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笔记I 作者电影国际合拍“难”?策略技巧在这里-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笔记系列

-守创作初心 绽放作者电影的光芒-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笔记系列

笔记来自:Live8 期



4月27日,蔡明亮制片人王琮在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大家开了一期(Live8期)主题为“作者电影的国际合拍全流程”的直播,令不少想要尝试国际合拍的会员们激动不已。

(扫码加入社群看/回看所有直播)


为什么要考虑“国际合拍”(国际联合制作)、国际联合制片包括哪些流程、如何处理国际联合制片过程中的合作关系、如何利用这样的国际平台来推广自己的作者电影……咱们今天和大家梳理一遍相关干货知识技巧,也会结合制片人王琮所经手的案例来有针对性的分享。



-制片人王琮简介-


王琮,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顶级会员、蔡明亮深度合作制片人。长期活跃于国际三大电影节并与华语电影深度合作,被誉为“华语电影与欧洲电影的最佳桥梁”!多次与蔡明亮、马楠、阿里卡米拉、李康生等导演合作。2000年与蔡明亮导演及李康生导演共同成立汯呄霖电影有限公司,并共同制作多部电影持续于国际影展受到好评。其参与制作的作品包括《活着唱着》《我想要你记得_》《遗忘的诗篇》《小城二月》 《喜丧》 《再见瓦城》《苦钱》《鸟类学者》《我们梦中的和平》《艺术家的肖像》《地下香》《西游》 《郊游》《岁月是…》《脸》《帮帮我爱神》《黑眼圈》 《天边一朵云》《不散》等二十多部,多次获得柏林、威尼斯、戛纳三大电影节奖项。



-本期直播PPT-


首先和大家分享制片人王琮在此次直播(4月27日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Live8期《作者电影的国际合拍全流程》)中的PPT,满屏的诚意:



Page 1 要点:项目 / 创投



Page 2 要点:剧本初稿



Page 3 要点: 剧本定稿



Page 4 要点:资金到位-前期/后期



Page 5 要点:作品



Page 6 要点:新项目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特权:可联系电影节助手小蜜获取PPT原版文件。]



-本期直播精华内容 Q & A-



Q 1 : 为什么要考虑国际联合制作?


制片人王琮:联合制作让资金资源获得更多可能性,电影的作者资料变得丰富,辅助片子更好的成型。钱,是最大因素,但不仅是钱的问题。很多人可能会有误区,觉得联合制片就是去申请前的。实际上,联合制片不仅仅是申请钱的,而是在剧本创作部分,就可以因此搜集到一些相当宝贵的意见。



Q 2 : 国际联合制作的趋势呈现什么形态?


制片人王琮:关于联合制作,可能很多创作者觉得只有像蔡明亮导演、贾樟柯导演、刁亦男导演那样的才可以做。但实际不是这样的,伴随时代的转变,现在各个创作者都可以到各个平台中去寻求到自己的合作伙伴。近10年来,在各个地方都建构了很多平台,让年轻导演们有更多的机会去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这是现在的趋势,也是未来的趋势。



Q 3 : 国际联合制片流程概要是什么样的?


制片人王琮:

1)判断是否参与“国际合拍”

2)找到合适的国际联合制作人

3)找到合适平台共同了解资金申请条件

4)保持与合作制片人的联系并策划提交相关申请材料

5)进入签约环节

6)资金到位后开启作品前期后期相关创作及优化完善


联合项目初始阶段,项目的核心是导演和制片人,同时也会有联合编剧、制作公司团队等以及辅助的导演、编剧、制片人工作坊。在这个阶段极其重要的思考即是:是否开启联合制作模式。同时,要申请其他各个国家关于联合制作的条件和规定。以欧洲的基金为例,欧洲的电影拍摄基金申请是比较具有“开放性”的,但前提条件是申请者必须是当地的制片人,且由这位制片人去整体把控资金的分配及花费。



Q 4 : 决定联合制作前需思考的要点有哪些?


制片人王琮:当自己有了片子,需要思考的首要几点:

1)是否需要国际联合制作?

2)是否需要国际资金?

3)是不是适合去跟国外的合作?

4)片子是否符合申请资金的条件?

5)片子是否符合针对相关的市场?(法国市场 / 欧洲市场等)


有的时候会相当复杂,比如合作的国家越多,电影的制作也会被划分到不同的国家去,这会增加电影制作的流程。


比如拍摄在中国,影像的部分申请到了法国的资金,就得拿到法国去制作,声音的部分申请到了荷兰的资金,所以得拿到荷兰去做。这样的模式,也会增加影片制作的成本。


那好处是什么呢?因为那个国家能够带给我们相当多资金的可能性,可能覆盖掉影片本身的制作成本,并且能促使影片得到更完善和优质的制作,比如其技术标准得到提升。包括各个国家优秀制片人和制作者的加盟,对影片的未来也是加分的。


举个例子,赵德胤导演的《再见瓦城》。我们在中国台湾见面的时候,导演提到说希望和法国有些合作,比如在技术方面的。其实导演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本身也思考到了“我这部片子到了国外,应该如何去利用国外的资源”。


[ 赵德胤,导演、编剧。代表作《白鸽》《归来的人》《再见瓦城》等。获第16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新浪潮奖提名、第16届台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第14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新导演奖提名等。]

《再见瓦城》剧照


这部片子,我们是申请到了前期的法国国家政府的补助及后期的地方政府的补助。当时在法国有和马修(剪辑师)合作,他也剪辑了很多贾樟柯导演的片子。《再见瓦城》后期的调光和影像素材的部分都是在法国完成。当然也有一部分的钱是寄到中国台湾作为拍摄资金。


[ 马修:电影剪辑师。代表作:《天注定》《山河故人》《Hello!树先生》《枝繁叶茂》《再见瓦城》《相爱相亲》《水印街》《殇城》《寻爱》、《吾土》、《摇摇晃晃的人家》《蜻蜓之眼》等。]

图:Live8直播 《再见瓦城》片段截图

本案例更多详细剖析可回看直播



Q 5 : 如何处理国际联合制片中的合作关系?


制片人王琮:国际联合制片过程中,处理与合作人的关系,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欧洲,申请资金的状态比较漫长。比如法国,把片子送进去,大概需要4-5个月,如果遇到暑假,又得延迟一个月。每次也都是等一个资金到位后,再去准备第二个阶段的资金。一路走下来,有时候会花一年的时间。在这个等待资金的过程中,剧本的讨论就非常重要,这些都是会联合制片人有的紧密联系。在这个过程中,去建立制作人和联合制作人的关系,是非常关键的。联合制片人之间,不完全是钱的关系。


关于处理这样的关系,有几个关键点:

1)透明化

2)共通点

3)紧密合作


与合作人之间,应该信息透明,相互坦诚对待,“真诚”在合作过程中非常重要,包括从前期到后期(很漫长的一个周期)的紧密合作,都是很关键的点。关于“共通点”,主要指的是合作人之间的“文化、距离、拍片方式”。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国家,在这些方面都是很有差异的,合作的时候要去平衡这样的差异性。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导演和制作人都是需要互相理解,这样能够到影片达到最好的效果。举我和导演张涛以及他的作品《喜丧》的例子。这是非常打动我的一位导演和一个故事。


[张涛:中国内地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电影理论与实践方向。2015年,执导剧情短片《喜丧》,该片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国际短片单元“评委会特别奖” ;同年,《喜丧》上映 ,该片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片奖 ,他凭借该片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 。]

《喜丧》片段截图


我和张涛,一个从小生活在中国山东,一个从小生活在法国巴黎,其实文化差异是很大的,但我们仍然可以合作得很默契。我是被张涛的“诚恳度”打动的。我给他的意见,可以给他刺激,并且带给他想法。制片人和导演的互动交流非常重要,而不是纯粹地利用对方的资源。我们达成了很多共识,后来去电影节也很顺利。

《喜丧》片段截图


《喜丧》这部片子让我很感动。这部片子很奇妙的是,很少有华语片在农村的票房会比城市的票房好。这部片子本身像是张涛的毕业作品,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拍完了,也已经有了初剪版本。当时他和他家乡的人一起做,当时也很冲劲,请了自己的叔叔婶婶一起来做。当时就有朋友说到帮助这位年轻的导演,我也看了他的素材,非常感动,那些素材都很好。里边有老奶奶的戏份,演得非常好。


当然我也思考了这部片子的可能性,也想着一起找到一笔钱,来帮助片子完成。那个时候我就到北京后和他碰面,后来重新讨论,请剪辑师剪。第一部片子是很辛苦的,也可能得花两三年的时间,有的人会熬不住。但张涛是非常能“熬”、也极其认真负责的创作者,很难得。

图:Live8直播 《喜丧》片段截图

本案例更多详细剖析可回看直播



Q 6 :联合制作时,如何利用国际平台推广电影?


制片人王琮:选择适当的重要创投、筛选合适的国际行销、组建有信任度的优秀团队、筛选合适影片的国际首映电影节都非常重要。


1)关于创投。首先需清晰认知:创投不仅仅是去拿钱的。也是为了增加影片曝光,以获得更多的人脉资源。这些资源包括:创投奖项评委、各国发行公司、各国国际发行公司、各地投资人及基金宣传窗口、各国联合制片人、电影节及创投选片人等。


有些创投非常有代表性,如戛纳、柏林、意大利都林,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非常值得大家关注。意大利都林,是非常好的国际创投平台。有很多项目进了这些平台,都会有很好的成绩。创投也是对作品的肯定,会给制片人和创作者很大的鼓励,给投资人很大的信心。


当然,参加国际创投也是要有策略性的。尽量平台不要去太多,选择2-3个重要平台就好。我举个好像不太恰当的例子吧:比如一条鱼,要去市场卖,周一去这个市场,周二去那个市场,一直这样,反反复复去很多市场,到最后还没有卖出去,这条鱼可能就馊掉了。项目也是这样的,如果在太多创投平台出现,有的评委一直反复看到,可能会觉得是一直没有被人选中的项目,可能会降低最作品的好感。我觉得创投主要是寻找对自己及作品感兴趣的人。


鹏飞导演的《地下香》是很好的例子。这是一部处女座,很不容易。


[鹏飞:中国内地导演、编剧,毕业于法国国际影像与声音学院导演系。2013年,担任编剧的剧情片《郊游》获得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2015年,执导剧情片《地下香》,该片获得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协会最佳影片和芝加哥电影节新锐导演竞赛单元金雨果奖 。2017年,执导的剧情片《米花之味》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

《地下香》剧照


这个片子曾经去了釜山创投,是这个片子跨出的第一步。后来去了鹿特丹的创投,当时在鹿特丹很幸运地碰到了意大利都林的剧剧本训练营(训练营+创投),是可以给很大一部分奖金来制作影片。就是透过了鹿特丹的这个平台进入到了意大利的创投,且拿了大奖。这份大奖不仅仅是我们影片的“第一桶金”,这笔资金进来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当时也在当地碰到了戛纳的负责人,看中了我们这个片子,又把我们选到了戛纳。当我们到了戛纳,就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化学效应”,也就是那个时候,就有很多中国的投资人开始对我们这个项目感兴趣了。

图:Live8直播 《地下香》片段截图

本案例更多详细剖析可回看直播


2)关于电影节的选择,是这样的:大的电影节,比如威尼斯、柏林、戛纳,电影节本身的状态是不一样的。这个没有固定的一些标准,就比如说柏林现在的主席,是洛迦诺前任艺术总监,还开了新的电影单元。比如在戛纳,大家看电影都是用跑的,在鹿特丹,大家可以喝喝咖啡就把影片看了。要常常去看电影节的片子。


对创作者来说,还不用那么太担心这个问题,重要的还是先把作品拍出来,比如先尝试去釜山、鹿特丹等等。有时候一来就去大的电影节,可能会被淹没,不见得电影去了大的电影节是一件好事情 。做电影最希望的是,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反而有的时候,会是小的电影节,选片人能够更充足的时间看片子。当然,大的电影节也需要去尝试。要相信好的作品一定会被开发。



Q 7 : 联合制作时,剧本初稿阶段的注意事项有哪些?


制片人王琮:

1)核心是简单明了地表述作品。比如有一个剧本,对于华人来说,有的人就考虑是不是要有诗意,或者加很多隐喻在里边。但可能同样的一个剧本,法国人/荷兰人他们是看不懂的,因为有文化差异。所以创作的时候,你的表达需要尽可能简单易懂。剧本也不用特别去交代太复杂且难懂的东西,可能会“作”。在这件事情上,联合制片人就是要去考虑这些问题,去平衡这种“差异”关系。我之前收到的很多来自咱们国内的剧本,每次都得去想,要翻译成什么样的法语,才是法国当地人能够去理解和接受的。


2)注意把控各层面人物角色及关系,包括:导演、制作人、国外编剧顾问、联合制作国、男主主演、有投资意向的民营企业等。


3)在此阶段,联合制片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如:

a.参与剧本讨论、平衡剧本中所体现的文化差异;

b.思考资金来源方向(确定基本资金、申请额外的资金);

c.拟“游戏规则”,如合约书的签订、各类档期的确认及其他;

d.建立制作人与联合制作人间的核心关系。



Q 8 : 联合制作时,定稿阶段的资源调配包含哪些内容?


制片人王琮:非常关键的两点。

1)预算方向:哪些预算是在中国花费的?哪些预算是在国外花费的?每个国家的钱到底都花在哪些地方?这些都是不同国家的联合制作人要一起讨论的。

2)集资计划:需制定实际可操作的计划,不要在还没有开始拍的时候就以及赔钱了。需要强调的点:后期申请资金的时候,片子的剪辑一定要好。(以与马楠导演合作的影片《活着唱着》为例)


[ 马楠:青年导演。《活着唱着》是他的第二部剧情长片作品,影片入选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获亚洲新人奖最佳影片 。2019年12月,凭借《活着唱着》获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亚洲电影奈派克奖。]

图:Live8直播 《活着唱着》片段截图

本案例详细剖析可回看直播


除此之外,到了这个阶段,联合制片人需更加注意与导演、国外编剧顾问、联合制作国、男主主演、有投资意向的民营企业的“互动”,且需准备给国际发行公司送案及洽谈。这个时候,对导演和制片人都有着极大的挑战。对导演来说,可能是“八国联合”的状态,需要用不同的语言和不同国家的创作者及投资者多方沟通,导演的英文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也是蛮重要的。制片人则需要继续寻找全方位的资源及进一步确定片子的方向。



Q 9 : 资金到位后,制作层面有哪些策略及技巧?


制片人王琮:制片人与联合制片人还需要保持紧密联系,与此同时深入了解不同国家间的文化逻辑和文化差异。


这个过程会遇到最麻烦的问题:资金在全世界各国间的流动问题,比如各国的资金制度是不一样的、要定期支付演员的薪资等等。


所有关于钱的分账比例,都要在资金到位前确认好。等拿到钱,大家都是从世界各国来的,每个人所在国家的经济制度都不一样。包括申请到资金,拨款的时候,是一笔一笔拨款,不是一次性到账。同时也需要了解,联合制作人可以用合约在当地贷款,只能贷当地的部分,且会有利息产生,会把这个利息算在当地。



-本期直播大纲-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特权:可联系电影节助手小蜜获取原文件。]



-本期直播知识体系-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特权:可联系电影节助手小蜜获取原文件。]



更详细直播内容,会员可畅享本期直播回放!点击【我要回看】观看。



社群所有直播及回放特权,均为会员专享哦!(如果你还不是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点击此处加入会员吧!)



更多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

尽在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快来加入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享受会员专属权益吧

如果感觉不错 欢迎点赞、订阅、转发三连击

有任何疑问 记得找电影节社群助手呦


-守创作初心 绽放作者电影的光芒-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5422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