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够完美的《一人之下3》,终在成长的国漫

5月12日 12:26 1773

文| 龙承菲

编辑| 江宇琦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国漫的打戏登上微博热搜。

 

《一人之下3》开播当天,第二集开头王也与诸葛家三人的一段打戏,在微博获得了广泛赞誉并登上热搜。截至毒眸发稿,最早分享这一打戏片段的微博已经收获385万次播放和超过2.6万条转发。


热转排名第一的,是热门国漫《罗小黑战记》的导演MTJJ(木头)的感叹:“前面追逃和这段作画质量在目前国产tv动画中无敌了,我想不出有比这画的好的。”

 

 图片截自微博@nbht


进一步了解后,网友们发现,这段打戏的分镜演出作监和第三季的武术指导,均为黄成希。熟悉动漫的观众最早知道这个名字,更多是因为其“《火影》中国原画第一人”的头衔。他作为单集导演所执导的《火影忍者博人传》65集,打戏部分同样在众多动漫迷中备受追捧。

 

为了这次《一人之下3》的打戏内容,据黄成希自己的软件记录,团队大概投入了超过2000个小时,直到开播前8小时还在进行修改,这种投入量在国内动画产业里还是比较罕见的。而整个动画团队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目前《一人之下3》全8集的播放量已接近3亿,豆瓣评分则达到8.5分。


腾讯视频《一人之下》第三季播放量


有“突破”的当然不只是《一人之下3》。


在成熟的动画产业里,“原画”被视作是一部动画作品的“演员”,原画师的工作自然也颇为重要。但有业内人士向毒眸介绍,早年间多数中国电视动画大多都是面向儿童受众的,因此原画师的工作往往得不到重视。很多有才华的创作者,要么转向游戏或其他行业,要么只能在动画行业用爱发电。

 

不过近年来,伴随着资本的进入、腾讯视频和B站等平台的发力,网络给了很多公司全新的舞台。该业内人士认为,近年兴起的主攻网络番剧的公司,对原画等制作上的要求与投入,已然今非昔比。


因此不难看到,近两年“国漫崛起”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狐妖小红娘》《画江湖之不良人》《刺客伍六七》《全职高手》等优质国产动画层出不穷。


尽管平心而论,不管是上述这些热门IP,还是刚刚完结的《一人之下3》,其实都存在诸多不完美的地方——这一季的《一人之下》在剧情节奏方面就受到了一些质疑,并导致其评分有所波动,但对于细节和品质要求的凸显,本身也意味着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国漫,对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时势“造”异人

 

画下第一笔《一人之下》构思时,漫画家米二或许并没有想到这个作品会有今天的成绩。

 

《一人之下》漫画诞生的2015年,正值国内漫画行业变革的关键节点——碎片化阅读的兴起和纸媒的衰退,不可避免地波及了纸质周刊漫画杂志。


对于原本主要连载渠道就在纸媒漫画杂志的“动漫堂”来说,不得不在行业的浮沉中尝试新的渠道。“(当时)公司状况也不是特别好,当时就想继续能活下去,无形中给了自己一个比较好的心态。”米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漫画《一人之下》(图源网络)


对米二来说,《一人之下》的走红存在着机遇的因素:“当时那几个月正好赶上媒体转型,我们遇到了腾讯动漫。”那一年,腾讯动漫成为腾讯互娱下独立的业务部门,并宣布将投入2000万漫画资金和3000万动画资金,加大对国产动漫原创内容的扶持,一下子吸引到了大批国产漫画作者和创作团队的入驻。

 

在逐渐稳定下来的创作环境,和想做一个“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作品的理念驱使下,米二创作出了偏青年向的玄幻漫画《一人之下》。该作品主要讲述了少年张楚岚为解开爷爷去世和自己身上的秘密,跟随着没有任何记忆的“不老不死”少女冯宝宝踏进了“异人”的世界。


曾经做过保安、厨师、销售等职业的米二,拥有丰富的社会生活经验,而这也成为了他在人物刻画上的宝贵财富,令笔下的人物有明显的“市井感”和亲和力,并让米二更加善于刻画人性。


这一特质在《一人之下》上就得到了充分体现,作家马伯庸就曾经评价《一人之下》的女主角冯宝宝,“成功到难以用现存的一系列标签简单给她做一个定义”。

 

“虽然它是一个二次元世界的漫画作品,但是它又没有那么二次元,人物真实不“虚”,人物的思考方式以及世界观都没有架空于我们的真实生活,受众面很广,这也是作品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自称“并不太是一个漫画的观众”的演员徐静蕾也表示,而作为漫画忠实粉丝的她也因此和这部作品结缘,在日后成为了《一人之下》第一季动画的顾问和超级网剧项目的监制。

 

除了现实体验,米二对于传统道家文化的沉迷,又让《一人之下》作品本身多出了不同于日漫的中国特色和文化认同,更是成为了这部作品的精髓所在。无论是阴阳五行、玄学八卦等熟悉的文化,还是故事中人物“医者仁心”“常清静矣”的行事风格,都容易让深受传统文化影响的国内观众接受。

 

漫画《一人之下》(图源网络)


种种特色和产业利好的驱使下,连载五年多的时间里,《一人之下》漫画在腾讯动漫APP上收获了208亿人气值和9.7的高分,参与评分的人数近8万;相关漫画单行本,在豆瓣上的平均分也达到了9.4分以上。单从漫画质感来说,《一人之下》确实算得上是国产漫画里颇具代表性的作品。

 

而在漫画人气的基础上,《一人之下》也在2016年迈出了IP品牌化发展的第一步——动画化。


一路“坎坷”的动画化

 

《一人之下》动画化的开局,显得颇为亮眼,一上来便打出了“中日合作”的招牌。

 

在国内大部分观众的印象中,国产动画意味着电视上播放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子供向动画,制作也比较粗糙。有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国内动画行业里上电视的剧集和网播的剧集完全是两班人在做,尤其是做儿童电视剧集的,说实话大部分不太重视原画。”

 

相对之下,年轻一代观众从小接触的日本动画制作更为精良,因此由中日合作的《一人之下》,大大拉升了不少原作党对于动画化的期待。包括导演王昕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当时大家都很信任日本人,感觉我把作品交到他们的手上,就觉得对方会做得很好。”

 

《一人之下》第一季中的冯宝宝


但事实上,由于沟通不畅、合作模式存在差异等原因,中日合作合作动画曾遇到过不少雷区。


2016年,优酷斥资近3000万人民币,推出了中日合作动画《侍灵演武:将星乱》,由《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导演静野孔文担任总监督。但一开始有“奇怪黑线”的画面滤镜就遭到了观众的吐槽,中日合作的剧情双方观众似乎均不买账,导致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豆瓣评分仅有5.1分。

 

《一人之下》的第一季,在中日合作之路上同样不够顺利。根据王昕之后接受媒体采访,与同样中日合作的《从前有座灵剑山》等不同,《一人之下》第一季的日方团队并不是由他的团队挑选的,制作之初与日方团队是在“没有沟通”、“双方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直接开始了合作。

 

或许是因为文化隔阂,中日双方对于剧本的走向把控出现了极大分歧。“到第四集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整个《一人之下》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原创片,改得面目全非。那个时候腾讯急了,说我要的是漫画《一人之下》的动画版,不是出钱做个自己原创的东西。”王昕在后来的采访中说道。

 

再加上双方制作流程的不同,日方对于中方提出的返修意见无法及时修改,后期又有大量原画外包,合作进程出现了极大的混乱。


以出现大量画面崩坏的第四集为例,王昕透露将镜头修改意见的邮件发给日方后对方并没有及时回复,而日本版要提前送至电视台,最终根本来不及修复。第四集之后王昕介入制作,分镜基本由国内团队完成。“在中文版这边,我们也只能把来得及做的事情做掉,日版那边就很乱来,让一家专门做动画的外包公司做原画,效果自然差得很。”

 

到了第二季时,吸取了第一季经验教训,动画制作由国内的绘梦动画主控,同时仍旧有日韩团队参与到原画、演出等流程之中。中方主控确实增强了主动性,但由于当时的绘梦是“多线作战”,除了《一人之下》以外,还在同时进行《狐妖小红娘》等动画的制作,难免无法两全其美。

 

动画《狐妖小红娘》


最终,第二季的效果虽然较第一季有所进步,但仍出现了作画崩坏的情况,尤其是剧情进展到王也诸葛青的对决时,动画遭到了大量观众的批评。除了作画以外,也有不少观众表示第二季呈现的人物性格塑造和漫画原作存在出入,甚至有人认为动画的塑造彻底毁了几个重要的角色。

 

这种混乱的背后,是国内动画产业长久面临的难题——人才不足。在去年Sir电影和毒眸联合举办的2019文娱大会动画分论坛上,若森数字副总裁杨磊就曾表示:“不光是导演、编剧,(国内动画)全产业链都处在人才匮乏的状态,没有哪个领域的人才是足够的。”

 

但值得庆幸的是,国产动画产业并非裹足不前。就在《一人之下》动画制作坎坷不断的这几年里,包括腾讯、爱奇艺、B站在内,很多平台都开始加大对国内动画产业的扶持力度,例如B站就在2017年设立了专门的国创区,并在去年开启了“小宇宙新星计划”,挖掘有潜力的动画创作者。

 

此外,随着很多从小浸染在日漫里的中国年轻人逐渐走入工作岗位,他们对于好内容的要求和追逐,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着国产动画制作水平的提升。例如黄成希就是因为从小喜爱《龙珠》《火影忍者》等日本动漫,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对绘画的热情,最终踏上了前往日本“追梦”的道路。

 

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陈波看来,“现在90、00后都是看动画片长大,对动画有广泛认知和兴趣基础,以后这类人群越来越大,动画市场、潜在的人才基数也会随之变大。”此次负责《一人之下3》开篇惊艳打戏的原画师张伟林才不到20岁,年轻一代的动画创作者也在成长起来。

 


在这批年轻创作者的助力下,这次由大火鸟文化制作的《一人之下3》,虽然在剧情节奏等方面仍旧受到一些粉丝的批评,但至少在制作本身上正趋于正规化和成熟化。假以时日,人们或许能在后续的作品里看到更多的变化与成长。


 国产动画的“IP化”

 

人才的成长、平台的助力、市场的成熟,让整个国漫产业正逐渐走出偏见和泥淖。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达到1941亿元(2020年这一数字有望冲击2000亿),动画与漫画作品则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但是与相对成熟的日本、美国动漫产业不同,国内的动漫产业尚未形成完整的体系。


随着纸媒的逐渐衰落,读者获取漫画的渠道转移至网络,而网络漫画创作者本身并不容易通过作品盈利——国内观众的付费习惯尚未养成,付费观看漫画后愿意再次购买单行本的读者也并不多。除此之外,目前愿意为动画番剧付费的观众数量同样也相对有限,这样就制约了动画内容的变现。

 

某部近年来大热动画的内容方向毒眸透露,该作品早期的动画作品均为免费放送。对此,B站国创部版权副总监陈卿曾告诉毒眸,如今一个动画番剧投资动辄要一千万两千万,观看付费在第一季很难完全回收制作成本,得依靠之后的商业化变现。

 

在这种体系之下,对于国漫IP的运作成为了内容价值的体现和产业发展的重要核心。在《一人之下》出品方动漫堂CEO王鹏的规划中,《一人之下》动画化同样也只是IP成长的开始:“如果只是漫画就不叫IP了,能将动画、游戏、衍生品等链条都打通才算。”

 

腾讯动漫品牌总监刘星伦曾经在演讲中提到,凡是IP都需要足够多的粉丝情感。而在这一方面,《一人之下》显然已经有了足够进行IP化开发的价值——它拥有稳定而庞大的粉丝群体,并且粉丝内部能够持续产出同人内容促进内部活性。LOFTER的#一人之下#标签拥有4838.8万浏览量,热度最高的同人作品热度值超过4.9万,数据远超《狐妖小红娘》等知名国漫IP。

 

拥有粉丝基础的《一人之下》,从手游、真人化、衍生品等方面展开了IP产业链开发的探索:由娱乐魔方工作室开发的《一人之下》手游确定于5月27日正式上线;由冯宝宝和王也担任模特的“人有灵”系列潮流概念单品限量款,上线不到12小时均售罄,创造了相关限量服装衍生周边的最快销售记录……

 

王也、冯宝宝担任模特的“人有灵”系列


此外,《一人之下》构建于现实世界、深受道家文化浸染的世界观体系,也为和文旅产业的IP联动提供了条件。早在2018年3月,《一人之下》这一IP就进驻了道教圣地龙虎山景区、龙虎山天师府以及江西省鹰潭市创业园区,粉丝纷纷前往旅游进行“圣地巡礼”。

 

到了2019年,《一人之下》还在“游云南”APP上与云南省联合推出了“异人集结 大理拾光”六条定制主题旅游线路,张楚岚、冯宝宝、王也等人气角色还和一些重点旅游景点对应,王也更是被授予了大理旅游动漫大使的身份。

 

王也担任大理旅游动漫大使


不过,IP产业链的进一步打通,需要内容本身拓展到更为广阔的大众群体,同时应当具备较强的内容延续性和统一性。


因为国内动画团队能力限制、产业规模和业界波动,很少有动画能做到周更,《一人之下》的第三季和第二季之间就间隔了两年多,《少年锦衣卫》等动画则干脆没有下文。再加上画作质量的波动、人物塑造的差异等等,都有可能给IP的推广带来负面的影响。

 

第三季开篇的精良打戏,已经为《一人之下》的向外扩散打开了一个缺口,之后如何将这一IP的生命力进一步延长、让IP的影响力辐射到更远更广阔的地方,则需要考验剧作质量、团队的成长和整体的IP发展规划。而这或许也是《一人之下》本身,甚至国漫产业成长所必经的阶段。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5728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