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I 制片人王琮:作者电影创作需要“诚恳度”

-守创作初心 绽放作者电影的光芒-


【本文由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独家专访】


制片人王琮 简介


王琮,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顶级会员、蔡明亮深度合作制片人。长期活跃于国际三大电影节并与华语电影深度合作,被誉为“华语电影与欧洲电影的最佳桥梁”!多次与蔡明亮、马楠、阿里卡米拉、李康生等导演合作。2000年与蔡明亮导演及李康生导演共同成立汯呄霖电影有限公司,并共同制作多部电影持续于国际影展受到好评。


其参与制作的作品包括《活着唱着》《我想要你记得_》《遗忘的诗篇》《小城二月》 《喜丧》 《再见瓦城》《苦钱》《鸟类学者》《我们梦中的和平》《艺术家的肖像》《地下香》《西游》 《郊游》《岁月是…》《脸》《帮帮我爱神》《黑眼圈》 《天边一朵云》《不散》等二十多部,多次获得柏林、威尼斯、戛纳三大电影节奖项。更多作品信息点击链接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articles/239753?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查看文章《“刷”完蔡明亮制片人王琮这些海报,我期待4月27日赶紧来!》



独家专访 Q&A


Q 1 : 五月即将到来,我们整理了些常在五月举办的电影节。(当然,部分电影节已因疫情延期。具体名单详见附件)。常在五月的这些电影节中,您印象比较深刻的是?


王琮:戛纳。尽管今年已经延期,但它对制片人及各类创作者而言,仍然是一个“重要的焦距”。



Q 2 : 您觉得戛纳有什么特点?


王琮:就国际地位和历史知名度而言,对于全世界来说,戛纳都是最重要的电影节平台之一,对于影片曝光、把影片带到戛纳电影市场、作品能否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发行,都是非常重要的关键。


由于电影节期间会聚集世界绝大部分发行商、电视台的选片人、媒体及各电影节的选片人,入围的影片会获得这些专业人士更高的关注及信任感。包括各大媒体报道也会聚焦在作品上。这些都将是未来帮助其作品在各地上映的宣传素材。所以,参加电影节完全可以帮助影片在国际上映的时候“加分”,使得影片和创作者都备受市场、媒体观众的瞩目及期待。



Q 3 : 如果是新人要投递电影节,您对他们的建议是?(比如:前期准备尤其需要注意什么?)


王琮:首先要有一个概念:把电影准备好并带到电影节去和当地的观众见面,就这件事而言,目前电影节投递是非常重要的平台。尤其是对于新导演而言,是非常棒的机会,可以提高宣传、扩大行业交流,同时也让创作者重新思考其作品给观众带来的感受,因此有新的启发,并给予到自己影片下一步的建议;

 

其次,影片在在计划投递阶段的时候,就一定要去思考:如何让自己和自己的影片被注意到?在拍短片的时候,就要争取各种机会参加国际电影节,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德国的、意大利的,都好。目前,电影技术上的优化,拍片这件事情变得简单了,不像胶片时代需要放那么多投入。但需要去思考:怎么样拍到一个好作品且被看到?如何增加电影作品的“厚度”?前期需要思考这个问题;

 

另外,前期参加电影节的创投非常重要。实际上,在创投阶段,不一定可以找到合适的制片人/投资公司及发行公司等,但最重要的一点:可以面对非常多的各国制片人、国际发行商及电影节选片人,使得他们可以先看到你前面的作品及项目、判断其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创作者本身也会接触到哪些人会对自己的项目有帮助。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际关系的脉络建设平台。参加创投时,不见得一次就会遇见适合未来合作的伙伴,得进一步的交流及沟通。这点就像“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一样,得深入了解后并做选择判断。

 

关于创投这点,还需要补充下:参加创投平台“拿到钱”,一定不是唯一的目的。拿到钱、如获得奖金,是会给予自己的团队鼓励及为未来的合作伙伴增加信心。但实际上创投部分,真正去双向沟通,创作者面对投资者也只有20分钟。制作人或资方可能会很难在20分钟内就决定是否要投资给你,但是很重要的是你如何在这短短时间内来表达你项目的故事情节重点、人物的关联、影片的含义及影片的形式而得到资方的肯定。



Q 4 : 社群会员(尤其新人创作者)经常会问到“如何处理制片人和导演两者之间的关系”。您是怎么看待这点的?


王琮:这两者的关系,其实非常的“微妙”。打个比喻,有时候很像“情人”。


一个剧本的开发,最开始相互接触最多的就是制片人和导演。制片人和导演看项目时,至少这两个人看同一个项目是有同一个方向的,要有同一个“核心”,且要做好相互磨合的心理准备。


因为一个剧本在最开始的时候,是有很多可能性的,可能偏向情感,也可能是类型化的。导演和制片人一定得有同样的方向,而不是背道而驰。否则很难顺利地真正的合作下去。同时,导演和制片人不仅仅是合作关系,这个合作路程是非常长的,可能是2-3年,可能能久,这就需要更多的磨合。



Q 5 : 您与蔡明亮导演合作多年,您对他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王琮:我非常欣赏蔡明亮导演的作品,很赞同他的创作思路,同时自己比较倾向和这样创作型的导演来合作。他让我很动容的一点就是,他懂得 “每笔钱得来都是不容易的”,对此非常珍惜。


也非常开心的是,我们合作过程中,尤其在电影和文学方面有很多共鸣。当然啦,在合作前,蔡明亮导演就已经很“成熟”了,已经拍了好几部优秀的作品。


[蔡明亮:知名导演、编剧。代表作:《日子》《不散》《天边一朵云》《河流》《黑眼圈》《郊游》等。曾获得第70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电影未来奖-电影和平奖 、第5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狮奖 、第5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费比西奖 、第5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阿弗雷德·堡尔奖 、第5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费比西奖-竞赛单元 、第5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成就 、第4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2020年,蔡明亮的《日子》入围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熊奖。]



Q 6 : 您与蔡明亮导演,您二位是怎么默契合作的,可否举些印象深刻的例子呢?


王琮:我自己做制片,前期会找联合制作伙伴,法国的、日本的,都会找,就主要去掌控资金来源,包括资金申请和拿捏预算等等。


和蔡明亮导演合作也非常默契。他不会因为预算而影响创作,而是会去突破,去思考如何在最小的预算里完成最好的成效。对制片人来说,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比如我们合作的影片《天边一朵云》。这部影片是从歌舞片演变而来的,原则上是需要比较庞大的预算。当时制作时,很多朋友都知道预算不够,最后导演和美术、服装等讨论用简单的方式来完成歌舞的表演。比如在卫生间的一场戏,就用到水桶等各种道具来创作服装。


 《天边一朵云》剧照


Q 7 : 作为制作人、监制,您在挑选合作伙伴的时候,都会有哪些优先的考量呢?


王琮:我觉得合作这事,有时候很像是一个“相亲会”。有的导演和我合作时,会带着作品来,对我来说,我认为是一种尊重。

 

首先我会看作品本身,并去思考:我是否能够帮助到他?可以带给他什么样的可能性?如果他需要很大资金,而我的判断中,这在市场比较困难,我也不会去承诺什么,或者不一定会合作。


从事制作人/监制20多年来,我只做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任何时候都是这样,要诚实面对未来可能合作的伙伴。制片人和导演之间,都需要互相了解和判断:互相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性?


有的人可能会把导演及制片人或监制看成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但我并不认为。如果这样,会在电影制作及创作的平衡点上造成非常多的矛盾。制作每部片子,都需要很多时间和经历,因此,彼此尊重,这才是成功的关键,因为双方都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带进影片的制作。


比如导演自身已经累积的成绩,这些不是我能够去帮助的,是他自己需要去累积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才可能有新的合作,因为他需要告诉我:他能够先呈现什么?这是青年导演自己要完成的功课,并以此来说服制片人。我是一个制片人,如果我能被一位导演说服,那我也可以去说服别人。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我希望我的合作伙伴也是“真诚”的。比如与张涛导演合作《喜丧》这部片子。我就是看中了这位创作者和其作品的诚恳性。


[张涛:中国内地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电影理论与实践方向。2015年,执导剧情短片《喜丧》,该片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国际短片单元“评委会特别奖” ;同年,《喜丧》上映 ,该片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片奖 ,他凭借该片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 。]


《喜丧》海报


Q 8 : 您说的“诚恳性”,主要指的是?


王琮:张涛导演这部片子,就真的是带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亲戚、大约五六个人去拍的,演员上也找了些隔壁大婶、奶奶,他所叙述的是他自己的故事,他对影片中每个人物所投入的都是自己最真诚的情感,也因此他的作品感染了我及工作团队,感染了王家卫导演及西宁电影展的评委,感染了戛纳的评委,更加感染了法国的观众尤其是这个地方的乡镇城市的观众。



Q 9 : 与张涛导演是第一次合作吗?


王琮:在《喜丧》之前,我和张涛没有合作过。《喜丧》是合作的第一部,但也促成了我们的长期合作以及未来更多合作的基础。


我们目前正在一起开发他的第二部作品“击㚂歌” 。他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及精力去经营他的剧本创作,非常认真踏实地走好每一步。不是那么多导演都愿意如此漫长地去创作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他也可以体会到,作品的“成熟度”和时间的经营也是有关系的。

 


Q 10 : 那关于和新人之间的合作,您还会有哪些考量或者建议?


王琮:自己的理解哈,不代表其他意见。现在的新人导演可能和之前不太一样。现在大家拍片很方便,拿摄影机就可以拍,很容易有冲动去拍,也很难去踏踏实实地真的真的一步一步走,也可能是遇到问题。


所以重点是在要累积自己的作品,让业界的人看到你的作品及你的可能性。所以一定要先从自己能够做到的作品开始,可以用很少的钱、很简单的团队、简单的题材。我觉得张涛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合作时,找不到专业的制片,就可以先和自己的朋友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尝试嘛,建立自己的团队。这个时代的年轻创作者可以这么去尝试。



Q 11 : 在您的超20多部作品当中,很多都获得了世界三大电影节奖项。这些作品中,您对哪几步作品的印象是最深刻的呢?


王琮:每部片子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其实都会有深刻的印象。

 

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天边一朵云》。在制作时,财务上出了些问题,当时必须要赶快完成,不然可能会有资金到期的困难。包括蔡明亮导演本身在创作期间,也有情绪比较低迷的阶段。但尽管如此,不管是演员李康生、陈湘琪等等,大家很像一个小家庭,相互体谅着共同克服并一起完成。


《天边一朵云》剧照


[李康生:中国台湾电影男演员、导演、编剧。代表作《郊游》、《不见》、《帮帮我爱神》等。曾获得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第56届亚太影展最佳男主角 、第15届法国南特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等。其主演的《日子》 获得第70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熊奖提名。]


[陈湘琪:台湾电影女演员,现任教于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天边一朵云》《不散》。曾获得第16届台北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电影是一个集体性的创作。但关于这点,现实生活中,可能不会有那么有共勉。但这部电影是有很多共勉的,感受最深刻的。

 

包括上推广发行上,也有些趣事。当时考虑到影片中的相关“尺度”问题,没有刻意在台北做特别多的宣传。后来我们商量着说先去国外,可一在国外亮相后,真的一夜之间很多的华语媒体打电话来要独家的宣传。因为都要独家嘛,我那会就分开一家一家地给媒体发海报。也是一个契机,这部影片就进入到在国内的媒体大宣传阶段。


《天边一朵云》剧照

 

与鹏飞导演合作的《地下香》也是印象很深刻。这是他的处女座。在这之前,他没有其他作品,我其实也去“质疑”过,去思考到底有没有可能产生这部片子。另外好像真的是有一颗“幸运之星”在陪伴他和这部电影,我们合作过程中,也有其他制片人愿意来投资。


[鹏飞:中国内地导演、编剧,毕业于法国国际影像与声音学院导演系。2013年,担任编剧的剧情片《郊游》获得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2015年,执导剧情片《地下香》,该片获得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协会最佳影片和芝加哥电影节新锐导演竞赛单元金雨果奖 。2017年,执导的剧情片《米花之味》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


《地下香》海报

 

关于这部影片,也非常有趣。当时考虑到鹏飞是新导演,我也希望对他的创作过程有更多陪伴,拍摄时我去了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北京参加拍摄。


影片的ENDING,画面简直是用“抢”的。当时在天安门周边,摄影机没办法进入,我们为拍摄那个镜头,反反复复去了好几次。后来就是就把演员在天桥上安排好,趁着警卫不注意,迅速跑过去驾着机器拍,好几次都被被警卫赶走,哈哈。不过这确实是有点“违规”了哈,得多协调下。


后来去电影节,拿到威尼斯影展 欧洲影评人奖 FEODORA 芝加哥影展金雨果奖,中国投资商看到这部影片,都很开心。也得益于鹏飞导演在法国留学,这次跨国合作很顺利。 



Q12 : 什么样的作品,是您觉得最有感染力的?


王琮:也就是我一直提到的,作品的“诚恳度”。导演对作品的“诚恳度”体现在影片中的方方面面,那都是把最真实最内心的东西“捞”出来。充分体现了导演作者“诚恳度”的片子最动人。


另外是,不能把作品都压在一个人身上。电影是集体性的创作,好的作品一定是体现“集体性”的,这些也都很容易被感受到。比如监制的建议、剪辑的方式,是不是真的推动了作品达到某个高点,都是可以被感受到的。都说“三个臭皮匠 胜过诸葛亮”嘛,拍电影也是一样。



Q 13 : 那关于作品创作本身,您如何看待“作者电影”这个概念呢?


王琮:“作者电影”,让我觉得电影有不同的可能性。电影有娱乐性,可作为一个特殊的媒介,也是有其他可能性,比如让电影成为创作性的作品。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它也会有“出版”这样的概念,比如之前是DVD形式的,现在是新的形式。也像看小说一样,有的是哲学的,有的是悬疑的,电影也一样。导演以“作者”身份在这个过程当中,扮演的是“船长”的角色。 作者电影所探讨的问题,就我个人而言,对我在精神上会有一定刺激。


那关于什么是好的作者电影呢?可以去思考:自己作为作者,自己对所塑造的人物,是不是真的被其打动了?如果自己感动了,才会打动到摄影师、剪辑师、监制、观众等等。包括电影叙述的情绪,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是需要累积的。

 


Q 14 : 我们知道您被誉为是“华语电影与欧洲电影的最佳桥梁”,您本身也非常致力于将华语电影推广到更大的国际舞台。对于这一点,您的初心是?是否是这样的“初心”,给了您于2009年回到法国创立House on Fire公司的力量? 


王琮:我是自小随父亲到法国生活,1999年回到中国台湾,2000年与蔡明亮导演及李康生导演共同成立汯呄霖电影有限公司。但随着自己小孩长大,也希望多回法国去陪陪家人。回去之后,也希望成立电影公司,继续做这件自己本身喜欢和欣赏的事情,通过这样的一个平台,去传递更多电影的可能性。

 

House on Fire又叫“光谱映像”(中文名)。法国也会有更多资金的可能性,比如巴黎的电影市场会包容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充分体现了“电影的多元性”。


我也很幸运成长在这样的电影环境中,能够有机会和不同国家导演合作,与此同时传递华语电影的相关信息。平时看到很多华语电影,也因为自己的DNA嘛,其实都会自然而然地更加关注到和去支持。我觉得作者电影作品是没有国界的。



Q 15 : 您长期活跃于国际三大影展并与华语电影有很多合作。谈到华语电影,留给您印象比较深刻的创作者及作品,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王琮:合作过的,比如何蔚庭导演,也就是电影《幸福城市》的作者。赵德胤导演的片子,我也非常喜欢。还有张涛导演,他会让我觉得他是非常有魅力,有感染力,有很高的“诚恳度”,也是很少能够遇见的。除此之外,刁亦男导演的作品我非常喜欢,尽管还没有合作过。包括贾樟柯导演、王家卫导演,我都非常欣赏他们。


《幸福城市》海报


Q 16 : 那么就就整体而言,希望给到喜欢电影、向往参加电影节的作者电影创作者们、尤其是咱们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的会员伙伴们哪些建议?


王琮:首先,多多看一些前辈们的作品。我在很早前,第一次和王兵导演接触的时候,他说自己每天早上都要看大师们的作品,从中学习。电影不仅仅是娱乐性的创作,它是有更多的可能性的。去了解前辈的电影,学习分析其中的叙述形式、所塑造的各类形象以及自己想表达的电影观点,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王兵:中国内地导演、摄影师。2003年,执导个人首部系列纪录片《铁西区》 ,该片获得第8届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弗拉哈迪大奖”。]

 

其次,一定要坚持。不仅是导演,制片也是。碰到各类不好解决的问题时候,要坚持,合作伙伴之间也需要互补。有钱或者没钱,要是决定了拍,都需要把片子拍好,合作的导演制片人都得需要有这样的默契。

 

还有一点,作者电影的发行体系在国内慢慢起步,尤其是现在,真正的创作者越来越多。尤其是欧洲,对于作者电影是有很多资金的可能性的,比如有些工作坊、有些专家,这些其实都可以给到创作者很多新的资讯,可以多关注下。


创作者们也都要学习英语,不管是留学、海归,还是其他形式,作为年轻导演,也要能和“国际”沟通,毕竟有可能找到的伙伴是国外的,自己得有这样的准备。



重磅发布


就在4月27日下午4:00,制片人王琮将在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哦!

满足会员需求,是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的第一要务。关于蔡明亮制片人王琮,还有啥想听的,欢迎各位伙伴们速速在本文评论区留言!社群会员可免费、无限次观看社群所有直播哦!


(如果你不是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点击此处加入会员吧!)


 

附件:国内外常在5月举办的电影节名单


[ 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百合奖、樱花电影节、成龙电影艺术馆微电影大赛、韩国首尔人权电影节、韩国首尔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德国斯图加特国际动画电影节、德国慕尼黑国际纪录片电影节、波兰克拉科夫电影节、西班牙伊比沙国际电影节、萨格勒布国际动画电影节、美国旧金山国际亚裔电影节、美国西雅图国际电影节、佛教徒国际电影节、DOXA:加拿大温哥华纪录片(电影+录像)电影节、温哥华新亚洲电影节、以色列特拉维夫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往期【直播】


直播Live 1期:《制片人王磊 - 我所经历的电影节创投》

会员点击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7798


直播Live 2期:《制片人杨城-如何超强备战电影节和创投》

会员点击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7805


直播Live3期:《赤角CEO谢萌-论道作者电影的电影节营销与国际发行》

会员点击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174


直播Live4期:《从0到1,低成本作者电影在电影节的逆袭》

会员点击回看LIVE4上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552

会员点击回看LIVE4下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581


直播Live5期:《低成本作者电影的环球旅行》《如何把甲方爸爸的微电影做成电影短片作品!》

会员点击回看LIVE5上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930

会员点击回看LIVE5下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933


直播Live6期:《全靠电影节,如何让自己的作者电影连续拍下去?》《从零开始:如何提升作者电影拍摄的执行力与效能》

会员点击回看LIVE6上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823

会员点击回看LIVE6下半场:

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8794


直播Live7期:贾樟柯金牌监制周强-疫情之下的电影节推广攻略

会员点击回看:https://cinehello.com/morning/videos/239249




-守创作初心 绽放作者电影的光芒-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5155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