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制作,用专业手段把工作做的更专业—专访《如懿传》美术韩忠

“《如懿传》的美术理念定位是:乾隆盛世。在一个无比繁华的建筑群里,发生了很多让人触目惊心和痛苦的故事,故事的外表看起来十分繁华、金碧辉煌,但是发生在人身上的故事却很残酷。”


“对于影视剧来说,良心制作就是用你的专业手段,把你的工作做的更专业。”


“在了解了真实历史和故宫文化以及明清文化审美区别的基础之上,在剧中的宫殿设计上做出了符合影视化表现的美术设计。其次,因为剧中的人物性格,人物背景等各有不同,宫殿的气质也会因角色而异。尊重历史,不拘泥于历史真实记载,也是影视剧创作和真实历史的区别。”



关于《如懿传》的美术制作,已经不用多言表了,它制作的完成度和表现市场和口碑已经给了证明。所以他是如何此剧的韩忠老师是如何打造《如懿传》的呢?前段时间,韩忠老师接受影视工业网采访,我们从《如懿传》的美术定位聊起,到具体的执行,以及成为美术师的职责,还有对行业的看法,有了全面的采访,非常内容非常有料,韩忠老师也给出了很多他独特的看法和见解。


韩忠,参与电影作品有:《我不是潘金莲》、《道士下山》、《罗曼蒂克消亡史》、《英雄》等,电视剧作品:《如懿传》《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似水年华》《香粉世家》等。


影视工业网:《如懿传》前期是如何准备的?美术的制作定位是什么?


韩忠:过去我不是很喜欢清宫戏,因为和新丽传媒公司合作过《道士下山》,比较了解他们对戏质量的要求,所以有了这次合作。对清朝这段历史我是有些了解,但接戏之后,我对乾隆的阶段和一些人物进行了一些考证,比如仔细看了《清史稿》和一些影像的资料。总体来说是在“一纵一横”下功夫,纵是时间轴,是从明到清朝结束大致历史和美学的变化,也就是世界观的考证。横是乾隆在位时世界上所发生的事儿,在这些基础上做《如懿传》的设计。


霍建华饰乾隆


《如懿传》虽然是一个后宫戏,但是这个戏的中心人物实际是皇帝乾隆。所有的故事都是围绕乾隆进行,乾隆的内心判断是这个故事的轴心。所以我们需要先去定位乾隆,然后通过乾隆发散到紫禁城的女人。乾隆皇帝是中国皇帝里福报最大的,因为他在位时间最长,在位期间国力十分鼎盛,所以我们要抓住的神就是:盛世感。紫禁城的豪华程度在乾隆时期发展到了顶峰,这也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的辉煌。综合下来《如懿传》的美术理念定位是:乾隆盛世。


《如懿传》概念图,制图@尹宏宇


在一个无比繁华的建筑群里,发生了很多让人触目惊心和痛苦的故事,故事的外表看起来十分繁华、金碧辉煌,但是发生在人身上的故事却很残酷。紫禁城是一块闪闪发光的金子,在黑暗中散发着一个暗暗的色调。然后这个故事如果涉及到宫外,我们会把当时的真实感给做出来。普通民众的生活环境和皇宫豪华的生活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差距,这是这部戏的厚度。


养心殿剧照


影视工业网:到了具体实施阶段,如何实现理念诉求?


韩忠:到了具体实施阶段,就会有很多的具体要求。比如说,在感受上要做到独特性。《如懿传》是乾隆时期的故事,但是紫禁城的故事从明朝一直发展到民国,所以,我们要做到画面的独特性。乾隆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皇宫里的画面美学是一个非常丰富的组合,把含量细分就是传统汉文化占据50%,洋文化占据30%,满蒙文化占据20%。也是这样的文化组合形式,形成了乾隆时期的特质。


在拍摄之初,我和导演以及其他主创一起去过养心殿,给了我几个感受:养心殿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和非常朴素,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地方。所以我们需要按照拍摄规律,重新打造了一个符合影视规律的养心殿。



这次在设计上我们增加了很多透明装置,这是为了方便打光,这是影视拍摄的一个特色。在真实的紫禁城里,不会出现太多透明屏风或窗。在生活中的养心殿非常“平”,房屋内的家具非常实用,不适合拍摄,在画面呈现上不美观。所以我们要尊重影视拍摄的规律,做出一些设计。我们实际搭景后的养心殿面积相比真实的养心殿面积要大三倍。然后我们做了结构上又做了梳理和夸张,来方便拍摄。


我们把养心殿分成了:正殿(皇帝办公的房间)、西暖阁(书房)、东暖阁(书房、处理政务和家庭问题的房间)、去往寝殿的长廊,后殿和御花园。正殿是出现最多的,这是皇上的“办公室”,这一块我们做的很实。


剧照:养心殿西暖阁,雍正题的《勤政亲贤》


西暖阁是乾隆的书房,这里有大家非常熟悉的“三希堂”,因为三希堂的面积非常小,无法发挥功能,所以我们用了传统的方式,打造了一个传统的书房。在这里我们做了一个设计叫“纵”,从唐宋到清,我们做了一个美学的一个归纳。


剧照:养心殿东暖阁


东暖阁我们做成了乾隆皇帝发出一系列的这种指令中心,这里我们做了大胆的设计,有大量的西式装修和装饰,这个我们叫做横,把乾隆所在时代全球范围内最豪华、最有科技感感受的一个美学观做到东暖阁。


剧照:回廊


回廊,外方内圆,其实就是通向后殿的一个回廊走向龙床,这个就是戏眼,后宫这些女人都梦寐以求的那条路。


剧照:养心殿后殿正间(现在挂的是“乾元资始”)


后殿和御花园连在一起,后殿我们那个,那就是龙床。那我们把它做到四面都要能用摄影级可以拍摄。其实拍戏就是编织一个梦,剧组主创人员共同编织的这个梦境传达给观众。这个梦一定是不会让观众摸得到,但是一定要让观众能够感受和体会到。


影视工业网:如何用环境体现剧中人物的心理变化或者人物的状况?


韩忠:从宏观上,剧的要求是乾隆盛世。这样在美学观上有了一个约束,让画面具有独特性。然后我们会按照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命运进行梳理、提炼,然后再放大。


剧照:慈宁宫


比如像太后,太后的御居所慈宁宫一直有云和鹤的元素在贯穿,她的宫殿、用具,身边的道具都有这些元素。但元素的运用一定不是堆砌,堆砌会要跑到演员前面,这是失败的,而是要做到融进去,做到“云鹤缭绕”。云鹤是祥瑞,代表着高寿、长寿。太后作为紫禁城的一个女人来讲,她的福报也是最大的,因为她是在宫廷斗争中最后的一个赢家。


后宫嫔妃的居住环境都是在大的基调组织上,有一些准确的变化。每一个后妃的居所都是笼罩在偏黄色的大的一个范畴里面,然后各有各的特点。


剧照:长春宫


比如富察皇后(琅嬅)的长春宫非常大气、端庄,色调以黑色、深棕、深绿、深蓝为主,用墨绿为点缀,用金色的图案做统一。


剧照:启祥宫


然后嘉妃金玉妍的启祥宫是异域风情,日韩的味道贯穿着她的宫殿。


剧照:永寿宫


因为令妃在我们的剧本里是用身体和计谋谋取她的荣华富贵,所以在她的永寿宫,我们加了很多耦荷色、粉色等等。


剧照:翊坤宫


在如懿成了皇后之后,她在翊坤宫给自己画了一个巨大的屏风。这个屏风我们在设计之初,就是用了郎世宁的笔法,在金色的底子上画了一张画。然后我们还仿制了乾隆的御提诗,形式上看起来就是很皇家气派的画。那我们在做这个设计的时候,就会按照这个人物的命运和人物内心的要求去做设计。它有三个层次的意义:第一个白色的孔雀,是如懿心中对纯洁爱情的向往。第二个就是说孔雀是一夫一妻。第三,孔雀是凡鸟,不是凤凰,象征如懿到最后也没有真正成为皇后。


剧照:《延禧宫》


还有很多观众可能没有看到,延嬉宫里用了大量的并蒂莲花连枝。延嬉宫住了两个主人,一个是海兰,一个是如懿。我们就是把她们的情感,用非常隐讳的形式表现出来,海兰和如懿来的感情已经远远大于了友情,其实就是爱情。


影视工业网:您认为做好一名美术师的关键是什么?需要掌握哪些技能?


韩忠:原则上讲,画面里面出现的景和物都属于美术的工作范围,对于一个专业工作者,最主要的还是责任心。美术的工作,只要是想做好,其实工作会非常多和复杂。如果是不想做好,工作量可能只有想做好人的一半,很多时候是可以不做或者推给别人去做,所以说,责任心是衡量电影美术师的重要一部分。


其实对于美术师最重要的是对于影视工作的整体的理解和认识。比如说,要了解摄影机,了解摄影机的拍摄原理,要了解导演和导演的工作习惯。举例一个技巧,往往拍摄一场戏,摄影机第一步会先交代环境,第二步给主要的人物要进行展示,然后会继续展示其他人物或展示戏的具体内容。如果知道了这个技术手段之后,其实就知道了应该如何把景物、道具展现给摄影机。


比如,拍摄人物全景的时候,这个镜头可以称为“有效镜头”,这个镜头里中的道具设计要求是非常高的,制作上要不惜手段和成本。当场景距离摄影机有一段距离时,这时候的色调的味道和比例关系会非常重要。因为这时候如果把道具做的非常精细,其实是无法在摄影机中体现的。这就要求工作者对戏了解,大到戏的美学观,再到每个人物的命运贯穿,再到一场戏要表达什么,当对这些都有了明确了解之后,再加上专业的技能和态度,所做出的工作就准确了。



影视工业网:你的工作流程是什么?


韩忠:其实前面说的过程,就是一个工作流程的体现。从一个整个影片的定位开始,要有时代定位和美学观的观念定位。然后再到每一个人物的定位,和在戏中的命运变化,然后再具体到每一场戏具体的定位,大致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剧照:《军师联盟》


剧照:《天下长安》


剧照:《如懿传》


比如说《军师联盟》,《军师联盟》的美学定位是魏晋遗风,就的就是文人气息。比如说《天下长安》,我们要做唐代那种大气磅礴,很雄伟的气质,不像《如懿传》这么碎。我们所讲的这种碎的风格,就是属于《如懿传》,乾隆盛世这个时期的。我接的每一部戏,都会做这样很清晰的美学归纳。


影视工业网:大家评价美术往往用“像,或不像”,也有说是用真实古董道具拍摄的剧,在你看来良心的制作应该是什么?


韩忠:电影美术的一个工作方向叫“看起来像”,拍戏是不会用真实的古董来拍的,因为很贵,紫禁城三件真实道具,可能价值是我们整部戏美术的费用,所以这就要求美术组要做到别人看起来是真的。而这种“看起来像”就需要多方面的手段和专业技能,去把寻常能够买到的材质,通过我们的手段做出来以后,让观众看着像。然后把他们有效、科学的分配到画面里,这就是影视美术工作者在做的工作。


如果真的把金缕玉衣拿来拍摄,这个叫搬运,这不电影美术工作者的工作。我们要做的是用塑料、玻璃、铁丝去做出一件金缕玉衣,然后,如果演员有动作戏,我们要做到这件衣服能够发挥动作,并且对演员起到保护作用,这才是影视美术者的工作内容。对于影视剧来说,良心制作就是用你的专业手段,把你的工作做的更专业。是否用古董拍戏并不是评价美术工作好坏的标准。



影视工业网:因为您剧、电影都有参与,最近这几年可以看到影视剧的美术制作部分越来越精细,你怎么看这个变化?


韩忠: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欣喜的变化,观众的注意力已经开始放在美术、造型、画面视觉的美感上。这就是随着观众成熟,他们要求和口味提高的表现。就如同吃饭一样,过去吃饱就好,现在开始追求色、香、味俱全。


我们国产电视剧的最高制作水平和和好莱坞出产的电视剧质量来比,其实是一步之遥,没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电影制作上的差距非常巨大,这是整个产业的事情,因为产业不成熟。这个过程中,有些项目需要从业人员素质、能力的提高,来满足观众。但这个问题不是美术部门或造型部门,或者某个部门的事情。它是一部戏的整体要求,是一部戏整体美学观或定位的事情。在行业内发生过美术拒绝接受一些违反制作规律的设计,然后老板又找其他人去做的事情。这是中国的一个现状,至于怎么造成的,其实还是需要业内的人员思考。



影视工业网:您为什么认为电影的差距很大?


韩忠:懂电影的从业人员太少了,其实我也想大胆的和电影学院进行一些探讨,因为我认为从教育之初就不对。在刚刚进入电影学院之初,学院教给我们说,电影是综合艺术,但我想反驳这句话。电影不是综合艺术,而是一门独立艺术。他们区别非常大,所有的电影工作一定要先懂电影,再懂所从事的具体门类,这在观点上一个非常大的不同。


影视工业网:这些年你有感觉到美术部门在行业内有什么变化吗?比如说地位、话语权还有人才的变化上?

 

韩忠:我从业二十多年,到最近八、九年、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术团队受尊重的程度要好一些了,信任度也大了。这有赖于投资人、出资人的成熟,我们技术人员,一定要给懂的人欣赏。齐白石的画再好,如果懂就知道它很贵,在不懂的人眼里还不如一张白纸。也就是说懂影视创作规律的投资人越来越多,这就让专业的从业人员得到一些发展和创作空间,这是好事,说明行业在进步,虽然过程比较慢,但它毕竟还是在进步。


至于人才方面,是从业人员很多,也有很多人想干这行,但是真正专业化或职业化的工作人员非常少。这也是这个行业的必经之路吧,至少已经比过去好多了。在我们过去拍《英雄》、《十面埋伏》的时候,可能三、五个人就要抗起一部戏,而现在经常二、三十人,而且分工明确,具体的工作会具体化、专业化,这也是行业在进步的表现。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5694
相关文章

网络剧

查看更多 >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