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年演员“停工”的日子:焦虑后,我在武汉做“主播”

4月1日 11:30 1041

 

文/王心怡 


随着疫情的向好,影视剧组的复工成了燃眉之急。

 

早在2月10日,横店影视城就发布了复工指导意见,分阶段进行影视企业(剧组)复工。


除了不少现代剧剧组率先复工外,不久前,赵丽颖的一条微博也证明《有翡》已经恢复拍摄。横店影视董事长徐天福也在“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的专题网络视频会议上说道,疫情期间,滞留在横店的剧组有310个,目前为止,310个剧组中逐步复工的有20多家,整体恢复状态不错。

 

面对剧组的停工,有些演员们主动或被动的选择了在剧组酒店隔离,以保持好的状态或能够快速地复工。尽管大体上都变成了“疫情宅”,但由于隔离地点、生活方式等等的不同,演员们对于剧组隔离、等待复工的日子仍有差异。能参与综艺等云录制自然是幸运的,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分享生活、健身动态也是常见的“露面”方式,除此之外,不少艺人也开始“常驻”抖音等平台,解锁直播“主播”技能。

 

▲  《歌手》云录制现场画面


停工不仅对于影视公司有很大的影响,增加的成本与延长的拍摄周期或许只是其中的两个方面。同时,演员是被影响的群体。

 

“焦虑”是演员曾凡子、乔骏达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描述隔离期间的心态时,用到的一个词语。对于演员来说,停工意味着收入受到影响,同时延长的拍摄时间也让原本定好的排期受到影响。而在疫情影响之下,未开机的项目还能否启动也未有定数。“未知”成了一个关键词。

 

不过,疫情形势好转,有序复工之下,在昆山剧组隔离的曾凡子已经重新投入到拍摄中;而在武汉剧组隔离的乔骏达面对着不确定的复工时间,干起了“新的工作”。


 等待复工的日子,我在武汉做“主播”  


晚上九点半左右,在“再见”声中,演员乔骏达结束了一天的直播。一天两场,下午三点、晚上七点,乔骏达已经在这个“新工作”上做了近一个月,唱歌是保留项目,主播连麦、pk,与粉丝互动,感谢送礼物的粉丝……乔骏达逐渐游刃有余。

 

这已经是演员乔骏达在武汉剧组酒店隔离的第68天。因为拍摄电视剧《青春创业手册》,乔骏达来到了武汉,并随着剧组在武汉封城之后,“居家”隔离在所住的酒店。

 

停工与隔离来得似乎有些“猝不及防”。封城的不久之前,剧组还在按照计划进行着拍摄任务,同时也在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做着准备:大年三十、初一原计划会有两天假期。

 

直播对于乔骏达来说是一种新的尝试,也是度过隔离生活的方法之一。

 

首次直播开始于3月1日,彼时距离剧组停工、在酒店隔离已经过去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为了能够维持心情的轻松、愉快,保持好的状态以能够随时复工,同时分享自己的动态,经纪团队和乔骏达准备做一些新的尝试:起初是在抖音上发布一些短视频,而后开始直播尝试。

 

直播颇有些临时起意,因此设备成了问题之一。

 

第一次直播,乔骏达的设备算得上“简陋”,一部手机、一副耳机是全部的行头,聊天成了直播的全部内容,效果自然算不上好。为了提高直播的质量,团队开始想尽办法在淘宝购买设备,挨个询问店铺,问过几十家之后,终于找到一可以发武汉的店铺,“没有任何选择,有什么就买什么”,乔骏达的经纪人陆姐告诉壹娱观察。如今,乔骏达的直播间,iPad、电脑、手机、麦克风、耳机等设备已经算齐全。

 

尝试直播伊始,乔骏达和他的团队也充满了不确定,不清楚这个方式是否合适,也是由于此,乔骏达并没有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宣布自己在抖音直播的消息,只有粉丝群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动态。但一个月下来,接地气的聊天内容、不俗的唱歌表现,还是让他收获了不少粉丝每天固定收看。

 

如今,乔骏达参演的《民国奇探》已经上线,抖音直播也为二者带来了双向宣传。


▲  《民国奇探》剧照

 

直播让乔骏达忙了起来,而在直播之前,“宅”在酒店的日子算得上千篇一律。起初,早晨早早起床,吃过早饭,看书、看电影、健身……这一天的生活简单、重复而规律。

 

坚持健身和不断学习是青年演员应有的自我修养,毕竟疫情一转好,他们也要立马接受“质检”。

 

“看得眼睛疼”,乔骏达调侃。隔离期间,韩剧、美剧看了好多部,他的偶像布拉德·皮特的影片也集中刷了一遍,“《第六感生死缘》这个歌片子值得一看,绝对有所触动。98年的老片子了,可是一点不过时。”《刘邦传》《局外人》《贫穷的本质》《国家兴衰》《事实》等书都是他在隔离期间为自己制定的计划。在直播中,他也不时向粉丝推荐到这些影视内容和书籍内容。

 

除此之外,健身也是每天的规划之一。乔骏达会跟着手机上的健身app动起来:一小时徒手健身加有氧是常态。用他的话说:“我们做演员的,身材、精神面貌要一直维持,也要不断地去汲取新鲜知识。这段隔离时间,积极、规律的心态对后面恢复状态有很大的帮助。”

 

这些“周而复始”也是他在直播中分享的隔离状态下保持积极的主要内容,除此之外,他也会聊到隔离期间自己意外发现的小插曲、对疫情的观察感悟等等。

 

他也曾经在房间里看楼下的几只狗吵了一下午,他开玩笑地表示:“它们快打起来了。我实在没法出门,狗子们自求多福吧。疫情严重,我看它们没戴口罩一直在吼叫,我赶紧关上窗户,怕飞沫传染。”颇有无聊中自寻段子的色彩。这个小插曲,他也在直播的时候时常聊起。

 

出生于广州市的乔骏达在“非典”爆发时,也身处疫区一线。或许是因为当时年纪小,或许是因为当时信息传播的这么快,或许是因为当时虽然广州疫情严重,但也未到封城的状态,乔骏达对于“非典”的记忆并不深刻。

 

而这一次,感受是难忘的。在武汉,更多的是一种心态的不同。“疫情、病毒就在你身边,其实离你并不遥远。”担心是不可避免的情绪,尤其是所住的酒店还有一个病人去世,被救护车拉走了,生与死、恐惧与相信都在身边,“种种事情会导致心态和心理上有一些很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有时候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

 

乔骏达所在的酒店住着一批支援武汉的外地医生。“我真的觉得他们很伟大。特别是当你身处一线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些医生就是冲锋陷阵的战士。那种精神会让你觉得很愧疚——想帮忙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我们更多的只能做到自我隔离,不要拖后腿,我们只能做到这种微乎其微的帮助。”

 

乔骏达与这些医务工作者共同“生活”60多天的感受颇深。

 

原定于2月10日杀青的《青春创业手册》复工时间未定,原定下来接档拍摄的戏也推迟开机。影响自然是不小,比如收入的减少,但在乔骏达看来,相比起对于演员的影响,疫情对于影视公司、制作方的影响会更大。“但是大家都在共克时艰嘛,毕竟还是不希望疫情出现反复。不希望办的活动或剧组有人因为疫情进了医院,这对于一个集体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在乔骏达看来,2020年大家做事情应该都会很谨慎。

 

▲  《青春创业手册》剧照(左:乔骏达)


乔骏达的身份仍是一位青年演员,但这次疫情隔离的时间,让他找到了与粉丝互动更紧密的方式,即使未来进组,乔骏达也依然会不定时直播,“这是一个跟粉丝互动的途径,因为很多粉丝是陪伴我一路走来的,不能把他们遗忘了。”


  “万年宅”终于迎来了戴口罩的复工  


剧组在昆山的曾凡子,她提前收到了好消息,3月14日她就正式复工了。

 

复工的条件是严苛的,剧组每个人都要拿到返回地或江苏的健康证才可复工。除此之外,日常的检测也不可减少,每天出工出门、进门都要测量和记录体温。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全部戴起口罩,尽可能地预防疫情。

 

尽管每天开工的“步骤”增添了不少,但是对于开机四天就暂停拍摄的剧组来说,复工仍不失为一个好消息。对于曾凡子这样的演员来说,恢复工作状态也减少了停工所带来的焦虑。


因为疫情,曾凡子停工了47天左右,稍长的假期让她一度记不清开始停工的日期,通过回想只记得大致的日期是“横店停工的第二天”。剧组停工后,曾凡子也可以选择回家隔离,但她还是留在了昆山,留在了剧组酒店中。

 

在她看来,留在组里可以偶尔跟同样留在剧组的大家做做饭、聊聊天,仍能保持社交的状态。同时,剧组还在隔离期间为留在组里的演员安排了“剧本围读”,以此来帮演员丰富角色,同时通过围读和大家的讨论、建议,需改剧本中一些不太满意的地方。这也有利于她能够在复工时快速地找回状态。

 

虽然有社交、有围读,但曾凡子在隔离期间的大部分时间还是保持不出门的状态,食物、生活用品基本全靠外卖、快递解决。

 

消磨时间的方式总是千篇一律的:看电影、看动漫、吃饭、睡觉……也在这个时间段里,她发现了自己的新的心灵港湾——B站,她有大段时间靠刷B站消耗。

 

开机四天就暂停拍摄,当时复工的时间无法确定,就算复工之后这部戏也需要拍摄时间,曾凡子是焦虑的。“会想到之后的戏要怎么办,也会涉及很多事情,比如房租啊、各种必需的开销等等,这些东西不会给你放假,也不会因为疫情的脚步停下来。”本来在这部戏之后,曾凡子还有一部已经确定了的项目,而现在也没有再收到通知了。能做的只有等,对于演员来说实际上是“有点被动”。

 

曾凡子形容自己是“万年宅”,不过一个多月的隔离生活也让她感觉到了“崩溃”。带进组的衣服开始经受不住气温的变化,生长的头发也在呼叫Tony老师。2月24日,她收到了复工的通知,表示要结束这样吃喝睡的生活,“是时候该饿着了”。而复工之后她又兴奋地表示:“工作真是让人快乐让人开心。”

 


一个多月之后,“万年宅”终于又回到了“演员”的职业。

 

新的一天,曾凡子量过体温,在“戴口罩”的片场开始拍摄;乔骏达吃过早饭、完成阅读计划又将开始新的两场直播,这是一项耗费体力的活动,却从某种程度上成功地让他减少了焦虑。


成功复工的青年演员,也只能稍微喘一口气,毕竟一年靠着一个项目挨着一个项目,用量式堆积存活的他们,接下来或多或少步调全乱了。 


诚如两位青年演员在接受采访中所提到的,现在整个剧组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另外,上游的出品方和下游的宣发方承担着疫情带来的更大的压力,他们的急切程度也比青年演员们更为强烈。


特殊时间的青年演员,在学会理解的同时,也要学会自己生存能力的完善,自身主动求变革,比如部分人能迎接才艺“主播”的及时雨而轻松化解自己的焦虑感,并保持时刻准备着的状态。然而其他人不行,一场疫情对于很多青年演员来说,把他们之后的“中年危机”也提前送至了。

本文为作者 壹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4246

壹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面对产业,除了要发现新闻,我们还想探索那些深藏在冰山一角之下的新知。
扫码关注
壹娱观察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