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立意到戛纳首映,《春江水暖》作者电影创作心得-导演顾晓刚专题【第①期】

戳上方二维码

-解锁更多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信息-



从立意到戛纳首映 《春江水暖》作者电影创作心得


近日,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代表社群会员与关注社群的热心用户对导演顾晓刚进行了深度访问。本期将主要从班底组建历程,影片意境的创作灵感,创作初期到后期的设计构想变化,创作时对声音、剪辑、演员及影片整体节奏的把握,影片创作时遇到的困难及解决方式等层面来分享《春江春暖》的独特创作构思、艺术设计和具有时代意义的东方美学。

(扫码加入社群 享受会员权益参与更多活动)


2017年,导演顾晓刚拍摄个人首部剧情长片《春江水暖》。历时两年,于2019年5月22日作为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第58届影评人周闭幕影片在法国首映,《春江水暖》成为戛纳“影评人周”单元创立以来首部获选为闭幕电影的华语片。


除此之外,《春江水暖》还获得:

2017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优秀青年电影项目奖

第8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特别大奖

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

第20届东京FILMeX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第4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新华语映像最佳影片;

第14届华语青年电影周最佳剧情长片、最佳摄影两项大奖;

第6届重庆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

第27届德国汉堡国际电影节影评人选择奖;

第32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中小成本影片提名、最佳音乐提名;

第13届亚太电影大奖最佳摄影提名;

2020纽约新人新作国际电影节入选。



Q:《春江水暖》拍摄前,顾导是如何组队的?什么样的机缘造就了这部电影的班底?

顾晓刚:关于组队上还是“就近原则”。我自己一路成长下来,能找到什么样的资源,就用什么样的资源。“春江”(顾导简称《春江水暖》为“春江”)的大致顺序是:


1.先有剧本,打动了第一位制片人好朋友宵宵。宵宵资助了些钱,继续项目开发;

2.剧本完成,打动了监制李嘉老师,他找来了我们两位前期制片人珈菲和思羽;

3.在老师的帮助下,完成了一半的摄制团队建构,我自己找了另外一半(大多是同学和朋友),开始拍摄;

4.完成部分成片,参加第一次创投(吴天明基金创投)。梅峰老师很喜欢,因此成为影片的艺术指导;

5.在朋友推荐下遇到剪辑师刘新竹,带了片花,放了一下,很投缘;

6.继续拍摄部分成片,参加第二次创投(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最终遇到了我们的资方:工厂大门影业;

7.完成成片,成片打动了声音李丹枫老师和窦唯老师。

大致以上这样一个过程。



Q:您前期筹备过程中准备了多长时间?

顾晓刚:从真正搬回家乡住,开始写剧本到筹备开机一共一年半。



Q:您是怎样在杭州选择适合影片中呈现的画卷场景的?

顾晓刚:最主要还是基于家乡先有了《富春山居图》这幅山水画作品,天然会去思考既然在这个实景地拍一部电影,如何把中国的传统绘画转换成为视听语言。


我自己是一名高考美术生,对绘画也是有一点基础,不过大部分受的也是西方绘画教育。在这部电影的契机下,开始研究了中国传统绘画,借此有了在电影中呈现的诸多灵感。


注释:《春江水暖》的故事发生地杭州富阳,是导演顾晓刚生长的家乡;《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于1350年创作的纸本水墨画,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Q:导演在创作初期,是如何设想影片结局的?(是积极阳光一些还是暗黑一些还是晦涩一些?如何把握这个尺度。毕竟反映老百姓生活,很难有对错之分)

顾晓刚:就《春江水暖》来说,在剧本的设计里,是希望最后相对温暖的。从季节顺序的节奏上,也是这样配合的一个气氛:夏天、秋天、冬天、春天结尾。但温暖不代表完满,的确,像家庭片处理的就是“很难有对错之分”。我们的处理和理解都放在影片里了,等上映了,如有兴趣可以来看一看。



Q:影片中,江边跨度很大的长镜头,就如同打开了您提到的《富春山居图》一般,这是您原本就设想好还是说后期拍摄时突发的想法?

顾晓刚:嗯,夏天和冬天的两段长镜头都是剧本里一开始写的。因为拍的和《富春山居图》实景有关,前期已经在构思美学上的落成了。虽然全片的处理是边拍边想清楚的,但一开就希望至少有那么一两个段落,能让观众有比较直观的一个长卷观影感受。



Q:说说您对后期拍摄时有什突发的想法?

顾晓刚:经常会突然有想法,我们顺着季节和时代,会边拍边在改。比如有一次我和剪辑师吃完晚饭去江边散步,我们突然看到江对岸山后边很亮,剪辑师问是不是着火了,我直觉说可能是月亮。话音刚落,一轮超大的圆月十几秒从山头背后窜到了山头之上,惊呆了我们。我在家乡那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月出”,这个气氛赶紧想到可以和某一场戏链接,怕错过月亮最佳状态,隔了两天就临时租了最简便的设备把这场戏拍了。



Q:《春江水暖》在剧本创作阶段时,您是怎样让声音部门理解到本片中您想要表达的声音质感/氛围的?

顾晓刚:因为完全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我们在剧本阶段和拍摄阶段,声音方面主要的工作就是录清楚、录干净就好了。


但这部分工作其实是最大的挑战。正如大家看到,影片中的演员,大部分都是素人老百姓,完全同期,每一条的台词和表演可能都会有出入。

为了照顾演员的自由调度,声音老师马聪和他的团队实在是吃了不少苦。其中开场的寿宴戏,无线开到了十几二十个频道,每拍一条,杆爷都举了近半个小时的杆,诸如此类戏份实在很多。


还有一些长镜头里如何藏麦和话筒,这方面是声音组和大家一直在动脑筋的。


在保障了这些有质量的同期上,我们再加入了声音指导丹枫老师来完成进一步真正的影片质感与氛围设计。



Q:在后期剪辑上的节奏是如何掌握的?

顾晓刚:我们剪“春江”,包括拍摄,一直是面朝观众的心理。剪辑上先保障的是故事的观看性,节奏不要过去拖沓,也不要太流俗,反正一直来回把握那个尺度。当然,每个观众的心理节奏都是不一样的,满足不了每一个不同观影阶段的观众。



Q:您如何在周期较长的拍摄时间里控制好影片整体节奏?(比如周期较长的情况下,演员怎么将场与场之间表演情绪做到连贯、摄制组怎样完成场次之间的画面衔接)

顾晓刚:最大的还是基于我们拍完一个季节后有了停下来思考的时间。再筹备下一个季节的同时,我们会把刚拍完的季节素材粗剪一遍,基本都会根据已有的粗剪来调整下一季节的剧本,可以说是边拍边再改剧本。因为拍了两年,所有的外部情况,季节和城市都在变化,也有演员中途怀孕了,就等于顺着影片自己生长的节奏去展开设计。


所以有了前一个季节的总结,对下一个季节的表演、摄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一半会想得非常清楚,另一半就现场拍了再判断。一点点摸索过来吧,也有不连贯和失败的设计,成片里选择剪辑连贯的就好了。



Q:看完《春江水暖》的片段后,感觉其中的普通话说的很文艺腔,地方话则很接地气。两者风格设计的怎么融合在一起的?(或者说是在启动很多非职业演员的情况话,导演是怎么解决面风不搭。)

顾晓刚:好像解决的不怎么成功,哈哈。至今诸多场映后,似乎一直在被大家诟病这个问题。这样的融合,的确很难。


首先专业演员会吃亏的,因为大部分非职相对只要演自己就可以,难的是克服镜头恐惧,到后面会越演越厉害的。那职业演员不是这里的人,我们也没有让职业演员完全体验几个月生活的成本。最后的结果,我对演员的表现都是非常认可的,只是可能非职真得太地气了,国外观众没问题,国内观众会非常在意这种丝毫的差距。


不过本身这就我自己希望做的尝试,我们也可以全部用非职业,也会更方便制片和降低成本。就是在练习这种搭配的技艺吧,可能未来会掌控的更成熟起来。



Q:演员大部分是素人。对于2年时长的拍摄周期,演员对于人物的状态的把握,您是如何调整和把控?

顾晓刚:我们做的更多的工作是让素人演员克服镜头的恐惧,毕竟都是老百姓,现场那么多人围着,大部分都害羞紧张,就慢慢适应和克服吧,比如不给看剧本、开机尽量不打板之类的方法,尽量营造一个和日常一样的轻松环境。


除此之外,在每个季节增加戏剧难度,比如刚开始不要求具体台词,给个范围随便聊吧,慢慢有了调度的要求,有了表演节奏的要求,就一点点加,到后面个别主演已经直接能看剧本的规定信息了,还能在现场指导刚参与进来的新人。他们已经觉得新人在拖他们后腿,不停NG,耽误体力……


但也有部分演员我们实在没有招数了,最后还是靠时间的力量吧。比如影片中的大嫂,她在生活里是一个非常生动的人物,就像电影里呈现的样子。但我们都拍了一年了,戏都没出来,她一直怕镜头。后来有一场戏拍得很晚很晚,大嫂可能实在太累太困了,反而状态很放松,演的很好,后来好像就开窍了,演的都很顺了。



Q:在您一年的创作里,对于剧情的梳理,尤其是对人物台词的处理,您是如何完成的?

顾晓刚:剧情方面前期主要仰仗了拍纪录片时候的经验。我就像一台“人肉摄像机”,每天出去调研,大脑和录音就记下了素材,素材积攒差不多时候就开始写。写剧本很像是纪录片的剪辑工作,好在的是哪怕没有“拍”到的素材,文字也可以创造。写完剧本的过程,相当于剪辑完了一部纪录片电影,只不过是纸质的。台词方面好像就是硬着头皮写就写下来了,也会边拍边改。



Q:剧本创作阶段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顾晓刚:我决定返乡,打算筹备《春江》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写剧本,一筹莫展。正好影视工业网开了一门“应亮导演的编剧入门课”,上完后,有了一个基础头绪,结合实战,边拍边掌握。没有这门课,可能也解决不了剧本问题,所以在影片片尾有一屏单独的字幕,表达了对影视工业网应亮编剧班的感谢。



Q:真正开始创作后,遇到哪些困难是直到现在都非常有感悟的?

顾晓刚:最大的困难就是坚持创作的自由吧,感悟就是:要坚持。


“春江”拍了两年,跨了两个创投。其主要原因是,大部分谈判都卡在“创作自由”的协议上,还有一部分问题围绕在预算上,连续谈了很多家资方,一直签不下来。我们最终坚持下来的,结果看起来还是幸运的,但承受下来的过程实在坎坷曲折。


“春江”最早拍完第一个夏天,我们把借来的第一笔启动资金用完了,后面就一直开始:一边找钱、另一边筹备下一个季节的拍摄。经常在拍戏时,趁转场间隙,去茶楼和资方看看素材谈谈合作的可能。两年前后,经历了大小二十几次的建组和离组……到后来靠比赛奖金、项目抵押高利贷、网络贷等,撑到了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上,才签下了合适的资方和制片方工厂大门影业,活了下来。



Q:听说杭州政府近年来对影视行业的扶持力度比较大。在《春江水暖》的摄制中您得到了怎样的支持?

顾晓刚:杭州这几年的确在发展影视行业,比如电影里提到江对岸的造纸厂,现在已经全拆了,正在发展影视基地。


我所拍摄的家乡富阳,隶属杭州的一个区。在一开始我带着剧本和项目书找到了区政府来寻求制片上的帮助,可能是片名打动了领导,比预想中的顺利,很快得到了重视。


虽然没有实质的资金,但给到了最重要最昂贵的制片支持。后面拍摄大部分场景都畅通无阻了。没有地方政府支持实在是寸步难行,连去江上拍的可能也没有了。



Q:这部影片对您帮助最大的人是谁?

顾晓刚:片尾字幕的每一位都很重要。没有他们每一位,影片无法呈现出现在的面貌。



Q:整部片子的影像形态创作上,前期是否借鉴参考了其他优秀的作品?

顾晓刚:创投时候,我们PPT里提了三部参考影片《东京物语》、《一一》、《悲情城市》,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三部家庭类型片。是一个取法乎上的过程,都有借鉴和学习,再来长出我们自己想要的山水画风格。



Q:您作为创作者认为或者说预期《春江水暖》最抓观众的是哪一点?是优美的镜头画面还是有些内在的叙事幽默呢?谢谢顾导!

顾晓刚:这个问题还是需要问观众了。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点吧,事实也是每次放映都有不同反馈。比如行业内的人更多围绕美学和技法来聊,行业外的人更多会围绕故事来聊。



Q:从参加创投到加入工厂大门影业,什么时间段是自己最舒服和喜欢的?

顾晓刚:工厂大门影业一直都非常尊重《春江水暖》的创作自由,以及拥有完善而专业的制片能力,尤其出色的国际制片能力。



Q:《春江水暖》项目参加电影节时,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

顾晓刚:比较多。其中一件是关于影迷的。我记忆小时候大家看功夫片,看到什么英雄出场,或者坏人终于被好人收拾了,大家会情不自禁的鼓掌与喊叫,随着长大基本没有这种集体观影感受了,可能人们和社会都成熟了。


然后在FIRST,大家对着一批文艺片,就是不管我们片子还是其他片子,集体看着看着Hing了,然后开始鼓掌,出个龙标大家鼓掌,出个神镜头了开始鼓掌,乐了开始鼓掌,我也在那拼命的鼓掌…大家真得是以一种节日的心态来享受电影真正纯粹的快乐,影迷带创作者回归了电影最简单的快乐。



Q:在完成本片的全部制作后,您认为整个片子对您心中“富春江”的还原度有多少?

顾晓刚:虽然有所谓很多遗憾,但完成度还是超过我们自己预期的。正如前面说这部电影的制作方法是顺着电影自己生长的节奏去编排,你看过影片中的社会事件基本都是真实的,那这部分我们一开始剧本里是没法设计那么清晰,有一点纪录片的创作思路了,最后影片自己长成了,我们创作者成了影片的一部分。



【 以上提问来自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及热心用户:孙凯悦、罗志强 、陈庆林、赵梓彤、西星、赵柏霖、夏渔、黄伯淘、刘远刚、郑宇航、林嘉文、兰子君、nono、李航、何夏、何杨等。】



顾晓刚导演借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向所有关注《春江水暖》的社群会员和热心用户表示诚挚的感谢!


3月12日 顾晓刚导演专题 会员专享期:

戛纳首映前 《春江水暖》创投经历及作者电影创作心得(敬请期待)


3月13日 顾晓刚导演专题 会员专享期:

如何突出重围,完成自己的人生第一部(敬请期待)




更多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

尽在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快来加入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享受会员专属权益吧

如果感觉不错 欢迎点赞、订阅、转发三连击~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260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顾晓刚

查看更多 >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