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重映在即!旧片重映,有哪些法律问题值得关注?

近日,中影公司宣布将以公益发行的方式重映《中国合伙人》《狼图腾》《战狼2》《流浪地球》和《何以为家》五部,并将分账比例从原来的发行方+片方43%、影院57%调整为发行方+片方0%、影院100%。此外,华纳也于近日宣布“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4K修复3D版也将在中国内地大规模重映。

 

无论是中影此番公益发行,还是华纳的修复重映,都是对曾经在院线公映过的“老片”重映。实际上,经典影片重映之风已盛行好几年,笔者此番借机梳理影片重映的法律实操问题。




1



为什么重映

 

目前中影的公益发行显然是为了让利影院,帮助影院克服疫情带来的经济困难。但此前国内院线早已兴起的经典影片重映,恐怕更多为了低风险开发IP价值。

 

实际上,电影制作发行的主要商业风险就在于,一部电影是否能受到市场认可,能否具备较强的票房号召力、收回成本并获得盈利,是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相比投拍、宣传一部新电影,因为经典电影已经经过市场检验,投资方对经典电影的质量、口碑和票房号召力显然能够有相对准确的预判,且不需要经历漫长和耗资巨大的投资拍摄过程,经典电影的重映更多是对已有IP商业价值的再开发,且暂不论这种重映是否有点“偷懒”而无益于电影内容本身的竞争和发展,但其商业风险无论如何是相对更低的。


比如,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6月21日,《千与千寻》在国内院线首日公映便斩获票房近5400万。截至2019年6月29日,上映九天票房3.45亿,虽然总票房放在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算不上非常出众,但对于没有投拍成本的旧片而言,不可谓不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重映了。


 

虽然电影重映的性价比很高,但操作起来也并非是简简单单重新放映那么简单。下面笔者就从实际操作和法律合规方面介绍重映需要注意的问题。

 


2



重映的“技术”操作

 

顾名思义,“重映”就是原来在影院公映过的影片在公映结束后重新再上影院公映。但更具体来说,出现“重映”这一概念,和“档期”、“密钥”的存在密不可分。

 

多数情况下,每部电影由制片公司摄制完成后,会由发行公司制作影片母盘,并依据影片母盘制作影片数字拷贝,并将拷贝发送至影院/经由院线发送至影院。

 

同时,因为目前的密钥绝大部分都由中影数字电影发展有限公司(中影)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华夏)制作(密钥可以控制影片在什么时间段内经影院的特定设备播出),因此,发行公司需向中影数字电影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中影”)/北京华影聚合电影科技有限公司(“华影”)申请密钥,影院则可通过中影/华影的网站下载对应各自影院放映设备的密钥,只有获得对应唯一一台放映设备的密钥,影院才能在设备上成功使用数字拷贝开展影片的放映。

 

上述过程中密钥中包含的播出时段就是一部电影公映的档期。档期结束,密钥也就失效,影院也就无法继续播放该部电影了;如果电影需要延长档期,需要重新制作密钥。所以,一部电影在首次公映结束后,往往需要重新向中影/华影申请密钥,才能实现全国范围的商业重映。

 

当然,上面讲到的主要是主流的重映方式。根据笔者向从业人员了解,在设备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也存在片方直接向影院发送拷贝和密钥,由影院直接播出影片的情况,而无需经过中影或华影,比如百老汇艺术影院重映的经典电影往往并没有在商业院线大规模重映,其可能采取的就是片方直接向影院提供片源的方式。

 


3



重映的法律问题

 

除了上面讲到的密钥重申,从合法合规角度而言,重映也有很多“工序”。

 

  • 旧片重映,审批重来


对于国产电影而言,根据国家电影局《国产电影复映暂行规定》(2018年12月1日施行)规定,复映影片是指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或公映许可,距首次公映结束超过两年再次进行发行放映的国产电影。

 

具体而言,复映影片应报电影第一出品单位所在地电影主管部门重审。且复映影片在全国放映范围不超过2500个影厅,每家影院放映单部复映影片不超过1个影厅。

 

也就是说,对于重映电影而言,之前已经取得的“龙标”并无法豁免重映阶段的审批,仍然需要重报重审,并且,对于商业重映的影厅数也有限制。

(图片源自Mtime时光网)

 

而对于外国影片而言,目前还未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直接限制其重映,但显然,考虑到相关部门对外国影片更严格的管理尺度,在国产影片重映都需重审的情况下,外国影片即便此前取得过许可证,也大概率需要重新审核。

 

  • 版权授权,不能绕过


合规要求之外,正如《国产电影复映暂行规定》中提到的,“电影复映应严格保护各版权相关方合法权益,应由出品单位、发行单位签订正式合同,明晰各方权利义务和法律责任”,重映也需向电影的各权利人取得授权。

 

相比新片上映,在实际操作中,重映旧片因为时间久远,版权流转更复杂,原始权利方有可能已经将版权转授权或转让给其他方。比如包括《甜蜜蜜》在内的不少经典港片版权就不再属于原始出品公司嘉禾,而已经流转转卖给了美国华纳兄弟。

 

这样一来,对于想要开展重映的第三方而言,梳理电影权利人的过程可能并不那么简单直接。比如,根据腾讯娱乐在《经典老片如何再次走上大银幕:要上映得重过审》一文中的报道,《大话西游》当时重映的版权梳理就颇为复杂,因为《大话西游》最初版权同时涉及香港和内地公司,据称重映的放映权从开始洽谈到最终拿下,耗时近一年。


(电影《大话西游》剧照) 


所以,对于重映旧片来说,如果其版权已经从原始出品方流转到其他公司,那么想要开展重映的第三方在获取重映授权时,恐怕就需要明确版权链条的流转,需要格外注意确保授权人的授权范围并未超出其实际享有的权利。

 

具体操作层面,我们建议通过影片中署名的出品公司和影片此前龙标的信息排查首映时可能的出品公司,从而至少确认原始权利人的范围,在获取重映授权时,可向该等原始权利人核实,或要求授权人出具原始权利人的确认文件。

 

  • “还电影票”,能否成立?


除了合规审批和版权梳理,可能容易被忽视的还包括对导演/演员的重映票房分账问题。

 

当然,其实早期导演和演员在就电影项目接受聘用时,并不常以票房分成的方式作为自己导演/表演的对价,而往往一次性收取固定酬金,那么电影无论是首映还是重映收入,都不需要向导演、演员分账。所以,之前网友们对诸如周星驰的旧片重映常提的“给星爷还一张电影票”的说法,恐怕很难成立。

 

但是,随着导演和演员的话语权越来越大,电影投资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近年不少电影项目中,导演、演员都可能在固定酬劳之外要求对电影票房的分成收益。对存在这种情况的重映影片,就还需要影片出品方注意查看导演合同和演员合同中是否对重映票房分成有约定。

 

此前盛行经典影片重映之风其实争议不小,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旧片重映可能挤压新片的市场,而且其“投机取巧”的成分与鼓励创作的原则实则有些背道而驰。

 

当然,中影此举公益重映是为了帮助影院度过困难时期,性质并不一样,但周公以为,即便不是公益发行,因为重映的影片更多是经过市场充分检验的精品影片,只要做好版权梳理和合规,这些影片能够在多年后仍然重新获利的讯息,也是对好内容的激励,也一样可以提高市场和行业对优质内容和优秀创作的意识。

 

好的IP、好的内容,永远值得以各种方式传播、开发和释放价值。

本文为作者 周公观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891

周公观娱

点击了解更多
“周公观娱”,由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俊武率领的精英律师团队倾力出品。“周公团队”主要从事知识产权及文娱业投融资法律业务,在文化娱乐、影视游戏、互联网等多领域有极为丰富的经验,系中国最早及领先的专业娱乐法团队之一。电话:010-57068035;邮箱:zhou_junwu@jtnfa.com
扫码关注
周公观娱
相关文章

哈利·波特系列

查看更多 >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