一屋之主》,当你有很多演员同时开唱的情况,在排练中你是否会先确保表演到位了然后再加入唱歌的部分,还是两部分同时进行?

汤姆:更多的是前者。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研究音乐剧舞台走位的部分,同时演员们也有机会和我的同事伊夫(摄影)排练来确定镜头的运动。因为我们只有13周来拍摄这部长达2个半小时的电影,所以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在事前把编舞的部分确定。而且排练的过程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不断完善剧本和改变音乐剧。


Jeremy Kagan:有没有排练的情况是你并不让演员唱歌,还是你会一直让他们唱?

《悲惨世界》9周排练13周拍摄铸就150分钟视听盛宴

汤姆:对于很多比较动情的歌曲,我尽量不让他们多唱,好让他们保持新鲜感和爆发力。 我们还会花很多时间讨论剧情,来解决故事线上的很多难点。 和演员排练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和他们一起完善剧本,比如罗素就是一位讲故事高手,影片中有个情节是他把自己的奖章放在了死去的Gavroche的胸前。在排练时,我和罗素一直在讨论这个情节的作用,我们认为它是为后来罗素的角色焦虑自杀做铺垫的,它在意识形态和人物的性格、态度转变上起到了关键作用。可以说罗素帮我设计了这一部分故事的叙事结构。这就是为什么我这样喜爱排练,因为我们可以有机会来完善我们对于电影的一些想法。
本文为作者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12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