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性侵暴君建立的帝国,被女人们掀翻了!


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一案终于判决,曼哈顿刑事法庭判处韦恩斯坦23年监禁。真真大快人心!


而今当我们再回首重看哈维昔日构建的帝国时,会发现很多蛛丝马迹早在他创业、发迹之时就已显露无疑,只不过罪恶被风光掩盖,只不过那时他也不会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




哈维兴衰


《低俗电影》的作者彼得·毕斯肯德在他的书中说:“如果好莱坞像黑手党,独立电影界就像俄罗斯的暴徒”, “独立电影界的生活同时也充满了龌龊、残忍和浅薄”


韦恩斯坦兄弟和他们的米拉麦克斯,拥有惊人的独到眼光,[性、谎言和录像带][低俗小说]都在他们的运作下获得了成功,但同时,他们也让业内人意识到他们的无情和无赖

 

井底蛙


和韦恩斯坦合作过的片商会用这样词来形容韦恩斯坦兄弟,“下流的商人”、“寡廉鲜耻”,但韦恩斯坦,至少是哈维·韦恩斯坦,自认为自己还是拥有属于影迷或者诗人的情怀,证据就是他曾经被特吕弗的[四百击]折服过。

 

哈维非常乐意向人诉说自己看[四百击]的感受,米拉麦克斯前发行部主任马克·利普斯基发誓说自己已经听哈维说了无数遍,他14岁的时候看了这部影片,“那部影片改变了我的生活”。

 

[四百击]


韦恩斯坦兄弟的母亲米拉娅姆是一位好强、严格的犹太人,她会用其他孩子与哈维、鲍勃比较,逼迫他们去竞争。而他们的父亲则完全不同,他是一名珠宝雕刻匠,他激励孩子的方式是通过自己的失败经验。

 

这样一个家庭,造就了兄弟俩简单粗暴、争强好胜的性格。

 

1979年,韦恩斯坦兄弟用自己父母的名字成立了米拉麦克斯公司


米拉麦克斯公司logo


他们的工作是伺机打捞一些没人想碰的影片,主要是英国的X级影片,通过自己加工让它更适合美国观众的口味,他们的壁橱里堆满了软色情电影,他们来者不拒,且乐于看到法国影片[艾曼纽]系列没完没了地出续集。

 

韦恩斯坦兄弟对电影发行一无所知,但他们还是凭借一部音乐片小赚一笔。


这部影片叫做[秘密警察的舞会](The Secret Policeman's Ball),哈维虽然没有看过影片,但还是会热情洋溢地说自己是为了保罗·麦卡特尼去做的。

 

[秘密警察的舞会](1982)


哈维用了很低的价格就拿下了这部影片,因为出品方根本就对这部影片不抱希望,当他得知这部电影还会有续集时,他变得更加兴奋,不断催促片方交出续集。


对于制片人马丁·刘易斯来说,遇到哈维可能是一个噩梦,他越想甩开哈维,哈维就越死缠烂打。

 

刘易斯没能给电影续集找到更好的发行,影片还是落到了哈维手里,哈维把两部影片剪成100分钟左右,准备根据他之前做音乐片的经历来卖它

 

韦恩斯坦兄弟,左鲍勃,右哈维


刘易斯的建议估计让韦恩斯坦学到不少,他俩之前的所谓宣发就是写评论、买版面,但刘易斯认为应该要制造偏激、震撼、夸张的舆论噪音


刘易斯设计了一场电视讲话节目,找了巨蟒团的格雷厄姆·查普曼正襟危坐地抵制这部影片,批判它淫荡、轻佻、有伤风化。

 

这部片子在1982年上映后,收揽了600万美元,韦恩斯坦兄弟榨干了电影的每一滴血,他们又反复利用、肢解影片,然后卖给不同的发行商

 

此后韦恩斯坦用同样的套路推广了[伊兰迪拉],用和争议话题让这部马尔克斯小说改编的电影小有成就。


此后,韦恩斯坦兄弟还拍摄过一部叫[见者有份]的电影,希望可以走上电影创作者的道路。


[见者有份](1986)


虽然韦恩斯坦的那点经验完全没有办法驾驭电影,但是凭着哈维拿手的死缠烂打磨到了一些名人的参与,比如彼得·汤森的配乐


[见者有份]的失败让米拉麦克斯陷入了难以拯救的低谷期,发行部的马克·利普斯基回忆那时的他们被影院拒绝,当人们听说来的人是米拉麦克斯的,就会关上门。

 

当然,韦恩斯坦兄弟也没多少经营企业的头脑,好在他们从[见着有份]的失败中意识到了一点,他们对电影制作一无所知

 

哈维渴望学习技艺,他在巴黎遇到了[白日美人]的制片人罗伯特·哈基姆,直接地问这位有影响力的人能不能教他如何做制片人。


哈基姆给哈维讲了关于和阿兰·德龙一起制作[怒海沉尸]的事,他告诉哈维想做一个成功的制片人,要对影片有掌控力,要采取一些威胁性的手段,这是哈维终身受用的一课

 

猎食鹫


两兄弟用一贯的软磨硬泡手段从里兹·博登和她的制片人手里拿到了[工薪女孩]这部电影,这是来自鲍勃·韦恩斯坦的执着,导演认为这部影片与性无关,但韦氏兄弟就看到了性


韦氏兄弟思想守旧,实际上他们从心底完全不能接受这部讲述性少数人群的影片,他们却给出了比谁都高的20万价格来买它,后来这部片赚了180万。

 

[工薪女孩](1986)


1988年,韦恩斯坦搞到第一个奥斯卡奖,哈维在戛纳拿到了比利·奥古斯特的[征服者佩尔],这是一部非常有风格,但显然卖不动的影片,而且没有韦氏兄弟热衷的性元素。


韦氏兄弟想改造艺术片,[征服者佩尔]就是一次实践,哈维用了一些欺骗性的手段,比如在影片中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赤裸镜头并把它放在广告中,还把它作为类型片来销售,征服者佩尔成为了一个动作英雄。

 

[征服者佩尔](1987)


哈维对于主演马克斯·冯·叙多夫能够获学院提名一事也非常有信心,他也能够用超乎想象的手段把这件事变为可能,学院给了最佳男主提名,并且还颁发了最佳外语片奖。

 

[性、谎言和录像带]出现在圣丹斯上时,米拉麦克斯不是唯一一家意识到它的价值的公司。


包括新线在内的多家公司都开出了价格,新线开出了2000万,但他们也想要录像带版权,因没有谈拢而将目光转向了南茜·萨沃卡的[真爱],萨姆·高德温也因为录像带版权的事放弃了。

 

鲍勃更狂热一些,他看到这部片的名字里有“”,立马认为它肯定能赚钱,但韦恩斯坦对影片粗暴剪辑的名声在外,索德伯格担心自己的影片会遭到毒手,在交易时还提出了保证不能有额外剪辑的条件,想不到米拉麦克斯竟然答应了。


韦氏兄弟答应了索德伯格一方所有不切实际的要求,以至于新线的人觉得他一定是想毁掉自己公司。

 

[性、谎言和录像带](1989)


这时的韦恩斯坦需要更多的影片来将自己推向业界的前沿,他们也看中了[丑闻][我的左脚],[丑闻]因为性元素理所当然地吸引了米拉麦克斯,但哈维也会被[我的左脚]所感动,他很喜欢一些关于受挫者的电影,所以日后也支持了[国王的演讲]


他们为两部影片排除了商业宣传上的难题,[丑闻]赚了880万,米拉麦克斯渐渐走出了[见者有份]炸出的巨坑。

 

[丑闻](1989)


米拉麦克斯选择将[性、谎言和录像带]的放在八月,在暑期档后期经历了一些大片的狂轰滥炸有些疲惫后,能让观众看到些不同。


这个反档期的做法很有效,首映结束观众的反应强烈,让索德伯格都有点飘飘然了,他们后来又扩大放映,最后在全球范围内收入了3000万美元。

 

[天堂电影院]和[末路英雄半世情]都遭到了删减,前者因为太长而在戛纳电影节后无人问津,哈维试图将它剪成美国观众能够接受的样子,后者在试映会上表现糟糕,影片制片伊斯梅尔·莫昌特因为剪辑的事和哈维闹翻了。

 

剪辑成为了哈维被导演讨厌、媒体攻击的一个原因负责后期的斯图尔特·伯金说哈维真心喜欢电影,但又爱钱和名声,他也有原封不动的影片,[性、谎言和录像带]、[我的左脚]都是例子。

 

1992年昆汀带着[落水狗]出现在圣丹斯,当时的很多人对他已经有所了解,他们看好他的剧本,但这部影片却在圣丹斯引起了争议,有人认为影片缺乏社会责任感,将暴力合法化,它也在颁奖时被忽略。

 

[落水狗](1992)


哈维对影片并不是很有信心,他找来他的妻子和妹妹观看影片,两人就如哈维预期得一样,果然被割耳朵的场景给吓到,但他还是少见地尊重了昆汀的意见不剪掉施虐的戏份。


昆汀可能是少有的、能够违背哈维意愿并且成功的人,也许正因为如此,昆汀和哈维才能长久地保持合作。

 

蜇人蝎

 

尽管那么多演员在颁奖典礼上表示爱哈维(1966-2016年,奥斯卡获奖感言中被感谢者,哈维·韦恩斯坦与上帝并列第二名,34次被提及,第一名是“老斯”),但他们肯定曾意识到哈维有多可恶,马特·达蒙曾在记者面前将哈维比作蝎子,表示他本性难移

 

在两兄弟执导[见者有份]期间,哈维和鲍勃就给片场工作人员带来了成倍的痛苦,把对演员的轮流叫喊当成是指导。


作为米拉麦克斯的掌门人,哈维也是一样地狂躁,在米拉麦克斯陷入低谷期间,对于在那里工作过的人来说,每天都是噩梦。

 

当时米拉麦克斯负责购片的艾丽森·布兰特利认为,如果你走进哈维的办公室还感受不到他在绞尽脑汁地压榨你,那你一定是个傻子,但她认为这也是哈维魅力的一部分

 

韦恩斯坦兄弟在纽约米拉麦克斯的办公室内


在米拉麦克斯获得一定的成功之后,演员、导演和编剧都对韦氏兄弟的评价有所顾虑,哈维擅于威胁,这可能不需要经过哈基姆的指导。


韦恩斯坦兄弟对于那些诋毁他们的人有仇必报

 

当一位员工离开,或者经历了一场诉讼案后,他们都会让涉事者签订一些限制性的条款。


毕斯肯德和哈维打过交道之后,将他比作墨索里尼,他认为哈维并不想将自己身上的粗粝(或者是粗野)打磨掉,并且说太善良的人不适合在米拉麦克斯工作

 

丹尼尔·戴·刘易斯评价哈维的话,同时也是哈维最喜欢引用的话语之一:他只有选剧本和买电影的能力还管用,至于为人,那完全就是一场灾难


而贝托鲁奇则说哈维本性粗犷,他看伤感的意大利片时恨不得能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说,“瞧,我流泪了。



米拉麦克斯在1989年春风得意之后,在1991年开始出现低迷,韦恩斯坦兄弟大量购买发行影片,一年大约40部,甚至超过了大片厂发行的数量。

 

刘易斯在哈维身上唯一看重的能力此时也不顶用了,除了麦当娜的纪录片[与麦当娜同床]小有成功外,很难再有票房大爆的影片。


米拉麦克斯蒙受了巨大损失,因为俩兄弟疯狂地购买了太多的影片,韦恩斯坦兄弟开始琢磨着成立个叫帝门影业的分公司,或考虑变卖公司。

 

[落水狗]的票房在当年没有令米拉麦克斯突围,只有250万美元,虽然此后还是依靠音像店的销售赚了2000万。

 

实际上鲍勃说过自己不想把米拉麦克斯变成迪士尼的,但他们眼看着就要破产了。


经人引荐,他们认识了迪士尼的卡岑伯格,他买下了米拉麦克斯的音乐片[奔向骄阳],还有五部电影的录像带版权

 

[奔向骄阳](1992)


温氏兄弟相当鲁莽,他们虽然能够凭一两部影片赚钱,但有的是办法令公司陷入危机。当卡岑伯格在愚人节那天要求财务主管打电话给哈维,和他谈公司买卖的事时,韦氏兄弟就报出了9000万美元的高价

 

迪士尼希望米拉麦克斯可以成为自己战略中的一个堡垒,还有他们的那些奥斯卡,可以为迪士尼在真人电影方面获得一些帮助


卡岑伯格和迈克尔·艾斯纳也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打击韦氏兄弟这样的粗人。


鲍勃和哈维对自己即将被纳入大片场体制而感到害怕,但还是在协议上签了字,迪士尼帮助米拉麦克斯承担了债务,并答应付给韦氏兄弟一年150万美元的工资

 

毕斯肯德认为这次收购对于米拉麦克斯来说,就像是甲壳虫汽车装上了凯迪拉克的发动机。


但惹人喜爱的米老鼠、唐老鸭和皇后区来的、粗鲁且横冲直撞的韦恩斯坦兄弟注定没有办法好好相处。


米拉麦克斯时期,韦恩斯坦兄弟的经营方式遭遇过业内种种恶评,但这没有阻止他们向上爬


迈克尔·艾斯纳不会让我们做任何事。”哈维说,他们和母公司的关系在一点点地被破坏。


俩兄弟拿着迪士尼给的钱继续疯狂购片,他们什么都买,那些给他带来成功的影片,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而已。

 

哈维与卡岑伯格在购买[小活佛]的时候就产生了分歧,哈维不顾卡岑伯格劝告,只看了20分钟就买下此片,因为导演是贝托鲁奇


他认为他非常值得尊重,也因习惯性“剪刀手”破坏了和这位意大利名导的关系。

 

双头兽

 

对于米拉麦克斯的人或者和韦恩斯坦合作过的人来说,一个哈维·韦恩斯坦就已经很难对付了,但韦恩斯坦却是双头兽,不但有个哈维,还有一个鲍勃。

 

鲍勃比哈维年轻两岁,他似乎不像哈维那样热衷于[四百击]。和哈维的张扬做派不同,人们眼中的鲍勃总是十分阴郁,喜欢躲藏在哈维巨大的投影里。

 

比起哈维对艺术电影的偏好,鲍勃更关心直接的数字和利润


米拉麦克斯的前主管帕特里克·麦克唐纳曾用自我和贪婪来区分兄弟俩的特征,哈维自我且好夸夸其谈,而鲍勃则总是贪婪地问,哈维,这部片子能赚钱吗?

 


韦恩斯坦兄弟在外人看来是一致的,但同而不和的情况时有发生。


鲍勃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编剧,当他们两兄弟齐心拍摄[见者有份]的时候,两位导演总是意见相左,无法在任何一个问题上达成一致,使得拍摄开支飞速膨胀。


每当有问题需要作决定时,他们就会开始无休无止地争吵。”[见者有份]的制片主管杰夫·西尔弗回忆道,鲍勃不会愿意一直做哈维的小兄弟,他的内心可能也有与哈维一样的野心和狂躁,时刻准备着挣扎而出。

 


有不少曾在米拉麦克斯工作过的人认为,实际上鲍勃比哈维更加可怕,哈维脾气很坏,很容易失控,但鲍勃的个性简直就是阴暗,他们总是摸不清鲍勃在想些什么。


哈维和鲍勃在米拉麦克斯各自带领着自己的垒球队,他们的竞争在这方面表现得非常激烈,鲍勃会因为一个员工打到第一垒就给他100美元的悬赏,也会因为输球而直接将员工给开除。

 

无论是处在辉煌还是低谷,韦恩斯坦兄弟的词典里永远没有“规则”二字,冲动、毫不克制的思维方式影响着米拉麦克斯的兴衰,也引导着哈维走上未来的路。



 ▼


哈维的韦恩斯坦

 

制片人克里斯·迈克格克曾说:“哈维不止想成为哈维·韦恩斯坦而已,他想做的是另一个路易斯·B·梅耶。

 

哈维的野心水涨船高,在发行问题上,米拉麦克斯与迪士尼的矛盾越来越多;私底下,哈维也与时任迪士尼CEO迈克尔·艾斯纳交恶。


2004年,米拉麦克斯不顾迪士尼的反对,执意发行了迈克·摩尔的[华氏911],两方矛盾正式激化。

 

此片在美国国内造成了巨大的政治影响,这让一向走合家欢路线的迪士尼很尴尬,米拉麦克斯的“忤逆”也让迪士尼开始重新考虑两方原本于2009年到期的合同。

 

[华氏911](2004)


2005年3月31日,经过一年的艰苦谈判,与迪士尼势同水火的韦恩斯坦兄弟结束了与老东家长达12年的宾主关系。韦恩斯坦影业正式成立


2005到2008年,韦恩斯坦兄弟经历了职业生涯的低谷期。2008年末,哈维决定再次投入到购买和发行电影的最前线。


在其后的几年间,哈维用韦恩斯坦影业奠定了自己“操控奥斯卡的男人”的称号。

 

韦恩斯坦影业logo


韦恩斯坦的公关手腕之高无须赘言,在米拉麦克斯时期,公关就是哈维的拿手好戏,不过哈维的手段也一直在进化。


以前,寄送电影DVD给评委,送礼物、打电话、举办内部放映招待会是他争取票数的惯用手法


现在,哈维则变本加厉,开始绞尽脑汁地控制舆论导向来为自己的影片造势

 

[社交网络]的冤假错案可以视作哈维在韦恩斯坦时期的一个经典公关案例。


[社交网络]


2010年,[社交网络]与[国王的演讲]皆为颁奖季的大热门


芬奇的[社交网络]胜在群众基础,不过对比二者的MTC评分,依旧是[社交网络]略胜一筹(前者MTC评分95;后者MTC评分88)


奥斯卡前哨战:英奥和金球的两个重量级奖项——最佳剧本和最佳改编剧本被[社交网络]收入囊中,[国王的演讲]的导演汤姆·霍伯前哨站成绩挂零


到了颁奖季最后阶段,[社交网络]不断被曝出负面新闻


脸书员工指出该片对扎克伯格的塑造失实;《波士顿环球报》的一则新闻则揭发电影原著小说《意外的百万富翁》有抄袭之嫌。

 

另一方面,韦恩斯坦又把当年炒作[莎翁情史]的伎俩如法炮制:


史学家和王室工作人员纷纷表态,力证[国王的演讲]是对历史事件的完美复刻


于是一切如韦恩斯坦所料,[国王的演讲]大获全胜,拿下重量级的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奖

 

[国王的演讲]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瞬间


梅丽尔·斯特里普是与韦恩斯坦捆绑度最高的女艺人之一


梅姨的20个奥斯卡提名三次中奖——二女主一女配,其中四个提名与一个影后都与韦恩斯坦有关。梅姨也曾在金球颁奖礼的时候感谢韦恩斯坦:“哈维,我的神”。

 

在2012年的颁奖季,韦恩斯坦公司在给《好莱坞报道者》的用户们发送的电邮中,引用了评论家塞尔玛·亚当斯的那句:“梅丽尔·斯特里普上次拿小金人已是29年前的事了,[铁娘子]中的表演应该让她再赢一次”——尽管[铁娘子]口碑崩坏,MTC评分仅为54,但这个“越界”的行为又为斯特里普捧回了一座小金人。

 


2014年,有迪士尼出品的[大梦想家]在手的艾玛·汤普森四大风向标全部提名,且拿到了国家评论协会影后,奥提似乎也是手到擒来


[大梦想家](2013)


斯特里普([八月:奥色治郡])四大前哨战战绩挂零,且缺一枚英奥提名,前哨战成绩不如艾玛。


在86届奥斯卡提名投票截止的前一天,梅姨突然公开抨击华特·迪士尼的种族歧视和歧视女性行为。


更奇怪的是,后一年梅姨就出演了迪士尼的[魔法黑森林],并且也凭此片拿到了一枚女配提名。

 

当时,《好莱坞报道者》明确指出斯特里普的行为属于在提名投票截止前制造新闻。最终艾玛·汤普森无缘奥提,斯特里普顺利提名。

 

[大梦想家](2013)


2013年,为了让“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顺利加冕,韦恩斯坦聘用了奥巴马的公关团队来为表姐策划颁奖季的宣传活动


哈维的公关技巧当然不止如此,在公关范畴之外,他还有诸多见不得人的手段:


到了颁奖季的最后关头,另一热门——[猎杀本·拉登]遭到了不少专家抨击其影射美军虐囚;之后《名利场》的资深编辑布鲁斯·汉迪又撰写了一篇关于“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的文章,对劳模姐的演技大加批判

 

这只是第一波,接着劳模姐的私生活也被拉到了众目睽睽之下


《明星》杂志的一篇文章披露了劳模姐的家庭生活,文中的知情人称劳模姐的父亲并非其生父,而杰西卡不想和生父相认。


此时劳模姐的生父已经去世。文章最后还特别指出,“他很爱杰西卡,但杰西卡让他很心碎”……之后的一段时间,劳模姐都没有公开露面。

 

“大表姐”最终登顶自不必说,那句“谢谢哈维,你帮我清除了一切障碍”,现在看来,也显得尤为意味深长。

 


2013年颁奖季前哨站多伦多电影节上,哈维·韦恩斯坦为[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游说宣传


从2009年到2013年,是哈维在韦恩斯坦最辉煌的日子,[国王的演讲]、[艺术家]连续两年包揽了几个奥斯卡重量级奖项,他为自己奠定了“奥斯卡推手”的称号。


之后,哈维也仍然在用类似的手段申奥,成绩却大不如以前。2014年的[模仿游戏],和[国王的演讲]、[铁娘子]类似:都是把演员个人特质融入真实角色的传记电影

 

这部标准的“奥斯卡类型片”,最后仅仅捧回了一枚最佳改编剧本奖。韦恩斯坦开始离奥斯卡越来越远。2016年,六个提名仅中一枚“最佳原创配乐奖”([八恶人]);2017年则是颗粒无收……

 

 ▼


凛冬已至,帝国覆灭

 

当一个领导者,甚至可以说是专制者,被推翻的时候,人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早先与韦恩斯坦有业务往来的一位资深电影制片人表示, “有很多非常聪明和优秀的人在那里工作,这是一家不断推出好片的公司。但想要熬过最近这个阶段,就必须从根本上做出改变。

 

最后的苟延残喘


在2017年10月5日《纽约时报》官方发文公开哈维的性骚扰指控后,哈维的职业生涯在72小时内迅速崩盘。

 

但事发之初,他对自己的罪行并没有供认不讳。在韦恩斯坦公司董事会为此事举行的会议上,韦恩斯坦对于“下台”完全不予配合。


直到第二天,董事会委聘了第三方律所进行内部调查,并宣布哈维·韦恩斯坦将无限期休假。

 

哈维才公开表示,自己将离职休假,并接受治疗。但无限期休假的计划很快就被打破了。

 

随着事件的发酵,揭露其丑闻的人越来越多。最终公司董事会于2017年10月8日通过决议,解雇了哈维·韦恩斯坦。

 


哈维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声明,也没有表明是否进行抗争。


但在周日会议召开前,他曾向多位好莱坞高管发送私人邮件,请求他们致信反对即将做出的解雇决定。


事后这些邮件被曝光出来,当时还拥有韦恩斯坦公司21.5%股份的哈维在信中写道:“我渴望得到你的帮助。我们相信董事会正在试图做出的决定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可能是违法的,会将韦恩斯坦公司毁于一旦。

 

他的求告显然没成功,而一度有媒体称,此次对哈维落井下石的,是那时韦恩斯坦的大当家、哈维的亲弟弟:鲍勃·韦恩斯坦


尽管后来鲍勃也被控性侵女职员,但面对哥哥的污名,鲍勃第一时间表示:“罪有应得”。


我也是他谩骂的对象——还有一次被他打了。我并不是想从任何人那里寻求同情,也不把自己放在那些同属女性受害者的行列中。但当你的哥哥对你也施行虐待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我目睹了一切并一直劝他去接受治疗。事实上,即便我们恳求他,他也一直在逃避。

 


哈维在韦恩斯坦公司的最后一息苟延残喘,被亲弟弟掷地有声的大义灭亲之言消弭了。


包括我在内的整个公司的董事会,之前并不知道我哥哥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在个人层面上,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在我知道他是以这样病态、堕落的方式来消除他内心的空虚寂寞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的心情。这种恶心的做法并非情有可原,而是不可饶恕的。我作为他的弟弟,能够理解他;作为他的家人,我知道他需要帮助,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事情的走向似乎完全不受鲍勃·韦恩斯坦的控制了,到了11月初,鲍勃曾经替哥哥摆平“告状者”,鲍勃性侵女员工的新闻也陆续被曝光了。

 

没有哈维的韦恩斯坦

 

如果2017年10月8日韦恩斯坦公司董事会没有做出解雇哈维的决定,接踵而至的可能是大批人才的流失。


如果哈维留了下来,许多电影、电视及出版项目的合作方可能会寻求合法的渠道与公司解除合约。


当然,哈维最终被解雇了,但是当时韦恩斯坦面临的局面也并不乐观。

 

哈维性侵丑闻曝光后的那个周一(10月9日),韦恩斯坦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放了一天假,因为公司的“新领袖”大卫·格拉瑟和鲍勃·韦恩斯坦在这天需要与广告公司商议公司的新名称。

 

他们也与多家电视网取得了联系,允许后者将哈维·韦恩斯坦的名字从韦恩斯坦公司制作的作品中删去,从Lifetime周三播出的[天桥骄子](ProjectRunway)开始。


[天桥骄子 第十六季](2017)


此外,苹果也紧急取消了将与韦恩斯坦合作推出的四档节目的制作计划,其中包括讲述猫王、迈克尔·杰克逊、普林斯和弗兰克·辛纳屈生前故事的迷你剧。这些损失,对公司来说是不可逆的。

 

韦恩斯坦曾是公司的招牌,也是业内大名鼎鼎的人物。


只要他看到了一部作品的夺奖潜力,他就会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还有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使出浑身解数,[雄狮]、[模仿游戏]和[乌云背后的幸福线]就是其中几个例子。

 

相反,鲍勃·韦恩斯坦并不擅于曝光在公众聚光灯下。而大卫·格拉瑟则一直是公司的二把手,负责管理公司日常事务,协助洽谈合作,也会帮助哈维安排电影项目并购买版权。

 

大卫无疑是独立电影圈中的知名人士,业内没有人想要看到这样一个已合作多年的资深发行人抛下自己的工作去忙其他杂事。


据说,他曾经开始更多地参与日常的电视业务,与节目制作人和电视网高管之间建立了密切联系。

 

有人曾猜测,电视剧集或类型片的开发可能会成为韦恩斯坦公司日后的重心。但那时据知情高管透露,最大的问题是面临资金压力的韦恩斯坦公司能否维持运营。(在电视业务方面,亚马逊的有线电视合作方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营收压力。)

 

韦恩斯坦的电视业务包括派拉蒙电视网的迷你剧[韦科惨案]、[黄石]及其他作品,其中[黄石]主演凯文·科斯特纳的单集片酬达50万美元。

 

[黄石](2018)


哈维·韦恩斯坦也同样住在纽约,而他的弟弟和格拉瑟则住在洛杉矶。


知情人士据此分析,未来公司权力的轴心或会转移至比弗利山庄分部。此外,他们还可能聘请一位知名高管协助管理公司。


至于韦恩斯坦公司的未来,似乎已不是如今也陷入性侵指控的鲍勃所能左右的了的。

 

而事实最终也确实如此,在挣扎近一年后,这个缺少暴君的帝国,最终破产,并以2.89亿美元被Lantern Entertainment收购。

 


至于哈维的性侵丑闻案件,也在今天尘埃落定。

 

詹姆斯·古恩这样评价哈维的性侵丑闻案件,他很中肯地说:


性骚扰不仅仅在好莱坞,在全世界都越来越猖獗。我希望最近曝光的哈维丑闻能够逐渐打破这样的现象。我个人承诺会尽我所能阻止这种行为,并对打破沉寂勇敢发声的人们表示赞赏和深深的爱。

 

虽然一个魔头伏法了,但这场战争却远没有结束,这不仅仅只关乎女性,它关乎的是所有有尊严的人。

 

面对这场反对性侵犯、性骚扰的战争,我们还要奋战很久。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510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