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爱情故事,我追了25年

4月10日 11:44 1937

 

今年是《爱在黎明破晓前》公映25周年纪念,恰巧前不久,伊桑·霍克在接受IndieWire的采访时透露,“爱在系列”可能会有第四部



这部1995年上映的爱情电影,就像一位老朋友,每隔9年会与观众重聚一次。对于影迷来说,杰西和赛琳的故事好像永远都不会完结。


正因如此,当我们听到杰西说这个故事会继时,相信很多观众都无比激动。


如果按照9年一部的时间间隔,第四部应该在2022年上映。


《爱在黎明破晓前》1995年1月27日上映(美国)

《爱在日落黄昏时》2004年7月30日上映(美国)

《爱在午夜降临前》2013年6月14日上映(美国)


不过,伊桑·霍克表示,第四部会和前三部略有不同,首先就是打破9年一部的时间线。“要么是一部设定在《爱在午夜降临前》四年后的短片,要么是一部20年后的故事片。”


疫情期间的伊桑也感受到了被隔离的苦,他开玩笑说说:“如果下一部是发生在大家居家隔离的时期,会很有意思。也许可以在意大利取景,两位主角杰西和赛琳会和大家一起在门廊边唱歌。”


伊桑·霍克一家疫情期间吉他弹唱


“如果下一部电影里只有他们两个,那不是很疯狂吗?”


的确很疯狂,想象一下杰西和赛琳被困在意大利的一间小公寓里,思考着生活和衰老,直到赛琳多年来再次拿起吉他开始唱歌……


如果林克莱特听了伊桑的建议现在就开始秘密拍摄这些东西,“爱在系列”一定又能在浪漫中玩出花样吧。


不知不觉,“爱在系列”已经陪伴我们25年,两位主角和导演的关系也像这部系列电影一样,情深意长。


到底这部系列电影有什么魔力,能让无数人对它百看不厌呢?



爱的起源


相信你也曾幻想过,能像电影里的男女主角一样偶遇,然后开启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都说电影是骗人的,但其实生活远比电影更动人。



《爱在黎明破晓前》就是改编自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的真实经历,和电影结局略有不同,这个故事甜蜜中带点悲伤。


理查德·林克莱特


1989年10月,理查德·林克莱特在纽约为他的第一部电影《都市浪人》做宣传,当时他的姐姐住在费城,林克莱特宣传完新片后乘火车去费城看望姐姐。


在费城一家玩具店,林克莱特遇到了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女孩。这个女孩叫艾米,她优雅自然,也很健谈。


就这样,林克莱特邀请艾米在费城的街道散步,他们同电影里的杰西和赛琳一样,聊电影、艺术、科学和无尽的话题。



“我要把它拍成电影。”


初识艾米,那种熟悉的感觉带给林克莱特创作的灵感,那股流动在男女之间流动的情感,便是《爱在黎明破晓前》的雏形。


林克莱特和艾米在费城一起度过了愉快的夜晚。临别时,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以便保持联系。但命运总是捉弄人,起初他们有一些联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联系也慢慢淡了。



终于,1994年林克莱特开始着手拍摄《爱在黎明破晓前》,他希望通过这部电影找到当初那个与共度美好一夜的女孩。


在第三部的结尾,我们看到这样一行字:“献给Amy Lehrhaupt”



生活往往又比电影狗血,《爱在黎明破晓前》并未让导演找到艾米。直到2010年林克莱特才得知,艾米在第一部开拍几周前死于一场车祸。


或许林克莱特也没想过这样残酷的现实,他早给第一部里的杰西和赛琳设置了不一样的结局:他让两人在分别时并未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只是约定了再见的时间和地点。



这样的设置给剧中人物和观众都增添了更多期待。


对于导演来说,这也许就像自己在平行世界的另一个结局,无论悲喜,它似乎都可以继续延展下去。



爱在幕后


01


永远的铁三角



如果说是林克莱特的原型故事给“爱在系列”描摹了雏形,那么之后的剧情发展则不得不归功于导演和两位主角伊桑·霍克、朱莉·德尔佩的通力合作。


正如伊桑形容的那样:“这部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就是传递一种感觉——在最好的时间和地点,遇见了最对的人。这个世界因为这个陌生人的出现给我焕然一新的感觉,这就是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印象。我们三人的关系也是如此。”


看来,“铁三角”模式着实为故事摩擦出不少“爱的火花”。



很多观众都觉得这么自然的话痨电影一定有演员即兴的成分,事实上,从第一部开始电影就是严格按照剧本来进行表演的,很少在片场灵光一现。


更多的剧本则是导演和伊桑、朱莉三人在房间里一起完成的。



第一部拍摄时期,他们三人在一起呆了三周,一边想如何减少开销,一边想让台词更合理化。


女主角朱莉甚至还觉得这个起初只有70页的剧本太无聊,要加入足够的笑料才能吸引观众。


于是导演真的找人写了一些段子,但是发现加入其中效果不好,所以又去掉了。



第一部电影剧本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由伊桑和朱莉撰写,他们并没有得到编剧署名,但这种工作方式让三人觉得舒适。


直到第二部,伊桑和朱莉的名字才出现在编剧那一栏,《爱在日落黄昏时》也因此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电影剧本提名。


当然,“铁三角”也不是一开始就定好的。


此前伊桑早已凭借《死亡诗社》火遍大江南北,可谓实力小生,但当时导演认为伊桑太过于年轻,并不是第一人选。



在一次纽约戏剧演出的后台,林克莱特遇到了伊桑,他们简单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导演之后又将剧本寄给伊桑,两人一拍即合,这才定下男主角。



而女主角的候选人更是竞争激烈,格温妮丝·帕特洛詹妮弗·安妮斯顿都参加了试镜。


最后朱莉·德尔佩凭借她与生俱来的法国风情和老练的演技脱颖而出。国别的差异为杰西和赛琳的故事增添了异样色彩。



导演和伊桑对朱莉的评价很高,那时候的朱莉已经是合作过戈达尔(《侦探》)、施隆多夫(《玻璃玫瑰》)、基耶洛夫斯基(《蓝白红三部曲》)等大牌导演的女演员。


“她长相甜美也很年轻,而且演技老道让人放心。”


在片场,林克莱特很少担心朱莉会出什么岔子。他紧盯监视器,目光都是停留在那个紧张的伊桑身上。



两位演员可以说是本色出演,成熟知性的朱莉和愣头青伊桑的组合,就像电影里赛琳和杰西那样。


02


魔法



和第一部的“错过”不同,从第二部开始,“爱在系列”的独特气质仿佛带有某种魔法,让人感觉电影与生活如此接近。


因前作结缘,1999年林克莱特在制作《半梦半醒的人生》时,又邀请伊桑和朱莉为其配音。这种感觉就像杰西和赛琳又以不同方式在一起了。


《半梦半醒的人生》


伊桑形容再次与两位搭档重逢,就像梦回1994。因此五年后,三人又继续合作了《爱在日落黄昏时》


因为之前的默契,第二部的拍摄在演员的表演并没有什么难度。


唯一难的是,由于第二部的故事发生在傍晚,是林克莱特第一次以一天中真实的时间作为电影时间拍摄电影。



全组在巴黎当时最炎热的夏季拍摄,摄影师李·丹尼尔必须要在不同场景中匹配天空的颜色和强度,这样周围的光线才能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为了让巴黎的故事更加真实,林克莱特在巴黎的选景常常会问朱莉的意见。


比如会问她:“这是你喜欢的公寓吗?”朱莉会站在赛琳的角度想,她是否喜欢,赛琳的公寓应该是怎样的。



而在第二部中,演员们的确也加入了一些“真实”的内容。


比如赛琳讲述了一个警察建议她买枪的故事,这是朱莉生活中的真实故事;


还有赛琳对杰西说:“你是天蝎座,我是射手座,所以我们合得来。”这也是两人现实生活中的星座;



再有,赛琳在公寓的院子里与之交谈的男人和女人则是由朱莉的亲生父母扮演。



可以说,《爱在日落黄昏时》无不充满着主创们加入的“真实”,这种临界与虚构与真实之间的创作,才更让人觉得有趣


对于伊桑来说,《爱在日落黄昏时》则是陪伴他度过人生另一阶段的重要作品。



在上一部的结尾,电影中的杰西没有在相约的地点等到赛琳,心灰意冷的他娶了另一个普通女孩,但两人的婚姻关系岌岌可危。


而在现实中,伊桑那时也经历和乌玛·瑟曼的离婚过程。“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所以能再次与林克莱特和朱莉重新合作,并在巴黎的夏天一起拍摄,再加之要拍摄的内容,简直就是一段治愈之旅。”



伊桑诠释了杰西,电影也治愈了伊桑。


“爱在系列”的珍贵之处莫过于在历史的相似性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电影,达到与过去或现在的和解


03


碰撞



如果说“爱在系列”的前两部还有点让你觉得太过于风花雪月或碰巧的话,那么第三部《爱在午夜降临前》则实打实给你上演了一场“与现实的碰撞”。



在经历过第一部探讨关于“两人如何建立关系”,再到第二部的“分别后的重聚”,第三部看上去好像更接地气。


影片充斥着夫妻日常会面临的鸡毛蒜皮,还有那熟悉的“叨逼叨”,一下子使杰西与赛琳的婚后生活更贴近普通人。


事实上,第三部在上映后得到许多不同的声音。有的观众觉得杰西和赛琳的故事该完结了,因为不再年轻的他们也屈服于生活的琐事,矛盾的升级打破了观众对浪漫爱情的幻想。



这正是导演所想要表达的东西,因为前两部还停留在两个人身上,到了第三部可能更多的是回归于家庭。


林克莱特在构思第三部的结尾时,曾想过要杰西和赛琳一起接孩子放学,但这样的结局反而让人难以信服。


于是我们才能看到电影中那个饶有意味的结局,依然是以对话结束,仿佛暗示着这两人永远不会停止讨论。



第三部的主题也正是如此,将杰西与赛琳的崭新的人生阶段放置在一个天堂一般的假期里。


虽然包裹着无数现实问题,但二人依然会在伊思尼基·奥多斯82环形路一起欣赏夕阳,会在卡德米利码头一起等待夜幕降临。



时光飞逝,依旧不变的是绵延于杰西与赛琳之间的这份浪漫情怀。



爱的地标


当然,“爱在系列”除了它动人的故事以外,打动无数影迷的还有那些浪漫的地标。


维也纳、巴黎、希腊的小岛,三座城市的街头巷尾都不难发现杰西与赛琳的足迹。


维也纳西站是杰西与赛琳初始开始浪漫之旅的起点,也是二人最后难舍难分的终点。


维也纳西站


下了火车的两人,走过横跨多瑙河的海关桥,这座桥1868年就已木制形式建成,1900年重新设计成钢制桥梁,桥下穿梭的是维也纳城际铁路。


海关桥


不太熟的两人在电车上攀谈起来,随后进入陶希特二手唱片行。在狭小的试听间里,两人眉目传情,也成为全片经典的场景之一。


略为遗憾的是,如今的试听间已不再供顾客试听了,我们只能通过电影再次回味这个动人的时刻。



两人眉目传情片段


唱片行的店员表示,直到现在每周都有许多影迷前来朝圣,那张Kath Bloom的《Come Here》黑胶唱片至今还挂在墙上。


不散小伙伴2017年打卡了维也纳陶希特二手唱片行


《Come Here》黑胶唱片


如今的陶希特二手唱片行


从唱片行出来以后,两人穿过无名者公墓,来到了普拉特游乐场


在1897年建造的“百年摩天轮”上,杰西与赛琳拥吻。这座摩天轮还出现在电影《第三人》《007之黎明生机》中。


维也纳摩天轮


逐渐敞开心扉的两人来到河畔圣母教堂,他们谈论着宗教与人生的困惑。


出了教堂,杰西和赛琳走过著名的摩尔斯泰格路,到斯班咖啡馆玩起了“打电话游戏”。


斯班咖啡馆


愉快的两人在夜晚的阿尔贝蒂娜的博物馆的露台上欣赏夜景,他们互相交谈着心事,一起等待着清晨的到来。


阿尔贝蒂娜博物馆露台


黎明时分,两人重返露台,在骑士雕像下做了道别。


骑士雕像


经过9年时间,已是知名作家的杰西在著名的莎士比亚书店做签售。


莎士比亚书店


作为续集的重要故事背景,詹姆斯·乔伊斯的小说《尤利西斯》在第一部进行了铺垫。


第一部发生在1994年6月16日到17日之间,6月16日正是詹姆斯·乔伊斯遇到他的终身伴侣诺拉·巴纳克尔的日子,在詹姆斯的说服下,诺拉和他一起逃到了巴黎。


重逢的两人在巴黎的加兰特街、查理曼街、艾因哈德街唠着各自近几年的生活。


加兰特街


查理曼街


艾因哈德街


他们来到亨利四世码头,登船时杰西口中念叨着:“好吧,好吧,好吧”,其实来自林克莱特另外一部影片《年少轻狂》



塞纳河上的两人遥看矗立远处的巴黎圣母院,赛琳表示了对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的担心。



2019年,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险些真的消失,赛琳也因此成为现实的预言家。


第二部的结尾,杰西来到赛琳的公寓,他看着面前悠哉跳舞的赛琳,早就把航班抛在脑后了。



到了第三部,胡子拉碴的杰西在卡拉玛塔国际机场送别他和前妻的儿子,继续留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和赛琳开启看似美好的度假生活。



和好友一起聚餐后,两人又开启了散步+闲聊模式。


在古老的的普拉察的小礼拜堂,赛琳在里面亵渎神灵的可爱模样令人印象深刻。



即便刚才有诸多不愉快的话题,两人从小教堂出来,沿着伊可诺米迪街的橘色遮雨棚一路向下走,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在威斯汀酒店里两人迎来了一次最激烈的争吵,原本度假的好心情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但杰西总是有办法的,在卡德米利码头,杰西像初遇赛琳那样与她搭讪。起初的赛琳不再吃“角色扮演”这一套,但二人终究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午夜即将到来,他们的故事还会继续吗?



爱的预言


可以说,“爱在系列”每一部的结局“无需多言”,但开放式的结尾仿佛都预示着可能会有下一部。


虽然“爱在新冠流行时”是句玩笑话,但相信没有一个“爱在”的粉丝会希望这个故事完结。



一如《卡萨布兰卡》中说的那样,“整个世界都在崩溃,我们却挑上这个时候谈恋爱。”如果“爱在”真的能继续,那么这句话形容杰西与赛琳再合适不过。


隔离、灾难都无法阻止“爱的进行时”,即便杰西和赛琳的故事真的有在银幕上结束的那一天,相信现实生活里的我们,会通过自己的爱情故事把他们的故事延续下去。



无论是爱情还是人生,终点其实预示着另一个起点,这也是“爱在系列”最可贵的一点。


参考资料:

[1].迈克尔·亨利 曹轶.理查德·林克莱特访谈——我在说笑,我没说笑.[J].世界电影,2014,(6)

[2]https://www.slashfilm.com/ethan-hawke-fourth-before-movie/

[3]https://nofilmschool.com/before-sunset-ethan-hawke-julie-delpy-interview



· THE END ·

这是“不散” 第 1183 期 原创文章,想去欧洲打卡


本文为作者 不散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4579
分享好电影,让电影更好看。
扫码关注
不散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