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今年最大愿望,是戛纳电影节不要取消

本文来自:陀螺电影

5.12

-

5.23

   X

 戛纳

史无前例!

戛纳电影节因疫情面临取消,

这些电影该何去何从?




3月6日,美国西南偏南电影节宣布,原计划将于3月13-22日举办的第34届西南偏南电影节(SXSW),因为美国新冠疫情日趋严重而正式取消。


▲ 西南偏南电影节取消


此举引起社交网络上一片哗然,这是因为新冠疫情而取消的第一个举足轻重的电影节。


当然很多人会好奇,不就一个电影节吗,取消就取消呗,反正这些电影早晚也能看到。


在西南偏南被取消后,国外社交网络上各路电影人和媒体人站出来声援和安慰那些有作品入选的导演和主创们,以及举办地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市民。


▲ 西南偏南电影节


对于前者,自己的作品终于入选了美国最大型的电影节之一,将有机会被观众被影迷看到,被发行商看中,得以发行并回本,然而如今一切成为了泡沫;


对于后者而言,去年西南偏南电影节为奥斯汀带来了3.5亿美元的收益,几乎养活了大半奥斯汀市民,然而如今奥斯汀面临经济重创。


所以一个电影节取消了,其影响是全方面且长远的。而西南偏南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集音乐、电影、艺术于一体的本土文化节,如果说它的取消如同一颗巨型炸弹的引爆,那戛纳电影节的取消就将是核弹级的。


▲ 西南偏南往年的盛况


在好莱坞之外,在各国的本土电影产业之外,戛纳电影节是电影国际产业的中心。电影节市场方面,每年将有上千部电影在这里进行交易买卖,这些电影得以从制片国去往全球各个角落。商人们当然可以在网络上通过邮件和视频进行远程谈判和交易,但是成交量显然会大大折损。别的不说,很多海外公司指望的中国买片团,除了有合作关系的公司外,其余公司可能都无法买到任何影片的中国发行权。


而展映方面,每年入选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和平行单元的影片有上百部,我们先不说入选戛纳电影节对这些导演和主创的意义,这里面除了好莱坞电影和明星卡司的作品,绝大多数电影都需要戛纳电影节这个平台,被盖上“入选戛纳”的标示,才得以找到国际销售商,才得以和各个国家的观众见面。


就拿去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举例,《巴克劳》《大西洋》《必是天堂》《小小乔》《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悲惨世界》《燃烧女子的画像》《西比勒》《鲁贝之灯》《格莫拉》《南方车站的聚会》《叛徒》《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年轻的阿迈德》这些片,如果没有入选主竞赛,它们的国际发行将非常困难,尤其对于几个第一次入选主竞赛的导演作品来说。


▲ 《大西洋》


除此之外,秋冬季大量电影节,都指望着从戛纳电影节挑选影片,无论是多伦多电影节、纽约电影节还是我们国内的平遥国际影展以及欧盟影展等等。


会有很多影迷朋友问,那这些电影不是可以去威尼斯啊,可以去多伦多,去圣塞吗?问题是,这些电影节都有自己的“基本盘”,比如威尼斯电影节,本来就有一大堆秋冬季电影以及颁奖季电影作为候选,怎么可能接纳上百部戛纳电影?如果戛纳电影节被取消,这上百部电影中,大部分都很难去其它,至少同级别同影响力的电影节。


所以,我想说的是,戛纳电影节并不是“取消就取消呗”那么简单轻松的事。


而对于我们影迷而言,每年就指望这戛纳电影节上的惊喜和爆款用以续命,如今也可能喝西北风了。


▲ 前段时间,我才兴致勃勃地写了今年的戛纳预测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45分钟前,法国新冠疫情最新更新为,1784例确诊,33例死亡,是欧洲仅次于意大利的第二大严重疫区。而就在两个小时前,戛纳电影节行政主席皮埃尔·莱斯屈尔接受法国媒体<费加罗报>采访,解释了为什么,戛纳电影节到现在还在选片,还没有取消的打算。


主要是因为,保险问题。


是的,你们没看错。如果戛纳电影节取消,保险公司最多只能保两百万欧元,但是戛纳电影节的运营成本是三千两百万欧元。


这就导致,皮埃尔·莱斯屈尔不敢轻易取消戛纳电影节,除非万不得已,政府强制,或者疫情仍然不可控。


“我们现在只希望法国疫情的峰值能出现在三月底四月初,然后四月开始缓和。否则我们就会取消戛纳电影节。”


看起来是抱有一线希望,但可能吗?法国卫生部长昨天在法国电视节目上为全国人民解释,法国政府现在采取的措施,目的是尽量将疫情峰值控制在法国医疗条件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这样的控制方式会导致疫情峰值的延迟到来,以及整个疫情时间的拉长。


这对于戛纳电影节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目前为止,戛纳电影节所有工作人员,包括莱斯屈尔和福茂,都仍然在为第73届戛纳电影节作准备。那种心情一定很诡异,策办一个很可能会被取消的电影节。


其实对于我来说也一样。往年这个时候,我已经全天24小时扑到戛纳预测中,打探各路消息,哪些影片已经给选片委员会看了,哪些影片已经拿到了offer,开幕片会是哪一部,海报上又会是谁,评委会又会有谁。


但今天的我,突然觉得这一切可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一届戛纳电影节“迟早”都会被取消。


这在一定程度上,给正在家里隔离的我,带来了轻微的焦虑和抑郁。了解我的影迷朋友们都知道,戛纳电影节几乎是我全年的重心,我如此疯狂的热爱这个电影节,将全年的生活和工作都建立在戛纳电影节之上。我现在已经拿到了这届戛纳电影节的证件,订了靠近电影宫的住房。然而眼看着这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似乎接下来几个月没了指望,再没什么事能让我心情好转了。


不过我还是得像戛纳电影节的组委会那样,暂时假装戛纳电影节会照常举办,简单列一下可能会去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电影,让大家关注一下,在戛纳电影节正式取消后,我们会错过什么,以及这些电影以后会何去何从。




No.1

金棕榈获得者



《记忆》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三层楼上》南尼·莫莱蒂

《亚瑟兰博》劳伦·冈泰



在已经拿过金棕榈的导演中,泰国导演阿彼察邦联手蒂尔达·斯文顿,在哥伦比亚拍的新作《记忆》目前已经剪完,正在赶制特效后期。


▲ 《记忆》


而意大利导演南尼·莫莱蒂的新作《三层楼上》听说已接近完成,几乎是锁定主竞赛一席。


▲ 《三层楼上》



No.2

热门嫡系



《圣母》保罗·范霍文

《晨曦将至》河濑直美

《法兰西特派》韦斯·安德森

《酒精计划》托马斯·温特伯格 

《少数人的梦想》米歇尔·弗兰克

《触礁》索菲亚·科波拉

《间谍妻子》黑泽清

《女人的碎片》科尔内利·蒙德鲁措

《国旗日》西恩潘

《婚姻连系》丹尼埃莱·卢凯蒂



在热门嫡系中,荷兰导演范霍文的情色新作《圣母》本来是去年就能进主竞赛的,结果因为范霍文身体原因导致后期推迟了大半年,拖到了今年。这部片尺度特别大,各种裸体修女的同性性爱戏,注定会引起天主教和梵蒂冈的勃然大怒,本会是本届戛纳电影节的最大争议和话题。


▲ 《圣母》片场


韦斯·安德森的《法兰西特派》就不用说了,定档美国七月公映,是按照去年昆汀《好莱坞往事》的宣发策略走的,本会是本届戛纳电影节人气最爆棚、星光最璀璨的主竞赛电影。


▲ 《法兰西特派》


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联手《狩猎》团队的新作《酒精计划》原本以为是要去柏林,结果听说质量达到了《狩猎》级别,剑指戛纳主竞赛。


▲ 温特伯格前作《狩猎》


美国导演索菲亚·科波拉在《迷失东京》后再度牵手比尔·默瑞的长片《触礁》,是A24和苹果流媒体合作的首部影片,据说苹果流媒体并不会像网飞那样排斥法国院线公映,所以《触礁》进入戛纳电影节的可能性原本是很大的。


▲ 《触礁》片场,比尔·莫瑞(左)、索菲亚·科波拉(右)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日本导演黑泽清身上,他和滨口龙介以及苍井优合作的新作《间谍妻子》是一部电视电影,预计将于六月在日本电视播出,但这并不妨碍它在法国院线公映,所以仍然是有入选主竞赛的资格。先例是2013年索德伯格为HBO拍的电视电影《烛台背后》就入选了当年的戛纳主竞赛。


▲ 《间谍妻子》,除了苍井优,还有高桥一生共演


戛纳电影节的国际销售毒瘤Wild Bunch代理了肖恩·潘的新作《国旗日》,鉴于《最后的模样》的惨剧,除非这片质量不错,否则福茂是绝对不敢选的。


▲还记得可怕的《最后的模样》吗?


意大利导演丹尼埃莱·卢凯蒂上一次入选戛纳主竞赛是2010年《我们的生活》,如今他的新作《婚姻连系》被称为是意大利80年代版的《婚姻故事》,由阿尔芭·洛尔瓦彻和路易吉·洛·卡肖主演,是国际销售巨头MK2的年度头牌之一。


▲ 《婚姻连系》




No.3

法国队



《安妮特》莱奥·卡拉克斯

《此晨半晴朗》布鲁诺·杜蒙

《85盛夏》弗朗索瓦·欧容

《跟我走吧》阿兰·吉罗迪

《减轻压力》马修·阿马立克

《伯格曼岛》米娅·汉森-洛夫

《人间喜剧》泽维尔·吉亚诺利

《巨蝇》昆汀·杜皮约

《肮脏天堂》贝特朗·芒蒂格

《到达挚爱》麦温 

《丽萨·雷德勒》妮可·加西亚



法国队一如既往地挤破头,主竞赛3-5个法国席位需要有嫡系也需要有新面孔。


卡拉克斯《安妮特》可以说是今年最受瞩目的欧洲电影,没有之一了。这片的国际销售商似乎特别胸有成竹,在柏林电影节就高调宣布《安妮特》会是今年戛纳电影节最受关注的电影。然而。


▲ 《安妮特》主演之一Adam Driver在纽约录音室


布鲁诺·杜蒙首次联手蕾雅·赛杜的新作《此晨半晴朗》看起来特别不杜蒙,是一个发生在现代都市的职场喜剧。


▲ 《此晨半晴朗》


弗朗索瓦·欧容的《85盛夏》原本以为会去柏林电影节,但听说影片质量爆棚,讲述80年代少年成长和性萌动的《85盛夏》据说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级别”的爆款。


▲ 《85盛夏》


《湖畔陌生人》《保持站立》导演阿兰·吉罗迪的新作一个月前才刚拍完,不知道能否赶得上,不过看这疫情情况估计也不会赶了吧。


▲ 阿兰·吉罗迪,其新片暂名《跟我走吧》


马修·阿马立克在十年前的《巡演》之后,就再没有入选过主竞赛了。十年后的这部新作《减轻压力》由《魅影缝匠》的女主薇姬·克里普斯主演。


▲ 《减轻压力》片场


米娅·汉森-洛夫是最有可能首次入选主竞赛的法国导演,她之前在柏林电影节夺得银熊的《将来的事》成为很多影迷的挚爱,尽管后来那部《玛雅》扑得亲妈不认。这部具有迷影元素的新作《伯格曼岛》一直备受关注,由国际卡司蒂姆·罗斯、米娅·华希科沃斯卡以及薇姬·克里普斯主演。


▲ 《伯格曼岛》


泽维尔·吉亚诺利上一次入选戛纳主竞赛是2009年的《源头》,后来都去了威尼斯电影节。这一部巨资年代剧《人间喜剧》集结了热拉尔·德帕迪约、文森特·拉科斯特以及不务正业的泽维尔·多兰,感觉更适合展映或者等着去威尼斯吧,如果威尼斯电影节还能顺利举办的话。


▲ 《人间喜剧》


法国鬼才导演昆汀·杜皮约去年的《鹿皮》由波兰斯基《我控诉》的主演让·杜雅尔丹和控诉波兰斯基的阿黛拉·哈内尔主演,本以为是他冲进戛纳主竞赛的最好机会,结果去了导演双周开幕。这一次的新作《巨蝇》仍然是个脑洞大开的奇幻喜剧,没有了国际知名的卡司,更难杀进主竞赛了。


▲ 《巨蝇》片场


法国火焰宣言派的先锋导演贝特朗·芒蒂格在《野小子们》后的新作《肮脏天堂》剑指戛纳。如果是柏林电影节新总监卡洛·沙特里安,肯定毫不犹豫放进主竞赛。但福茂肯定不会。可能会出现在一种关注,或者午夜展映,或者双周。


▲ 贝特朗·芒蒂格 《野小子们》


麦温之前两部作品《警员》《我的国王》都在戛纳主竞赛拿了奖,新作《到达挚爱》集结了豪华卡司路易·加瑞尔、玛丽恩·瓦科特以及芬妮·阿尔丹,国际销售又是毒瘤Wild Bunch,而且还可以占女性导演的名额,原本是多么完美的选择啊。


▲ 麦温前作《我的国王》



No.4

二进宫/新面孔



《阿赫德的膝盖》那达夫·拉皮德

《彼得罗夫的流感》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

《纪念品:第二部分》乔安娜·霍格

《菊石》弗朗西斯·李

《主流》吉亚·科波拉

《漫长的黑夜》阿里·阿巴西



去年刚在柏林电影节凭借《同义词》拿下金熊的那达夫·拉皮德,新作《阿赫德的膝盖》已经在后期,准备好空降戛纳主竞赛了。


▲ 拉皮德的《同义词》获得去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而凭借《盛夏》享誉全球的俄罗斯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也有部新作叫《彼得罗夫的流感》,也是出于后期的收尾阶段,赶上戛纳毫无压力,就看能否二进宫了。


▲ 《彼得罗夫的流感》片场


英国导演乔安娜·霍格的《纪念品:第一部分》去了圣丹斯和柏林电影节,成为了很多影评人的年度十佳之一。如今《纪念品:第二部分》并没有出现在圣丹斯和柏林,就只能剑指戛纳了。


▲ 《纪念品:第二部分》


《上帝之国》成为了同志电影经典之作后,英国导演弗朗西斯·李联手西尔莎·罗南和凯特·温丝莱特,上演女同年代戏《菊石》。这片已经被探照灯买下,可能会留着去威尼斯或者多伦多冲奥。


▲ 《菊石》


《边境》的伊朗导演阿里·阿巴西最近刚被奉俊昊评为最值得关注的新导演第一名,他的新作《漫长的黑夜》在去年十二月于伊朗杀青。《边境》在2018年拿下了一种关注单元的最高奖,这部类型片新作能否晋级呢?


▲ 《边境》




No.5

非竞赛展映



《釜山行2》延尚昊

《心灵奇旅》彼特·道格特 / 坎普·鲍尔斯



将于暑期登陆韩国和法国的《釜山行2:半岛》应该是福茂特别想拿来午夜展映的电影,毕竟火遍全球的《釜山行》第一部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全球首映。


▲ 《釜山行2:半岛》


而看起来就像《头脑特工队》姐妹篇的皮克斯原创新作《心灵奇旅》似乎也是非竞赛展映的第一选择。


▲ 《心灵奇旅》




----




我在打这些字的时候,始终觉得很遗憾和伤心。


看起来如此强劲的一届戛纳,卡拉克斯、范霍文、阿彼察邦、莫莱蒂、黑泽清、杜蒙、欧荣、拉皮德、科波拉、温特伯格、韦斯安德森、河濑直美、芒蒂格….. 


可能只会存在于我们的预测和想象中了。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521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戛纳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