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刁亦男导演:我在FIRST看到了青年电影人的未来


作者 /嘉栖(2019年发布)


“最佳导演:顾晓刚!最佳影片:《春江水暖》!”

 

First历史上第三次,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由同一部电影获得。随着最重量级奖项的宣布,本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们的最终定夺也终于露出真容。

 

此前,关于本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后奖项的归属,七位评委剑拔弩张,作为评委会主席的刁亦男形容那是一场 漫长、激烈而又残酷的拉锯战。 以至于原本应该在当天晚上18:20分举行的媒体发布会延迟到了九点半。

 

而就在今天晚上,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各大奖项一一颁布。 新一届的青年导演们就此走向世人的目光之中。 这意味着这些极具个性的青年导演们将会遇到新的挑战。

 

“用你的想象力跨越现实的约束,反而可能获得更高级的表达。” 采访中,谈及作者化表达所面临的压力,刁亦男说道。

 

 

从早期的《制服》《夜车》到斩获柏林金熊的《白日焰火》,再到更商业化尝试、也最风格化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作为国内类型电影的先锋创作者 ,显然,刁亦男找到了他所谓的“更智慧的方式” 以模糊独立和商业的边界。 而对于即将走向市场的青年导演们,他也建言: 初心不能忘 ;以及最重要的两个字: 坚 持。

 

 

评委初体验: 终于最先看到影片


 

“你们今儿是来套话来的吧,那应该去采访秦昊啊。 ”被“围攻”的刁亦男导演有些招架不住,试图转移话题。

 

关于秦昊这个梗,来自于前两天的评委媒体见面会上,自嘲作为演员身份的评委话语权不多的他,几度表达了对《平原上的夏洛克》的私人偏爱,因而成了最有可能透露最终奖项归属的突破口。

 

谁拿了最佳影片? 谁获得了最佳导演? 重要吗?

 

当然。对于此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导演们而言, 了FIRST的荣誉加 持,也就有了更为直接的进入电影体系创作的 途径。 毕竟,从这里走出了诸如文牧野、忻钰坤、张大磊等优秀的青年导演。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 够在FIRST看到 这些电影,就已经是一种肯定和幸运。 尤其是在当下的市场大环境,珍惜电影被观看的宿命显得更为重要。

 

就像刁亦男,没来FIRST之前,也会羡慕嫉妒那些能看到主竞赛入围影片的人。“之前知道《黑处有什么》《八月》等片子,发现FIRST影片的质量都挺高的,我觉得它是一个挺有意思的、挺有价值的平台。今年正好有时间,就来了。 主要也是 对FIRST的电 影很感兴趣,特别想看。 ”以至于在采访中,他带着些许满足感说道: 我终于也是最先看到这些电影的人了。

 

相比而言, 今年的入围影片整体质量确实还比较不错 ,这几乎成了所有参与其中的人的共识。也正因此,评委们的讨论异常激烈,在奖项的最终定夺上几度调整。“不排除其中有些电影有不成熟的地方,但也有很闪光的地方,像这样的电影我们会鼓励;而有的电影非常突出,我们也不吝对这部电影的好感。”刁亦男说道。

 

 

而不管是各有偏爱的争执,还是理性分析,在刁亦男眼里这都是正常的: “大家肯定都会有不同的意见,最终都得服从票数。 当然,我也有表达我喜欢的是什么。 比如最后我就呼吁大家,有一部影片被忽视了,应该再讨论讨论。 我相信,最终出来的结果一定是经得起推敲的。 ”

 

如果说胶着的评审辩论状态代表着这届影片的质量尚可,那么,他也很兴奋,能在新的一批青年导演中,看到一些值得期待的人。“其中的某些导演, 我在他们身上能够看到一些未来的雏形以及作者性表达。 这是我很期待的。”

 

 

商业化和严肃作者表达不矛盾


 

如刁亦男所说,他认为某些青年导演未来会向作者电影这个大方向发展。 而这些作者化、风格化的东西在国内其他电影节(展)上很难被见到。

 

比如《春江水暖》所运用的国画美学,比如《鱼乐园》表达个人生活感受的粗糙质感,这些都是被影迷们津津乐道的。 但也可以看到,其中还有更多的影片有着市场化的考量。 一个事实是,拥有制片团队和投资方的作品在这届FIRST征片名单中高达71%。

 

而不管是 坚持作者化表达,还是走向市场,刁亦男认为两者并不矛盾。 就如同他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此前就被形容是“刁亦男导演的一次商业化转型”。

 

 

对此,他也说道:“主要是看怎么去理解商业化。商业化,也可以理解成把电影拍得更好看,让更多人看到。 我觉得尽量把电影拍得好看一些,这是永远没有错的。 所以,我也在更加积极努力地把电影拍得更好看。这或许就是所说的在向商业化迈进, 但我认为这和严肃表达自我、表达对人生的看法是不矛盾的。”

 

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种途径。 “因为你如果真正是一个创作者的话,会有很多方式去抵达你创作的终点。”尤其是 对于很多青年导演而言 ,在此后的创作生涯中,如刁亦男所言,“一定是努力精进的过程, 自己身上的风格烙印会保留下来,但也会随之调整。”

 

 

因而, 关键就在于坚持。 “如果有什么压力,那你也要继续往前去进行你的创作。要始终抱着这样的态度, 初心不能忘。 会有很多方式去抵达创作的终点。”

 

 

《南方车站的聚会》:

商业化的尝试和风格化的表达


 

所谓“有限制才会有自由”,这是刁亦男对于青年导演们未来创作道路的期许,毕竟 “每个人的气质和运气都不一样” ,唯坚持才是真理,“哪怕中途干了其他事儿,回过头来还是为了想拍自己的电影,这也是一种坚持。一直坚持,会让你的生活存有动力,或者说始终有希望,有目标去走。当然, 这条路肯定是非常艰难和曲折的。”

 

而这也是他一以贯之的准则。从第一部长片导演处女作《制服》到最新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十六年时间,四部作品 ,刁亦男始终在创作道路上坚持着, 且难得依然在市场化潮流中坚守作者化表达。

 

 

这恰恰在于他找到了一个如其所说的创作途径。某种意义上, 用类型片来讲述自我的创作诉求 ,恰到好处。此前的《白日焰火》如此,如今的《南方的车站的聚会》亦如是。

 

刁亦男形容《南方车站的聚会》是 “一种古典的英雄主义的某种表达”。

 

在影片中他塑造了一个带着些许绝望和阴郁气质,但同样有着个人价值的小人物。 “它讲的就是一个逃犯的自我救赎,他在逃亡的过程中完成了人生的价值。 其实是有普世意义的。 ”

 

对于观众来说,无论是廖凡、桂纶镁的老搭档,还是胡歌的加入,都让这部影片更具看点。而比之《白日焰火》更大的的投资和制作,也让《南方车站的聚会》更具“商业类型片”气质。但同时,刁亦男也说道:“ 这是我目前为止最风格化的电影 ,也是电影形式本体最突出的一次尝试。”

 

 

回想起今年5月18日,《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电影节举行了世界首映。 映后,昆汀·塔伦提诺和刁亦男握手致意,刁亦男坦言: “其实是有点紧张的,因为不知道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

 

类似场景,似乎和今天的FIRST青年电影展,他与青年导演之间的惺惺相惜形成了某种互文。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4364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